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九章再见伊人

程志 收藏 13 4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九章再见伊人 杨素素淡然笑道:“谢公子真会说笑,既然是公子赢的金子,当然归公子莫属,奴家怎么做出砸自家招牌,杀鸡取卵的蠢事来。” 谢飞却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杨素素,她明面上的身份便是这家赌坊的老板,谢飞感觉此事大有来头,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九章再见伊人


杨素素淡然笑道:“谢公子真会说笑,既然是公子赢的金子,当然归公子莫属,奴家怎么做出砸自家招牌,杀鸡取卵的蠢事来。”


谢飞却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杨素素,她明面上的身份便是这家赌坊的老板,谢飞感觉此事大有来头,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谢飞知道任何时候不要小看女人,小看女人的人注定会栽得很惨,特别是看着弱不轻风的女人,发起飚定有惊人的威力。


谢飞笑了,笑得很灿烂很温柔,他起身走到杨素素面前,轻笑道:“有什么事,请小姐明说,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先回了,我还有事,很忙。”


杨素素笑容一僵,她阅人无数,自己对自己的美貌甚是自信,只要是男人看了她一眼,无不心神向往。而谢飞虽然注视着自己,不过明眼就能看出,那眼睛里分明没有情欲。杨素素看着谢飞那显得有些沧桑地面孔,心中微微一颤。


谢飞不再出言,他知道杨素素不会凭白无故请自己来,肯定有什么事,他在等,等杨素素开口。


杨素素咬着嘴唇,含羞带怯的娇媚表情一步一步走向谢飞,她那如兰似馥的情欲之香从她地身上散发出来。谢飞表面上不动声色,暗付道:“真是一个惹人的妖精。”


杨素素轻叹一声,道:“奴家相请公子,有一事相求。”


“哦”谢飞轻轻应了声,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如果是谢某力所能及的事,一定效劳。”


见谢飞如此说,杨素素也不做作,直言说道:“奴家乃是洛阳杨家商号的杨拓之第四女。”


杨拓有两子两女,长子、杨子谦、次子杨子宜、长女杨月、小女杨素素。其实杨素素绝对不简单,她不仅拥有绝色美容,更是聪明可人。其实她才是杨家商号的真正的操家人。别看年纪不大,执撑杨家商号已三年。


原来洛阳杨家算是士族大户,祖上出过不少在士林中有影响的人物,不过,杨家和其他士族有些不一样,他们不像其他士族那样沽名钓誉,也不像他们那样靠吃土地,杨家从西汉时期起便在洛阳这天下之中的繁华之地经营产业,涉及的行业包括米粮、盐铁及兵器,赌坊和酒楼,但凡是赚钱的行当,杨家几乎都有涉及。杨家分号遍及天下各州,是当今天下少有的几位富可敌国的大家族之一,虽然此逢乱世,但是因为杨拓非常精明强干,在他的身上,商人的特质更强,为人处事又八面玲珑,而且经营情况还很不错。


天下最富有的家族有四家,杨家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刘家,石家和李家。


其实在古代商人的地位并不高,究其原因不过是有的商人唯利是图,囤积物资大发其财,还有的就是读书人的那种嫉妒心理在作怪。


谢飞猛然一听杨烈,心中不免嘀咕起来。


杨素素接着说道:“永嘉二年,刘渊称帝,迁都平阳。“胡”、汉各族很多人归附他。日前家父虽然与匈奴人在做生意,但是终究我们都是汉人。有道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刘渊野心不止,继续施行兵祸,将战火东引。目前大晋势微,在匈奴铁骑之下对阵向来都是胜少败多。无数城池村落被毁之一炬,数百万百姓遭匈奴兵杀戮殆尽。现在大晋西北唯一一处净土却是晋阳。永嘉元年,刘琨为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匈奴中郎将。兼管并、冀、幽三州的军事。八王之乱又经永嘉之乱,神州陆沉,北方沦陷,只有刘琨坚守在并州,是当时北方仅存的汉人地盘。


但是刘将军不论军备还是士气现在都很差,现在晋阳被围,粮食极端缺乏,如无外援日久城池必破。杨素素正色说道。


谢飞淡淡的说道:“这与我何干?”


杨素素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学,淡淡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谢飞道:“你让我去救援刘琨?”


杨素素点点头,满怀期待的看着谢飞。


谢飞哈哈大笑,说道:“杨小姐你也太看得起在下了吧。我只是一介莽汉,何德何能担此重任?”


杨素素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只要公子愿意这还不是手到捻来的小事。我那四个护卫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却也是以一挡十的骁勇之辈,在谢公子手下都未曾走一个照面,可见谢公子武勇过人。”


杨素素羞红着脸,一咬牙,慢慢褪去了外衫,杨素素却是胆颤心惊,生怕谢飞会跳起来将她推倒。


但是显然谢飞并没有,他自始自终都是似笑非笑,目光冷冷的看着杨素素,这让杨素素即松了一口气心中又有些不忿。之所以不忿皆是女孩子那奇怪的心理在做祟。你想,她也算绝色大美女,自视自然甚高,现在主动投怀送抱,然而谢飞却全然没有一点反应,这如何不让她生气。但是越生气便越觉得谢飞与众不同,便盯着谢飞上下打量起来。


谢飞的表情严肃起来,两手一摆说道:“你也别这样,我是真的帮不上忙,就算是想帮也是有心无力。”


杨素素道:“自然不是让你一个人去,我们杨家平时养着数千名死士,个个身手不俗,无论忠心和能力都是超一流的。”


谢飞道:“那还找我做什么?”


“他们暗杀或者护院还可以,但是要在匈奴众军层层围困的的城池中把刘将军救出来却不能做到。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没有公子帮忙此事成败乃五五之数,我不敢赌。”杨素素道。


“你怎么肯定我能行?”谢飞喝了一口茶道。


“我相信我的直觉,女人的直觉,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杨素素淡淡的一笑道,目光停留在谢飞身上,谢飞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同样是青年人,神情中带着一股苍桑,大难之后的透彻,这根本就不符合他现在的年纪。谢飞的那份淡定让人发指,那是天生的,就像是某些人穿上龙袍也不会像太子,气质这东西后天是没有办法培养的。


谢飞此时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惊世之语,静静看着杨素素,看着她那凸凹躯体,含蓄而又不失张扬。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她们并不在意陌生人看自己,虽然有时被男人色迷迷的看着会生气发怒,其实那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女人被男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反而心里会暗喜,这间接证明了她有足够的吸引力,如果一个女人连吸引男人的魅力都没有,那才是她的可悲。


谢飞低头沉默不语,头脑飞快的运转着,暗自思付起来,现在自己穿越到了西晋,暂时也没有回去的可能。西晋皇朝早已腐朽不堪,被取而代之也无可厚非,只是战火一起,受苦受难的总是老百姓,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中国军人,保家卫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胡骑兵临城下,流民四起,只要自己手里有钱有粮,就不愁没有兵,只要有兵,枪杆子里出政权,那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杨素素见谢飞低头不语,知道他在考虑此行的得失。暗付道看来此事有门。不禁喜上心头,拉了一把椅子坐在谢飞身边,说道:“如果公子愿意救出刘将军,我杨家愿意付给公子银子万两。”


杨素素这番话其实谢飞根本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在想刘琨作为晋代著名的诗人、文学家,爱国将领。对于刘琨的一些事迹谢飞还是有所耳闻。刘琨虽不长于政治军事才略,但在艰危困顿中志存社稷,屡经挫败,却锲而不舍,奋斗不遗余力。在当时的文人中具有这样的抱负和意气,确属难能可贵。李清照《失题》诗云:“南渡衣冠少王导,北来消息欠刘琨。”陆游《夜归偶怀故人独孤景略》云:“刘琨死后无奇士,独听荒鸡泪满衣。”都借咏刘琨事迹对南宋统治者苟且偷安、不图收复失地进行批评。 谢飞心想既然刘琨不善军事,凭自己的军事才能抵抗匈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是杨素素不这么想,以为谢飞还嫌银子出的少,杨素素咬了咬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接着说道:“如果公子愿意救援刘将军,我杨家愿意付给公子银子十万两。”杨家家大业大,但是手里的活钱终是有限,这十万两银子也要变卖近半家产。


这时谢飞回过神来,五十万两银子看似不少,换作平常人家几辈子也花不完,但是若是购军需、粮草、盔甲、兵刃这都需要大批金钱,十万两银子也维持不了多少时间。谢飞想到这儿,淡淡笑着的说道:“我不明白并州晋阳离此地何止千里,虽然兵祸横行或许会殃及,但是也不至于让你们杨家如此大动干戈吧。”


杨素素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刘将军与家父有恩,现在恩人有难,岂能坐视不理?”


谢飞暗付道:都说商人奸诈,其实不然,不说这远在晋代的杨家如何,但是近代抗日战争时期,许多爱国商人企业家对国家的资助是有目共睹的。


谢飞道“你们的银子,一两银子都不要,杨家忧国忧民,我谢飞岂能无动与衷。我只要你们杨家一个承诺。”


“哦。”杨素素大为不解,茫然问道:“公子要我杨家如何承诺?”


谢飞双手一摆,起身道:“如果我能救出刘琨,到时候再说,如果我一去不回,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何?”


这话倒是让杨素素愣住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杨素素怎么也想不到谢飞会提出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要求。


谢飞和杨素素一同来到城里的较大的庄院。院府门前站立着十二名侍卫。


那十二名侍卫见到杨素素赶紧毕恭毕敬的施礼道:“小姐。”


杨素素点点,面色平静的径直而入。


走进此庄院,谢飞才发现此处的面积很大,光院内的广场占地几乎超过数万坪米,楼台与街道两旁的建筑不同。一个中年人急急的来到杨素素身边,道:“四小姐,弟兄们都快急死了,你快下命令吧,我们一定能把击败匈奴兵。”


杨素素淡淡的说道:“叫兄弟们集合,我有说话。”


那个中年人道:“是,小姐。”说完转身离去。


时间不长,院内的广场上站了大约近千名气势凛然的威武大汉,这些大汉甚是剽悍,混身上下透出一股子肃杀之气。


众大汉纷纷让开两旁,然后一个颇为帅气的年轻人从中而出。这个身着黑衣黑裤,模样倒也是威风凛凛气宇不凡。


对于杨素素的到来,众大汉抱着一种既激动又担心的复杂心情。他们激动的是,他们终于可以杀进晋阳救出刘琨,对抗匈奴其实也是他们多年的愿望。而担心的则是,此去恐怕一去不复返。

中国人是好的,不论是目不识丁粗人,还是才高八斗的读书人,他们都爱国。不论朝廷有多么腐败,但是在外敌面前,他们都能拧成一股绳。世界上有许多民族都曾强盛一时,但是若干年以后,他们都悄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也只有中华民族历经五千年而不倒,匈奴铁骑无往不利,但是终究没有占领全中国。蒙古骑兵横行欧亚大陆,虽然统一,但元存在也仅仅百年,清当年也是骁勇善战,但是同样被中华民族同化了。



那领头的年轻人,说道:“我等愿为四小姐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任近千名侍卫一片寂静。


杨素素郑重地一点头,然后高声说道:“刘渊不仁,残害我族同胞,数十万百姓遭生灵涂炭。我等身为大晋子民,任由刘渊贼军长驱直入而不抵抗,谓之不忠。杨素素接着道:“我等愿做不忠不孝不义之人吗?”


“不能,不能!”众死士一起吼道,直震得天地都仿佛一震。


看着杨素素纤弱的背影,谢飞不禁一阵感慨,他在心中欣慰地道:如此女中豪杰,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看来杨家能有今天也非偶然。


杨素素转身望了一眼谢飞,然后又道:“从今往后,尔等必须听从谢公子的号令。”


“是,小姐。”众死士一起道。他们都是杨家暗中培养的死士,自然唯杨家是从。有道是金钱债好偿,人情债难却,但为了报恩,他们都是别无选择。只能把生命献给杨家。


谢飞在众死士面前做了一番沉情激扬的讲话,谢飞的独特见解让众人茅塞顿开。谢飞虽然不是搞政治的出身,但是这一千七百多年的知识也不是白给的。

谢飞道:“你们愿意让匈奴人把你们当牲口一样的宰杀吗?”

“不愿意!”

“你们愿意让你们的妻女被那些畜牲奸淫吗?”

这时,人群里有好多人开始骂起来了:“干你娘的,怎么说话的。”

谢飞听了以后,并不动怒,他打接着说道:“如果我们大晋子民都不抵抗匈奴人,或许可以保一时平安,不知道各位是想继续把脑袋缩在裤裆里当缩头乌龟,还是拿起武器和匈奴人血拼到底,保卫自己的粮食不被抢,保卫自己的家人不被杀,保卫自己的妻女不被奸淫?

其实这些死士都不懂什么道理,只知道主子叫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说到底都是骨头里的奴性在作怪,原来他们还怕这一去就是有去无回,现在谢飞把他们内心里的激情彻底点燃,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真汉子,当然更多的是他们明白了,这不是报恩,而是为自己而战。


此时众死士的领头人贾顺,站出来说道:“贾某过去浑浑噩噩不知为何而战,而今贾某追随谢爷为国家及我华夏族而战!”


这番话使杨素素更震惊了,同时对谢飞生出高深莫测之感。这贾顺的忠心,她是知道的,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似贾顺如此忠心之人竟然能被这个谢飞三言两语给说降了,并且还死心塌地。她是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