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群狼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此局很操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5.html


吃完饭,夜阳健泡上两杯茶叶,和夜问忠人手一杯,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吸溜着。杨萍则开着车带着两个孩子和欧阳冰上街购物去了。


“这两个孩子你了解多少?”夜问忠哈上香烟,慢悠悠的问到。


“差不多该了解的都了解了吧。”夜阳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知道多少……


“担子很重啊,这事情应该不太好办,你要有心理准备”夜问忠笑着发给儿子一支特供烟。夜阳健楞了一下,之后呆呆的接过烟来,看着自己的老爸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爸,恕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又知道多少?”夜阳健头大了,自己记忆中的父亲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有啥说啥的人,怎么突然间着说话的语气那么像爷爷呢?说半句留半句的。


“呵呵,差不多该了解的,都了解了吧。”夜问忠也打了和哈哈敷衍夜阳健。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连我这个儿子都瞒着?”夜阳健眉头一皱。有些警惕的问自己的父亲。


“大学教授!”夜问忠放下茶杯,握了握两个粗大的拳头。指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关节爆裂声。


“得了吧!你说你哪点像个教授的样子?我估计你学生都被你打怕了。”夜阳健摆摆手,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自己老爸和爷爷其实都是一个脾气,只要他不愿意说,你打死他都问不出一个字来。


“儿子,不是老爸不愿和你摊牌,实在是,你知道的。我们都签过那份东西……”夜问忠松开拳头,微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露出无限的疼爱。


“得!我算明白了,感情我们一家子都是属于那种共和国死士是吧。大伯是,你也是,就连我现在也是了,真不知道爷爷是不是。革命分工不同,但是我估计也差不多!我呸!你们真好,隐瞒了我这么久!敢情我这几十年就被一家子人蒙在鼓里!……”夜阳健一拳擂在茶几上,愤怒的说道。


他好似猜到了些什么,虽然细节上他不能全部掌握,但是他已经大致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可能也是在为国家某个要害单位工作的。也许以前他当兵,又或者现在在大学里教书都是他的隐藏身份,谁知道呢。夜阳健觉得这个世界好像真的谁都不能相信了。连自己老爸都瞒了自己这么久。


“不是老爸要瞒你什么,你从来也没问过。我只能说,我和你大伯走的是两条路。别的我真不能多说了。”夜问忠有些抱歉的说道,拆开烟盒又拿出一支烟点上抽了起来。客厅里弥漫起了浓郁的烟草味……


“好了,儿子,说正事吧,我这次来,是有任务的。”夜问忠也不愿意再继续那个尴尬的话题。话风一转,开始谈起了正事,夜阳健也知道,重头戏来了。


“老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次我们爷俩担子可都不轻啊。5天前我收到指示,要求我全权负责这次的保卫工作。只是我没想到我的下线会是自己的亲儿子。”夜问忠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


“说重点!你们这些搞秘密工作的怎么都喜欢咬文嚼字的,那么不痛快,我觉得还是我以前那个老爸实在点。虽然贪了点,臭屁了点。给我整个痛快的,按部队里那一套来!”夜阳健喝着茶,看都不看夜问忠,他其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目前的情况。自己的父亲居然成了自己的接头和负责人。尴尬,绝对的尴尬~


“好!那我也不和你磨叽了,周永已经把资料交给了组织上,这次日本那边动作比较大,来势很猛,各个战线上明的暗的,我们已经有很多同志都已经牺牲和暴露了,当然我们也没有让他们占据任何上风,组织上决定,将计就计,用两个孩子做鱼饵,一举打掉这个日本潜入特务小队,能拔出多少是多少,以除后患,这是一个局,务必要我们配合好,两个孩子我会带去学校读书,那里我已经做了安排,保卫工作比较好,由于考虑到两个孩子比较依赖你,所以平时的生活都由你照料,组织上会给你任何你需要的支援,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我们会酌情考虑的”夜问忠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沉声说道。


“这算什么?钓鱼?难道人命不重要?他们还只是孩子啊,我以为我只要负责他们几天的安全,你们那些什么周永之类的特工就会来接替我的工作,把两个孩子带走,从此去享受你们那种精英式的教育,和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们不是被国家特招了吗?难道国家就不重视他们那种天才?”夜阳健觉得不可思议,叫两个孩子做鱼饵?真他妈的没一点人情味!


“儿子,我们国家号称地大物博,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我们人均资源分配并不多,而国家最多的就是人,一个两个人才不算什么!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有十三亿的庞大基数在这里,什么天才都有可能出现。国家不会为了一个两个电脑方面的小天才,而放过打掉敌人的任何机会!这就是共产党的铁血做派!”夜问忠看着夜阳健坚定的说。


“我觉得着简直是无耻,爸!你说的这些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想过没有,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被抛弃在荒岛上,而我的战友才会因为这个而牺牲!我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要是别人知道我吃过人,你说他们会怎么看我?那时候我在当兵,这些不算什么。当兵的,本来就应该保家卫国!不惧牺牲!不惧死亡!我没怪过国家什么!我们宣誓保卫国家,那是我们的职业,我们的责任,可是他们呢?这俩孩子现在最应该去享受的是快乐的童年!难道就像要牺牲我们一样的再去牺牲那两个孩子?他们还小,才十几岁呢!爸!我觉得体制有问题,我很不能就接受!”夜阳健握紧了拳头,他有种想去破坏什么的欲望。


“儿子,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认识,不愧是我夜问忠的儿子,你成熟了,假如你爷爷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欣慰吧。你必须明白,我们的牺牲都是有价值的,老百姓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才是我党的最终目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道理你不是不明白!”夜问忠感叹的道。


“先别拿爷爷说事!爷爷的事情待会我再问。爸,我问你,假如我参与你们这次的任务,我能得到什么帮助!我能有什么好处?当兵吃饷!没好处的事情我不干!以前是义务,现在是生意。国家不能再亏待我了!”夜阳健觉得对国家有些失望,一脸悍相的开始提条件。妈的,对方是自己老子,没什么不好开口的!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夜问忠看着夜阳健此时的样子,惊讶的发现儿子和当年的自己是如此的相像。


“你提,只要是不过分的,组织上能满足的,我尽量办你争取。”夜问忠点了点头给了夜阳健一个肯定的答复,他也想知道儿子到底要什么。


“我的第一个条件!我要求组织上安排,把我那些兄弟全部恢复正常退伍身份!抚恤退伍费一分不能少!而且要国家给安排工作!妈的!我们为国家办了那么多事,国家一个大字不掏就全把给我们下放了!不行!我是他们的班长,我要争取他们的身份!狗日的连身份证都没有,你叫他们怎么过活?”夜阳健越说越气,拳头擂的茶几‘砰砰’响


“这个很有难度,你要知道,光是你自己,老爸拍着胸脯给你保证,绝对没问题。而且我本来就也打算这样做的,可是要算上你们那些兄弟,这实在不好办啊!再说我们这是秘密工作。他们没有参与,贸然给他们恢复身份,也说不过去啊!”夜问忠细细的考虑了一下对夜阳健说道。


“我还没说完呢,第二个条件,你那个什么神秘的要害组织,什么局什么厅的我也说不上来。不是说要给我支援吗?那好,我要招集我所有战斗班组成员作为支援,配合我完成这次任务。这是我的第二个条件,这就算他们参与了本次行动了吧!为国家出了力,国家必须恢复他们的身份!他妈的!我就这两个条件。爸,你告诉组织上,我愿意接受这次任务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能干死几个害死我兄弟的小日本,二是为了我的兄弟们能有个正常的身份!我们都算的上是战斗英雄!我们才不要什么狗屁一纸强制退伍就吧我们打发了!假如这样你那个什么狗屁组织都不答应,那也不用谈了,我会配合日本人执行着次暗杀任务的!”夜阳健这边恶狠狠的说,伸手从后面摸出92式手枪往茶几上用力一拍~那边夜问忠脑门子上的汗都下来了。自己这儿子尽给自己找事……


“我说有难度而已!又没说不办,你整天就掏枪干什么!收起来收起来……”夜问忠赶紧表态,半大小子,气死老子……


“下面我们说爷爷的事情!”夜阳健打蛇随棍上。


“这事不谈!”夜问忠脸一虎的说


“什么叫不谈!我爷爷给你们整哪去了?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夜阳健再次掏出手枪一拍。


“你这不操蛋嘛!你级别不够!”夜问忠怒了。


“好!老子迟早带人干了你们个狗屁组织!看看我级别够不够!”夜阳健撒泼一般恶狠狠的说。


“你大爷!反了你了还……”夜问忠眉头一竖,显然是动了真怒。


“我大爷早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夜阳健丝毫不惧的回嘴顶着。


“**!你找揍呢吧!”夜问忠一把惯掉手里的茶杯。


“你试试!为了爷爷,我一步不退!我倒要看看你们什么狗屁秘密机关的拳头又多硬!”夜阳健一把摔开红木茶几,‘霍’的就站来起来!


“今天不教训教训你!天知道你以后整出多大乱子来!妈的!来”夜问忠一拍大腿也站了起来…………


大约快晚上的时候杨萍带着欧阳冰和俩孩子大采购回来了,乔宇和展皓高兴的竞相展示着一件件杨萍和欧阳冰带他们‘血拼’回来的衣服之类的东西,


而欧阳冰和杨萍见父子俩聊的‘正高兴’,也就没去打搅,而是自己张罗着做饭去了。


晚饭时,父子二人赌气一般都‘喝了点酒’……


“你和周永谁权力大点?”夜阳健接着酒劲问。


“周永?那小子原来是我手下一个跟班的,你说谁权力大?”夜问忠中午和晚上都喝了不少酒,整的有点多了,说话也就没细考虑,随口回答儿子道。


“那给弄点家伙用。”夜阳健笑哈哈的给自己老子又倒上一杯酒。


“想要点啥?”夜问忠也来了性质,把头凑了过去从夜阳健一挤眼笑着说道。


“啥好用给整点啥。国际通用土匪配备92,47有问题没有?”夜阳健笑眯眯的对自己老爸小声耳语道。


“嚯~好大口气,你想去打仗啊?”夜问忠嗤之以鼻的说到。


“我都没找你要‘长短杆’这有什么难办的!就你这样还夸海口!?”夜阳健假装吃惊的说道。-------PS:‘长短杆指的是大口径狙击枪和大口径散弹枪'


“我呸!谁说搞不到……你老子能搞到的多了去了,国内的国外的,有些你见都没见过呢,切,你才玩过多少?只是城市里不合适用罢了。”


“那你得多少给我们整点,空手怎么和人干!”夜阳健打铁趁热。他知道上面不可能全部满足他的要求,但是能砍一半就已经不错了。


。。。。。晚饭后,夜问忠夫妻两就回去了。。。。


“觉得怎样?”坐在车上的夜问忠微笑的看着自己开车的老婆问道。


“什么怎么样?”杨萍稍稍的开了开车窗,散了散酒气,这爷俩真能拼。中午才喝过,晚上又开了两瓶子酒,还愣是把两瓶子酒又全炸了。现在满车都是酒味。


“当然是儿媳妇呗”夜问忠喝了一口矿泉水笑呵呵的说。


“哦!你说欧阳啊,我看让他们自己发展吧,我们不干涉为好”杨萍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行!我急着抱孙子呢,我都快50了!”夜问忠一脸正经很认真的说。


“你儿子你还信不过?和你一个德行,要不怎么我想当年,哎……”杨萍笑着假装微微一叹气。


“~啊~哈哈~那还不是因为我有魅力嘛,那些当年追求你的小白脸,我那一个放在眼里了。反正我是认准你了,谁敢抢,先问问我的拳头……”夜问忠挥了挥拳头。可到底是岁月不饶人,在和夜阳健硬拼两次酒,下午又狠狠的拼了一架之后。夜问忠带着醉意,笑着闭上了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年…呵呵,当年…真好啊!谢谢你,老公。是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生活”。杨萍依旧微笑着看着自己身边已经睡着的丈夫,露出了一丝甜蜜的微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