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5.html


欧阳冰红着脸总算把事情解释了个大概,周永昨天夜里就已经离开了H市了,走之前,他安排欧阳冰留下来协助夜阳健做好两个孩子的保卫工作。另外一点是因为夜阳健有枪在身,欧阳冰的身份也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为了怕引起敌人不必要的怀疑,所以让欧阳冰以女朋友的身份留在夜阳健这里作为身份掩护。。


“哦~原来是这样啊!早说嘛,把我吓的我半死…”夜阳健拍着胸口道,假装放心的说道。心里却吧周永祖宗十八代都从坟里挖出来都亲了一百遍又一百遍~妈的!周永你小子太他妈的太够意思了!我爱你~


“怎么?看样子,你还不乐意?我可告诉你,为了这次任务,我可是吃了大亏了!你凭什么不乐意?难道我不好看吗?……”欧阳冰看着夜阳健那副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扯着夜阳健的衣服看样子就要开吵。夜阳健暗自心想女人真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就不兴许我一大老爷们矜持矜持?这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了,真是,真是,专业啊!~


“大哥!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呢~”展皓抱着一个大娃娃熊从房间里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这大玩具熊是夜阳健晚上在夜市上玩把靶游戏给赢回来的,那天晚上他把人家老板脸都赢绿了~~


“呵呵,没什么~起来啦~你欧阳姐姐给你带了早餐,快去洗脸。”通过一个来月的相处,夜阳健倒是很有大哥哥的样子了。


“哦~!”展皓没说什么,打了个哈欠就走进了卫生间。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又对夜阳健问到。“大哥,现在你有了女朋友,无线上网,和国外成人频道你还要弄吗?”看着夜阳健一脸呆住的样子,撇撇嘴又进去洗手间刷牙洗脸去了。


“好啊你!夜阳健!你就这么教坏孩子的!?……”夜阳健一脸呆滞的任由欧阳冰在他身上施暴,只是木然的望着天花板“我美好的的单身生活啊!你就这么离我而去了吗?连长!我从来没有这么想你,想部队”


“哈欠~大哥,早上好~啊~这不是欧阳姐姐吗?大哥你真行,昨晚上还动刀动枪的呢,这一转眼就拾掇成嫂子了……”乔宇抓起一个包子,大口的啃了起来,


“~刷牙去!”正咬着包子的乔宇被夜阳健一把丢的老远的,他背后同时传出一男一女两个声音的咆哮。。。


“吃了包子就去刷~哥,嫂你们继续,呵呵”乔宇嘿嘿一笑,叼着包子就屁颠颠的跑了。这小子就不喜欢刷牙~


……


早上无事,夜阳健从车库里推出了‘绞肉机’放在楼下,只穿了件背心,打来水在楼下冲车。欧阳冰双手支在窗台上,眺望远方,整个小区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鸟语花香,显的那么安宁。偶尔和乔宇和展皓聊上两句,眼睛却不时的冲楼下那个忙碌的身影望去。。。


一辆大红色的‘雪福来’缓缓的来了进了小区的大门,七拐八绕的终于来到了夜阳健的楼下,车门打开来,一身职业装的杨萍先从车里走了出来,随后是夜问忠。看见正在洗车的夜阳健忽的一笑,跑过去蹲在摩托车边上,就和夜阳健一起到捣鼓起来了。


“看到帅爸也不表示表示,”夜问忠挽起西装袖子,拆下化油器检查了一下说道。


“哝~~只有战神了!特供真不多了…”夜阳健摸起地上的香烟丢给夜问忠。


“得!我将就将就……”夜问忠好烟。也不含糊,点起一支来哈上,一边检查‘绞肉机’一边眼睛往窗户上飘去。不时还笑嘿嘿的,用手肘捣一捣夜阳健。


“恩,不错,不愧是我夜问忠的儿子,果然有天分啊。这么快就同居上了?”夜问忠哈哈的笑着说。


“呃…才不是呢,人家早上给我送早饭来的,还没走呢…”夜阳健一头汗的赶紧解释。


“挖~都发展到倒贴这一步啦,嘿嘿,”夜问忠笑的很淫。。。


“老头子,你别太过分了好吧!有点当父亲的样子吗?”夜阳健尴尬的拿起扳手丢向夜问忠,被夜问忠反手一抄就接住了。


“不错不错~~胸大屁股大,这才是我们家的光荣传统嘛~你要是找个‘柴火妞’你帅爸我死都不会同意的,没胸没屁股还叫女人吗……”夜问忠彪悍的叼着烟眯着眼睛得以的说道,显然他对‘儿媳妇’还是很满意的。


杨萍抬头看了一眼窗口,便可不理会闲扯的父子俩。看了看楼上,微笑不语,打开后备箱双手拎着买来的菜上了楼,展皓听到杨萍的声音马上就把门打开了。


“哈!杨阿姨好。”展皓乖巧的接过杨萍手里的菜。这个俩孩子第一次见到夜阳健的父母。


“小姑娘你真漂亮,你是叫展皓对吗?初次见面,阿姨送你们一个小礼物。你看阿姨给你买什么了?”杨萍变魔术般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块小玉坠。一手温柔的拍了拍展皓的小脑袋微笑的说。


“喜欢吗?”杨萍将小玉坠戴在了展皓的白皙细嫩的小脖子上。


“恩~谢谢杨阿姨。”展皓笑的很是开心,她从来没收到过别人的贵重礼物。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漂亮的小玉坠呢,是个小弥勒佛的造型。通体碧绿煞是好看。


“呵呵,小淘气,你叫乔宇是吗,阿姨也帮你买了一个。”杨萍又拿出另外一个小观音模样的玉坠晃了晃。


随后跟上来的夜阳健撇了撇嘴,杨萍从小到大可没送过他什么挂坠之类的东西。


而同样第一次见夜阳健父母的欧阳冰更是有些局促,因为任务的原因她必须装作夜阳健的女朋友。好在温柔的夜母杨萍不算是个刁难的‘婆婆’。不一会两人就聊的火热了,夜阳健感叹女人的友情建立的如此容易,夜问忠则感叹这两女人下午去采购要花多少钱。在展皓也加入战局之后。。最后两人不得不一起感叹,女人的友情果然是部分年纪和国界的。。。


三个大老爷们被赶到厨房去做饭去了,房子本身不太,只有百十个平方,厨房更小,只有小小的几平米,夜阳健和夜问忠两个健壮的男人往里一站,转身的空间其实都不太大了。再加上一个半大小子乔宇……


“命令!小宇淘米煮饭!”


“命令!小键切菜!”


“是!坚决完成任务……”


夜问忠哈哈大笑。系上围裙,在锅里添上油,像模像样的开始炒菜做饭了。。。


大部分的家庭都是女人做饭,但是不代表女人做饭就一定比男人做的好吃,要不为什么干大厨的都是男人呢。。夜问忠其实也烧的一手好菜。粉嘟嘟的水晶大四喜丸子。红润润的五色干烧鱼,农家特色的小蘑菇闷仔鸡,青翠欲滴的香菇炒青菜,香辣可口的麻婆豆腐,再加两个颜色讨喜的时蔬。最后还加上一个红黄相间的番茄鸡蛋汤。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香气四溢,赢得了屋内女人的一致赞赏。夜阳健暗自决定是不是要去找崔亮小柯或者三叔他们拜个师学学做菜啥的。


夜问忠从夜阳健床底下翻出几个纸箱子,里面都是他老子夜执君留给孙子的好酒,随意拿出一瓶子,三下两下吹掉上面的灰尘,打开已经有些破败的包装盒,满意的嗅了嗅。


“今天日子好,来来来,尝尝老狐狸收藏的酒。”夜问忠哈哈大笑的说道。他拿的是一瓶已经放置成翠绿色的‘竹叶青’。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了,一瓶本来满满的酒,打开一看只剩三分之二了。到底酒是陈的香~,瓶盖一开,夜阳健就感觉肚子里的酒虫瞬间觉醒了,就连杨萍都微笑的点了点头。。


“杨阿姨,这是什么酒啊,怎么颜色是碧绿碧绿的?而且闻起来很香呢”欧阳冰都不怎么喝酒,对于竹叶青这种酒中神品,当然是不会知道的。只是觉得颜色碧绿很是讨喜,而且很香。才有这么一问。


“这个啊,呵呵,不出意外是健儿的爷爷,也就是我的公公夜执均的藏酒,老爷子当了一辈子干部,很是清廉,从不占国家什么便宜,就是喜欢酒。老爷子好酒如命,但是喝的确不多,所以他的老友或者同事过年来家,都会想办法带上几瓶好酒送给老爷子。”杨萍微笑着说。仿佛在回想往事一般。


“这酒啊,当年我嫁到夜家的时候,老爷子就说了,假如以后生个男丁,那么这些存酒都留作孙子结婚时的喜酒。不到喜事不得开启。”夜母杨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已经长大的儿子,和欧阳冰似有意似无意的说。


欧阳冰一听,立刻明白了杨萍的暗示,小脸红扑扑的,有点烧。心里想,‘这一家子太直白了吧’


“哈哈!看来我们需要一个大房子啦,一大家人住一起多开心,来来来,吃饭吃饭!尝尝我的手艺,皓皓,小宇多吃点,你夜叔叔的菜一般人可吃不到,想当初这也是我泡妞的一大绝技啊~…”夜问忠哈哈大笑的给自己满上一杯,一口抽干。


“喝慢点~照你这样牛饮简直是糟蹋。这可是爷爷的酒啊!”夜阳健很不满夜问忠对酒的不爱惜,端起酒杯来,先观再闻,做足了功课后,才一口抽干。动作与夜问忠如出一辙。夜问忠看着夜阳健装B顿时一撇嘴,心道‘你小子就是前戏做的比你老子足点罢了’。。


“这爷俩,整天斗,”杨萍微笑的说。顺手给‘儿媳妇’欧阳冰和两个小家伙布上菜。


竹叶青性微凉,度数不高,属于柔性酒,一般适合有品味的老年人品啅。桌上的大半瓶却哪里够这爷俩折腾的。加上众人也都品尝了一下。更没多少了,转眼间酒就见底了。夜问忠喝的正爽~酒却没有了,转身打算再去拿一瓶,却被夜阳健拉住了。


“老头子你少糟蹋点成不。爷爷就留了几箱,你喝光了,我结婚拿什么宴请别人?”夜阳健那个心疼啊~听说这种几十年的老竹叶青现在值不少钱呢~


“妈的!酒不够数,绝非快事,你帅爸今天高兴,但是酒没喝好,你看着办!”夜问忠摸出大中华拍到桌子上,哈上一支恶狠狠的从儿子说道。


“你真想喝?”夜阳健一挑眉毛。


“少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好酒给老子端上来。”夜问忠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


夜阳健也不含糊,回屋里从柜子里翻出两瓶一斤装的65度军用红星二锅头。


“操你大爷~!有手榴弹不知道早拿出来孝敬你帅爸~他妹的!竹叶青喝到嘴里都淡出个鸟了”夜问忠一见瓶子上的八一军徽,眼都红了,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太贴心了。。。


“整!”夜阳健也不啰嗦了,启开一瓶,仰头就闷下去一口,那种火烧喉咙的感觉,顿时让他觉得热血沸腾了,放下酒瓶的时候,眼角都流出了一滴泪水。


“好!来!”夜问忠的脾气是死不认怂~尤其是在自己儿子面前,当下也启开来大口闷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