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群狼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夜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5.html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夜阳健依旧每天晚上在大学门口摆摊卖小金鱼,现如今他练的金鱼摊,已经成了大学门口的一景了,靠着自己不俗的吉他演奏,生意居然还不错,有时还会有大学的吉他爱好者会抱着琴过来和他一起演奏,找找街头艺术家的感觉。夜阳健很开心,偶尔的,他甚至能感受到吉他手的存在。


“妈的!我还是太想他们了!”夜阳健暗叹到。


乔宇和展皓每天晚上都会跑出来和夜阳健摆摊,收摊后再一起去三叔那里吃宵夜。崔亮他们本就有很好的基础,在三叔的调教下也已经正式的出师,可以各自独当一面了,闲下来的三叔每晚就吸溜着茶水,笑呵呵的收钱,日子过的也很开心。


“夜大哥,小宇,皓皓,来尝尝小柯做的炒牛肉片…”崔亮笑着端过来一大份满满当当的炒牛肉。


“弄这么客气干什么,忙不忙。不忙就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夜阳健接过牛肉,放在乔宇和展皓的面前。说实话他现在对肉有点不太感冒,能不吃,尽量不吃,至于为什么,也只有夜阳健心里清楚。


“嗨~没想到大排档生意这么火,看来以前三叔三婶可是够累的,刚来那几天,可把我们几个给忙坏了,现在适应了才好一点,我那边还忙着呢,一会再来陪你喝酒。”崔亮抓抓头看着红火的生意抱歉的说道。


“那行你先忙吧,下次再说。”夜阳健点点头,拿出烟分了支给崔亮。崔亮笑着把烟夹在耳朵上就去忙生意了。


“你们两以后打算怎么办?”夜阳健喝了一口啤酒问身边两个正埋头和炒牛肉较劲的孩子。


“呃~没想过。”乔宇忽闪着大眼睛抬头看着夜阳健说。


“想读书吗?”夜阳健笑着问俩孩子到。毕竟他们才十几岁。不读书能去干什么呢。。。


“我们听你安排,大哥。”展皓回答到。乔宇也点了点头。


“恩,行,那我安排吧”夜阳健拿出电话拨通了夜问忠的号码……


夜阳健现在居住的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乔宇和展皓来到后,每人分到了一个房间,而夜阳健则住在爷爷奶奶的那间屋子里。依旧是在地上铺上一条军毯,把衣服和裤子折好,放于脑后当枕头。战术刀插入其中。是夜,乔宇和展皓两个小东西都已经熟睡了,夜阳健叼着烟,躺在军毯上,看着墙上爷爷和奶奶的照片,回想着奶奶离去的那些细节,和爷爷失踪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是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夜问忠和夜问天在这件事情上出奇的保持了沉默,似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深究。这一切太反常了,大伯夜问忠多少是个实权派的军官,大校的身份已经能压住不少人了,他没有动作,还可以解释为身在军中,不方便被人落下话柄,可是自己那个性如烈火的老爸居然也在这件事情上不闻不问???这算什么?难道他们对爷爷的事情那么不在意?夜阳健总是有种感觉,这件事情似乎没那么寻常。


老人家住的房间总是喜欢弄些古字画装点一下,掐灭了烟头,夜阳健也有点睡意了,迷迷糊糊中,他的目光忽的停在了墙壁上的一副字画上。左书“双手劈开生死道”右续“一刀段去是非根”字画很老了,在夜阳健的记忆中,从小就有了。只是这几年自己一直在部队,现在看上去,好像挂的有些歪了……


“妈的,老人家怎么就喜欢弄这些高深莫测的东西。明明是个老会计,干嘛弄这些金戈铁马的诗词,还不通顺。”夜阳健默读了一边,闭上眼睛,刚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忽然,夜阳健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唰的睁开了……


刚想站起来上去仔细看看那副字。耳朵却忽然一动。有什么人来了……


屏住呼吸,夜阳健反手拔出了战术刀,身影一闪出了房间,走进客厅中,见展皓住的那间房门也轻轻的打开了一条缝,小展皓露出半个小脑袋。正冲房间大门方向望过去,好像也觉察到了什么。看见客厅中夜阳健右手执刀站在客厅中,并没有害怕,反而放心的把门又拉开了一点。想走出来看个究竟。


夜阳健用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示意她回房去,展皓点点头,乖巧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房间中一片黑暗,夜阳健轻声站在了门后面,闭上了眼睛,此时他整个人仿佛与周围黑暗融为了一体。房间大门的门锁发出了“噶擦”一声,之后轻轻的转动了一下,被推开了一条小缝。一支枪管缓缓的先伸了进来,之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慢慢的跨出了一步……


夜阳健依旧闭着眼站在门口,他已经通过明锐的嗅觉闻到了枪油的味道,仿佛是身体自然反应一般,那双狼一般锐利的眼睛忽的睁开了,夜阳健动了……


之见他左手一把握住对方的枪头向上一提。右手双刃龙骨战术刀就已经栖上了来人的脖子,那人被突如奇来的袭击吓的大惊,但是反应也不慢。一手加力稳稳的想控制住手枪,另一手手肘一曲,一肘就反击身后夜阳健的下颌部,夜阳健不愿失去到手的机会,头颈部分一用力,硬撼了对方的反手一个重肘,左手一抹,卸掉对方手枪的枪管,右手战术刀稍微紧了紧,凭借着多年的手感,夜阳健用锋利的战术刀割开了对方脖子的表皮,一道鲜血顺着刀剑开始往下滴滴答答滴落。


“住手!放开她!”门外突然发出一个声音制止道。夜阳健可不管那么多,你叫我放我就放?那我不是白痴了吗?当下一转身,连带手中被钳制的那人一起转了半个圈,掩护住自己,狼一般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门外。。。。


“夜阳健!住手,我们没有恶意!”门外说话的是个男人。


“没恶意?晚上2点拿枪闯进我家?”夜阳健龇着牙沉声说到,仿佛是一头保护自己地盘的独狼。手上的刀又紧了一分,被他钳制的那人受痛轻哼了一声,夜阳健听出来,对方是个女人。


“我是国家安全局的!你先把人放开,开打灯我给你看证件。”问外那人一听夜阳健的声音,急忙表明了身份,从夜阳健的档案上来看,他真有可能会把自己的同事给干掉。


“灯在你手边,枪丢掉,你自己打开灯…”夜阳健对手中钳制的女人说道。那女人也很听话,放开了手中被拆卸掉的手枪,一手在墙上摸了一会,找到了客厅灯的开关,按了一下,下一秒整个客厅灯亮了起来。


门外的男人戴了一副眼睛,大约30多岁,穿着黑色的西装,一身装扮看上去很是沉稳。微微的张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片刻后一手缓缓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了一本证件,打开来给夜阳健看,夜阳健没有看证件,只是盯着对方的眼睛,十秒之后他松开了手中的刀。点了一下头。


“呼…”被他放开的那个女人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一触之下,疼的咧了咧嘴。却也没说什么,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一条白色的手绢按在了伤口上。这时夜阳健才看清了被自己割伤的女人的长相,一头干练的短发,面容很清秀,一身黑色的职业小西装贴合在身上,却掩饰不住她那娆好的身材,脖子上一道鲜红的血痕衬托她本来就很好的皮肤,现的更加白皙。


“进来坐吧。”夜阳健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平时非常好说话。说罢让开了挡在门口的身子,一舞刀花,反手把战术刀插回了腰后。一指沙发,也不再管两人,随后转身走进了厨房。不多时夜阳健从厨房端出了两杯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自己则坐在了主位上,不再说话。他不清楚对方的来意。。也只能等对方先开口…


“呵呵,第一次见面有些尴尬,我还是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国家安全局特工周永 ,这位是我的同事欧阳冰。”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先笑了一声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随后说道。他趁着夜阳健去厨房的时候检查了一下欧阳冰的伤势,发现夜阳健下手极有分寸,显然是处于自卫,也就没好责怪他什么。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夜阳健点上一支烟,又示意的问了一下周永要不要。


“那我就开门见山吧。的确有那么点事,不过和你关系不大。我们找你的两位小朋友。”周永点了点头,表示了感谢,接过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说道。


“他们是在我这里,不过,假如你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我是不会贸然把人教给你们的,希望你们明白我在说什么。”夜阳健点了点头,他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自己回来后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还不至于招惹到国家安全局这种强势单位。


“夜阳健,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两个孩子对我们很重要,你必须把他们交给我们带走!”欧阳冰一双美目看着夜阳健说道,其实她对于夜阳健割伤自己是有些气恼的。


“别和我打哑谜?就算你是国安局的,又能怎么样?大半夜拿枪冲进我家。三句话就想带走我家里的人?我像是那么好说话吗?”夜阳健的语气依旧很平和,眼睛却眯缝了起来,在周永和欧阳冰看来,就像是护犊子的公狼一般。


“你不明白他们的重要性!你曾经是军人,不是老百姓,你知道我们出面一般都是为了什么事情。这些事情不是你能知道的。”欧阳冰到底是年轻,被夜阳健拒绝后终于失去了耐性。


“来之前,你们应该看过我的档案吧!否则干嘛半夜带枪来?一般老板姓人家你门拿着证件上门就是了。何必大费周章半夜探门。”夜阳健觉得女人简直脑残懒得和她再说。


“我们是怕你伤害那两个孩子,我们并没有恶意”周永赶快解释到。他做了国安工作年头也不短了,不过看过夜阳健的档案后还是被震惊了一把。


“不说清楚原因,想带人走也可以,杀了我就行。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我知道你们的保密守则,但是很抱歉,我也必须对我的弟弟妹妹负责……”夜阳健也不避讳,况且他是个不怕死的人,直接就把话点出来了。


“你!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欧阳冰一听对方有意找碴,立刻火冒三丈。常年在要害机关工作,到那里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偏在夜阳健这里碰了钉子,加之对刚才的一刀之仇。她立刻装上了被夜阳健分解的手枪恶狠狠的说。


“妈的!比杀人,那看谁先躺下……”夜阳健笑呵呵的摸出了战术刀直视着正准备举枪的欧阳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