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家被强拆 公开信问责市长

硫酸泼贪官 收藏 20 1916

清华博士家被强拆 公开信问责市长

2010年12月01日 09:37:25 文章来源:新京报 字号 T|T 打分:

综述:

近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因家中房屋被拆,致信山东潍坊市长许立全。信件公开后,潍坊市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来北京与其当面沟通,目前双方正在沟通。

近日,一封《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在网络流传。昨日,王进文博士证实,该信确实是他所写,事因家乡房屋在未签拆迁协议的情况下,于凌晨被拆。





图为王进文老家房屋被拆之前。当地官员称,该村共有527户,只有王进文一家未签拆迁协议。


王进文老家房屋已被拆掉。当地官员称,争取尽快妥善处理此事。如果双方未达成一致,希望王进文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昨晚,潍坊市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称,王进文发表公开信之后,他已经来北京与其当面沟通,目前双方正在沟通,争取妥善处理此事。


潍坊发改委称未核准改造


昨日,王进文介绍,自己老家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西关街道北三里村,今年3月底,村里开始进行城中村改造拆迁。“拆迁时,村民并没看见相关的立项、批文、资质证明等手续。”王进文说,4月份,他给潍坊市政府、潍城区政府、国土、规划、建设等16个部门发出拆迁信息公开申请。


王进文说,他后来收到了潍坊市发改委的书面答复,答复显示:潍坊市发改委尚未对潍城区北三里村“城中村”改造项目进行核准。答复时间是5月18日。


“这边还未核准,那边已经开始拆了。”王进文说,他家人并未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区相关领导也向他承诺,“你的房子想拆就拆,不想拆就不拆。”


王进文说,11月17日凌晨2点多,他家的房子被推土机推倒,并被立即清场,家具衣物粮食全无,他从初中到大学的书籍散落一地。


特快专递给市长寄信


王进文说,11月17日,他写好《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并以特快专递和挂号信的方式,转给潍坊市长许立全。


公开信共8199字,分31条。其中讲述了王家房屋凌晨被拆的事件,也向许立全市长提出了很多问题。信中还表示:“我欢迎发展,欢迎城市化,欢迎拆迁。这个‘我’,也可以置换成‘我们’。前提是,确保更好地发展,确保更合理地城市化,确保更公平地拆迁。”“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


此信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有网友认为,此文“文风犀利,直指目前普遍存在的野蛮拆迁的现状”。也有网友赞赏“敢于和市长对话,言辞不卑不亢,有理有据”。


官员称公开信引领导重视


昨晚,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在电话中证实,王进文家的房子确实在11月17日凌晨被拆。


王兆辉说,经调查,王进文所在村共有527户,其中拆迁了524户,有526户已经签了拆迁协议,只有王进文家没签。


王兆辉说,该村党支部书记和王进文家有亲戚关系,据村支书反映,他已经和王进文的母亲沟通过,王母口头同意,才在夜里拆了他家的房子。因为村委会是自治组织,当时没向上级组织汇报,事后,区委领导批评了该村支书。


昨日,王进文称,其母从来未口头同意过。


王兆辉说,王进文发出公开信后,引起潍坊市领导的重视,市领导要求区委区政府依法依规,妥善处置此事。11月24日,他来到清华大学,找到了学校法学院和王进文本人,进行了充分的沟通解释,同时表示,争取尽快妥善地处理此事。如果双方未达成一致,希望王进文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对话



“我‘绑架’了博士,谁‘绑架’了我”


王进文的宿舍,堆了几百本书。他说如果家里不发生这件事,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与市长对话,虽然这对话截至目前,也是单方面的。



“有人要汇138万,我没同意”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到给市长写公开信?


王进文:我用三个小时写了这封公开信,一气呵成。之所以以公开信的方式,发难也好,问责也好,是基于我的这种信息公开申请和律师函,很少能得到正面回复。我作为个人,力量非常有限。市长可能不会见我。我必须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一市之长,守土有责,你可能很忙,不知道这事;但我让你知道这事了,你就不能装作不知道。你要问责、追责。


新京报:有网友说你的信言辞犀利,不卑不亢,很多问题直指目前拆迁的现状。你是哪里来的冲动和勇气?


王进文:这不是勇气,是义务和责任,博士也弱势。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但法律还是要讲。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写信的时候很冷静,没有怨气,那无助于解决问题。我感觉我的信有股傲气,傲气来源于底气,也是一种知识分子的骨气。


新京报:公开信现在广为流传,你不担心对你自己和家人有影响吗?


王进文:我担心过,后来打消了顾虑。第一我相信,即使我发了信,我和我的家人也是安全的,政府有妥善处理的能力。另外,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也给我注入了力量。而且网络上的评论,对我攻击的几乎没有,我想我的境况很多人是感同身受的,我说出了他们想说不敢说或不方便说的话。


新京报:如果有私下解决的方案,你会接受吗?


王进文:不会,11月24日,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他问我要一个账户,说“给你汇138万,这事就别闹了”。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没同意。


“我没了房子但有家”


新京报:清华大学法学院的领导对你的信有什么表态和意见吗?


王进文:很多院领导和老师都关注着事情的进展,都在关心我,他们希望此事能尽快解决。这毕竟是我的个人行为。


新京报:但你信的开头却提到了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的字样,这对对方可能是种压力。


王进文:应该说,我“绑架”了清华,“绑架”了博士,“绑架”了法律。


新京报:怎么解释?


王进文:清华大学,一所引领全国教育界的高等院校,它要有伦理责任和道义担当,它会支持它的学生合理合法的维权。在某种意义上,它只要不阻碍,就是一种支持。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不识字,把我养育成一个清华学生,让我掌握足够的知识,如果一个清华的博士还不能依靠自己的知识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那么国人绝对有理由质疑,读书是否有意义。就会有人说,你这个博士有用吗,只会用嘴说说,人家拿起刀来就维权了。


第三,请注意我的身份,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学了10年的法律,10年寒窗,我一直用法律途径来试图解决我所面临的问题。而且我也充当了我们村村民的法律顾问。如果说,我在掌握了所有的证据,并采取了合理的法律手段的前提下,仍然没能维护合法权益,那么中国的法制和法律您认为是成功的吗?


这可能是个冷幽默,但需要反思的是,我“绑架”了这些,谁“绑架”了我,谁“绑架”了唐福珍,谁“绑架”了那些面临野蛮拆迁的人?


新京报:通过这件事,你有什么收获吗?


王进文:其实我是幸运的,我只是没了房子,但我有家,家和房子是不一样的,有人才有家,但家的载体是房子。我只是失去一个载体,这是不幸中的大幸。这对每天埋头读书的我,也是一个收获。


我“绑架”了清华,“绑架”了博士,“绑架”了法律。但需要反思的是,我“绑架”了这些,谁“绑架”了我,谁“绑架”了唐福珍,谁“绑架”了那些面临野蛮拆迁的人?


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


作为一介布衣,恪尽公民责任,所做唯有发声,唯有呼吁,使更多的人知道发生过的不公与不义;至于呼吁后的结果,或许更糟,或许好转,或许难言;我所能做的只是尽我所学所能使之在尽可能多的媒体、网络及政府机关中知晓,以此促成您及相关人等对于拆迁问题的关注,使无助百姓不至对法律完全失望,因为不公只有置于阳光之下才能加以克服。


摘自《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