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十八)

向瑞芳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板本乙治正在赶往炮兵阵地的途中,山呼海啸般的声波席卷着泥土碎枝迎面而来,“将军阁下,小心!”这是卫兵今天第二次发出同样的惊呼。响声不断,板本乙治有些懵了,难道说义勇军竟然敢包围自己?这也太不现实了,带路的支那人明确说明,对方不过一千余人,他们怎么敢…...。

庶几,他反应过来,对方不过是偷袭了自己的炮兵阵地,板本乙治推开压在身上的卫兵,“快,急速增援炮兵阵地!”命令下达的同时,人早已窜出了好远,那声音已经不像是平时稳重果敢的将军,反倒像一个情急拼命的赌徒。他亏的太大了。八个步兵中队动用了四个,山梁没拿下来。炮兵阵地没有步兵派人保护,这是因为当初没有考虑在此耽搁过久,没想到现在竟然又让对方钻了空子。

炮兵阵地上一片火海,野战炮,山炮,都已经成了零件,“将军,对方突然来袭,黑暗中我们没有防备,所以……”通信兵哭丧着脸前来报告,板本乙治徒然的摆摆手,责任在自己,他很清楚,炮兵阵地上堆着大批弹药,对方只要打着其中一堆,剩下的就是拍着手看哈哈笑了。

他今天的运气真的说不上是好是坏,精密的进攻计划被搅了个一团糟,但同时时间上的差异也使得对方的冷炮没能要了他的命,而且也躲过了炮兵阵地上粉身碎骨的浩劫。但是,他还有脸指挥号称精锐的第七联队吗?板本乙治自己也不知道,他感觉心口有些疼痛,便使劲按了按。“将军,将军保重身体呀!我亲自带队组织冲锋,一定把这个支那指挥官抓过来见您!”情报官江户正成首先发现了板本的异状,那张脸血红血红的,鼻孔内已经渗出了血丝。这是将要被气炸的典型症状。“不必了,江户君,我将亲自带队冲锋……。”半晌后,板本乙治终于缓过来这口气。第七联队在他的手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没有打过败仗,今天这是怎么了?无法解释!“帝国的勇士们,跟我来!”板本乙治抽出战刀,疯了一样向前跑去,堂堂帝国少将失去了应有的风度,连环的打击使他从一位将军迅速蜕变为一名普通士兵。将军也是人,是人都有火气,何况是骄傲的帝国军人,当冷静不在的时候,骄傲的人更容易失控。板本乙治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抓住那个支那指挥官,砍掉他的头颅,切下他的骨肉,做成生鱼片吃掉。如果不是江户正成等诸多人的拦阻,板本乙治今天大概不会再有第三次好运气了。这个时候张天龙刚刚率部布置好雷场。按照板本乙治的速度,首先成为生鱼片的应该是他自己。

“不行!”张天龙粗暴的打断了老山猪的话。极少出现的怒意代替了常年悬挂在脸颊上的笑容。“***的,你不就断了条腿吗,跟老子走,老子总会想法给弄好的。”

“队长!俺们本来就没想能活着,现在早就够本了,你就让俺们留下吧,带着俺们走不快,还要拖累大伙儿,留在这里多少还能挡一挡,鬼子马上就会上来,快领着大伙儿走吧……。”老山猪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凄凉,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满足。以老山猪为首,地面上还有三十多个伤号,是重伤号!若论兵员素质,没有人敢否认日本人是站上峰的。

张天龙习惯性的眯着眼睛,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带上伤员肯定会影响部队撤退的速度,但这不是大洋,扔了一把还有,更不是饭菜,吃完了还能等下顿,这是人命,一条条不可再生的,敢于在侵略者的刺刀前挺起胸膛的,兄弟们的人命。正是这些人构筑了那个时代的中国人的大梁。

他伫立了足足有一分钟,左臂上被三八枪打穿的伤口只是用根布条随意绕了几圈,现在渗出的血水已被寒风冻结成了一个血球。红艳艳的很是扎眼,“大哥大叔们,我张天龙别的不敢保证,将来这里一定会有你们的一块碑!”张天龙的声音有些低沉,难以想象这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大男孩也会有这种语气。

“老山猪……,你们不要留在反斜面了,顶到最前沿,日本人已经急了眼,这是决死一搏,他们会一拥而上的……。”张天龙拍了拍他,扭头第一个走了出去,“撤,走左侧小路,去老爷庙!尽力拉大阵型,都给我踩乱一些!”“左侧?”泥鳅一愣,左侧高地的人刚刚撤下来,怎么又要走这里?而且预设雷场和挂好引线的重机枪装备等都仍到了右侧……。

同一时间,板本乙治总算从恼怒中清醒了过来,“命令!各中队集中所有迫击炮覆盖前方整道山梁,五分钟后,炮火延伸反斜面两百米进行压制。步兵以猪头中队为先导,麻香中队,长谷中队次之,其余各中队准备,采取多波次不间断连续进攻,一定要打开这条通道!”

(注:猪头确为日本大和民族的一个姓氏,绝非曲意骂人。究其原因是因为大和民族本来只有贵族才有姓氏,直到一八七零年,为了征兵,征税,制作户籍等的需要,日本明治天皇颁布了《平民苗字容许令》,规定人人必须有姓,否则将被处罚,这本来是好事,却在平民中引起了混乱,没有文化的人只好随意取姓,而养猪的人有的便有了猪头这一姓氏,而家里有狗的便取了犬养。这也造成了日本民族同一姓氏可能毫无关系,而不同姓氏却可能是滴血姻亲,这一混乱后果。此为全世界唯一现象,其他所有国家均不如此。)

“勇士们,大日本皇军的旭日旗将指引你们走向光明的彼岸!诸位不必有仁慈之心,所有的支那猪一律杀掉!”板本乙治恶狠狠的补充了一道命令,炮兵的覆没使得他的怒火达到了顶点,板本乙治再也不想活捉那名从未谋面的支那指挥官了。

“板载…!”士兵双手高举,齐声大呼。声震山野,士气得以提升,大战一触即发。

部队绕开设置好的雷场,鱼贯而行,没有人说话,队伍很快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时针指向四时三刻,维纳斯的眼睛从沉睡中缓缓睁开,黎明前的黑暗……,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将启明星喻为死亡之星与复活之星,对于山坡上留守的老山猪们与奔赴夏家店的张天龙们来说,也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