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悲哀,男子因无钱上大学患精神病 被锁11年(组图)


社会的悲哀,男子因无钱上大学患精神病 被锁11年(组图)

杨东被锁链锁了11年 照片由医院提供


时报11月30日讯(记者苏珊) 虽然入院时间不是很长,但杨东(化名)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此前的11年间,因无钱治疗精神疾病,他一直被家人用锁链锁在破屋中。一个星期前,市精神卫生中心将他接进医院治疗。


自2007年该中心“解锁行动”开展以来,已为20余名贫困精神残疾人“解锁”。杨东是迄今该中心解救的被锁时间最长的一名精神残疾人。


辍学致精神疾病,锁链加身11年


今天,在市精神卫生中心举办的“国际残疾人日”活动上,记者见到了杨东。他穿着干净的病号服,头发刚理过,人精神了不少,也能和记者做简单的交流。


一个星期前,他和现在判若两人。记者从解救他当天拍摄的照片中看到,杨东一头凌乱的长发,脸色苍白,披着破旧不堪的衣服,被长长的锁链拴着,所住的土屋四处透风,环境恶劣。当救护人员想把他接出居住了11年的屋子时,由于长时间不和人接触,杨东迟迟不愿走出来。


家住药山办事处洋涓村的杨东今年51岁。30年前,成绩优异的他考上了大学,当时村里只有3个人考上大学,但由于家庭非常贫困,他最终与大学失之交臂。从那以后,杨东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不愿出门与人接触。在贫困的农村,父母并不知道杨东患了精神疾病。


慢慢地,杨东的精神症状开始由自闭变为躁狂。他不但打骂家人,还时常追打邻居,打砸别人家的东西。由于没钱把他送进医院,年迈的父母无奈把儿子锁在家中,这一锁就是11年。其间,杨东吃喝拉撒都在那间破屋里,医护人员去解救他时,那间屋子空气污浊,远远就能闻到异味。


因为心疼儿子,杨东的老母亲还是经常会爬到窗棂处和儿子说说话。家里有好吃的,也要留下来给杨东吃。“我们没送孩子上大学,误了孩子的一生,所以孩子打骂我们,我们没什么好怨的。把他锁起来实在是没办法,只盼望着他早点好。”杨东的母亲说。


救助20余人,农村贫困患者需关注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今年的主题是“加大扶持与救助力度,帮助农村贫困残疾人”。2007年,市精神卫生中心开始实施“解锁行动”,目前救助的贫困精神残疾人大部分来自济南农村。


据该中心院长孟广彦介绍,精神疾病治疗至少需要一个疗程才能稳定,即3个月,每个月的最低费用在3500—4000元,且精神疾病复发率相对较高,这笔费用对于贫困农村患者来说是“天文数字”。目前精神疾病已纳入“新农合”报销范畴,可报销40%—50%,但自费部分仍让一些贫困家庭承受不起。另外,对精神疾病的歧视在农村表现得更加明显。家丑不可外扬以及认为精神疾病是终身疾病治不好的心理,让很多人没有及时就医。


坚持吃药,患者仍可打开“心锁”


孟广彦给记者讲了一个事例。“前几年我院收治了一名因工作压力导致精神分裂的小伙子,刚出现症状他就入院治疗了。治疗一个多疗程病情稳定后,他出院了。我们告诉他出院后也要坚持吃药,每月来复查一次,而且家人要照顾好,与他进行情感交流,帮助他正常融入社会,参加工作。”孟广彦说,小伙子及其家人都做得非常好,更重要的是出院后小伙子的单位再次接纳了他。在吃药四五年后,小伙子的病情已非常稳定,目前已停药。目前他自己经营一家小商铺,成了一名小老板。“这个例子说明精神疾病只要治疗及时,康复工作做得好,是完全可以治好的。”


“在国外很多国家,这些治疗费用已由政府承担。在我国,精神残疾患者往往出现在贫困家庭,更需要政府的介入。”孟广彦说,精神病人虽然没有意识,但有接受医疗和看护的权利,用锁链锁住他们,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