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殇 正文 3

外号老猫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URL] 在上传新的章节前,我忠心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话,感谢你们的支持。 看了上个兄弟的评论我深有感触,我不是军人,但我努力去写一个军人,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都有自己的自尊,现在这样的社会,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杂挣扎。 我不想把我的作品写的和别人一样,主人翁换了个时间就多牛,未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


在上传新的章节前,我忠心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话,感谢你们的支持。

看了上个兄弟的评论我深有感触,我不是军人,但我努力去写一个军人,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都有自己的自尊,现在这样的社会,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在挣扎。

我不想把我的作品写的和别人一样,主人翁换了个时空就多牛,未卜先知,我要写的也只是一个血肉之躯,虽然是不同时代的军人,但使命不变,可军人也有自己生活,家庭、社会、民族交织在一起,如果单纯的去说换了个躯壳多牛,我做不到,我只是想尽力把一个时代的军人生活告诉你们,告诉那些在挣扎的人,我想说,没有什么过不去,咬咬呀挺一挺一切都会过去



波澜四起03

龚世济做梦也没想到肖哓清来这么一手,他心里清楚如果让老爷子知道镇北三十亩地被自己一下子输了出去,肯定气得吐血,自己也没法在龚家呆下去,可如果答应肖哓清的条件,就算自己捅破了天也无法弄到那么多枪和弹药。“奶奶个熊”他心里骂道从内堂走了出来。肖哓清悠哉悠哉地靠在一墙角嗑着瓜子,看到龚世济走了出来,笑眯眯地走上前来问道:“考虑的杂样,大少爷”,龚世济也没理她,丢了一句“给十天时间”,头也回地离开了顺应赌坊。

太阳烤的人有点发蒙,龚世济走出顺应赌坊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他低着头往龚家大院走去。街道上不时有赶场的行人不小心撞到身上,他骂咧咧的吼道“你妈的瞎眼了啊”,对方也不敢支声,谁都知道惹不起这座瘟神。

龚家大院门口挂起了两个红灯笼,丫鬟和家丁都在忙着为龚昌迎娶第六房做准备,管家吴道才吆三喝四地站在门口,一付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看到龚世济从远处走来,他急忙耸了耸肩迎上前去。

“大少爷回来了”边问候边弯下腰行礼。龚世济也懒得瞅他一眼,恩了一声跨进门径直朝龚彪卧室走去。

龚彪坐在凳子上擦着枪,看到龚世济走了进来,有点惊诧,忙站起来问道“大哥回来了”,然后又坐下去擦起枪来。龚世济在龚彪身后找了个位子一言不发坐下去。片刻之后龚彪放下枪扭过头问道:“大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

龚世济压了压神说道:“三弟,你能不能为我整点家伙”,说完指了指桌子上的枪。

“呵呵,大哥什么时候对这玩意感兴趣了啊” 龚彪转过身,一脸的疑惑。

“是这样的,三弟,你看现在世道越来越不太平,咱们这么大个家也得整点来压个底啊,再说了三弟现在不是和老毛子整的忒火么,弄点那玩意…..”

龚彪一听急忙站起身走到门边把门关上,“我说大哥,这种事情以后不要提,隔墙有耳啊,过几天叫人送一百支过来就是了”。

龚世济一听,大喜,急忙站起来问道:“真的?”,意外,那是相当的意外,忙说道“哦,那什么,三弟你忙,哥哥这就走了”说着向门口走去。

“大哥,你说爹的第六房就要过门了,可对方是谁我都没看过,你可否带我去瞅瞅,这不刚回来就没来得及出去溜达溜达”。

龚世济忧郁了一下,忙说道“可以,当然可以了,要不这就走?”激动的拉开门。到现在他还是还没晃过神来,本以为棘手的事情就这样秒秒钟搞定了,心里不由乐了起来。龚彪抓起一件皮衣跟了出去。

肖永博盯着帐本有点发呆,自从三个月前自己下决心把盘山的生意交给女儿肖哓清来打理,可心里总是不塌实,但现在看着帐本上多了五千多的大洋,老爷子乐呵呵地哼起了小曲。

“看啥把你乐的”一旁端上茶的秋菊红问道。

“哈哈”老爷子摸了摸秋菊红的手说道:“我们家的清丫头不简单啊,呵呵,远远超过老夫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不到三个月弄了五千多的大洋回来,看来老头子我得提前让位了哦”。

一旁的肖晓清脸一红,撒娇地往秋菊红怀里钻过去,小声道:“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运气好?哈哈,老夫我一辈子了杂没这运气?”

秋菊红怜爱地摸着肖晓清的头,老爷子却乐呵呵的对帐本上指指点点。

“对了,清丫头,你说的事把握多大,龚家大少可是出名了的反悔的主啊” 肖永博突然放下手中的帐本,严肃的问道。

肖晓清弩了弩嘴,“把握多大?这我到是没认真想过,可是他家城北的地契在我们手中,应该没多大的问题,再说了现在龚家三少在明争暗斗,龚世济也不想我们把这个事情闹了出去落人以把柄。

肖晓清顿了顿,继续道:我觉得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尝试把龚世济拉过来”。

肖永博摸了摸茶杯,似乎在考虑女儿的话,然后说道:“清丫头,你说的还是不无道理,你也知道咱们这么大的家业得有点保障,现在这乱世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只有有了那东西我们才有实力说话。”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拉拢龚世济的事暂时不要考虑,他可是典型的两面刀,弄不好会伤了自己”。

一旁冷落许久的秋菊红突然说道“清丫头,你也老大不小了,得找个婆家了…”。

“娘”肖晓清打断了秋菊红的话。在盘山镇肖家也是有名望的家族,上门说某的自然少不,可肖晓清愣是一个没看上,不是说着就是说那,不是挑这就挑那,可以说是鸡蛋里挑骨头。这一拖眼看就十九了,做父母的自然着急起来。

龚家兄弟走出大门后,沿着镇东走去,龚彪平时话就很少,龚世济对自己的兄弟也没什么话说,只是一个劲往前赶。

龚彪看了看街边的铺面,突然问道:“大哥,你说爹杂就突然想娶第六房了呢?”

龚世济没作声,拍了拍龚彪的肩,说了句“一会你就知道是谁了”。一个人劲直往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