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新娘胸前紫色的疤痕


[长城原创]新娘胸前紫色的疤痕



锦儿结婚了,众望所归,终于结婚了。


豪华的酒店大厅里,高标准的五十桌宴席,装扮的富丽堂皇又温馨浪漫的婚礼现场,我们见到了此刻最最美丽的新娘——锦儿。洁白的婚纱穿在锦儿玲珑有致的身上,挽起的发髻上戴了一串闪闪发光的宝石,今天的她看上去温柔可人、羞涩幸福。所有人掌声呐喊声送给她。


新人终于在婚礼进行曲中随着灯光走进了属于他们的殿堂。而此时我分明听见桌上其他亲朋在小声交流,大概是说锦儿今天不该穿抹胸的礼服的。

我知道,锦儿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当时家人都非常伤心难过,在她两岁时,爸爸妈妈就借了钱带去上海开了刀。虽然医生说只是小事情,但在所有人心里终究都留下了伤痕,甚至比锦儿身上的刀疤还要触目惊心。锦儿的父母也在之后的第二年便生育了二胎,锦儿的妹妹。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锦儿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走路也都低着头似乎低人一等的样子,在家里也总比妹妹多做很多家务活儿,什么好东西也都让着妹妹。


话说锦儿的新郎,其实和锦儿是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继哥哥。我们这边的风俗一般是孩子小时候会生病或者是和谁家想攀亲,就让孩子过继给对方。小孩子生病过继的要看生肖,攀亲戚的就无所谓了。锦儿的妹妹就过继给了锦儿新郎的爸爸。虽然锦儿家只过继了个妹妹,但是对方从来没有亏待过锦儿,有什么都是准备双份,给锦儿也是一份的。也就是说新郎一家是非常了解锦儿曾经因为心脏方面的疾病开过刀的。如今锦儿就嫁给了继哥哥,穿着纯白无暇的礼服从我们的注视里走过。尽管礼服是抹胸款式,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锦儿胸前的伤疤。


今天的婚庆公司很专业,司仪也是非常有经验,每个环节都设计安排的很好。宴会大厅里气氛一直都非常不错。我本人也曾经主持过婚礼,所以对那些程序一直都了然于心,那些台词也是非常熟悉的。此刻听着别人在音乐声中深情娓娓道来,我满是赞赏的微笑。直到那个中西合璧改良式的三拜,让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那是应主持人安排新人双方父母走到台上接受新人的拥抱和改口倒茶,并致以一拜。就是那一拜,早克制和被气氛酝酿渲染在心底的东西突然爆发,新娘锦儿哭了。尽管他们面向着父母背对着宾朋,可是主持人停顿的语气,以及新娘抽动的肩膀,以及新娘父母伸出的手,告诉我们新娘已经落泪了。还有身侧新郎那体贴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那一刻我忍不住有些颤抖,我努力控制着。接下来新人转身面对宾朋一拜,我们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回应。紧接着就是夫妻对拜了。主持人说 ,请大家见证,新人夫妻谁拜的头低以后谁就少做一些家务。在得到台下宾客 同意后,夫妻对拜。锦儿稍先一步实诚的认真拜了自己的夫君。新郎却似有意地比锦儿高了一个头拜了。接下来主持人要宾朋用掌声说明以后谁做家务少一点。支持新郎的显然只有宴席大厅另一边男方家属中寥寥无几的掌声。(整个宴会大厅中间被一条长长的幻灯走道一分为二,一边是女方亲属,一边是男方亲属。)而等到支持新娘时,那掌声和喝彩声显然是压倒性的。只这个小小的片段,我感觉到了新郎的那种体贴,以及亲朋对锦儿的体贴。大家终究都还是知道锦儿的情况的。而我的眼泪终于克制不住的夺眶而出,我也只能保持着微笑偷偷抹去了。


[长城原创]新娘胸前紫色的疤痕


整个宴席中最刺疼我的却是我亲眼看到了锦儿胸前的疤痕,虽然只一眼,却真实地刺痛了我。那是新人进入酒席给每一桌的宾朋敬酒,等到锦儿走到我身边,我们是应该站起来回敬的。可就是我举起酒杯祝福锦儿他们的时候,锦儿稍比我矮的个子让我俯视到了她低胸领口下的疤痕。年代久了,紫色的长长的蜈蚣一样的疙疙瘩瘩的似乎还在往下面延伸,只是我不可能看到了。就是这一瞥,让我惊讶地一时间有些合不拢嘴。但迅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好在锦儿他们已经去了另一桌敬酒。


我的心里却在抽痛起来,为了锦儿曾经受过的苦受过的痛。小小的人儿这一路走来究竟忍受了多少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公共浴室一定是没有去过吧?在同学们面前一定是感觉低人一等吧?在父母面前一定是谨小慎微吧?在爱情面前也一定望而却步过吧?是不是独自照着镜子时偷偷哭过?是不是也曾经做过多少次的假设?是不是也曾经恨不得自己死去过?是不是也幻想着一切都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过?是不是?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只能猜测。可是我却心痛了。


这是坐在旁边的长辈告诉我,其实锦儿以前有过一段恋情,男孩子是她的大学同学,很喜欢锦儿。可是就在谈婚论嫁前,男孩父母不能接受锦儿曾经做过心脏手术,害怕以后影响生育影响后代等等等等。锦儿本不是会积极去争取什么的人,况且一直的自卑让锦儿不知道如何去解释。男孩子却提出要锦儿去医院做个全面体检,锦儿尽管不愿意但是因为男孩的要求却还是去了。检查下来全部正常,医生也说锦儿完全可以结婚。但男孩的父母却还是棒打鸳鸯拆散了他们。这件事情让锦儿更加抬不起头来。


也正是因为从小的青梅竹马知根知底,没想到继父一家却早早看上了锦儿,她温柔贤惠,她美丽善良,还烧了一手的好菜。也最终成就了这一桩好姻缘,有了这一顿丰盛美妙的喜酒。


如此,我却因为锦儿胸前的那道紫色的疤痕感触了。想起了表姐青青,因为从小患了红斑狼疮,遍访名医,最终家里还是有了妹妹。她才华卓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读书成绩一直都在校在区在市里名列前茅。一些技能比赛更是得奖一堆。可最终却因为她的病没有男子愿意接受她。也曾经有男同学男同事爱慕她和她交往,最终也都在父母的严令下分手。


还有我那同学娜娜,因为祖母有乙肝后转变死去,妈妈也是一样的疾病,而自己也带菌。最终和相爱的另一同学被家里拆散。如今每次同学聚会,看着他们痛苦的百感交集的眼神,我们这些旁观者又何尝不可惜?而他们也仅仅只能互相敬着酒借着酒劲消愁了,毕竟他们现在也都各自有了家庭,过往的终究只能留在记忆里遗憾了。


如此种种,类似的故事很多,先天的不足或者是一种对科学对医疗的不信任,导致了多少爱情故事的破灭。而或者,这本就是一种有缘无分的结果。或者,爱情终究只能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与带有太多附加因素的婚姻完全是两码事。锦儿是幸运的,我那表姐和同学终究也是幸福的,可是不幸的人却有很多。什么时候人会没有偏见?什么时候都能科学?什么时候婚姻只关乎爱情?什么都只是我的一场梦罢了。诚如朋友说的新娘胸前的疤痕远比新娘肚子上的疤痕好。而这一晚我的梦里一直出现一条紫色的疤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