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正文 004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胡大(胡伍长)手持陌刀,刀身和锋刃长达一米二,刃口闪着凛冽的寒芒,挽着一米五长的刀柄中段一个盘旋;“老子擅长步战冲阵,这刀重64斤,以我的力气也只能使动它一个时辰,你们有什么特长,需要什么兵器说来。老子替你们去弄!”

陌刀呼啸着将一根大腿粗的系马桩顶端削去纸薄的一层,系马桩连个晃动都没有。

“好刀法!”横脸双目圆瞪,“某家若是没有看错,阁下应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西北刀王吧?”

胡大一惊,旋即笑道;“那阁下又是那一位好汉,恕胡某眼拙,竟然不知道兄弟是那门高手?”

横脸眼睛微微一眯,“刀王即在此,想必魏三兄弟应该是号称‘夺命箭’的魏良兄了?”

魏三淡淡的神情一紧,肩头的长弓无风而鸣,双目神光爆射,紧紧盯着横脸,场中顿时杀机四伏,张冉足尖微微一动,身形侧转、那酷烈的杀气被他有意无意的引开,自已经是脸色惨白的宋文兴身旁擦过。

魏三眼角微微一条挑,横脸已经放松身体,双手抱拳作揖,“在下山东鲁雄,见过两位。”

“山东拳王!”胡大一脸惊讶失声。

横脸一脸洒然,“拳王之说,实在过誉,某家现在就如丧家之犬,被流配于此,实在惭愧!”

三人的目光同时投在张冉身上,横脸笑道;“某家倒是走眼了,这位张小兄弟才是真正的高人呢!”

看着胡大和魏良警惕的眼神,横脸笑着说道;“这个小兄弟来历倒是清白的很,我和宋文兴兄都知道,只是不知小兄弟的武功是来自于家学还是那家名门?”

张冉有点紧张的说道;“我的武功是家传的。”看看胡大手中的陌刀,“兵器练过棍棒和短刀。”

此时宋文兴却是大着胆子接道;“我在乡兵中学过刀盾技。”锐锋营中,没有一技旁身,迟早死得快,宋文兴可不是蠢蛋,他被魏三那凛冽的杀气尾巴扫到都是如坠冰窖,难受之极,那里还不知道这几人实在是厉害之极,和这等人一伍,能得到他们的一点指点,战阵之间生存率将大大提高,何况时人极重师道渊源,就算是这些大佬只是稍稍指点过他,战争之间、危急之时只要他们有余力,也绝对会对他照拂一二,他的生存率就大增了。这种世道、虽说人命贱如狗,但是能生存下来总归是好的。

横脸站在胡大旁边,眼睛看着场中将刀盾耍的虎虎生风的宋文兴,嘴中低声说道;“胡兄弟和魏三兄不是一直在西北混迹么?怎么会藏身于这等险地?”

胡大眼睛又恢复了红色,“对鲁兄某家也用不着隐瞒,胡某恩人遭灭家之祸,只余一个女公子在世,胡某无能,无法替恩人报仇雪恨,唯有设法保住恩人的这一点血脉,至于魏三,他是去年伤病时被抓的丁,战阵间某稍施了点援手,他感念着一直没有离开。”

横脸由衷赞道;“真侠义汉子,只是你们就这样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胡大微微一笑,他知道鲁雄的意思,不外是想从着锐锋营中出去罢了,只是这天下之大,除了这锐锋营之中,他实在想不到那里可以避开那无尽的追兵。

“胡大!”一声嘶哑的喊声传来。

张冉顺声看去,一个魁梧的彪形大汉嘶哑着声音走过来,目光灼灼的扫了一眼场上几人。胡大忙小跑着上前;“孟什长,有啥事?你吩咐。”

孟什长叉着腰;“你小子又到武库那里抢了禁军的兵器,老子奉将军军令,来打你板子来了,你说,这三十军棍是现在打还是先记着?”

胡大恼怒的向后面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几人狠狠扫了一眼,回头脸红脸白的奉承着孟什长,半晌之后那孟什长才满意的扯着公鸭嗓子去了。

胡大一脚踢开两个过界的、相互殴斗着的兵,回到他们占据的那块地方,蹲下在地上画着,“后天咱们就要出拔了,咱们这一伍就是一个最基本的战斗配合小队,咱们锐锋营打战的规矩你们也听说了一些,就是一伍为单位,咱们锐锋营的这些炮灰也没有精良的战阵,临战以伍为单位,只能前冲杀敌,闻金不能退,而是原地固守厮杀,能退的是那些‘主力战兵’,重组阵型也是他们这些王八的事。”

舔舔嘴唇;“宋文兴做刀盾兵,今天至明天旁晚以前由魏三训练,老魏、你的注意训练训练他对杀气的适应能力。临战之时我为箭头,张冉你持长枪在我右侧,魏三居中、横脸你和宋文兴拖后随时支援和掩护,怎么样?”

大伙齐齐点头,横脸;“我对于刀盾技能也相当熟悉,胡大哥能不能找些短矛给我们,着可是近战利器。”

胡大眼睛一亮,“行,老子再去禁军那里要点就是了,那就决定好了,今天子时,大家到操场操练一下阵型配合,看看咱们的阵型需要多大的空间。”

“张冉、你随我来!”胡大说完话,对张冉招呼。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校场一角,胡大站定,淡淡的说道;“你想必也已经看清楚了,咱们这一伍各人各心思,现在却是勉强撮合到一起来了,你很年轻,身手却是我看不透的,想来你的功夫绝对不差,但我听你说学过棍棒,没练过枪术吧?”

张冉点头,“我倒是认为棍术和枪术应该是可以相通的。”

胡大点点头;“大枪枪术我也不精通,听说洛阳羊傅兼得幽州花枪和岭南白家枪之长,创出一字大平枪法,成为大枪一代宗师,某家却是没有见识过。这样吧,你练练这大枪,咱两一起合计合计,琢磨一下适合战阵之间的几个招数就行了,到时候你再配上一把短刀,应该可以大幅度提高战力。”

张冉早在握持大枪之时就仔细体验了一下这丈二大枪的重心、韧性等特征,现在持枪在手,单手握住枪柄、凝神一抖,枪头顿时幻化出九朵海碗大的枪花。胡大大吃一惊,九朵枪花!这大枪枪杆虽是木头所制,却是选用的上等硬木所制,柔韧度虽好,但是能抖出九朵枪法却是他胡大没听说过的。

张冉没有动用内家真气,纯凭腕臂之力抖出九朵枪法自己也吃了一惊,而且这枪在他手中竟然是轻飘飘的,他都怀疑劲用得大点着抢杠会折断了,自己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就算他的内家真气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体力一项一向是他的弱项,在他们那个时代,道修中也没有什么人会去特意打熬力气不是!

顺转枪身,掌缘在枪杆尾端的鐏头一拨,左手已经虚握住大枪(长4米左右)中间,呼啸中枪影纵横,空中之见一片漫空红樱,点点寒星闪烁其间,如梦幻般的连绵攒刺却是闪电一般的迅捷!

“啪呲!”一声,长枪枪杆却是吃不住这强劲的力量直接爆开折断了!

胡大看得目瞪口呆,看看张冉1.96米左右的个头、修长的身躯(在他们眼中张冉着身材单薄、修长的很,只是张冉自己知道,他的身高和体型在从时空隧道中出来后增高了一些,却是健壮了不少,几乎可以直追那些高健美的肌肉男了!),却是实在想不通他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体力!

“看来倒是我多虑了,我立即去给你弄上一只精钢打就镔铁枪来···”

马蹄声炸响,一行骑士疾驰而来,为首之人却是两个身着玄色道袍的中年道士!胡大诧异的停住了和张冉的说话,来人竟然在军营驰马,为首之人竟然还是两个道士,这让他惊咤不已,但是也不关他的事情,找枪要紧,立即拔腿就走。

原本一直无所谓的张冉只是扫了一眼这一行骑士,却是微微一惊,这一行人中竟然有已经踏入先天之境的武者!还是为首的那两个道士!而那些随从竟然个个都是将要步入先天密境的高手!这些人从那里来?

张冉将断掉的长枪弃了,只是将枪头和红樱带着,转回营房。已经是晚餐过了,魏三给他们留了几个窝头,看着黑乎乎的窝头,张冉却是几乎没有任何胃口,他根本吃不惯这些食物,虽然在龙腾星他家里拥有广裘的农场,天然的蔬果食物却是做得非常可口的,那见过这种无油无盐干巴巴的黑窝头。

魏三正在仔细的擦拭着箭筒里的每一只利箭,他的箭筒硕大,两个箭筒中插着不同的两种箭,一种是普通的羽箭,一筒就装了六十只,另一筒中却是只有30多只雕翎破甲箭。张冉看过他背上两个箭筒的样子,几乎将整个背后全部遮挡住了。

看张冉没有胃口吃窝头,魏三也没有说话,只是踢了一脚死猪般躺在炕上的宋文兴,喝叫着让他自己揉活全身的血脉。

刚刚躺下,胡大就回来了,神神秘秘和魏三低声说了几句话两人就出去了。横脸;“呸!”的吐出一口吐沫,嘀咕了几声也出去了,营房里一时间只剩下想着心事的张冉和闷着揉活着血脉的宋文兴。

“肚子饿不饿?”张冉正朦胧间,宋文兴凑到他面前问道。

看着张冉询问的眼神,宋文兴小声说道;“我知道大营厨房所在的地方,咱们去弄点东西吃吃。

这食物不提还好,一提之下张冉顿时腹内饥俄响如雷鸣,当下翻身而起,两人快步悄然向厨房摸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