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殇 正文 2

外号老猫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URL] 张家大院内张企平眯着小眼哼着小曲斜坐在连椅凳上,最近他心情可说是蹦儿的好,生意跟撞了邪一样红火,特别是最近找了一风情万种的娘们——美翠,一想起小翠张企平意尤未尽,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未见小翠身影。 “管家”张企平大吼道。 从别屋跑出一个胖呼呼的人来。 “老爷,什么吩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


张家大院内张企平眯着小眼哼着小曲斜坐在连椅凳上,最近他心情可说是蹦儿的好,生意跟撞了邪一样红火,特别是最近找了一风情万种的娘们——美翠,一想起小翠张企平意尤未尽,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未见小翠身影。

“管家”张企平大吼道。

从别屋跑出一个胖呼呼的人来。

“老爷,什么吩咐?”

“小翠呢?撂什么雀子,一大早不见人”

管家叫催鸣贵,是一个吃软怕硬的家伙,盘山人都称他“催命鬼”。催管家四处张望了一下忙答道:“老爷,这一大早就不晓得蹿哪里去了,会不会跑了?老爷不是昨天要她到我这里领了一百大洋吗?”

“草,妈个把子,我啥子时候叫她去你那里领大洋了,这个贱蹄子”

催管家一听,一个冒汗,这还了得,一百大洋不是小事,结结巴巴道:“她说是老爷你要置办一身行头,所以…..”

“算了,算了”张企平闭上眼接着道“对了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

“动静?老爷听说龚昌那老小子又要娶第六房了,龚彪放了北城那边的生意赶了回来贺喜呢,还有” 催管家没有接着说,而是四处打探了一下。

张企平有点不满的骂道:“你个卵蛋,怕什么嘛,自家大院难道有鬼不成”。

“老爷,我听说道上的人说龚彪在那边和老毛子做烟土生意,可又有点拿不准,所以….”

“真的”张企平“突”的睁开眼,他知道眼下如果查明真的做烟土,那可吃不了兜着走,那时盘山这地盘又少了一对手,脸上不由露出阴险笑容。“你去找个人,给我暗中盯好罗,有什么消息马上告诉我”。这时一打扮风骚的女人走了进来,催管家忙向边上靠了靠。

“哟,杂起的这么早哦”说真大半身体往张企平身上一靠,双手勾住张企平的脖子撒起娇来。张企平淫笑着一支手摸在美翠屁股上,另一支手往胸部摸去,突想起催鸣贵站在身旁,那已伸出的手无奈的落了下来,然后扭过身对催鸣贵说道你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记住我交代你的事情。

催鸣贵哦了一声,退了下去。

“大清早你跑哪里去了?”

“咯咯,爷,又想要了?

这不是怕你吃不消,去给你整了点药酒”

“哈哈哈哈

咯咯咯咯”

淫笑声在小院回荡,两个人急切向内屋走去。

龚昌大儿子此时特郁闷,连开了九把大输得他脸色发青。老三龚彪给的钱此时已输了个没影,“妈的大清早见鬼了”他大骂道。

“大少爷还来不?”庄家问道。

“你妈的没长眼啊,老子坐在这里肯定来撒,还是压小,我就不信我龚世济栽在你这卵蛋的手上” 龚世济捞起袖子大骂。

“算了吧,大少爷,你看大早到现象你就没赢过,你身上的钱都到我这里来了,你拿什么压啊?”专家指了指桌上一堆的钱说道。

龚世济此时已赌红了眼,掏了掏衣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五百个大洋已见了低,“操”他骂咧咧的转过身走了出去,可快到门口又打住了。

“妈个把子,压就压,你个傻叉,我就不信老子这么背”随既扔出一纸丢在桌子上,吼道“老子继续压小”。

“你这是?”庄家看着丢在桌子上的地契,有点发愣,不由向后看了看。周围的赌客一听压地契全围了上来,这年头再也没什么比地更值钱的了。

“对,就地契,老子把龚家镇北三十亩地全压在这,杂的怕了,你要是输了今天我的钱及这顺应赌坊就得姓龚了” 龚世济拉了个凳子一脚踩在上面大声说道。

哄闹的赌坊一下子静了下来。

“嗒嗒嗒嗒”清脆的色子声响个不停,“啪”一声骤然而止。

“开开开开”大伙一个劲起哄,仿佛下注的是自己。

“小、小、小” 龚世济瞪大眼盯着桌面。

静,相当的安静,伴随“又是大”的声音龚世济跌坐在地上。“狗日的”他突然跳了起来,“你色子肯定有鬼” 龚世济夺过色子用牙咬了咬。

“大少爷,地契已经是我的拉,怎么还想砸场子?”旁边一群打手摸样的人围了上来。众人一看情况不妙纷纷闪了出去。

“砸你个鸟,老子龚世济人品没有,但赌德还是有的”说完走了大步走了出去。

“慢”一清脆的声音响起。内堂的布帘慢慢打了开来,走出一十七八岁的女孩。

“老周,把地契给我”那女孩伸出手对庄家说道。然后对龚世济说道“三少爷要不介意可以到内堂叙叙”。

此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盘山镇肖家大小姐肖哓清。肖家在盘山乃至整个东北生意做忒大,但至今未有个带把的,可肖永博老爷子却始终忠爱自己的妻子,一直没纳妾,这也为盘山镇一佳话。肖哓清长大后肖永博就把整个盘山镇的生意交于她打理。肖哓清也很争气,把盘山镇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龚世济拖着身体走进内堂,看也没看一眼,一下子坐到炕上道:“说吧,什么事儿,我龚世济愿赌服输,有什么快说,说完了我好拍屁股走人”。

肖哓清看了看龚世济,哈哈笑了起来,整的龚世济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我想大少爷是误会了,地契还给你” 肖哓清轻声说道,然后把地契推了过去。

“笑话”龚世济扭了扭脖子,“我从来不相信天上能掉大饼,就算真的掉罗,那肯定也能把我砸得半死,你肖家不是一直垂涎镇北那三十亩地么,现在能这么轻易吐出来?”

“大少爷可否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地契我是还给你了,要不要随你,至于别的我到还真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肖哓清没有生气,语气依旧平和,让人无法琢磨。

“这就对了,我喜欢有条件的交换,完事一拍即散,互不相欠”。

“我听说你家老三和老毛子有些联系,所以想请你帮我整五十条枪和五百发子弹,事成后我还可以给你一百大洋,当然事成前这地契暂时保留在我这里”。

“枪?”龚世济吓了一跳,而且要五十条,随既问道:“你肖大小姐要枪做什么?”


肖哓清挽了挽头发,说道:“这年月谁不想整点来防身啊”。

“肖大小这个我没办法,我去那里给你整?”龚世济把身子往后仰了仰,接着说道:“你要的可不是一两条”。

“哈哈”肖哓清笑着站起来,拍了拍龚世济肩膀“我没说要你整啊,你没有办法,你家老三难道就没有办法?”

龚世济急忙站起来辩驳道:“可你应该知道,我和老三的关系向来就不好”。

肖哓清意味深长的看了龚世济一眼,慢慢说道:“我想,你大少爷会有办法的”然后抓起地契 “哦,还有,如果大少爷说没办法,那明天估计你家老爷子就会知道镇北的地改名换姓了”。然后走笑着了出去,丢下龚世济发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