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人类的进化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呢?

12499165402 收藏 3 2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人类的进化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呢?


打嗝、背痛、毫无意义的鸡皮疙瘩……进化让人类实现独立行走,成为万物之灵长,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每天必须忍受的小麻烦。


在物种繁衍过程中,自然对个体基因不断进行筛选。有时这件工作做得并不漂亮,导致旧的“部件”和基因要兼任新的职责。结果,所有物种都拖着一个并不完美的机体。与其他形式简单的生物相比,人类的情形更加糟糕,主要是因为漫长进化中所处的荒野环境与我们如今身处的现代世界反差太大。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进化的副作用,以下是其中几例:


细胞是个怪物


大概10亿年前,一种单细胞生物体脱颖而出,最后演化为地球上所有的植物和动物,包括我们。这个祖先的诞生是一场吞并的结果:一个细胞以不太完美的方式吞掉了另外一个细胞。掠食者提供了外壁、核子和这个组合的大部分内容,被掠食者化身为线粒体,就是那个提供能量的细胞器。多数时候这个古老的组合和谐共处,工作顺利。但是偶尔,我们的线粒体会和它们周围的细胞打起来。结果就是生病,比如线粒体肌病或者利氏病——— 它会导致中枢神经退化。


打嗝


最初开始呼吸空气的鱼和两栖类动物是这样做的:在水里用腮呼吸,到陆地上则动用原始的肺,为此它们必须学会在钻入水中时关掉声门,也就是肺的入口。它们会推动着水经过腮部,同时把声门推下去。作为它们的后代,我们继承了这一能力,具体的表现就是打嗝。所谓打嗝,就是我们在使用古老的肌肉迅速关掉声门,同时吸进——— 现在是空气,而不是水。现在打嗝没有什么现实功能,但也不会给我们造成任伤害——— 除了沮丧和偶尔的尴尬。停止打嗝非常困难,原因之一是这个过程由我们大脑的一部分控制,而这个部分早在我们产生意识之前就进化出来了,所以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能靠意志力把嗝儿打发走。


背痛


从进化角度看,脊椎动物的后背就像水平的棍子,用来悬挂内脏。它像桥一样弯成拱形,以便承重。然后出于某些原因,我们的原始人祖先站了起来,这等于是把一座桥竖了起来。靠后腿站立有很多优点——— 比如可以看得更远,或者解放双手,去做别的事情--但它也把我们的后背从一座桥变成了一个S形结构。字母S虽然形式美丽,但在承重方面用处不大,所以我们的后背会痛,自直立以来一直如此。


疝气


我们一站起来,肠子就垂了下来,而不像在四足祖先身上那样,由胃部肌肉“捧”着,得到支撑。现在它位于一大堆体内构件的上方,就男人来说,这些构件包括阴囊及其神经早期下降时要经过的体壁空腔。时不时地,我们的内脏会从这些洞里溜出去———就像面条从滤网里掉出来一样——— 导致腹股沟疝气。


呛水


大部分动物的气管位于食道下方。比如在猫身上,这两条管道基本呈水平方向平行,分别通向胃和肺。依据这种构造,由于重力作用,食物会从喉咙直接落到食道里。但人并不是这样,为方便说话,气管和食道被改到更下方的位置。与此同时,由于我们直立,两者几乎是垂直的。两种改变加在一起,导致食物或水有一半机会落到错误的管道里。如果会厌没有来得及盖上气管,我们就会“气门阻塞”,也就是被呛到。


怕冷


在寒冬,厚厚的长毛特别有用,几乎所有哺乳动物都享受着它温暖的拥抱。但人类和其他少数物种,比如无毛摩尔鼠,由于生活在热带环境,失去了这一庇护。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还有争论,但最为人接受的解释是,现代人开始大规模的群居生活后,毛发里虱蚤激增,光溜溜的皮肤可以降低得寄生虫病的几率。不过,在非洲裸露着身体还没什么,当你去了北极,缺毛真是一大缺陷。显然进化不够深谋远虑,没有想到它的造物将来会去哪里。


没用的鸡皮疙瘩


我们的祖先还满身是毛的时候,每当受惊或者遇冷,他们皮肤上的“立毛肌”就会收缩。当一头愤怒或者惊恐的狗冲你狂吠,让它身上的毛竖起来的,正是这些肌肉。寒冷的日子里,鸟类和哺乳动物身上的“立毛肌”也会隆起,让它们保持温暖。尽管我们身上已经没有毛,皮下却仍有立毛肌。每当我们被狗追、被风吹,感到惊恐或寒冷时,它们就会收缩,让我们的汗毛竖起来,虽然那样一点恐吓作用都没有,只会形成“鸡皮疙瘩”。


智齿


一系列遗传变化让人类拥有宽大的头骨,以容纳更大的脑髓。这看上去是纯粹的胜利,显得我们既聪明又先进。但基因为了给大脑让路,采用的做法是“逼迁”颚骨,让它们变得越来越细小。由于下颚变小,我们没法像祖先那样吃坚硬的食物,于是想出了用火和工具的主意。但是,长久以来,虽然下颚退化,但我们的牙齿尺寸变化不大,导致嘴巴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所有牙齿,只好把智齿拔掉。


肥胖


长久以来,饥饿感就像扳机,触动我们出去寻找食物;味蕾充分进化,以鼓励我们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食物(比如糖、盐和脂肪),避免吃下有毒的东西。时至现代,很多人拥有的食物已经超过必需,但饥饿感和渴望还在继续,它们就像人体内嵌的G PS,坚定不移地指示我们继续往不必要的地方前进。味蕾则要求更多的糖、盐和脂肪,于是我们不可避免地变胖了。


进化的“副作用”远远不只这些,我还没有提到男人退化的乳房,我们眼睛中的盲点,以及一些人用来摆动耳朵的肌肉。进化在我们身上留下了无数痕迹,我们的身体是以旧的形式搭建起来,其中很多部件过去用来做完全不同的事情。所以休息一下,坐在你的尾骨上(它曾经是一条尾巴),然后转动手腕(以前它负责连接你的前腿和爪子),别为现在的自己得意,为自己的历史得意吧。毕竟,想想进化是怎样一点一滴把我们塑造成现在的样子,还是很让人惊异的。而且我们并不独特,每种植物、动物和菌类都是生命即兴进行天才创造的结果,所以———怪物万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