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 第三章 出 行 第四十五回 通衢道 云瑞当街说众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楚怀远静静地打量了吕云瑞几眼,望向跟在他身后的几人,眼中满是疑问。

左明堂踏前半步,向楚怀远介绍道:“这位就是神选者大人吕云瑞吕先生!”

楚怀远面色微变:“什么?”

左明堂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楚怀远问道:“你敢肯定?”

左明堂郑重地点点头。

楚怀远急忙单膝点地,行屈膝礼:“拜见神选者大人!卑职甲胄在身,不能大礼参拜,还望大人勿怪!”

吕云瑞上前几步扶起楚怀远:“将军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楚怀远站起身,问道:“大人,您带这么多百姓来此,不知何为呢?”

吕云瑞问道:“你知道彭城西北古峰三村的村民失踪案吗?”

楚怀远点点头:“听说了。”

吕云瑞道:“你跟我来!”

说完,带楚怀远来到装载村民尸体的车辆旁。

见到那些尸体,楚怀远面色大变,惊问道:“这些是那三村村民的尸体吗?”

吕云瑞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楚怀远看看那些尸体,困惑地问道:“他们的头颅怎都不见了?”

吕云瑞问道:“你觉得他们的头颅会在哪?”

楚怀远望望城头,眼中显出犹疑之色。

吕云瑞说道:“你也想到了?我们是不是要替那些死难的村民讨个公道啊?”

楚怀远铁青着脸,手扶剑柄回身向高远、杜童咆哮起来:“你们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

高远和杜童都没答话,只是面带愧色地低下头。

吕云瑞忙道:“楚将军息怒,此事并非他们做下,你不要怪他们。再说,有许多事情他们也是奉命办事,根本就身不由已,并非出自他们本意!”

楚怀远扭头望向吕云瑞,脸上满是怒气。

吕云瑞拱手笑道:“他们现在已是我的手下,以后我会对他们严加管教!”

楚怀远面色稍霁,回头对高、杜二人说道:“既是神选者大人替你们求情,我也不再与你俩计较,只是请二位将主使之人说出来!”

高、杜二人闻言,抬头望向吕云瑞。

吕云瑞点头道:“既是楚将军有话,你们就照做就是,不必看我!”

高、杜二人应了一声,就开始如实对楚怀远讲出了所知的一切。

楚怀远越听脸色越是阴沉。

待二人讲完,楚怀远转身面向吕云瑞拱手说道:“大人携众百姓到此,不知有何打算,可否能让楚某知晓?如可行,楚某定当全力相助!”

吕云瑞略一沉吟,说道:“我此次带百姓前来,就是要逼方谦那些人露出真面目,为那些死难的百姓讨回公道。为保护百姓不受伤害,我已请矮人王帅大军前来相助。另外,矮人王传来消息,说已经说通了夏国皇帝,今日必定会有高官前来彭城,负责处理此事。”

楚怀远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吕云瑞问:“你手头有多少兵力?”

楚怀远回答:“五万守城兵将,全归我指挥。”

吕云瑞道:“不知可否烦请楚将军坐镇西门,待矮人、精灵族大军到时,放他们顺利入城,以配合我的行动。同时,传令各门守军,见到矮人、精灵族军队,不必惊慌,他们只是为清除奸党而来,不会对其他人有不利之举。”

楚怀远立刻点手招来几名城防兵:“速传我的将令:各门守兵,见到矮人、精灵族军队,不必发出任何警报,直接请他们入城,我自有决断。违令者,斩!”

几名城兵马上领命离去。

楚怀远摘下身上佩剑,屈身跪下,双手将剑高举过顶:“怀远跟随方谦多年,竟未识其真面目。此刻,还远已是万般皆灰,还望大人能够收留!还远情愿从此追随大人鞍前马后,终生为仆为役,永不复出!”

吕云瑞急忙扶住楚怀远,说道:“楚将军不必如此灰心,方谦、刘虎等人作为,应该只是少数人的所为,你应当留在夏国,继续维护好一方治安,为众多的百姓出力。”

楚怀远并不起身,摇摇头黯然道:“大人有所不知,如今的夏国官吏,似方谦、刘虎者众多,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像方谦那样做的隐蔽。我也一直以为方谦是个难得的好官,才誓死追随。没曾想,他却比那些明着的贪官更狠、更毒!我实在是感到力不从心、有力难施。还望大人能答允还远的请求。否则,还远助大人完成此事之后,定当以死谢罪,以弥补对百姓的愧疚之心!”

左明堂也在一旁说道:“楚将军为人正直,性情刚烈,说出必会做到。还望主人答允还远的请求,既为夏国保留一员良将,也可为主人添一臂助。”

吕云瑞闻言,伸手取下楚怀远托在头顶的佩剑:“如此,就委屈楚将军了!”

楚怀远恭敬地施礼道:“谢主人!”

然后起身,恭立一旁。

左、高、杜三人纷纷上前表示祝贺。

吕云瑞将佩剑交还给楚怀远,正要开口讲话,远处城中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并且声音里有兵甲之声隐隐传来。

一名士兵急奔而来,单腿点地禀报道:“报几位将军,城中有大批神风军团士兵沿街而来,请将军们速做定夺!”

吕云瑞开口叫到:“高远听令!”

“在!”高远躬身应道。

吕云瑞道:“命你速带一半士兵,前去将道路阻住,不得放一兵一卒过来!”

“诺!”高远应了一声,高声喊道:“一至五小队,速随我前去阻住前方的道路,不得放任何人通过!”

听到命令,站在街道两旁的士兵立刻行动起来。

吕云瑞嘱咐高远:“不要急于动手,尽量拖延时间,务必要坚持到矮人大军到达!”

高远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吕云瑞又道:“杜童,你速带余下的士兵,护住百姓的后翼,无论如何也要确保百姓们平安!”

杜童应了一声,也带士兵走了。

吕云瑞向楚怀远道:“楚将军,请你速带城兵赶上城头,确保城门能畅通无阻!”

楚怀远应了一声,刚要动身,一名士兵已从城门方向奔来:“禀将军,南门外出现大批矮人士兵,请示下!”

楚怀远望向吕云瑞,心说:来的好快啊!

吕云瑞向那个士兵说道:“麻烦你火速出城,面见矮人族统军将领,请他们分出一部分兵力,配合杜将军保护好百姓,余下的火速进城与我会和。”

那名士兵见吕云瑞发话,莫名所以,抬眼望向楚怀远。

楚怀远一挥手:“还不速去照办!就说这是神选者大人的指令!”

那名士兵闻言,浑身一颤,愕然望向吕云瑞,竟有些发愣。

楚怀远狠狠地瞪了那名士兵一眼,不悦地说道:“还不速去!”

那名士兵这才如梦方醒,急急忙忙向城外跑去。

楚怀远向吕云瑞施礼道:“属下御下不严,还望主人勿怪!”

吕云瑞一笑:“不干你事。你还是赶紧去城头主持大局吧。”

楚怀远应诺,赶紧带人走了。

吕云瑞向左明堂说道:“左师爷,麻烦你留在此地,安抚好民众情绪,必要时组织百姓撤出城内。”

左明堂应了一声,转身走入人群之中。吕云瑞也招来两卫,一同赶往高远那里。同时,吕云瑞也让风卫赶过来,藏身在左近,便于随时现身出击。

当吕云瑞赶到前面时,高远正带着五个小队的士兵堵住街道,跟神风军团的士兵对峙着。

吕云瑞分开阻路的士兵,还没走到队伍最前面,就听前面有一个声音在叫:“高远,我们是奉了军团长之命,前来肃清叛民。你也是神风军团的人,难道要违抗军命不成!”

高远的声音也从前方传来:“莫将军,你奉有军命,我也奉有军命,可我接到的命令却跟你的恰恰相反。我接到的命令是保护那些百姓不受伤害,不让你们通过。你说这让我如何区处啊?”

“这不可能!”对面那个声音叫道:“军团长和城主大人是不会下此命令的!你究竟是奉了谁的命令,该不是假传军令吧?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不待高远回答,吕云瑞高声叫道:“他是奉了我的命令!”

说着,分开前面的士兵,从队伍中走出。

高远一见吕云瑞,连忙施礼道:“卑职参见大人!”

吕云瑞一挥手:“免礼!”

然后望着对面那位军官模样的人,说道:“高远,这位又是何人?”

高远躬身答道:“这位是神风军团第十中队中队长莫风莫将军。”

吕云瑞先前已从杜童那里知道此人是方谦、刘虎的死党之一,眼中厉芒一闪而逝。

吕云瑞的出场,和高远对吕云瑞态度,让莫风感到莫名所以,急忙客气地问道:“高将军,请问这位是何人?”

高远高声答道:“这位就是预言里讲到的神选者大人吕云瑞吕先生!”

高远的话,立刻在对面的士兵中引起一阵骚乱。

“什么?”莫风大惊失色,脱口说道:“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咋还会在这里!”

吕云瑞冷哼一声,言道:“这就要问你了。”

莫风一愣:“问我?”

吕云瑞厉声道:“我问你,是谁假扮匪徒劫掠过往商队?又是谁,在阴谋败露时,竟为掩盖真相,不惜杀良冒功,血洗了古峰三村?”

莫风嗫嚅不能言,只是怨毒地望向高远。

吕云瑞厉声喝道:“莫风,念你只是附从,并非主谋。听我良言相劝,速带军士回营,等待责罚。如若不然,休怪吕某无情。我定要将你斩杀当场,为那些死去的百姓报仇!”

随后,吕云瑞又高声叫道:“对面的军士听好了,你们都是夏国的士兵,不是某些人手里残害百姓的武器,你们千万不要再被人利用,一错再错,成了国家的罪人!”

莫风身后的士兵一阵大乱,纷纷在交头接耳。

也不知是谁,大声说道:“我们按军令办事,难道也有错吗?”

吕云瑞大声道:“按军令办事并不能说错,但关键是要看是啥军令。你们大家也有父母、兄弟、姐妹,也有亲人,难道军令上说让你们去杀他们,你们也不问青红皂白就去执行吗?”

对面没人答话了。

莫风一翻白眼,高声叫道:“大家别听他的蛊惑,你们没有听到他说让我们回军营等候处罚吗?到时候,大家全没好果子吃!”

吕云瑞高声道:“众军听着,你们奉命办事,只能算胁从,罪不当死。我只追主谋之罪,不究胁从之罪。你们大家只要能自省其过,我就不会再去追究。但你们若是死不悔改,那就另当别论。你们大家都应该知道杜童其人,他也曾带队袭击过商队,但他现在就在我的手下办事,我并未追究他半点责任。希望大家也要跟他一样,改过从善,尽心为百姓做事,用实际行动来弥补自己以前所犯下的罪孽。这样做,仍可算是好军人。”

对面军伍一阵大哗。

莫风急忙高叫道:“妈的,不要听他胡说,赶快给我杀上前去,平了叛党,好回去领功请赏!”

吕云瑞眼中厉芒一闪,厉声喝道:“莫风,既然你死不悔改,就别怨我要斩下你的首级,去祭奠那些死难的百姓了!”

说着,右手一抹,方天画戟凭空出现手中。

吕云瑞双手执戟,踏前一步,就要飞身过去,将莫风斩于当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