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2012 (二)天赋使命 第二十三章 奇怪“胎记”

zhuxk88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9.html[/size][/URL] 郝强关上手机,犹豫着说道:“是他主动联系我们的,今天上午才见面。是……是卢鸿。”杜枫脸色一变,伸手就去开车门,郝强探身拉住他,严肃地说,“既然他出面,肯定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事。” 杜枫甩开他的手,说了声“让他们换个人出面”,便拉开了车门。 郝强气恼地脱口而出:“据我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9.html


郝强关上手机,犹豫着说道:“是他主动联系我们的,今天上午才见面。是……是卢鸿。”杜枫脸色一变,伸手就去开车门,郝强探身拉住他,严肃地说,“既然他出面,肯定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事。”

杜枫甩开他的手,说了声“让他们换个人出面”,便拉开了车门。

郝强气恼地脱口而出:“据我所知,卢鸿至今都没有和王静走到一起,你就是个疑神疑鬼的变态狂!”

杜枫身形一顿,随即钻出汽车,狠狠地撞上车门,向巴子的住处走去。杜枫并不在意被骂疑神疑鬼,毕竟当时郝强没有在现场,而他本人却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了……


6年前的那天,直升机将杜枫、郝强、卢鸿、王静送到一家军队医院,经过紧急检查和救治后,又被汽车连夜拉到一处看似是农场的地方,住进一个有高大围墙的独门独院,里面的医疗设备一应俱全。

偌大的病房里,靠一侧墙顺排着4张病床,分别挂有白布帘和塑料帷幔。王静浑身裹缠着纱布,一直昏迷不醒;郝强伤在臀部,趴在病床上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卢鸿仅被蝙蝠咬了左手无名指,不过发烧和疼痛令他时而躺下,时而坐起,牙关咬得“吱吱”响;杜枫则没事人一般,如果不是关心王静的病情,他早就要求出院了。

第二天,有人前来调查,只有杜枫能够正常接受询问,卢鸿则用右手掐着左腕咬牙旁听,有时会做补充回答,有时会进行提问。杜枫能够明显感觉到卢鸿对自己的不满情绪,原本还想探问王静是不是他派出的秘密安全人员,最终只能闭嘴了。

十几天内,卢鸿、郝强的伤情基本痊愈。王静也能下地行走了,不过人显得有些木讷,这让杜枫颇为焦虑,然而,他发现卢鸿似乎比自己更加关心王静。

期间,调查人员来得越来越频繁,后来竟然把杜枫隔离到另一个小房间,这让他愈加焦躁乃至愤愤然起来,无奈之下,只能频频到浴室去冲凉。忽然,他发现左胸上的那块淤青不但未消退,反而愈加浓重,此时已经犹如绛红色的胎记一般了。当然,它并不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胎记,而是在此次执行任务后才出现的,而且与胎记相比,其形状太过周正,上面还有由正常肤色组成的纹路,犹如一枚圆形图章一般。杜枫拿起挂在胸前的那块玉璧——有一元硬币大小,确切地说更像是一枚铜钱,不过中间的孔洞不是方形而是圆形——将其叠压在那块“胎记”上,周边完全吻合。

在刚到这里进行体检时,杜枫就发现了这块淤青,不过当时是浅浅的一小片,他认为是在逃离山洞的过程中磕碰造成的,所以就没有太在意,连那个恨不得每根头发都要检查一遍的大夫也将其忽略了。

杜枫很奇怪“胎记”上怎么会有纹路,因为他对自己的那块玉璧再熟悉不过了。他疑惑地将玉璧拿到眼前仔细观察,依然是光滑圆润,没有任何凹凸的地方;再举起来透光辨认,依然是碧绿通透,没有半点杂质;又平放在眼前微微变换上下的角度,依然是……不对,好像与以往有些不同。因为此次是有意识地进行观察,否则根本不会注意到:在测光的映照下,似乎在“通透”的基础上有“纹路”在闪动,就好像一枚玉章或玉雕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却留下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痕迹。由于只能利用测光观察,又要上下变换角度,因此只能感觉有纹路的片段存在,而无法与左胸上的那块“胎记”进行印证。况且,杜枫仍有些怀疑自己之所以能够看到是心理暗示在起作用。

在另一个房间,卢鸿通过监视器正在盯着杜枫的一举一动,由于杜枫背对着探头,浴镜又蒙着一层水汽,他没有看到杜枫左胸上的“胎记”,不过那块玉璧引起了他的注意,随即起身招手叫上一名工作人员走出房间。

杜枫听到有人敲门,连忙穿上浴衣迎出去,得知卢鸿竟然要取走玉璧。他本来就对卢鸿心存逆反,此时又意识到自己被监视了,继而火气上涌,严词拒绝。卢鸿曾在档案上得知,那块玉璧是杜枫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因此主动让步提出拍照存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