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风云·陈真》:应景的投机之作


有可能是巧合,但在最近中日关系凸现紧张的时候,这样一部描写暴捽小日本电影的适时上映应该是很应景,也很痛快。但看过全片之后,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失望!


提起陈真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早在38年前李小龙的第二部功夫电影《精武门》便以突破了以往功夫片狭隘的复仇主题,将影片上升到民族大义,以其强烈的爱国意识和民族精神引起广泛共鸣,而成为中国功夫电影代表作之一。尤其是在影片的结尾,陈真一个凌空腾起,画面突然定格,从而成为功夫电影中经典画面,给全世界的观众以震撼。


1994年,导演陈嘉上在袁和平和李连杰的鼎立加盟下,翻拍了李小龙的这部功夫经典。作为《精武门》的翻拍片,《精武英雄》不仅重现了李小龙自由无羁的武学思想,并且无论在动作场面的凌厉剪接上,以及表现出20多年后中国人能够以更自信,更开明,也更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世界的主题,本片都已经全面超越了旧版《精武门》。《精武英雄》不仅仅靠着异常精彩的打斗来博得观众青睐,更是将影片与民族尊严和气魄联系起来,片中所塑造的陈真视野更加广阔;头脑更加清醒;不再如以往同类题材影片里那样好呈匹夫之勇,而是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反映了一个健全的灵魂所应持的态度,这也是一个泱泱大国所应该持有的态度。后来,这部影片也被动作片影迷奉为“功夫电影的圣经”而顶礼膜拜。


所以,当得知由刘伟强、陈嘉上及甄子丹强强联手,重新演绎陈真这个经典形象和故事后,这部《精武风云》也就顺理成章的没有理由不让人翘首以待。从影片公映前不时曝出的几款片花来看,拳拳到肉的动作场面也确实给人凌厉迅猛、酣畅淋漓的感觉。以至我在微博上帖本片的预告片时,曾经激动不已地说:“现在都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这部电影啦。”


然而,当看过全片后我只能遗憾的说,我很失望。至少,这部电影并没有我所期待得那么精彩,而它所有的精彩镜头也几乎都在片花里事无巨细地交待过了。


应该说影片的开局的确惊艳。1917年,一战时期的法国战场,面对废墟中德军的机枪扫射,陈真如入无人之境,闪躲腾挪,用匕首和拳头干脆利落地将几名德国鬼子刹那解决。这样的开场,怎不让对本片充满期待的观众血脉贲张。


然而,随着陈真化名齐天元回到上海后,影片的节奏便一扫开局的凌厉,而变得平淡无趣。尽管在剧情上,陈真化身为很时髦的漫画英雄——白天是游走在上海滩租界里的翩翩绅士,夜晚则戴上面罩成为惩奸除恶的爱国志士。但恕我直言,这样的构思对于早已习惯好莱坞各类漫画英雄的中国观众来说,实在已经毫无新意。最要命的是,它使陈真这个经典形象游离于我们早已熟悉的那个人物个性之外,而让人觉得不着四六。你都是所谓的“天山黑侠”了,月黑风高夜,把面罩一戴,小刀一拿,“鸟悄儿”地抽冷子摁住小鬼子照丫胸脯子上“噗噗噗”不就结了,还有必要一本正经的跑到虹口道场去踢馆吗?


“甄功夫”这几年片约不断,确实也够他忙活的。如果《叶问》系列能让我们看到他作为演员而不是一个四肢发达的打星,所迸发出一些演技光芒的话,那么本片则又让他重回表演模式单一、乏味的老路。而女主角舒淇最近也频频在几部大片里晃悠,但问题是其所有形象几乎都是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然,本片也并非没有亮点。比如在影片前半部,舒淇扮演琦琦和黄秋生扮演的刘禹天有一段对话——


琦琦:“怎么现在你的兄弟比老婆还多啊?那我怎么办呢?”


刘禹天:“你嫁给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


琦琦:“那你后面那些妻妻妾妾又怎么办呢?”


刘禹天:“那些都是过往云烟,你才是永恒。”


琦琦:“那就等你散了那些烟再说吧。”


比如黄渤扮演的警长黄昊龙的一句:“连警车都敢撞。我靠!”;


比如英租界长官揶揄黄昊龙:“你这个样像天山黑侠吗?像天山黑猪还差不多。”


这些插科打诨的段落,多少也让影片不至于彻底落入了无生趣的谷底。


总之,除了个别亮点外,不论群魔乱舞的十里洋场上的勾心斗角,还是侵略者铁蹄践踏下的国仇家恨,影片似乎根本不想深刻挖掘更多的戏剧冲突。最多匆匆用“每个人都会死,最重要的是死的要有价值”这样的豪言壮语一句带过,然后就是用拳头来说话!


令人期待的动作戏,也褪去影片开场时的惊艳。尽管由于本片的动作导演是甄子丹本人,这也一扫“咏春叶问”强调帖身近打的动作风格,过多展现了甄子丹著名的凌厉腿功。但相对于打斗场面令人感到异常过瘾的《杀破狼》和《导火线》,本片中的动作设计却并没有突出太多新意。很多场面我们早已经在十几、二十年前由“甄功夫”主演的《高压线》《洗黑钱》《战狼传说》以及电视剧版《精武门》等片中领略过了,而这样的重复则更让本片的打斗场面彰显平淡无奇,以至于片尾陈真和力石猛的生死高潮大战竟然三拳两脚后便草草收场——先是力石猛把陈真打得半死,回头奄奄一息的陈真在脑海里闪回过很多“国仇家恨”的影像后,顽强地站起来又把力石猛打得半死。这样虎头蛇尾的结局,让人真搞不懂刘伟强和“甄功夫”究竟是搭错了哪根筋?


好的电影需要好的故事作依托。但在《叶问》系列票房大火的情况下,这部《精武风云》拿出现成的故事回回炉,再刷遍绿漆后便仓促上市了。暴捽小日本的剧情当然很符合主旋律的要求,也很符合国内电审和剪刀手们的要求,再加上有“票房免死金牌”甄子丹压阵,这样的投机应景之作当然也可以收个盆满钵满了。


片中的一个情节很有意思,那就是上海市民在街头举行抗日游行时所喊的口号:“同胞醒觉、抗日救国、毋忘国耻、拒买日货”,看着这样慷慨激昂的口号很眼熟吧。陈真八成也琢磨,如果游行和喊口号有用的话,老子何苦费劲吧力的对小日本用拳头说话呢?也许本片的最大意义就在于——这是一部在敏感时期很适合“意淫”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