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


丁参谋长劈头盖脑的用标准东京音日语把那个二棒子臭骂了一顿,意思是你他娘的没长眼睛呀,开了这么大的一个探照灯要刺瞎老子眼睛呀。此时丁参谋长穿的是由老徐为他量身定做的鬼子大佐军服,做工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显然那个二棒子被丁参谋长的一番日本国骂给镇住了,立马就关掉了那盏大功率探照灯,嘿嘿地媚笑道:“哦,原来是大佐先生,都怪我有眼无珠,但这几天上头查的严,我们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还望大佐先生见谅。”这二棒子一边同丁参谋长媚笑套近乎,一边用手势指示手下鬼子去里面打电话确认眼前这拨皇军的来路,丁参谋长何等人也,此时视力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一看这小子耍两面手法,那还了得,他们一打电话我们不就露馅了吗?丁参谋长大声用日语道:“混蛋,我们这支特别行动队是松井大将亲自派出去侦察支那军阵地情况的,你打电话给你们上司没用,因为整个华东战区只有松井大将一人知道我们的行动,要是你觉得不想干了,你就打个电话给你们上司看看!”丁参谋长说这话时身体随着语言行动,完全一副标准日本军人盛气凌人的模样,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另一只手已经向葛三民做暗示了,要是我这一招不灵,你们可得先下手为强,咱们可不能先吃了这眼前亏哟。老葛虽然听不懂他们之间的鬼子话,可他也是这战场上的老江湖了,他一看丁宁神色和手势就已经知道可能要坏事,立马小声命令后面的兄弟做好战斗准备,先撂倒几个小鬼子再说。

那边那个二棒子被丁参谋长的话语镇住了,他不敢得罪眼前这位鬼子海军大佐,这官阶比他高不少级呢,万一搞得灰头土脸,倒霉的肯定是他,平常时节,他们连鬼子的小兵都不敢得罪,何况这位牛气哄哄的能在松井大将那里说得上话的大佐,到时候搞死他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臭虫似的,随便按战场阵亡处理就完事了,你都没地方说理去。二棒子左思右想了一会儿,最后决定放行,临了还给丁参谋长

用日语打了个招呼。

此时老丁紧张的两手心都往外冒汗,在这二棒子左思右想的那当口,老丁已经在考虑怎么解决眼前这个二棒子的问题了,看到他挥手放行,立马用日语狠狠地表扬了这个二棒子一通,弄得那个二棒子在丁参谋长他们走得老远了还在那儿守望着哩。

老丁他们赶紧加快速度望那个鬼子补给基地前进,经过了这一次有惊无险的遭遇,丁参谋长已经在思考如何能够安全回去的事情了,这次鬼子的防卫严紧了不少,兄弟们等会儿动手时要小心为上了。想到这里,老丁跟葛三民说道:“葛团长,待会儿你们尽量不要开枪,动静小一点,不要恋战,我们这次是炸他们的仓库来的。”

“参谋长放心,我们还特意带来了剪铁丝网的大钳子呢,准备了燃烧弹,到时候要是炸不掉,我也得烧掉它。”葛三民胸有成竹的样子。

参谋长一听老葛的话,底气倍儿足,就蒙头朝前赶路了。很快就到了鬼子仓库前面了,担任斥候任务的兄弟急匆匆地跑来报告说前面可能有地雷。

老丁一听看了一眼葛三民,老葛不慌不忙地说道:“不急,这次我专门带了两个工兵兄弟,让他们两个去瞧瞧。”说完就带着两工兵兄弟上前摸地雷去了。那工兵兄弟一人一个探测仪在鬼子仓库铁丝网前面那一片空地上晃来晃去地测了一阵,立马有两个地雷被发现了,工兵兄弟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起出来以后,老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为安全起见,老丁安排了几个兄弟护着工兵,让他们边排雷边做记号,后面的兄弟跟进,就这样大概鼓捣了差不多一小时,老丁他们才爬到了铁丝网那儿,可小鬼子那大功率探照灯不停晃来晃去的,弄得那几个剪铁丝网的兄弟不停地转换位置,老丁一看这不行,这铁丝网的洞口得赶紧搞大,要不然时间要来不及,他想用炸药炸掉那讨厌的铁丝网,可一想不行,现在已经到了鬼子的腹地,傍边三里地的地方就驻扎着鬼子的大部队,不能这么蛮干,可怎么样才能让那个讨厌的探照灯熄灭呢?

老丁想了一会儿,叫上了三个兄弟,把意思跟老葛说了一下,老葛同意,命令兄弟们轮流换班剪那个铁丝网,不要停,老丁则带着三个兄弟悄悄地从鬼子仓库后边摸了进去,鬼子仓库后边正对着长江,所以没有架铁丝网,只有两个鬼子哨兵在巡逻,老丁一看,立刻整了整鬼子军服,不慌不忙地迎了上去。

两个鬼子哨兵一看来了个大佐,立马打足精神啪的一个敬礼,老丁像模像样的还礼通过,另一只手向后面三个兄弟示意,赶紧干掉他们,三个国军兄弟立马会意,冲上去不到三秒钟那两个鬼子哨兵连声响都没有就给割喉了,痛苦地在地上扑腾了一会儿就完蛋了,老丁看他们扑腾的样子就像看到被砍掉头的公鸡似的,心想这小鬼子比公鸡还不如,好歹公鸡被割喉还能扑腾老长一会儿呢。

老丁他们搞定鬼子哨兵,立马溜进了鬼子仓库后面,仔细一瞧,原来那探照灯的电源供应全靠后面这一台发电机,发电机此时正轰轰的响着哩。发电机傍边一个鬼子也没有,大概鬼子想不到有中国人会从长江上来摸他们的大营吧,老丁心中一阵狂喜,真是天助我也,等我把那探照灯的电源给掐了,你小鬼子不就瞎了吗,我再同老葛来个里外夹击,浑水摸鱼,嘿嘿,小鬼子今天你们是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