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进了国家金库去拍摄

erxianjiangjun 收藏 2 1119
导读: [size=16]我进了国家金库去拍摄[/size] [size=14] 8月初的天气,让人闷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天上午十点,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带着摄影师姜宏德,扛着摄像机,来到了中国银行大厦——这是日本国侵占我们国家时,在伪满时期建造的一座大厦,据说是当时的“中央银行”,建筑十分坚固,听人说连炮弹和炸药也奈何不了它。 我俩坐电梯,上到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进了国家金库去拍摄


8月初的天气,让人闷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天上午十点,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带着摄影师姜宏德,扛着摄像机,来到了中国银行大厦——这是日本国侵占我们国家时,在伪满时期建造的一座大厦,据说是当时的“中央银行”,建筑十分坚固,听人说连炮弹和炸药也奈何不了它。


我俩坐电梯,上到了四楼,在一个挂着“经理室”的房间里,我见到了张经理,他既是这个银行的行长,又兼着“珠宝公司”的总经理。


张经理看样子不到六十岁,高高的个子,穿戴很普通,不像那种西装革履的大老板——人家必定是共产党的干部么,很朴实。


张经理见我们如约来到,很高兴,一边让我们坐在沙发上暂时休息片刻,一边给我俩在矿泉壶里接了两纸杯矿泉水,然后拨通了桌子上的电话。


我喝了一口凉凉的矿泉水,这才感悟到已经置身在清凉之处,和混热的室外天气相比,身心真是感到无比的惬意。


张经理的电话,叫来了一位矮个子、和他年纪相仿的领导。这个人一身蓝布西装,也是满脸带笑。经过张经理的介绍,才知道这位姓赵,是银行的赵书记,也是“珠宝公司”的书记。


简单的客套一番,张经理和赵书记当着我俩的面说:“那咱们就下去,争取午饭前能完事。”


我说:“拍片快,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不知道光线怎样,有电源么?”


“跟上边一样,啥都不缺。”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我们几个分别拿着摄影器材,走出了经理室,来到了电梯门口。


赵经理告诉我:“金库在地下二层,咱们坐到一楼走下去。”


我说:“行,听您安排。”


赵书记说:“下到地下也有电梯,那是专用电梯,咱们就不用了,走下去也没多远。”


说话间,电梯间门开了,我们四个上了电梯。


在一楼,我们出了电梯,跟着张经理,在一个拐弯处,下了地下室。这个地下室的楼梯很宽,全是淡黄色天然大理石砌成,地下室楼的天棚举架也很高,偶尔还有一阵阵的清风袭来。


在地下一层楼梯口,一位身穿军装的年轻战士,坐在一个简易的办公桌后,他见到我们,立刻站了起来。


赵经理和他点点头说:“我们去金库。”那位战士也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看着我们。


我们继续往地下二层走,张经理告诉我们:“地下一层是钱钞库,人民币都在这一层储存。”


我问:“就一个人站岗?”


张经理和赵书记都笑了:“这是外面您看到的,最少一连人。”


说话间来到了二楼,我看到楼梯还在往地下三楼延伸。


二楼门口也有一个和上面一模一样的简易办公桌,一个战士大概听到我们的谈话,已经站在一旁静候我们。


赵经理和张书记分别拿出自己的证件,告诉那个战士,我们是来拍片子的。


那个战士仔细地察看了两个人的证件,同时让我和摄影师姜宏德登上记,并由张经理和赵书记分别签上担保的名字后,他才放行让我们进去。


拐进了地下二层的大门,才发现,这里几乎成了部队的营房。


对着我们,两幅横贴标语,朗朗醒目:为国家守卫财富 替人民看护金库


远处还有一幅:为人民服务


更远处是八个大字:团结 紧张 严肃 活泼


空旷的走廊,六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练习队列,远处还有几个战士在演练防火消防训练——真想不到,这里面竟有这么多的守卫人员。


我们一直走了过去,一个巨大的怪型铁门呈现在我的面前。


只见这个大铁门有二米多高,五米多宽。门前有一个大轮子——这倒使我想起了海上的轮船,那上面的舵,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时走过来一位身着军官制服的干部,他微笑着拿出一把特大的钥匙,伸进了“圆舵轮子”的中央,拧了一下,让后把钥匙拔了出来。


张经理上前,摇动了大轮子,沉重的大铁门缓缓的向两侧分开了,露出了里面紫黑色的另一道铁门。


张经理和赵书记将外面的大铁门全部推开后,我这才看清,里面这个铁门更厚实,两个钥匙孔,中间是一个密码手柄。


这时张经理和赵书记各自拿出一把钥匙,分别插入左右两边的钥匙孔,然后张书记拧了一下密码手柄,他离开这个位子,赵书记走过去,也拧了一下这个密码手柄,两个人这才把大门左右拉开。


我想这个大门一定很沉重,开启一定很费力,却想不到,两个人只是轻轻得一推就开了,而且无声无息。令人奇怪的是,中间那个密码手柄,也一分为二,随着大门各自分向两边。


啊,金库,这才是我见到的最真实的金库——从小就知道“阿里巴巴四十大盗”的故事,也看过这个电影和小人书,更知道“芝麻开门来”的咒语魅力所在!今天,活了大半辈子的我,终于也亲临这个国家的巨大宝库面前。


旷阔的大厅里金碧辉煌,全是黄澄澄的金砖搭砌成的小小金字塔,满满皆是。


张经理和赵书记招呼我俩进去。我俩把摄影器械放在了门外,胆小慎微的走进了大金库——这里可太壮观了,真如同进了神话般的宫殿,全是金砖,一模一样,一堆挨着一堆,层层有序。我都怀疑这是假的!


张经理在最近处的一座金山上,两手搬起一快金砖,说:“这一堆是10顿,一块就是10公斤,来吧,咱们一人拿一块,拿到大库外面去拍。”


我忙上前就拿起一块,哎呀,还真是沉甸甸的,我平时经常练习哑铃,知道这个金砖的分量,它就像是一块黄铜旮瘩,可是它却没有黄铜旮瘩那样凉。这个金砖有普通砖头的四分之三大小,厚度有七、八公分左右,虽然很沉,但是放在手里很舒服,我装作内行的样子,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一遍,只见上面带有字母号码。我用牙咬了一下,很硬,咬不动,但是也不咯牙,绝对没有咬玻璃的感觉。


我仔细打量我手里这块金砖,竟然异想天开的寻思:这要是我的,我该咋花?


赵书记说:“刘导,咱们得用几块儿?”


我说:“五块就够了。”


这时候姜宏德也拿起一块,张经理已经捧着金砖出了大门。


赵书记拿起一块金砖说:“那我就再回来一趟。”


我说:“我拿两个。”说着,左手将金砖捧在胸前,右手又拎起一块儿,快步走出了大库。


外面的简易办公桌不知道是谁已经把它移进了金库大铁门边上,上面还铺上了一面浅蓝色的桌布。张经理的金砖放在了上面。我也赶忙把两块金砖放在了桌子上。


赵书记和姜宏德也先后将金砖放到了桌子上。


大概是看见有生人吧,训练的士兵不见了,只有几位军人远远地看着,却没有一个人围观上前。


我把几块金砖叠放在一起,让姜宏德拍照,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机子——贝特康姆,发现光线不太够,就对我说:“刘老师,得用灯。”


还没等我说话,张经理就随手推开了墙旁边的开关——立刻,巨大的光亮,照满了整个走廊。


“够亮么?”张经理问。


姜宏德笑了,连声说“够、够、够、够了。”


我连着把金砖摆了好几个型状,姜宏德也反复拍了十几个镜头。终于拍完了。


我们几个又把金砖放了回去。这时我突然说:“宏德,拍几个大库的画面。”


张经理忙摇摇手说:“可不敢让您们拍,这要播出去还了得!”


我笑了,问:“站岗的不让?”


张经理也笑了,说:“这是国家机密,我们拍这个广告还是建国以来第一次,主要是宣传珠宝店,要不,您们还进不来呢。”


我只好作罢。


我们把五块金砖全部放了进去,我最后浏览一眼这个装满了金砖的大金库,说了声:“拜拜了,芝麻关门。”


张经理和赵书记把门轻轻的推上,然后又由张经理摇动“圆舵轮子”,把金库的最后一道大门关上。


我们离开了金库,可是我的脑海里却总是在萦尧着那些堆砌起来的金砖。




晚上还真做了一个梦:我独自进去搬了一块金砖,出来时卫兵追我,我为了逃命,把金砖扔了。


看起来,还是命比金钱珍贵。




2010年11月30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