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飞机制造厂 正文 第六章川湘公路

铁伞书生 收藏 0 2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size][/URL] 川湘血路 公元1937年8月14日,杭州飞机制造厂。 一群日机突袭,第二车间工务课课长张长江,工程师贺湘生,江明智,技术员刘二虎,马中华,朱镇江,雷鸣,姜明军等正在紧张忙碌,防空警报骤然响起。 课长张长江,工程师贺湘生立刻大声喊道:快进防空洞! 技术员刘二虎,马中华,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


川湘血路

公元1937年8月14日,杭州飞机制造厂。

一群日机突袭,第二车间工务课课长张长江,工程师贺湘生,江明智,技术员刘二虎,马中华,朱镇江,雷鸣,姜明军等正在紧张忙碌,防空警报骤然响起。

课长张长江,工程师贺湘生立刻大声喊道:快进防空洞!

技术员刘二虎,马中华,朱镇江等刚刚撤离,炸弹便倾泻而下,不一会整个飞机厂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走出防空洞,面对一片狼藉,技术员刘二虎,马中华不由呜咽起来,雷鸣一屁股坐在地下,长叹一气:全完了。。

工务课课长张长江大声喊道:赶快抢救设备转移!飞机厂永远不会完!

正如张长江所说,两年后杭州飞机制造厂在遥远的云南边陲重新站起!


杭州是浙江省省会,长江三角洲南翼中心城市,“东南第一州”。浙江省政治、经济、文化、科教中心。

也是中国最著名的风景旅游城市之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表达了古往今来的人们对于这座美丽城市的由衷赞美。

元朝时被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盛赞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城”,成为欧洲人心目中的天堂。


1933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署(1934年5月改组为航委会)议定筹建杭州飞机制造厂。

中美达成协议合资办厂,由中国国民政府控股(占55%),厂址选在杭州笕桥,正式的名称是中央飞机制造公司,即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英文缩写是CAMC或CAMCO,董事长由美国人威廉·鲍雷(William D.Pawley)担任。

从投产到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中央飞机制造厂修理和组装了2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著名的寇蒂斯霍克III战斗机和诺斯罗普轻型轰炸机等。

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被迫内迁,工人们将残存物资用船先迁武汉,后辗转又迁昆明,最后迁到了位于云南边陲一隅的垒允。

1o月由于船少人多,各个单位转运物资太多,杭州飞机厂第二车间在课长贺怀明带领下,73名技术员被迫改走陆路,

四处征调收集,好不容易找到8辆大卡车,沿川湘公路往重庆撤退。


湘人自古勇猛,骁勇好战,曾国藩的湘军曾经天下闻名,湘境内匪患严重。

车队进入湘西境内,一晚歇宿在一个偏僻的[凤岭山寨]附近。

职工们燃起篝火坐在一起取暖,刘二虎问雷鸣:雷子,你说啥时候什么时候到重庆啊?

雷鸣道:早得很!川湘公路都没到!

朱镇江问:我们到底要搬到哪里去啊?

马中华怅然道:天知道啊。。。

工程师贺湘生就是湖南人,从小在湘西长大,父亲是汉人,母亲是少数民族,他知道这一代有不少“绿林好汉”,便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课长张长江发现,隐隐约约发现对面树丛中有人窃窃私语,像是在观察他们一行。所幸当晚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大家继续赶路,刚到一道隘口,忽然一声枪响,司机一个紧急刹车,把 正昏昏欲睡的贺湘生一下惊醒。

几十个汉子手持砍刀步枪挡住了去路,大家顿时紧张万分,四周悬崖峭壁,荒无人烟。

对方荷枪实弹,飞机厂员工虽然不少着军装,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武器,只有可怜的几只步枪和防身手枪。



为首一中年汉子提着手枪,叽叽咕咕说了半天。

贺湘生忙给课长张长江翻译:原来对方是[凤岭山寨]的二寨主巴沙佩。

昨晚他仔细观察了张长江一行,发现他们虽然像是军人,却没有什么武器。

于是一大早,二寨主派人提前在无人坡隘口埋伏拦住了车队。原来巴沙佩此人好赌成性,最近手头相当紧。

昨晚在寨子附近见到车队,因为不明底细,不敢贸然动手,观察了半天,他发现这些人手里没有什么武器,而且像是搬迁,便萌生了抢钱的想法。

部分职工义愤填膺,建议课长组织反击。

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这样下去形势不妙,课长张长江见状,思索了一下,叫贺湘生翻译:我们是杭州飞机厂职工,遭日军轰炸,奉命撤迁,路过贵地实在仓促,未拜访寨主失礼,特此赠送数十枚大洋!

职工们不太情愿地东拼西凑了数十块大洋,交到巴沙佩手里。

巴沙佩顿时喜笑颜开。。。

有了这次教训,大家更是小心翼翼。




川湘公路始筑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当时是一条“政治路”,是国共两党,以及政府与地方实力派政治斗争的派生物。

中国工农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开始了举世瞩目的长征。

为了堵截红军北上,同时达到赶走刘湘、霸占四川的目的,

国民党政府命令修筑川、湘、黔、鄂、陕五省联络公路,以便把在江西苏区实行“公路剿匪”之政策延续下去。

实际上地方实力政府对修路并不积极,公路停停修修。

从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深感日本狼子野心,便东南着手,由近及远,加快推进到西南、西北地区,形成全国性的公路系统。

公元1932年冬,湖南省政府大楼。

时任湖南省工务科科长 ,总工程师的周凤九办公室,电话骤然响起。

原来是新任省长何健打来的电话:凤九啊!中央决定加快西南公路建设,即将召开联省筑路会议,你代表湖南省好好准备准备!

周风九忙道:请何省长放心,我亲自拟定计划!

何健省长道:嗯!中日全面战争早晚爆发,中央指示公路建设要抓紧!

总工程师周凤九应声道:是!公路局全力以赴!

虽然已是寒冬,窗外寒风呼呼,天气日冷,但是周总工程师心里顿时暖烘烘的,[筑路]-报效祖国是他毕生的信念,由于地方军阀的阻挠,他一直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兴奋地将有些僵硬的双手用力搓了搓,然后抓起笔,开始撰写计划书。。。

周凤九,原名周祺,字凤九,1891年11月18日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白泥桥。

1915年,在湖南省高等工业专业学堂土木科毕业后,曾在长沙湘雅医院及光华电灯公司任工程师,从事土木建筑工作。


在当时社会思潮影响下,他抱着“工业救国”的目的,于1920年,远涉重洋,赴法国勤工俭学。

1923年毕业于法国巴黎土木建筑学校,又到德国柏林大学及比利时岗城大学进修。

1925年学成归国。 后任湖南省公路局总工程师,局长等职,主持修建了川湘公路。



接到紧急通知,周风九立刻参加了豫、鄂、皖、湘、苏、浙、赣七省筑路会议,制定全国联络公路网计划和技术标准

从1932年5月起,先就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修造苏浙皖三省联络公路。共计10360公里。

到1936年6月,全国经济委员会又将陕、甘、闽三省及赣、粤、闽边各公路加入督造的范围。

国民政府还运用美国的部分棉麦借款,从资金和物资、技术等方面协助各省按分工负责的原则,加紧国、省公路干线网络的建设。

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川黔公路监理处在1935年-1936年修通了川陕、川鄂、川湘、川滇、湘黔等干线公路。

到1937年抗战爆发前,计有干线21条、支线15条,初步形成纵贯全国的公路网。


民国24年湖南省政府拟修湘川公路,由总工程师周凤九派员踏勘路线。是年,沅陵行署在洪江设立驻洪江办事处。

民国25在沅陵设工程处,由省建设厅厅长余籍传兼任处长,公路局长刘岳厚兼任副处长,周凤九任总工程师。3月15日,余籍传赴沅陵就职。22日,铁道部湘黔铁路工程处在长沙成立。工程处设总务、工程两部。陈邦杰任总务主任、李育任工程部主任。

4月22日,湘川公路破土动工。5月16日,沅陵至晃县公路建成通车,计程254.26公里。6月1日,在沅陵隆重举行湘黔公路全线通车典礼,省建设厅厅长余籍传参加典礼。

民国26年(1937)川湘公路1月15日全线初通,全长1390公里。

杭州飞机制造厂车队历尽艰险终于辗转来到川湘公路起点矮寨路段,司机肖益明猛地一个急刹车,望着前方曲曲折折的盘山公路两眼发直,嘴里嘟囔道:我的妈呀!

副驾驶座上的张长江,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果然是公路奇观!名不虚传!

以前所有经过的高山险壑,在这里完全微不足道!

司机肖益明道:张课长,太险了。。我开车几年了,从来没有经过如此公路,后面的新司机怕。。

课长张长江忙说:肖师傅莫慌!我们商量商量再说!

技术员们纷纷跳下车,面对如此险峻的道路,为安全起见,大家决定下车徒步翻山,让司机空车先行。

1936年建成的川湘公路矮寨段,又名"公路奇观",公路全长近7公里,原地相对落差600多米,共有180度的转拐18个。

汽车在山顶能看到下面的苗寨,房子似火柴盒般大,矮寨因此而得名。

站在镇上,抬头可见后面的高山上有汽车在盘旋,整条公路是在绝壁上辗转开凿出来的,是各族同胞的血和泪筑成的。

这段公路长约七公里,却修筑于水平距离不足100米,垂直高度440米,坡度为70—90度的大小斜面上。

这样的特殊地理,迫使公路左右移动,转折十三道急弯,形成二十六截几乎平行,上下重叠的路面。

当年施工时,设计师们伤透了脑筋,望着大山长叹,公路局总工程师周风九亲自来到现场,他和工程师们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制定出前所未有的设计。

先在大山的斜面上,垂直切割出一道道长条“台阶”,然后再将“台阶”两端连接,实在无法连接的便架设“天桥”,让汽车成“∞”形转弯,

造就了中国第一座公路立交桥。

上山公路从桥下穿过,再迂回盘旋爬过桥上,连接上悬崖上方的路段,八年抗战中,湘川公路是衔接粤汉、湘桂通向西南大后方的惟一通道。

由于弯路坡度很大,汽车在矮寨坡段艰难爬行,特别是冬季,由于冰冻路滑,车毁人亡的事故经常发生。

空车在老司机肖益明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开上盘山公路,刚到第三个弯道,意外果然发生了。

天寒地冻,新司机黑娃的车在拐弯时,车轮打滑摔出公路,汽车滚落下来。

一刹那间大家目瞪口呆,随后慌忙冲上前去营救,司机黑娃被甩出驾驶室,全身多处骨折已经昏死过去。

技术员雷鸣,马中华,刘二虎,朱镇江手忙脚乱,准备把黑娃抬下山。

老司机肖益明匆匆赶来制止:别乱动!他已经骨折了!

正当大家手脚无措,无计可施,从苗寨匆匆赶来一群人,为首的虬须汉子,右脚看上去有点跛,他们抬着一副担架赶来。

为首汉子,仔细检查了黑娃的伤势,挥了挥手,苗人们立刻将黑娃抬向了苗寨。

大家紧紧跟随来到苗寨,天色渐晚,课长张长江决定今晚车队暂宿苗寨。

为首的汉子正是苗寨头人岩波,他把黑娃安排在家,立刻用苗家独特跌打草药为他治疗。这夜寨中燃起熊熊大火,大家围坐一团取暖。

岩波头人对大家说道:苍天保佑!幸好弯道不高,性命无忧。。。

课长张长江连忙掏出心爱的勃朗宁手枪道:谢谢岩波头人和乡亲们!出门在外没什么礼物,这把枪赠送与您,以表谢意!

岩波头人拒绝道:你们汉人有句话君子不夺人之爱!我苗人救死护伤是本性!

技术员刘二虎好奇地问:岩波头人,您的脚是怎么受伤的?

岩波头人沉默了一下:去年修公路我带领寨子100多人参加,我和郎达,多桑,麻果专门抡锤掌钎打炮眼。由于山壁太陡,抡锤掌钎站不住脚,就在岩顶打栓,悬挂粗绳子,人站在竹筐里吊下去悬空打钎。

一天带着干粮和水,饿了就吃喝,屎尿也屙在筐里。下班吊下来,两条腿都肿了,一身尿臊屎臭……

岩波头人顿了顿继续说:路中间有块悬空的巨石怎么也弄不下来,炮眼没法打,一撬磨盘大的碎石砸下来,当场砸死了两个人,我的吊绳被碎石割断,我也栽下来,摔断了右腿。

坐在旁边的汉子郎达猛地吸了一口旱烟,接着说道:公路修好我们苗寨共死伤30人。。麻果和多桑。。哎!整个工程死亡了200多人。。

一时间所有的人沉默无语,刘二虎默默望着苍天: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什么时候才是您扬眉吐气的日子?

第二天一早大家继续赶路,张长江把工人捐出的最后几块银元,交到岩波手里,谢谢他照顾黑娃。

车队艰难地翻过大山继续前行,很快通过了泸溪县境内能滩大桥。

川湘公路建成后,被称为三险之一的能滩河大桥,仅以临时木便桥通车,就在张长江和技术员们通过不久,木桥即被暴雨冲毁而中断交通。

该河两岸陡峻,河谷深达20多米,水流湍急。为了迅速恢复交通线,总工程师周凤九赶到现场,和总指挥欧阳缄决定修建一座单孔80米跨径的吊桥。这是我国第一座最大跨径的吊桥,既缺乏经验,又缺乏钢材。

他亲自主持设计,采用空心圆柱式铸钢桥塔,吊索采用铸钢链条。

为了不用进口钢材,由湖南机械厂收集汽车废钢,自行用电炉炼钢,铸造桥塔和吊索的链条眼杆。

由于整个链条重达20多吨,缺乏吊装设备,又想办法在高空搭成便桥,将眼杆在便桥上逐节拼装,始克成功。



耗银洋69000元,吊桥跨径80米,高20米,桥面宽 4.5米,载重标准10吨。桥台为石砌,桥塔为空心圆柱式铸钢结构,高9米。

悬索为链条式,由65节铸钢眼杆构成。悬链总长82.08米,横向间中距5 米,锚锭以槽钢构成框架,用混凝土埋置于两岸石壁锚洞之中。

吊杆每边32根,桥面每侧以4根钢圆条作为风缆将桥面拉紧,以防水平摆动。

1949年11月下旬,刘邓大军·率领的第二野战军挺进西南就经过这里。

该桥是我国公路历史上,最早修建的现代钢链吊桥。

车队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入川,这晚到达黔江县白蜡园。

经过数十天的长途跋涉,刘二虎,雷鸣,朱镇江不断打呵欠,很快下车来到路边,和衣而睡。


职工们大都筋疲力尽,倒头便睡,不一会公路边鼾声四起。

然而他们不知道,去年(1936年)3月16日,就在这段公路发生了震惊巴蜀的[白蜡园事变]。



川湘公路四川段经綦江,万盛,南川、彭水、黔江、酉阳、秀山等县入湘境的花垣县茶洞镇。

路成时,川境段全长六百九十八公里。

除綦江段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开工外,其余各段均于一九三六年一月开工。

据新蜀报报道:民国二十六年(1937)一月十六日正午,綦江段通车典礼在綦江北校场举行;一月十八日上午九时,南川段在西门外余园举行;一月十七日,涪陵段在白马铁佛寺举行;一月十九日晨,彭水段在社稷坛举行;一月二十日晨,黔江段在南门外桥头举行。

民国二十五年(1936)三月十六日天蒙蒙亮,白蜡园寂静的山垭口。

突然,一阵啸音和粗鲁的骂声传来,打破了山间的宁静。

筑路的民工,呵欠连天,拖着疲惫的身躯,被监工雄子清咒骂着像赶牲口一样,赶上工地。

白腊园位于川湘公路三百六十三公里至三百六十四公里之间,属黔江县西池乡。


清代,这里曾设驿站,有四合院房屋二十四间,修川湘公路时,在驿站原址上新修了房舍,作为川湘公路黔秀总段第五工程处和黔江段第一工区住所。

耿焕昭任工程处主任兼工区长,刚从北洋大学毕业,趾高气扬,施工管理经验不足,平时言语粗暴,态度恶劣,民愤很大。

熊子清是当地[哥老会]成员,心狠手辣,为了赶工期,打人从不手软,挨打的民工不计其数,无不恨之入骨。

这些民工多是龙池一带的人,位于黔江泡水、白土与彭水龙溪、水田等乡交界之地。

山高坡陡,地势险要,是[群英会]活动的据点。



[群英会]是由湖北利川黑洞钱善统创建,民国初年称“神兵”,民国十九年(1930)以后始称群英会。川黔地区素来民风彪悍,帮派林立。

他们没有明确的革命纲领,实际上是一个随意性很大的民间帮会组织。

监工熊子清和工区长耿昭焕,对待民工打骂的粗暴行为,惹恼了[群英会]首领黄凤楼,刘学古,方文昭等。

1936年3月15日傍晚,白蜡园黄凤楼家。

[群英会]首领刘学古,方文昭正在黄风楼家喝酒,黄家小弟黄凤玉哭哭啼啼回到家里。

黄凤楼忙问:什么事情?

小弟黄凤玉捞起衣服,露出鞭痕带着哭腔着说:大哥!今天我又被熊子清打了!

妈的!姓熊的太猖狂了!欺负到咱们[群英会]头上!黄凤楼“啪”地把酒碗砸在了地上。

方文昭卷起袖子对刘学古道:大哥!我们好多兄弟都被那个姓熊的殴打!在不出头,这样下去我们[群英会]都要垮了!


[群英会]首领刘学古端起酒碗,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啪”地一声将碗砸碎。

大声喊道:兄弟们!明天举事!把[群英会]旗帜亮出来!


正当熊子清提着毛竹块,准备殴打一位动作迟缓的民工。

一面[群英会]旗帜迎风飘扬,[群英会]成员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他拳脚相加当场殴打致死。

工程管理员蒋玉珠,董芥如等见势不妙,逃之夭夭。工程处郭青云被[群英会]搜出,乱刀砍死,高涧平工地王管事到白蜡园领款,

也被[群英会]抓住,不分青红皂白乱刀砍死。


耿昭焕出差躲过一劫,但是他的衣物,工程处各种报表被付之一炬。

[白蜡园事变]震惊巴蜀,国民党政府为之震惊,重庆行营急电湘鄂川黔边区剿匪总司令徐源泉派兵进剿,所属部队分驻沿线,进行武力镇压。

黔江县县长章蒲,川湘公路黔秀总段段长盛大遒因为管理无方,被撤职查办。

这个事件导致许多巴蜀民工,拒绝在参加筑路,以致只能在湖南等地招民工。

[白蜡园事变]暴露了国民党政府政治腐败,管理无能和漠视平民百姓的恶疾。

从上到下贪腐之风盛行,这样的政府如何领导全民抗战?


在川湘路段,我们至今仍然可以发现本可以打洞即穿行的山坡,要爬很长很陡一个大坡;

可以修一座小桥即跨越的沟壑,却非要绕一道大弯……

抛开当时工程技术欠缺和材料匮乏等实际情况,还是会发现人为痕迹。

《黔江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记载:黔江段自石碑牌到河口场(现在的冯家坝)共分为五个工区进行修筑。

黔江县路段,原本拟由郁山镇经筲箕滩、濯河坝以达两河口。

工程师张熠光在测量时,认为此线未能经过黔江县城,是不合适的。

张遂决定取道黔江县城,绕冯家坝以达濯河坝。


同一期文史资料还记载,河口场段坨腰树至桂花树一带十公里路段,离奇的故事。

坨腰树地段的公路,本来应该从院子岩当槽直下,转一个回头弯即可到大地坪,但由于下坡处是某蒋姓氏族的坟山。

于是族中推选蒋田山,找修路的刘监工说情,要求公路不走他们的坟山,从坨腰树绕道,由蒋氏族中凑银洋两百元给刘监工。

结果是刘监工受贿,公路却无故多绕个大弯道。

桂花树地段原已测定从桂花树万路贞、万石凡的大房子当门通过,建造三个涵洞。

但是当地万姓大户认为公路穿过,对他们的阳宅损伤太大了。

于是万路贞等人就找到了民团郑团总去找刘监工商量,把公路线改从屋后走,万家愿意拿银洋两百块。结果不言而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