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正文 第六节 龙蛇起陆之布棋

朱凯明 收藏 3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一夜的春雨过后,尘埃涤荡,空气鲜活。同辉书院里的青松翠竹,蓊郁清新,阵阵沁香。 操场右侧的中式平房中,一浪一浪的读书声朗朗传来,在空旷的操场上回荡,立时显得院落里书卷气息浓浓郁郁,分外馨恬。 主楼前顺着正门的中轴线两侧,是两块方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一夜的春雨过后,尘埃涤荡,空气鲜活。同辉书院里的青松翠竹,蓊郁清新,阵阵沁香。

操场右侧的中式平房中,一浪一浪的读书声朗朗传来,在空旷的操场上回荡,立时显得院落里书卷气息浓浓郁郁,分外馨恬。

主楼前顺着正门的中轴线两侧,是两块方地,绿草如茵,春意蓬勃。中间的鹅卵石便行甬路旁,几株老树名木点缀其中,颇显素雅清幽。春日熙暖的阳光透过花格门窗的玻璃斜斜的射进一层客厅内,以往寂静的内厅都会因为洒进来的阳光而变得生机浮动,而今天静悄悄的空气浮尘中却有一股压抑的声息。

花纹漆面的地板上一字排开,直溜溜的跪着八个小哥们。一个个脖颈子僵硬僵硬的,像让人顺着脊梁骨绑了一块儿木条一般。灰塌塌的脸上写着一脑门子的官司,就像偷鸡摸狗时一没留神让那家女主人撞见,被河东狮吼骂得狗血喷头而无力回嘴般的懊丧窘样,低眉耷拉眼儿的,全无往日嬉戏耍闹神采飞扬的劲头了。

昨天,当熊步云和鲍里斯领着大队的童子军一进书院的大门,熊再峰哥几个心里面的小兔子就开始蹦跶个不停。人老鬼精的鲍里斯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这是小子们又惹事儿了。而面沉似水的熊步云一声未吱,待一切安顿好了,晚饭后,将八个天兵小将叫道了一楼客厅。熊步云一语未发,冷冽的目光就像刀子似地在他们脸上一扫,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哥八个的冷汗就“嗖”的一下,流了个一塌糊涂畅快淋漓。

“说吧。”熊步云阴着脸,毫无废话的吐出两个字,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身姿动也未动,但那种从骨子里溢出来的不怒自威的强大的压迫力,如山岳海涛,压得哥几个的心脏都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明知道二叔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熊再峰还是本能的习惯性的将这些日子以来的“光辉事迹”训练有素般的从头到尾的做了个完整版的“小结汇报”。

“跪着。”听完“汇报”,熊步云扔下了两个字,沉着脸就上了楼。一晚上就说了四个字,却让哥八个老老实实整整跪了一宿。没人敢吱声,也没人敢偷懒儿。二叔熊煞在他们心目里的位置绝对不是盖的,小时候心中打下的敬畏烙印,实在是太深刻了。

二楼的中式书房内,鲍里斯亲手为熊步云沏了杯茶。

“小家伙们怎么样了?”看着自己的贤婿脸色不佳,深恐他盛怒之下施以家法,老鲍里斯不安的问道。

“没事儿,这帮兔崽子,皮实着呐,先让他们跪一晚上,杀杀他们身上的傲气。再不紧紧皮,他们就敢飞上天了,指不定啥时候惹出大祸来。”接过热茶,熊步云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有些辛劳过度的疲顿之色。

见他没有太生气,鲍里斯旋即乐呵呵的拍了拍爱婿的肩膀,慈祥的说道:“花盆里长不出苍松,鸟笼里飞不出雄鹰。能惹祸,敢于惹祸的孩子,将来都会有出息成大事的,这些时日以来,放他们单飞,就是想让他们历练历练。要知道,小家伙们终究要长大的,他们这些天地的精灵,不久的将来就会像草原上向天长歌的雄鹰一样,背负青天,翱翔蓝空,因为他们生来就是百鸟的王首。倒是你需要好好的休息调整一下子了,多月以来,你的神经绷得太紧了。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中国古贤圣达总结的多好啊。”

“唉,眼下时局,内外干戈扰攘。申江一地,政府军虽劲抵倭夷,但观国民政府之态度,始终未对日本宣战并做全境动员,且对前方抵抗之将卒及民众呼吁馈应冷淡。日本方面持续增兵遣将,而我方根本未作相应的战役部署,竟视如儿戏一般。今我白山黑水之地已尽丧敌掌,我祖我宗,地下皆含痛忍耻,遥待家邦复图;淞沪战局,又情形危殆。现国势险恶,几陷万劫不复之境,我国我族已沦丧为世林之末流。身为一名炎黄子孙,在这个万窍怒号,潮流翻滚的时代,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做事,有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灵悸之惑。”熊步云神色萧索喟然道。

鲍里斯慈爱的看着抑郁疲惫的爱婿,以一种长者的蔼然口吻劝慰道:“甘霖(熊步云的字号),凡事不必操之过急。眼下的时局仅仅是一种困局而非死局。如果从我这些日子的思考来看,很有可能仅仅是开局而非终局。我看那位蒋中正先生倒是洞烛幽微,不疾不徐,很沉得住气,是个胸腹天宇之人呐。”

“噢?岳父您何出此言?”熊步云神情一振,顿时目光如炬,看着自己的老泰山。

“我来中国生活已经十几年了,期间看尽了中国政局世局的风云际会,熙攘变迁。自袁世凯帝制崩塌后,大大小小的军阀诸侯,就犹如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皇上,雄踞一方,血食庙中,彼此间伐挞争杀,城墙变换草头旗,但到头来没有一个成气候的,皆因无主义、无纲领,占不了统国的大义。遂被后来居上的蒋中正先生率领的‘党军’,逐一破之。而今统御、弹慑国内各种势力的不二人选,除了蒋先生,我还看不出来谁还能有此文韬武略,能在这个国度里稳居上位者。”

“我看此公畏日如虎,对日在在妥协退让,不似王兴民族之人。”熊步云眉峰紧蹙,苦闷的说道。

“依我看来,这正是蒋先生的过人之处。甘霖你看,他如今国基初定,百废待兴,但他却置百废待兴之业于不顾,力主两件事,之一是削藩裁军编遣整饬国防,之二是清剿赤党,惟这两者最是威胁他的地位和统治,说明他是个头脑清晰,擅于抓大放小的枭雄人物。国家虽是统一,但这些年的军祸兵灾的根还在,他必须趁此时痛下狠手,逐一摘除,以期永解后患。东北三省的沦陷,就是他借日本人之手解除了拥兵自重的东北军的威胁。而今的东北军失去栖息基地后,已成了没牙的老虎,且内部裂隙已开,纷争日起,形同名存实亡,因为一支没有了军魂的部队是没有威胁力的,只是这一招借力削力的功夫,太过凶险。”

“丢弃三省国土为此目的,是不是太阴损了?”

“我以为这正是蒋先生的超常人之胆识。他和他追随的孙文先生及众多当年同盟会或革命党的成员,当年都是多次负剑海国,流寓东瀛,他们对日本国有着不同寻常的感知和认识,也充满了赏识和厌恶的矛盾心理。但对日本的国力都有着清醒的认知。日本强是强,但要论起综合战争潜力,日本单凭此时的国力是灭亡不了中国的。这一点他们心中绝对有数。别看政府所说日本国强大,我们暂时不是对手,当忍耐一时云云,其实他真正的用意绝不在此。”

“噢?请岳父高蹈远引,提点迷津。”

“你仔细想想,自清末以来,所有染指过中国包括现在还垂涎中国的列强中,谁最可能倾国力欲与中国做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呢?英国?法国?意大利?美国?告诉你,这些国家目前都不可能是,原因无它,就是相距太远,他们打不起国与国的大战,充其量是武力震慑型的惩戒行为,讨得利益见好就收。真正有能力登土作战的只有日本和眼下的赤色苏联这两个近邻。

而意识形态赤化的苏联已非从前的沙俄帝国了,侵略一个中国这样的主权国,它冒不起这个政治风险,况且目前侵略中国对它来说并无大益,它的战略防御重心是在欧洲,因为它的文化它的根在欧洲。而日本是东方文化的国家,它欲崛起成大国之势,必须得把前一任大国——中国踩在脚下,以完成它称霸亚洲的野心。所以日本这些年才会在在挑衅,希图战争借口。

而目下的中国,刚刚历经多年的内战,民穷国贫,内部不靖,其国力、军力都不允许中国做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构想。而畅兴经济,经武备战,需要时间,且需要国内统一,江山稳固为基础。中国积弱多年,目下仅恢复国力就尚需三五十年的光景,至于军力战备就更非一日之功了。中国幅员之广,兵员之多,雄冠亚洲,但武备受制于人的地方甚多,几乎没有重武器的生产能力,国防军队的轻武器装备也是万国货,杂乱不调,战时必有后勤供给的痼疾。一个没有军工生产体系和能力的大国,怎么和人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国战呢?

况且日本会给中国独自发展国力的机会和时间吗?日本这些年对中国虎视眈眈,虽然其国内政局日昼更迭,但无论是主战派还是理性派,其骨子里的宗旨是不会变的,中国是他们目标一致的猎物。东北是日本侵略中国志在必得的第一块战略要地。此要地既可以解决国内经济危机的窘境,又可以达到以战养战的战备目的,我预计东北将被打造成侵略中国的前进基地和打中防苏的战略基地。

甘霖你看,中国外部虎狼环视,不光是日本,哪个列强不想对中国下手呢?如果要防,你防那个国家呢?如果要打,你打得过哪个国家呢?

而中国内部,蒋先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各势力按压住,但其实力未尽数芟刈,祸根犹在,一有风吹草动,便又将是烽烟涌起。你怎样用最短的时间解除他们的武力或使其驯服听令呢?

一个国家的内外局势如此险恶颓败,荆榛满目,至难进行,我很难想象当政者是怎样一种心情,需要怎样的毅力和智慧敢于合一炉而治下。

中国圣贤常说:百岁人生原是梦,万里江山一局棋。谋国者哪个不是博弈棋局的高手呢?事实上蒋先生只动了一步棋,此步棋一出,整盘棋立时险象环生,四方云动,虽惊涛骇浪,怒海狂涛,但绝不是河决鱼烂之局。而惟蒋先生可做火中取粟之势,但其中凶险万分,烈火兵刀,稍不留神,就将引火烧身,自掘坟墓。”

鲍里斯面色凝重,语义萧萧。熊步云听罢,亦不禁神情耸动,静默不语。

“当年拿破仑横扫欧洲时,高卢雄鸡遍踏欧罗巴,锋镝正炽的法国五十万大军,携胜利之威滚滚铁流冲进了俄罗斯大地。伟大的库图佐夫元帅临危受命,面对气势汹汹强大无比的拿破仑大军,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做出了艰难的抉择。既然无力御敌于国门之外,那就放进来打。凭借着广阔无垠的战略纵深、熟悉的地形环境以及同仇敌忾的俄罗斯人民,慢慢的就由被动变为了主动,终于寻机在博罗季诺一战重创法军,而后天才般的将首都莫斯科坚壁清野,逼迫小个子拿破仑败走俄罗斯。

你看,今日之中国和当年之俄罗斯何其相似。当初库图佐夫元帅做出了洞开国门,放敌深入的伟大战略时,承受了举国上下无尽的误解、指责和唾骂,但历史最终证明元帅的战略是英明的。面对在祖国的土地上暴虐无道的法军,俄罗斯军民在元帅的指挥下,同仇一倡,不约成城,清野坚壁,绝其饷道,浴血拼勇,虽牺牲巨大,损失甚重,但最终尽复故疆,完挫强寇,使我俄罗斯民族之旗帜鹰扬于世林之中。而这正是元帅伟大的战略思想解救了俄罗斯。战后元帅却谦逊的说,‘波拿巴这个傲慢的征服者在我面前就像一个小学生躲避老师那样逃跑了,是上帝制服了傲慢’。”

作为一名沙俄时代的老军人,鲍里斯此时缅怀着民族的荣誉历史,心潮起伏不平,久久难以释怀。熊步云起身为岳父续了杯茶水,轻轻的放到了他身旁的台几上。

“咳。人老了,说着说着就跑远了。甘霖,你记住,评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优秀,就看它曾经和现在产生多少战略家和相应的传统战略文化。战略的贫困是一个民族的大敌。一个没有战略家的民族是渺小的。所幸中国和俄罗斯两个伟大的民族从来不缺乏战略家的产生。

反观日本,它所有的国家行为及国民行为的本质都可以从它本民族的文化中找寻出来。因为每一个国家都有其独特的战略文化传统,一个国家的对外战略行动是无法摆脱它的战略文化的影响的,就像摆脱不了其国家影响一样。中华文明赋予其战略的灵魂就是谋统一,重防御。而日本狭隘的岛国地质特征决定了日本的战略行为是侵略冒险和蚕食扩张,这是一个不会产生大战略家和优秀战略文化的贫瘠的国度,虽可能因机缘强盛一时,但绝不会成就地区大国霸主之业。

放眼当今的中国,对于日本这一战略文化把握最为精准的,最善于把控各种复杂政治利益关系的,我认为当属蒋中正先生。因为了解,所以才可以选择;因为选择,所以别无选择。

洞开国门,放敌进来。在万里江山一局棋中,蒋先生走出了非常凶险的一步棋。这步大战略思路,是需要极大地勇气和勇于担当的牺牲精神才能做出的。如果我的判断是对的,那么此秘密一经昭示天下,蒋中正必为天下所不容,必为中华民众视为卖国贼。

此招虽凶险,不啻火中取粟,但却对眼下的中国好处甚多。其一,对外关系上,在所有染指中国的众列强中,迅速凸显孤立了日本。抢劫来的蛋糕是需要强盗们共同分享的,而一旦有个别强盗想在多吃多占的基础上还想独吞,势必会引起其余强盗的联手发怒和制裁。中国古代的两桃杀三士和蒋先生玩儿的这一手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但成功的将强盗分成对立的两派,还逼迫日本重新估量是否有足够的力量对抗西方诸国,迫使日本放缓侵略的速度和烈度,为中国争得发展的宝贵时间。而南京政府必会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因势利导,制造事端,将日本这股祸水引向西方诸国,变独自抵抗为联合抵抗。

其二,对内统治上,中国历来是内斗不休,但当外寇入侵之时,却又能立刻放下争执拥戴中央而一致对外。就连人数不多的赤党都在此时表态,要联合抗日。而代表中央政府的蒋先生显然早就熟识掌握本民族的这个习性,谁在此时与中央对抗,挑起战端,谁就是民族的罪人。只这一手,就将国内各势力捆绑住了。迅速稳定国内纷争的局势,迫使各个势力于此时拥戴中央政府和他本人。

再次,以抗日御侮的大义制高点,点将出兵,开始编遣整饬国防力量,无人敢在此时抗命不遵。这将会有众多的非中央军被借机编遣掉或被派到前线消化掉,省时省力,不落口实。而对于不听话的地方势力,则以高调的民族大义进行征伐,必将无坚不摧。

其四,可藉此实行战时统治,名正言顺的集中权利,中央的势力可借机伸向各个地方各个领域,打通政令军令不通不畅的滞结。

这一手兵行险招,可给中国带来机会和发展的时间,只是经济恢复和整军备战能运作到什么程度,目前看不出来。不过蒋先生敢做出如此战略手段,却也承担着巨大的政治风险,这一招本就是柄双刃剑,搞不好就会引火烧身,沦为民族的罪人。所以我说这个蒋中正先生是个枭雄人物,为达目的,为治下的江山社稷,他不仅对对手狠,对民众狠,就是对自己也是不留情面,下手狠辣,置之死地而后生,这种不择手段的政治品性,是我平时鲜见。”鲍里斯说着说着便唏嘘不已,研究中国这么些年,越研究越佩服中国人的智慧。

“这次日本不智,竟敢在上海再次发难,其实正中蒋先生下怀。上海本为西欧诸国传统利益的卧榻,日本举兵,挑战各国在华利益和势力,必为各国所痛齿,不意间将嫌隙不谅的各国推到了一致对日的对立面,各国必联合制裁日本。再者在上海迎战,可做出一种抗日姿态,以消弭民众对政府丢失东北不抵抗的愤怒情绪。并借机削弱十九路军的实力。一场局部的有限战,已经被这位蒋先生玩儿出来了诸多精彩,此人心机之深,手段之犀利,在中国绝不做第二人想。”

“此次上海战事会不会直接扩大成两国间的总体战?”

“目前看不会,打成这样,应该是日本始料不及的,现在日本是放不下脸面,被迫不断增兵,目的已经变得简单了,日本不能在中国面前吃败仗,哪怕打成惨胜,它也必须打出这个结果来。另外,从战况来看,日本此时尚不具备全面侵华的实力,更不用说对抗西方诸国了。日本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战争准备。”

“为何这位蒋先生在此时紧紧抓住赤党不放呢?”

“问得好,赤党不同于其他军阀势力,它有纲领,有主义,有手段,有武装力量,去岁赤党对抗国军围剿,所表现出来的军事战略战术手法,较之国军还胜一筹,这不得不叫蒋先生大为警惕,况中国赤党的背后,谁都知道是赤色苏联,万一苏联借口出兵解救,寻机入侵,事态必向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故他只能借此时不遗余力的全力清剿,以图一劳永逸的解决卧榻之患。

甘霖,你需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对你的国家失去信心,尤其现在。对日战争,不在于政府用什么形式。宣不宣战,不是战与不战的借口,事实上日本已经侵略了中国,这就是战争的开始,至于怎么打,打多长时间,打到什么程度,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结局。结局必须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人从中国的土地上离开。可能这场战争会需要很长时间,十年二十年,可能会死很多人,会很惨烈,但必须打下去,直至最后的结局来临。

自1840年以来,这个古老的民族积弱了近百年,要想重新站起来,非要来一次惨烈的涅槃烈火重生不可。而此时日本之侵略中国,我不知该说是中国的幸运还是中国的不幸,这应算是一次劫难还是一次机会,我想世人怎么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别无选择。只有勇敢的应战,用鲜血和烈火,洗涤过去的屈辱,用日本人的尸体,垒成伫望远方的烽火台,去光荣的完成整个民族的重生和国家的再次崛起。”

鲍里斯的一席话深深地震撼了熊步云,他陷入了沉思中。鲍里斯字字句句剖中腠理,高蹈远引,顿使熊步云胸中廓然。

“甘霖,总体抗战,应该由国民政府来完成,国家的国防力量将是抵抗战争的主体。这是一个国家的政府应尽的义务职责。前段时间你领导的复仇行动,虽然很圆满,但也损失很大。我认为国家的公民,应该在此时参与到国家的行动中来,这样才师出有名,给你的弟兄们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国家身份,是当务之急。另外,孩子们整天憋着杀日本人报仇,胆量血性是够了,但毕竟还是年龄不大。所幸他们已经提前完成了少年军校的课程,应该让他们进军事院校继续学习深造,这些小家伙们可都是带兵的好料,假以时日,他们经历硝烟战火的洗礼,个个都是将军的材料啊。你可要好好替他们掂量掂量了。

我这些年读的中国书,差不多刚刚都说给你听了,现在你是当家人,你拿主意吧。我老了,只能替你看个家守个院,你就多费心吧。”鲍里斯说完,缓缓的喝着茶。从刚才的胸次浩然指画大计的智者又变回到蔼然长者。

熊步云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看了看对自己倚畀之殷的老泰山,心中感激之情充溢胸怀。老人家一番智语慧言倾吐胸臆,让熊步云心如卷澜,震疎不已,获益良多。

自去岁家园迭遭暗袭强掠,他率领身边的虎卫及两处山寨的几百个弟兄,怀着满腔的复仇怒火,全力追杀强盗,将独立预备大队的千八百人几乎手刃殆尽,重创了满铁经济别动队,但自身也折损过半,损失极大。在行动中,曾因为身份不明确,被百姓误解,导致情报信息不畅,伤员无暂时养憩之所,弹药食物给养及转移隐匿得不到帮助等诸多问题。看来,个体的匡济之志、英雄侠义,终究不及国家名义的同类行为。没有老百姓的支持,队伍不负载上国家民族的大义理念,正义之剑也发不出耀目至极的光芒。

而已经侦知的闲院良夫所指挥的经济秘密行动部门,却依托在日本皇室、满铁、军部的势力佑护下,为日本这台上足了发条的战争机器服务。要想与之争斗,光靠自己这点人这点力量是不行的,需借助国家整体的抗战资源系统来与之抗衡斗争方为正途、上策。

其实,熊步云思考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只是一时不能廓清心垒,对中国大局的认识尚未登堂入室,舍筏上岸,以致迟迟不能定下决心。至于孩子们的未来走向、安排,熊步云心中早有定夺。

世事如棋。熊步云信奉英国的一句格言:检讨过去,研究现在,策定将来。这些年他都是躬身力行的实践着,只是这一次策定的未来之事似乎有些棘手,犹如一盘棋中的棋眼,动了这步棋,满盘皆活。

这个棋眼是个人。一个当年在日本结交的刎颈之交的故人。该怎样启动这个人呢?

窗外,劲雨如箭。乱箭无目,抽打在花格玻璃窗上“啪啪”直响。二楼的书房中,翁婿俩品茗畅言探讨,扳谈夤夜……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