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后人为何一直很低调---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图)

happylsqok 收藏 0 1730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16/12167961.jpg[/img]  2007年3月23日4时20分,毛岸青在北京逝世,消息迅即传开,有人曾认为,毛岸青的离开会非常平静,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人放缓脚步,陷入沉思、悲伤,毛岸青的去世,使人们想起了毛泽东,并掀开记忆,毛泽东时代,是一段牵动中国人复杂感情,让中国人经历独特命运的年代。   尽管在毛岸青的追悼会上,有人哽咽地称他为“首长”,但他生前最重要的两个头衔却只是“中校”和“研究员”。“叱咤风云”这个


毛泽东的后人为何一直很低调---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图)



2007年3月23日4时20分,毛岸青在北京逝世,消息迅即传开,有人曾认为,毛岸青的离开会非常平静,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人放缓脚步,陷入沉思、悲伤,毛岸青的去世,使人们想起了毛泽东,并掀开记忆,毛泽东时代,是一段牵动中国人复杂感情,让中国人经历独特命运的年代。


尽管在毛岸青的追悼会上,有人哽咽地称他为“首长”,但他生前最重要的两个头衔却只是“中校”和“研究员”。“叱咤风云”这个词与他并无太多关联,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待在北京西山脚下那个偌大的院落中。


这种茫然产生的缘由,李敏只一句话概括——“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


请看《南方周末》记者史哲的文章。


毛岸青的去世惊动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几位常委和前任党的总书记。毕竟,今天中国的所有共产党人,都是毛泽东的继承者。毛泽东的画像至今还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


“毛岸青离世了。至此,人们方才惊觉,对这位伟人的儿子竟有些陌生,陌生到不知他长什么样,不知他生前在做什么事情,不知他经历的是怎样的一生。”许多人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去多关注他一些、多留意他一些呢?”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


“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


其实,在这个家庭中让人们感到陌生的又岂止毛岸青一人。看看毛泽东逝世30周年纪念日时毛家后人的合影:刘松林——毛泽东长子毛岸英之妻;毛新宇——毛泽东之孙;邵华——毛泽东之子毛岸青妻子;毛东东——毛泽东重孙;刘滨——毛新宇之妻;李敏——毛泽东女儿;孔继宁——毛泽东外孙;孔东梅——毛泽东外孙女;李讷——毛泽东女儿;王孝芝——毛泽东外孙;王景清——李讷的丈夫。除了依稀熟悉的一两个名字,除了少数残留的记忆,对于这份名单,人们或许只有茫然。


这种茫然产生的缘由,李敏只一句话概括——“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在这个家庭里,也许只有江青可以不理会这句话,但毛泽东的子女们却把它牢记在心。


李敏,1963年就与丈夫孔令华一起离开高墙大院,离开父亲。从有自己的工作开始,李敏就再也没有从毛泽东那里拿到补贴。毛泽东的理由是:“人民给了你待遇,你就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而且说到做到。


多年独立生活,李敏曾笑言,她很早就成功地把自己平民化了。她会为了“自己上街、去公园,根本没人会认出她”而感到欣慰。不过,这种欣慰的代价也充斥了普通人的酸甜苦辣。她记得因为不会生火而熏得自己满眼泪水,也记得最初煮米饭常常会做成夹生饭,面没发起来就蒸馒头,结果蒸成了面疙瘩……


李敏的低调同样影响了一对儿女。儿子孔继宁,发起成立了北京东方昆仑文化传播公司,女儿孔东梅则创办北京东润菊香书屋有限公司并亲自担任董事长,也算各有所成。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发掘红色文化作为自己的使命,但当着别人的面,在提到毛泽东的时候,他们却很少直呼“外公”。


沉默寡言的李讷更不容易引起人们关注。


1976年从江西带着幼子返回北京后,这个家庭长期只能维持在温饱线上。许多个冬天,他们会和普通市民一样排队购买定量供应的大白菜,然后用三轮车拉回家。


李讷患有严重的肾衰竭,不过由于许多治疗费用要自己出,她的病也就一直拖了下来。李讷独子王孝芝初中毕业时,李讷态度强硬地让儿子报考了外事服务职业高中。李讷认为“社会实践重于读书”。王孝芝第一份工作是在长富宫做门童。然而,即便境况如此,李讷还时常感念父亲对她的教导,假如不是他那样严格,“后来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恐怕很难过得来”。


相对于毛泽东的儿女,反而是毛泽东的儿媳妇、毛岸青的妻子邵华,因其“女将军”的身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百科部副部长,并担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成为“第一家庭”后辈之中名气最大的一位。


“不要把我挂在你们嘴边唬人。”毛泽东的这句话,可以说,他的儿女做到了。


“他从小爱唱《东方红》”


虽然不能与祖父相比,但37岁即已任正师级研究员的毛新宇,也算非常顺利。


论学历,毛新宇比他祖父高许多。1992年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毛新宇先是在中央党校理论部获硕士学位,继而于2003年7月在军事科学院获博士学位,他的论文《毛泽东战略进攻思想研究》入选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如今,毛新宇已是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部的研究员。


在许多有关毛新宇大学生活的回忆里,有两点使他颇具特色。


第一,非常节俭。多年以后,有昔日的人大学生撰文提及,在一次午饭期间,毛新宇不慎将汤洒在餐桌上,在别人想帮他再打一碗的时候,他却把碗贴在桌边,用食指将洒在桌面的汤刮到碗里,说:“扔了可惜,这样也能喝。”但这一细节终究无法确证。


不过,毛新宇衣着十分简朴经常被提及。曾有新生充满好奇与神秘,追着老生问“谁是毛新宇”,得到的回答常常是“穿得最破的那个”。


第二,毛新宇对政治历史兴趣颇浓。毛新宇说话速度不快,但每每谈及毛泽东却能滔滔不绝。许多关于毛泽东的书,中国的、外国的,毛新宇多有涉猎,不过他直言“他不喜欢美国人写爷爷的书”,里面有太多“偏见”。


对于毛泽东,毛新宇充满了敬仰。


2006年10月,毛新宇曾应邀在广州做了一场题为《爷爷与长征——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专题报告,在这次报告会上,他说“爷爷”是自己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


200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的时候,毛泽东的重孙毛东东降生。对这个儿子,毛新宇喜爱有加。在毛岸青去世两周后,有记者请毛新宇介绍一下毛东东的情况。毛新宇说,“他从小爱唱《东方红》,喜欢看跟曾祖父有关的历史片,而且,现在已经会背三到四首毛主席诗词……虽然他没有见过曾祖父,但是他跟曾祖父之间有一种天然的血脉联系。”


确实,毛泽东对中国的意义和影响非同凡响。他已经离开中国人31年之久,他的后人现状如何,或许是理解毛泽东的一个视角。


历尽苦难的毛岸青


50多年里,作为毛泽东惟一在世的儿子,毛岸青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机会并不多。


1998年9月,纪念毛泽东逝世22周年的活动,也许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受到媒体广泛关注的露面。那时的毛岸青只能坐在轮椅上。之后,毛岸青出现了心脏病及并发症,到毛泽东逝世30周年时,毛家后人在毛主席纪念堂的合影已不见了他的身影。


“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肩”,遗像里的毛岸青目光平和地看着这个世界。他的那身军装清晰地勾勒出他的人生轨迹。部队大院、机关、军校……这些在普通人眼里颇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串起了毛岸青最重要的时光。


众所周知,他和死在朝鲜战场的哥哥毛岸英都有着非常凄惨的童年。之后,他们被接到了莫斯科,在那里得到了苏共中央的照顾,并开始了学业。从苏联回来后,毛岸青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被授予中校军衔,后来在马列文献编译室任俄文翻泽。他翻泽的一些作品被收入中文版的《列宁全集》,他的俄文功底很好,这也是权威部门评价其为“翻译家”的依据。


但这位翻译家,由于幼年颠沛流离,健康状况一直不好,晚年甚至是在北戴河的军队疗养院里度过的。


比起那些在“文革”中饱受冲击、在改革开放浪潮中大显身手的同龄“革命后代”,毛岸青大多是把思绪沉浸在对以往的怀念中。


毛岸青的妻子邵华曾说,毛泽东、杨开慧和毛岸英是丈夫最最思念的人。了解毛岸青成长经历的人,也许很容易了解他内心的痛苦——7岁失去了相濡以沫的母亲,不到而立之年又失去了患难与共的兄长。


在公开的出版物中,大多会提及毛泽东家庭所做出的巨大牺牲,而在所有子女中,毛岸青无疑是遭受最多苦难的人。命运并没有因为他是毛泽东的儿子而特别眷顾,相反却给了他很多波折。如今他终于翻过人生最后一页,丈量完所有苦难,走到了生命尽头。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