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正文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十六)

向瑞芳 收藏 4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URL] 半山坡至坡顶之间,受伤的皇军士兵的哀嚎声阵阵传来,哪里至少有三十多名皇军士兵在两翼的机枪火力压制下,在进攻途中被击伤。 泥鳅一时兴起,抬枪打死了一个,“嘿,真他妈过瘾,老子的枪法就是准!”泥鳅夸耀着,好整以暇的吹了吹枪口…,后脑勺却被狠狠的打了一下。 “你妈个逼。谁他妈让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半山坡至坡顶之间,受伤的皇军士兵的哀嚎声阵阵传来,哪里至少有三十多名皇军士兵在两翼的机枪火力压制下,在进攻途中被击伤。

泥鳅一时兴起,抬枪打死了一个,“嘿,真他妈过瘾,老子的枪法就是准!”泥鳅夸耀着,好整以暇的吹了吹枪口…,后脑勺却被狠狠的打了一下。

“你妈个逼。谁他妈让你打受伤的了,没听方连长说过吗,要讲人道主义!人家都受伤了,还打什么,等他们来收尸的打囫囵个的。”“是!”被打了一巴掌的泥鳅委屈的往下传达张天龙的命令,这大概就是张天龙的人道主义,把受伤的士兵扔到冰天雪地的山坡上任其撕心裂肺的嚎叫,却命令部队专打后面打着白旗的收尸人员。这也算人道主义?或许也算,毕竟此举后来被方天义严肃的声明,这是几分钟的人道主义。因为山坡上的人总算多活了几分钟。

“支那畜生!”长谷中队长牙齿咬的嘎嘎作响,眼睛里充满了红线。如果说他的眼神中遍布了仇恨,那么他部下的眼睛里却满是恐惧,完完整整的身体,跑上几步要么缺胳膊少腿,要么多了几个窟窿,伤者的惨呼更将这种恐惧扩大化,体内血浆的热气被寒风一激,很快变成了一根根冰柱挂在身体上,有的士兵已经被冻结在了地面……。不可否认,恐惧是一种会传染的病毒。再这样下去,部队的士气就要垮了。必须要把伤兵们救回来,否则帝国的颜面何存,再说他们挡在半路也影响进攻呀。

士兵龟田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机械的执行着麻香中队长的命令,跟随着几名医务兵匍匐着身躯前进着,蹲踞于身后的狙击兵川岛给了他一定的心理安慰,几分钟后,他终于接近了一名伤者,他认识对方,这是松井中队的藤井上士,半个月前,他还和对方联手强奸了一个中国小姑娘,不过现在,龟田再也看不出藤井在中国女人身上踊跃的架势,这家伙已经破烂不堪,活像一团屠宰场中没人要的烂肉。龟田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使劲拖向坡下的出发地,也许是对方的血液已经流尽,龟田轻易的拉了过来,而在这种几乎没有坡度的山坡上他竟然滚出了几米,天照大神呀,他的手中只有一条胳膊,半残的胳膊,藤井上士半残的胳膊,那家伙的胳膊已经被机枪子弹打断了筋骨,只剩下一层皮连在身上,被龟田一个猛力拉断了……。愣神之间,一颗子弹追上了龟田的身躯,“噗!”声音沉闷而恐怖,龟田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好像不怎么疼,但他还是大声叫了出来,也许声音太大了,以至于用力过度,呼喊声捎带着携走了龟田的意识……他再也没能清醒过来。狙击兵川岛眼睁睁看着战友被对方击中,待到他想还击之时对方却在风雪中隐去了踪迹,面前的雪花片片洒落下来,有些迷眼,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事吗,连支那的风雪也在帮着支那人的忙,来自京都的川岛并不清楚,在这个季节里,东北地区是绝少刮南风的。

是役,七名前去救扶伤者的帝国士兵在对方冷枪的打击下全数阵亡,唯一的成就是龟田抢回来的半只胳膊……。

当板本接到松井中队长阵亡的消息后再也坐不住了,那道山梁上到底是什么样的部队?受过特种山地作战的,精锐的大日本皇军野战第七联队怎么可能在它的面前屡屡溃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以往的训练中,像这样坡度的山梁大多视为平原地带,因为这顶大算一个丘陵而已。在没有重兵防御下,一个冲锋便可拿下。可现在……。

板本来到前线之时,正是麻香终于不顾一切,硬着头皮组织第一次冲锋之时,急切之中,伤兵也顾不得救了,但他和长谷中队长却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办法。人海战术,只有如此了,他妄图凭借人力的优势冲上去,再冲下去,消灭反斜面的主力。只是不知道眼前的冲击距离在无形中延长了多少。该死的支那人……。

已经没有人敢于弓着身子冲锋了,因为那意味着你可以更快的到达山梁,同样,也意味着你更快的面对死亡。刀俎和鱼肉之间发生了变化,武士的精神,军人的荣誉,这一切不过是相对情况下的虚幻,命却只有一条,能晚死半秒钟都是好的。以山梁为终点,形成了一条显而易见的生死线,跨过了就是死亡,没有人会急着投胎。

上士福井的匍匐动作有些僵硬,他尽力将自己的头部埋伏在衣服的掩盖下。这也许是天冷的原因……,不过福井知道,这不过是他要掩饰内心的恐惧,虽然明知道再厚重的衣服也挡不住子弹,但这样总会给些心理安慰吧。既如被追赶的鸵鸟一般,脑袋钻进了沙堆,只在外面留下屁股。像他的这样的却不是个例,而是全体,皇军士兵们真的被打怕了。战场上被巨大的死亡阴影笼罩住了,“板载!”的呐喊声变成了伤者的凄惨的呼救声。福井很想堵住耳朵,但声音还是很自然的钻了进来。狡猾而凶残的支那人利用了手边一切可以利用的物品,他们将帝国士兵的尸体垒成了简易的工事,枪林弹雨之间,往往将勇士们的身体多上几个窟窿,而后面的支那人却毫发无损。

支那人的机枪并没有开火,零星的步枪也不会阻止帝国战士的冲击,表面上看来,战无不胜的大日本皇军占尽了优势,支那人呢?支那人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皇军们来送死。距离没有缩短,蜗牛给予足够的时间也一样能爬上去。死亡倒计时开始了读秒时刻,福井终于萎缩到了坡顶,他看到了反斜面支那人的阵地,这算什么?一点规则都没有,恩,或许这该算一个二龙出水阵,只是这两条横龙之间的距离太大了,最近的一条仅在前方不过十几米,但那里却到处都是喷吐烈焰的火蛇,而后面的一条却在百米开外,那里是一片步枪兵组成的散兵线,单响的枪支却也不输于连发的机枪。中间的地带则是一个个抓着帝国制九一式手榴弹的支那人,他们带着狞笑的面孔将一片片死亡符号扔到己方人群中,却又毫不停留,仍完就跑,因为下一波又到了……。随即,冒着白烟的小黑球爆裂了。福井手里也握着一颗同样的手榴弹,他是幸运的,还来得及将手榴弹拉着引线,但他却没有支那人的组织,更没有支那人机枪的掩护,腥风血雨中,福井的身躯突然之间变成了中国人煮饺子用的漏勺。幻想中可以阻挡钢铁的衣料却与空气没有什么区别,钢铁的意志凝结了火焰的灼热,转瞬间便让福井尝到了濒死的滋味。生命的迹象随着血液的流失而流逝,灵魂飘渺,“富士山下,樱花丛中花子曼妙的身影……,京都家中,榻榻米旁母亲慈祥的目光…….,遥远的祖国……,神圣的天皇陛下,我们为什么来到支那,这里远没有课本中形容的那么美丽。到处都是冰天雪地……。这里的人也没有那么好欺负,眼前的人就是证明!”福井的眼框边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寒风中,很快被冻结成了一颗冰球,与福井渐渐冰冷的躯体合二为一,他死了……。带着对家乡无限的眷恋……。冲锋再一次失败……战斗仍然继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