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节 夜幕下的阴谋

拆哪儿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节 夜幕下的阴谋


奉天。

街市一如既往的平静。尽管这座城市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城市,但这座城市的人民却依然摆脱不了几千年积淀下来的小农意识。那些花花绿绿的广告和招牌只不过是一种外在的形式。尽管有着多种带着东欧风情的高大建筑和西洋韵味的声色场所,但那些都不属于民众。

大多数的人还是固执得像一个饱读诗书的老夫子一样,坚持着祖先几千年代代相传的生活习俗。强大的文化惯性使他们能够用一种宽容的眼光来对待这些看得见的改变,并逐渐将这些外来的元素慢慢地融合,内化,就像历史上的蒙古人与汉人,以及现在的满人与汉人那样,水乳交融。

一处不起眼的小客栈内。

王学勇和安杰坐在靠窗的地方喝着酒。

“哎,我说,这事估计也快过去了,我打听过了,我舅没啥事,就是不让他带兵了。娘的,一说这事儿老子就来气。”勇敢一边说一边干了一大杯。

“按我说,小日本不会这么轻易就放手了。咱们瞅个机会把你舅给捞出来得了。”

“靠,我舅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肯让咱们把他给捞出来,他也不会自投罗网了。”勇敢越说越气。

“那你说咋办?”

“我看咱还是回去把部队给拉出来干得了,娘的,这受的叫啥窝囊气。”

“上头早换了新团长了,咱俩要是回去,一准儿得给抓起来。”老歪不紧不慢地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咋办吧。”勇敢不耐烦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

“我看,这奉天也没啥人认识咱,北大营最近不是在募兵么?干脆咱去那里行了。”

“也成。来,干。”



1931年9月17日。

旅顺。日本关东军司令部。

石原莞尔匆匆推开了参谋室的大门,甚至忘了敲门。这一不礼貌的行为让正对着地图沉思的板垣征四郎颇为不快。

板垣征四郎缓缓转过头来说道:“石原君,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保持帝国军人的仪态。”

石原莞尔赶紧躬身道:“对不起,大佐阁下,内阁和参谋本部不但没有批准我们的计划,今天,作战部建川美次阁下已经启程前来,明日将抵达奉天。”

板垣征四郎吃了一惊。“什么?为什么内阁那帮饭桶如此胆小!”

石原莞尔道:“大佐阁下,在我看来,我们的计划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请石原君详细地讲一讲你的计划吧。” 板垣征四郎的面色稍缓。

“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虽然有内阁的阻挠,但军部对我们的计划还是相当感兴趣的。我们的计划泄露以后,本庄繁司令官阁下并没有给我们施加压力。此次建川美次阁下私下里也曾谈起过我们计划的可行性,那么,我们不是不可能进行我们的计划的。”

板垣征四郎低头沉思半晌,突然道:“明天,就是明天!”

“大佐阁下真是英明啊,不愧为我们的关东军之虎!据可靠情报,支那政府军正在江西剿匪,明天蒋介石还要离开南京去江西督战。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板垣征四郎走到地图前,指着辽阳说:“那么,明天在辽阳的演习结束后,请石原君随同司令官阁下回司令部。你要做的,就是等事件发生后,向本庄繁司令官解释一切,并说服司令官阁下增援我。而我,将去款待远道而来的建川美次阁下。我将让部长阁下享受到奉天最好的美味。”

“大佐阁下款待部长阁下最好的宴席上,最美味的一道菜应该就是,奉天!”

“石原君,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拜托了!”板垣征四郎庄重地向石原莞尔深鞠了一躬。



南京

1931年9月18日。

晨。

已经是秋天了。清晨的微风带来丝丝寒意。南京下关码头上,一艘军舰整装待发。码头上彩旗飘舞,民众在细雨中举着标语“祝愿领袖旗开得胜,剿灭江西匪患!”只不过由于细雨的原因,民众的兴致未免不够高,而标语上的字则有些淋漓不堪,墨色的污迹像已经凝固的鲜血一样,在红色的条幅背景下,显出肃杀的意味。

一支车队驰来,在卫队的严密保卫下,蒋介石总统登上了军舰。总统冒着细雨站立在甲板上,侍从室主任赶紧撑起了洋伞,却被总统轻轻推开。他解开黑色披风的扣子,轻轻一抖,露出一身的戎装,然后环视着送行的民众,缓缓地挥了挥戴着白手套的手。军舰的汽笛一声长鸣,缓缓驶离。


1931年9月18日

夜。

东北军北大营附近的南满铁路柳条湖段。

两条铁轨在冷月下延伸到无边的黑夜中。一队人影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河本君,真的要炸掉这条铁路吗?”一人一边埋炸药一边回头问道。

“笨蛋,这条铁路如此重要,怎能炸断?”河本末守中尉低声喝道。

“那么今田大尉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八嘎,这是你该知道的问题吗?埋设炸药!”


奉天。日军临时指挥所。

坂垣征四郎低着头来回踱着步,旁边几名日军军官肃立。

“大佐阁下,您真的考虑好了吗?”一名军官小声问道。

“嗯?”坂垣停下来,直视着发问的军官。

“阁下,司令官阁下并没有援权我们这样做。蒙满铁路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想必您是知道的。如果这条铁路不畅,内阁一定会给我们施加巨大的压力。”

“如果炸药用量控制得当,我们可以将损失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另一名军官答道。

“以我们在蒙满只有一个师团,而支那军队有五十万。。。。。。。。”

“小笠君,你还记得东乡平八郎大将吗?”坂垣缓缓地问道。

“当然。他是我们的战神,当年他以劣势的兵力,一举击溃了俄国舰队,奠定了大日本海军的优势地位。”

“我在想,当东乡平八郎大将命令在旗舰上升起战斗旗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呢?”坂垣抬头望了望天花板,摆了摆手。

“开始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