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末路疯狂

自由九号 收藏 1 705
导读: 末路疯狂 我吸毒了,那一年我十九岁。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吸毒,我事实上吸了,是吸的海洛因白粉,不仅吸了,到现在也已有十几年时间了,从开始吸到现在要打针了。 我患上了爱滋病,这一年我三十三岁。 我是两年前知道的,是在看病后医生告诉我的。 在吸毒几年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竟得了肺结核病,这个病挺麻烦,反复得很厉害,所以时不时就要到医院。 身材原来不错的我经不起这般折腾,逐渐的瘦削了,我身边的正常人逐渐的走了,到现在真的*了。常能在我身边的,只有那几个同样的病友,那几个与我一样到死不改的毒友。


末路疯狂

我吸毒了,那一年我十九岁。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吸毒,我事实上吸了,是吸的海洛因白粉,不仅吸了,到现在也已有十几年时间了,从开始吸到现在要打针了。

我患上了爱滋病,这一年我三十三岁。

我是两年前知道的,是在看病后医生告诉我的。

在吸毒几年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竟得了肺结核病,这个病挺麻烦,反复得很厉害,所以时不时就要到医院。

身材原来不错的我经不起这般折腾,逐渐的瘦削了,我身边的正常人逐渐的走了,到现在真的*了。常能在我身边的,只有那几个同样的病友,那几个与我一样到死不改的毒友。

警察不能把我怎样,我不是有钱,我有的是病。警察都盼我快点死去,别去给他们惹麻烦,所以,我与当地派出所的警察都是老相识了。

一旦被逮着了,警察见着,有人就会咒骂我,“你还没死去!”,我听多了,也不生气,反正他们不能把我怎样了。

我小事不断犯,大事不犯,警察真的是对我无可奈何。

我吸毒,每一天的消费都要最少几十元的,家里一早就被我弄光了,我那老爸原开一个花木场,生意还不错,经济上达不到富裕,也算是小康了,他们只我一个独子,只要我开口,没有达不到要求的,尤其是我那善良的母亲。

小时候,玩具都是挺少而且是挺贵的,只要我看上了,在店里洒个无赖,母亲也没办法,借钱都要给我买回来,玩不到一天,觉得就没意思了,随便就扔掉了。

上学的时候,想买的不是书,而是当时最酷的跑车款的自行车,母亲也赖我不过,不是一两辆,最少都有三辆四辆吧,因为从小学到初中,不被偷个三四辆车也不正常。当然,我记得有一次,我是把车卖掉了,因为我不够钱花,回去之后又骗妈说是被人偷走了车。

父亲对于我的乱花钱特别恼火,我一开口,肯定会遭受一顿毒骂。我暗想,你这个老不死的,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所以,从小我与父亲的关系就不好,但母亲一定会维护我。

书很快就读完了,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父亲花场那些活我是最不喜欢干了,除草、浇水、剪枝、上泥,根本就是农民的活,太土地了。

没工做就没有工资,开销的什么的却越来越大了,请女友吃吃饭,唱唱K,跳跳D,喝喝酒,这很正常嘛,不然面子放那去啦,现在是还没找到好的岗位,我迟早会找到钱的,我张嘴跟老爸又要钱了。

老爸一听就来气,钱钱钱,你都出来了,是个大人了,应该要自己找工作了,这里有活你又不干,想啥子的。我没好气的,直接就问,“那你给不给!”。我爸也很干脆,说“没有”。我一个巴掌就向老爸打过去,恨恨地说,“你好野!”。父亲随手就拎起旁边的锄头棍,口里说着,“你个五逆仔,够胆打老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闪!

爸不给我钱,只好找妈去。

妈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这次她有了一点犹豫,问我怎么这样子花钱,挣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我说,好好好,我以后也会好好工作,好好挣钱的,妈一听我这样说,心立马就软了。就说了几句以后不要大手大脚的啊,我钱又到手了。

手里有钱那才叫放心,啤酒不喝几打,下D不到三四点不过瘾。

不知是那一次,在喝下几罐后,就与平时的不同,身体好象要飘起来,好象有脚不沾地的,怎么回事?随着音乐越来越强劲,随着节奏,这晚我太疯狂了,我太高了!后来知道,有个家伙在酒中下了点东西,说是兄弟,给我们一点好货。

我终于离不开那个东西了。而且,这东西后来加上了白粉。

它走进了我的生命,没有那个东西,我的血液里就少了一样东西,我无法拒绝它。开始的时候,那东西是别人免费给的,以后,是自费的。

妈给的钱终于不够用了。我开始一次一次的跟妈翻脸,有一次在讨不到钱的时候,我一掌把妈推翻在地,妈那次哭的很厉害。

妈明白了,儿子吸毒了,而且中毒很深。

我开始打了花场的主意。

我趁着老爸有一次出差的时候,偷着把花场里面的名贵树种卖了出去。这可是花场的宝贝,等父亲回来知道的时候,他病倒了。花场以后就完了,有些树是父亲借钱才种的。

我第一次被派出所抓了,强制戒毒六个月。

我有些后悔了。在戒毒所的日子很难受,又要守规矩,又要工作,没钱孝敬所里的大哥还要受更大的苦头。我发誓以后要戒毒了。在戒毒所的日子里,父亲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妈还是那样,就算儿子对她不好,又犯了错误,还每个把月就来看我一次,送点衣服,送点钱。

在妈面前,我发誓言要戒毒了,妈心总是软的,流泪叮嘱我好好改造。

六个月过得很漫长,然而毕竟已熬过来了,我出来了。

回到家去,我用黄皮树叶浸的水擦遍了全身,我要洗去所有的霉气。

“出来就好、出来就好,”。我好久没有见到妈露出的一点笑容,我明显看到她苍老了许多。

父亲对于我的出来不屑一顾,看来他已经对我失去了信心,他的花场倒闭了,还欠着别人的债,他只好在一个工厂打工了。

妈永远对我充满着期待。

出来后的一段时间,我也想着要找工作了,可是,初中的水平,也没有一技之长,见过几家,有可以收留的,但工资少得可怜,跟外地人打工的一样,有一些老板看我是本地的,想要收我的,可在背后,他们知道了我吸毒的事情,就拒绝了我。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进厂打工,钱不多,没有自由,现在人家又对自己吸过毒的经历不信任,我想,如果有一辆摩托车,拉拉客的,应该不错的。不过,现在去那买一辆摩托车呢,自己又没钱,于是我把想法告诉了妈,妈有点为难了,现在的环境不同往年了,她也没有多少积蓄,一下子弄几千块,要不跟老爸商量一下吧。我是不会向父亲说的,我知道那是说了也是白说。妈答应我想想办法。

之后,我知道妈又向人家借了钱,在把钱交给我的时候,妈说要我好好的做人,不要再沾染那害人的东西了,穷日子不要紧,这几年人家背后说的风凉话可是听得多了,家人很不好受,包括父亲在内。

我买到了摩托车,我要开始自己找钱了。

我干的是非法营运,因为我搞不到那件合法的营运衫,那衫也是要钱的,黑市上卖到几千元,我也没有那个钱。如果运气好,一年下来,警察和交通稽查队没有抓到我,能找它两千来块一个月是没有问题的,运气不好,抓到一次,罚款500块,扣车15天吧。

半年过去了,买摩托车的成本让我赚回来了,我很高兴,妈也很高兴,她真的很多年没有这样高兴了。

一天,在戒毒所的一个室友在路上见到我,说我环境好了,而他就很惨,现在没有工做,妈妈又生病住院,现在连住院的钱都没有,他要向我借点钱用。江湖救急嘛,况且大家都同在一所里呆过,我们叫共同患难过,帮他一把吧,于是我借给了他一千元。

过了几天,我知道被这个混蛋骗了,他妈根本没有病,那只是一个籍口,那一千块也仅是让他快活了几天。

我气坏了。

天天在路上跑,我见到了几个患难之人,他们基本无事可干,出来没几天又混到一起继续搞那飘魂的勾当。也不知他们那来这么多的钱。有人曾经老想约我出来放松放松一下,我怕再惹上了,没有出去。

有一天,一位初中的同学开生日会,我就过去了。恰好就碰到了借我钱的那个混蛋室友,真是冤家路窄,谁知这室友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他见着我就忙说对不起,他还正想找我还钱呢。

我跟他说,“你少废话,还钱来再说”。

室友叫阿强,很淡定,叫我坐下来,喝几杯。他接着说,咱们也曾经是患难兄弟,上次我帮过他的忙,他会记住的,现在别说一千块,就是一万块,也不是问题。我奇怪了,心想他是不是发达了。他明显知道我这样想,于是凑过头来,向我说道:“我知道你开这拉客的摩的混口吃的也不容易,这样子,是兄弟才关照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他停了停,继续说道:“我现在跟一个老板,混得还不错,比你开这摩的强多了,也不用天天雨晒日淋的”。

还有这等好事?我将信将疑了。

阿强从身上掏出一小包东西,打开一看,我就知道这是上等的好货,那几年被人渗假的货吃多了。

我问阿强,“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强说:“这就是老板的货,上个月刚出完了一批,这老板很有实力啊,拿一批就几十万,只要帮他们出出货,除了赚的,还有自己的”。阿强的鼻子抽拉了一下,边说边转过身去说:“等等我”。

他进了厕所。

十来分钟的样子,阿强出来了,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我知道他在厕所干的好事。

阿强又开始说了,“那老板的货还可以批出去,利润你是知道的,高得很啊,目前我手头上虽然也有点,但不是很足,如果有你合起来一起干,我们可以拿更多的货,赚更多的利润,要货量多了,价钱也会低,那就更容易赚了。”

我说:“销量能有保证?”

阿强说:“你真笨蛋,与我们在所里出来的那些人,有那个是真正戒断了的?就你吗?放心好了,我现在手下还有几个人,到时候我们做大了,我们就是老板!”

我说:“会不会有危险?贩毒可是杀头的事啊!”

阿强说:“我们出资,不出面,让那些马仔出去,怕什么呀怕!”

我心动了,我说,“可是我也没有多少钱。”

阿强说:“我跟你是兄弟才关照你,你现在能拿多少出来?”

“顶多就一万吧”,我回答说。

“好,加上你之前的一千,你就用一万一千做资,加上我的本钱,也可以进它个好几万的货,不用两月,包你回本并赚钱”,阿强说。


我虽然动了心,但没有下决心。

这次以后,我跟阿强也有了来往,当然我不敢让妈知道。

不久之后,我的摩托车被查了,要扣车,还要罚五百。

阿强却通过关系,让稽查那边只罚了五百,没有扣车,我认为阿强还是个兄弟。我很奇怪,阿强还在弄那玩意,他怎么还会有关系,警察还会结交这种人?这事以后我才明白了。

眼见阿强越发风光了,他身边的马仔也多了好几号人,经常出入夜场,旅馆酒店是他的常住地方。他还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说那次的事想得怎么样。

我终于下决心了,办大事是不能犹豫的。

我悄悄的把摩托车卖掉了,凑足了一万元。

我又回到了那风花雪月的圈子里,尽管阿强从来没有兑现过赚大钱的承诺,但那令人掉魂的金三角正品,又让我无法拒绝,当我又面对那鬼魅般的白面时,我曾恐惧、害怕,戒毒所的日子又浮在眼前,当我再吸下那近一年来都曾誓言不沾的东西时,我浑身颤抖,当我在感受那一刻灵魂出窍的快感时,一切神马都是浮云!

魔鬼的周围只能由魔鬼去陪伴,当人变成魔鬼的时候,他的周围已再不是人。阿强的马子教我如何扎下了第一针!

这是群魔乱舞的岁月!

我生命中的船已彻底地触礁了。

当我又扎下一针,在房间与一女子狂乱作爱的时候,警察把我铐住了。我的罪名是参与贩卖毒品,判两年半。在刑事审判庭上,老板被判了死缓,老板下面的几个拆家,也分别被判刑,奇怪的是阿强,他居然不在庭上,他是跑掉了吗?

在监狱里,我了解到了阿强原来是警察的一条内线,他是帮警察做事的。怪不得我的摩托车被查扣,他有关系,如果是这样,这个阿强也不高明,他不应该这样暴露出来,警察也不高明,他们不应该让一个有毒瘾的人作内线,也不应该帮阿强走关系。老板不是一个人,那边是一个集团,虽然我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有多复杂,但阿强恐怕要完了。

果然,到我两年后出来的时候,就听说阿强死在了一个公共厕所里,臂上还插着针筒。这到底是他吸毒过量死的还是别人干掉的,我不知道了。象这么个死法对于一个吸毒者来说也是很正常的,说不定自己那一天也就这么搞掂了。

我回家了,母亲已病得不行了,有这方面的原因,我是被提前释放了。可怜的母亲啊,善良的母亲啊,就让不孝的儿子送你一程吧。

母亲去了,家已不成家,父亲不会原谅我,早就不会。

他没有拿棍子将我赶出去已是给我最大的面子。

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我离家了。

就象老鼠总会找到洞一样,我同样容易找到临时的藏身处。那是一些道友的家。

白吃白抽的总是不行,总得有个落脚点。钱,还是那句老话。

这次出来后,我就没打算要戒掉。

有了挥霍的经历,没有钱花是痛苦的,我要租个地方住下来,也要交租。我实在没办法,我发作的时候那种痛苦状没有人知道,那叫生不如死。我又只好潜回家去,把那电视机卖掉,好歹能过上几天,不管上不上等的货,止住瘾就行。

家里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卖的了,附近出租屋的煤气罐也不错,连同偷来的三轮车一起卖了,又得几天。

附近一些好久没有人住的屋子,拆下几个铝合金的窗子卖掉,又得几天。

建筑工地上的铁料,偷着卖几根,也可以过上两天。

不久,我第三次进了派出所,又是强制戒毒两年。

出来不到半年,我身子垮掉了,开始莫名的咳嗽。当咳出血来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得了肺结核。从此,我衣服里多了一张证明,是医院出的关于肺结核的证明。

我依然无法摆脱那东西,每天依旧最少扎上一针。不偷点东西去卖我实在活不下去了。运气好的时候,我可以搞到万把块,运气不好的时候给人发现了,被狠揍上一顿,然后送到派出所。这个时候,我那张证明成了护身符,警察们因为我有了这个病,上面的拘留所戒毒所什么的,都不愿意收留我,尽管我还在扎针吃毒,尽管我还在不时的偷东西被抓到,这个镇上的几个派出所都已对我很熟悉了。

因为老是惹事,派出所的人见到我就咆哮,有一次在一个星期内因为两到出租屋偷东西两次被送到派出所,派出所那个什么领导见着我被押过来了,他一声不哼,过来左右开弓两个巴掌,然后一脚把我踢翻,狠狠地说,“你这鸟人就只会偷东西吗?”,我不敢回答,因为说什么也无道理,说多了还可能召来一顿老拳。

不过派出所也真没办法,对我发火发够了,就把我象狗一样拴在树上,我知道,几个小时后,我又会被放出来。

这样,我也会做人了,不要让派出所难做,更重要的是自己也免得受苦,我东在这辖区弄点,西在另一个辖区弄点,反正活着也是活着。这年头,象我这样的人还真有一批。遇到脾气好一点的警察,能为我说几句话的,我答应他尽量不在他的管区内犯事。

我这个烂人终于得到报应了,我被查出了爱滋病。我身上又多了一张爱滋病的证明。

两张护身符在身上,派出所更加没有办法了。他们直变成“为难哥”了。群众把我抓进来,他们没办法处理我,又不能把我打死,又不能把我弄伤,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我掠在一边,铐着就铐着吧,铁凳子上睡上一觉,醒来他们就会放人。

我只要偷,抢劫的事我基本不干,因为我还是怕被弄进去,这样在外面逍遥也是挺自在的。

现在我还多了一样法宝,对着那些没有经验的警察或者治安员,故意的引他们生气发火,让他对我动手,只要弄成一些伤口,我就投诉,他们不但要帮我治伤,还要对我赔偿,这一招还真够损的,为什么以前我想不到呢?

做人做到这样,我承认我真的烂透了,我不会怪别人,只是怪自己。

有时候,自己也很不明白的,象我这样的社会垃圾,为什么就还可以留在这个社会上,没有人清理?垃圾的处理就简单了,烧了,埋了,还可以做肥料,发挥点用处,呵呵,我是个人,不是个死人,不能烧,也不能埋,呵呵,我明白了,我在所里,在监狱里学过的,这叫“以人为本”哪!

这样的日子有时候也过得腻歪了,竟然也想着回去戒毒所看守所什么的安静一下。于是有一次,我拿了刚扎完针的针筒,里面还带点血,我想这样够恐怖的了,还要拿出那张爱滋病的证明书,我跑到城里最热闹的街上,直接闯进了一家店铺,把那两个东西一晃,对着里面的女孩一声吼,“我要打劫,给我别动,将你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女孩看着那个血针筒,脸一下子就发白了,再听我说是有爱滋病的,她就差点瘫倒了。

这次我抢到了几千块,丰收啊!这不太简单了呀,才几分钟的事。

一个星期后,我如法炮制,抢了另外一家,又得了一千多。

我的张狂都被店里的视频监控录了下来。很快,警察就把我找到了。我也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警察为我这事忙碌了两天,准备要把我投到看守所去,在看守所的体检处,工作人员看到这两张护身符,在那个收押纸上,签了一个“因患重大疾病,不适宜羁押”,我又被送回了派出所。这回派出所崩溃了!

崩溃归崩溃,法律归法律,超过了时间,他们就犯法,本来我就要想在那场合呆一段时间,你不让我进去,我也没办法啊!

我以为,现在看守的场所就是我的家!

我绝对的烂掉了,没有人理我!

我想良心发现,我不想伤害别人太多,不把我困起来,我无法自拔。

原谅“为难哥”吧,我是“吸毒哥”,我是“爱滋哥”,我是“麻烦哥”,我在等待“收押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