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跑丢的兵 正文 第三章 抗震篇(十五)

苹果绿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size][/URL] 今晚月亮像蒙上一层薄纱,隐晦地放出淡黄光芒,透着淡淡离愁,似乎知道他们即将于明天奉命撤离。饭后难得有片刻休憩,李跟进问他两个好兄弟:“我想你们还记得在草原五班的时候,我问过你们为什么选择来当兵吗?”   胡皓和王栋点点头,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着天上月亮想心事。一起来到灾区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


今晚月亮像蒙上一层薄纱,隐晦地放出淡黄光芒,透着淡淡离愁,似乎知道他们即将于明天奉命撤离。饭后难得有片刻休憩,李跟进问他两个好兄弟:“我想你们还记得在草原五班的时候,我问过你们为什么选择来当兵吗?”

胡皓和王栋点点头,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着天上月亮想心事。一起来到灾区90多个日日夜夜,不算太长,日子就像是绷紧了的弦,刚刚拉开,黎明又到来了。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甚至是没日没夜的干,炎炎烈日、暴雨、余震频繁下用双手抛开预制板,抛去瓦砾,一点点抓泥抱石,一遍遍的搜寻着生命的奇迹和死神做斗争;不舍得吃带来的食品、水去分给灾民们,累得随地而睡……

“事业不同于职业,理想不同于想法,它们是经过升华的一种可以让人追求的东西。我一直在寻找一条适合自己走的路,现在我想,我找到了。”李跟进打破沉默。

“秀才,什么时候开班授课?我和胡皓一定捧场。”每回李跟进“冒酸气”的时候,王栋就会插科打诨的找李跟进乐子。

李跟进知道王栋最怕他念“经”,乐呵呵的揽着他的肩说:“真不亏是我的好兄弟,既然如此回去后我天天念给你听,你可不许找借口逃之夭夭。”王栋如同接了个烫手山芋,急忙使眼色要胡皓顶上。谁知胡皓乐得在旁观战,丝毫没有加入同一战壕的行动。我靠!这小子越来越有心计,学会观战了,王栋心里恨恨的想。

放开心里正腹诽胡皓的王栋,李跟进接着说:“咱们也别没正形闹了,今天我可是很严肃的要和你们讨论。我们来到军营也一年多了,验证老兵伍六一说军营,它真的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没完没了的枯燥训练,想出去一趟还要看比例,超时还得写检讨受处分。可是这样的生活,简单来说就是责任(承担所做事情的责任)、充实(你知道自己的位置)、目标明确(自己干的每一件事价值),几何上就证明过简单往往能画出直达目的最短距离。你们认为呢?”将“话题包袱”丢给胡皓和王栋,他颇有兴致研究他俩表情动作,他深信了解一个人的心,不光只是注意从他嘴里说出来,还应当包含他的肢体语言,人在下意识的行为有时更能透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草原五班时候,身穿军装我们充其量只是一个有着兵的表,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兵。”胡皓缓缓说:“师侦营很合咱们三个的“胃口”,鱼游入大海里的畅快。我开始会想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兵。咱们三个来得晚,强迫自己在体能上、军事技能上追赶战友的同时,每日都要进行训练,背诵枯燥之极的条令、条例、与战友之间配合等,就在那不知不觉间,荣誉感、团队感就一点点融入我们的血液,成为一种生命的本能。”

王栋摸摸后脑勺:“我没‘秀才’想得那么远,也没胡皓拥有的内敛。我就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爱吃贪玩,喜欢跟战友们一起训练,一起打打闹闹什么的。地震发生后,亲身感受废墟下生命的脆弱,但当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救出幸存者后,喜极而泣里又会让你觉得生命中的不放弃。老实说我被深深震撼着,很难找到一种恰当文字来形容。”

“老兵们用行动诠释了什么是不抛弃,不放弃的钢七连精神。”李跟进补充了一句。

“成天把不抛弃,不放弃!放到嘴上说,都快成‘口头禅’了,其实我们离做到还有很远距离。”胡皓若有所思,他没注意到自己手下意识摸着束在腰间武装带:“跟进,这就是你一直想寻找的答案?”。

“嗯,班长牺牲触动我萌发一种新想法,一个对自己将来会很有影响的决定。”

“什么决定?”王栋口快。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李跟进耍起花招。

王栋向胡皓示意一起上,胡皓摊开两手:“他要是不说,就算你用上满清十大酷刑也不顶用。”

找不到“同盟军”王栋恨恨望一眼李跟进:“不说嘛!好,以后你想说我和胡皓也不理你,我…我憋死你!”

朝王栋摆摆手,李跟进示意无惧他的所谓威胁,此刻自己的心情是找到答案后有了明确目标的轻松,而且太了解这个兄弟了,他的好奇心忍不到两天,然后又会想法子套自己说出没说完的话。

两人正斗着,胡皓说:“跟进,你找到了答案,而我理解了自己的父辈。军人,即使他脱下军服,部队教给他的一点一滴早就深深融入他们血液,骨髓,心里始终脱不下军人的气质和军人的情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变的始终还是那份记忆深处的思念!当他知道我要来当兵时眼里闪出的光彩,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父子之间从此多了一层默契,心从末有贴得如此近。我现在打电话回去跟他说的话比妈妈还多,我妈直埋怨说我偏心呢。”

听到俩“死党”的先后感言,王栋转而沉默不语,他不能忘对家人的承诺,如果知道自己已经对这身迷彩产生难言的依恋,当初就不会那么爽快答应家里人。无意中手指碰到兜里那张纸条,心里顿然充满甜蜜,一时间,几件事搅在一起,情绪忽而喜,忽而懊恼,忽而失落,一逝而消的甜笑被眼尖的胡皓看到。

他用手臂碰碰李跟进:“有人掉进蜜罐子里了。”

李跟进撇撇嘴:“典型的恋爱症状”

胡皓恍然大悟:“我说呢,以前咱们三个到哪都是一起,最近几天他却是有些神经兮兮。”

“少装傻了,听我大学同学说你在网上可火了,不知有多少MM想嫁给你,你小子就等着打着滚儿来挑吧。”

胡皓尴尬得连手都不知该往哪放:“都是那个记者,那么多可以拍的东西,却偏偏给他拍到我哄小孩子,我妈说家里突然多了好多人打电话说要来采访,她去市场买菜又给人指指点点,一时间不知发生什么事,那天吓得她连门都不敢出。”遮掩性走过来拍拍兀自发呆王栋:“明天就要撤离灾区了,我们早些回去准备。”

半夜里有细心的灾民发现兵们忙碌收拾帐篷物资,把周围打扫干净。很快部队要撤离的消息从住着灾民的一个帐逢传到另一个帐蓬,他们同样在悄悄准备着。

清晨时分,薄雾在山间流淌,又一次站在集合队面前的高城百感交集,年轻的兵们脸晒得黑黑的,目光却沉稳的许多,懂得了责任与荣誉,多了一份比同年人的成熟,那就是他最为珍惜兵的里,欣慰下命令全体人员上车,准备悄然离开临时驻地。

车开出营门后见到一切,再次让他们惊呆,路旁车厢上、电线杆上,所能看到的地方,到处都是贴着感谢的标语。路两旁聚满自发而来的灾民,不停地挥舞着手臂,他们还将自己仅有的好东西都拿来了。

山刻下他们走过的足迹,水印着他们涉水而过身影,这里的人更会铭记绿色迷彩身影给他们带来生的希望,哪里最需要,他们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最危险,他们就战斗在哪里;哪里有灾民,他们就救援到哪里。

车没法朝前开,分片给灾民们包围,他们手里拿着碗、水壶,矿泉水,拿着水果、鸡蛋,甚至还有一直舍不得吃的大公鸡。流着泪不让他们走,哭着问他们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把好吃的往他们怀里塞,他们不接,就一遍遍塞过去……

一个小时可以开出去路,载满撤离官兵车队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不时是谁起的头,兵们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用力地吼着,青筋凸起、声嘶力竭,似乎试图以此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一双双手,还紧紧地握着,握着,不愿松开;

一双双泪眼,还尽情的流着,模糊了视线,挥洒不断;

一声声祝福,还热切的诉说着,流淌着,绵绵不绝……

车队消失于远处地平线,送别的人还是久久不愿离开,继续挥动手,脸上的热泪不想去擦,就让它自然风干,日子还得继续,还得继续生,还得继续活,这就是生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