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六章义结金兰

程志 收藏 14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六章义结金兰 那个寨主马上招呼手下大开寨门,准备大摆宴席,不知道是不是在偏僻地方呆久了,难得来个稀客,竟然这么兴奋! “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谢飞说道。 “在下王阳,表字元真。”寨主豪爽地大笑着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六章义结金兰


那个寨主马上招呼手下大开寨门,准备大摆宴席,不知道是不是在偏僻地方呆久了,难得来个稀客,竟然这么兴奋!


“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谢飞说道。


“在下王阳,表字元真。”寨主豪爽地大笑着说道。


谢飞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元真兄如此风姿英发,豪爽亲近,真让我有相见恨晚之感啊!”


谢飞和婉娘二人跟随王阳往寨内走去,城墙厚约四五米,上面布满箭楼,马面,进寨之后,入目的是方圆数里的宽阔平地,远处还有一排厚木墙隔着,墙内是整齐密立的数十幢石制木制房屋,墙外是青绿嫣然的大片农田果树,稀稀落落的有不停忙碌,各司各职的百姓人民。


走了大约小刻钟走到一幢木楼前,面积大约数百坪,再进就见到两边分别有嬉戏的孩童和训练的壮士,看那些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就知道都是非常武勇之辈,可惜人数少了点,大约才七八十人左右。


“元真兄,恕我冒昧!看这些壮士如此威武,当知兄台乃是当世不朽的领兵奇才也!”谢飞感慨的说道。


“呵呵这都是跟了我几年的老兄弟了,归隐时执意要跟着我,可惜了如此良好的素质!归隐几年还是日日苦练不休!”王阳歉意地看着那些训练的感慨地说道。


谢飞心思澎湃地随王阳走,嘴边随便敷衍着,忽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顿时计上心来。虽然王阳也是一个领兵奇才,但是自己好歹也是领兵出身,更可贵的是自己多了一千七百年的经验,那是王阳所不具备的。自己透露一点真才实学,让王阳看出自己的才能,谢飞看上了王阳的那七八十人的亲卫士兵。


想想那石勒便以十八骑为骨干,招集山野亡命之徒,成立了一支凶悍的军队。晋怀帝永嘉元年(公元307年),石勒跟随汲桑等攻破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杀死晋新蔡玉司马腾,烧毁邺城宫室,抢劫宫里的珍宝。邺城是曹操建都的名城,这时遭受惨重的破坏。晋东海王司马越率兵讨伐汲桑,将汲桑打败,汲桑被杀。石勒于是投靠刘渊,成为刘渊手下的一员大将。

“元真兄才华横溢,又年纪轻轻,偏安一方不是有负上天恩赐的才华吗?我观天下乱象渐生,晋室势萎,敢肯定五年之内,必定天下大乱,元真兄何不挺身而出,既可尽情发挥你的才学,还天下个朗朗乾坤,也可重复当年的风光啊!”谢飞马上试探着说道。


王阳锐利的眼光一闪,“晋室虽然不济,总算是天命所归,谢兄如此评价,不才受之有愧啊!”


谢飞暗道“此事有门。”随即发挥自己对历史的见解,从天子朝廷说到黎民百姓,从国家大事说到众生百态,说得慕容皝连连点头称是,赞同不已,最后感慨的说道:“我命不由天,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王阳双眼中精光闪烁,随即一闪而失。王阳双手举碗,大声说道:“谢兄请。”


谢飞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吾与元真兄一见如故,今晚不醉不归!”


“快哉!” “快哉!”王阳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这顿饭吃了近两个时辰,谢飞是特种部队队员,以前少不了酒色场所的应酬,他也受过抗酒精训练,寻常白酒喝个两三斤也不在话下,古代的酒精度数比现在的酒稍低,但是喝到现在谢飞感觉也差不多了。


谢飞喝酒有一个原则,喝得七分醉既止,见王阳盛情难却,又不好推辞,只好采取装醉的办法应付。


谢飞故意装作不胜酒力,一碗酒狂饮了不到一半,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任王阳如何叫都不醒。


王阳随后安排谢飞在主楼安歇。


王阳看着星空,感慨不已。脸上表情复杂。


第二天刚一亮,谢飞起床,洗刷完毕。来到山寨的演武场上,从旁边的武器架上取出一把大环刀,谢飞单手执刀,刀尖向下,锋利的刀刃在坚硬的地板石面上激起淡淡火花,先持刀峰立,凝如山岳巍然,让谢飞莫名产生种天地英豪舍我取谁的豪烈气势。


静若泰山,动如脱兔,谢飞猛然间舞起五虎断魂刀来,只见刀光闪闪,气势不凡,虽然五虎断魂刀的精髓谢飞未能掌握,倒也使得有几分威武的神情。


谢飞舞的兴处,顿时漫天惨烈,寒光流转,混身上下透出一股子杀气。


“好!不想兄台如此豪情,他日定将驰骋沙场,啸傲群雄!”王阳拍手说道。


谢飞舞毕,脸不红,气不喘,转身笑道:“庄稼把式,让兄台见笑了。”


王阳见得谢飞身手不错,随即起了收服之心。当下笑着试探着问道:“看谢兄应该是久以战场之人,不知道对待行军布阵有何见解?”


谢飞笑道:“在下自幼熟读兵法,对行军布阵也算知之一二。”


王阳随即当场出言相试,谢飞无不对答如流,而且还提出让王阳叹为观止的军事思想。这样以来,王阳对谢飞更加看重,起了收服之心。


王阳思绪急转,低头沉思片刻,顿时有了主意,王阳豪爽地大笑着说道:“难得我和谢兄相见恨晚,相处得如此投机,我们不如来个义结金兰?”


王阳一提起结义,谢飞顿时愣了下,沉思起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谢飞心想如何能得到王阳的这批亲卫军,,没有想到他倒是先提出来了。


见谢飞沉思不语,王阳心里扑通扑通的,全身激动得有点发抖,他见谢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如果能为已所用,自当是如虎添翼,如果不能为我所用自然也早早除去,免得日后造成更大的损失。


好一会儿,谢飞反应过来,大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谢飞就恭敬不如从命,结了你这个兄弟!”


王阳一听,心喜若狂,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依然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拿酒来!”王阳对身边的侍从人员说道。


不一会儿,王阳的侍从人员拿来一坛未启封的酒,又拿了个菜盆。王阳马上迫不及待地把酒倒在菜盆上,迅速从身上抽出了一把短剑,朝手指割了一下,把血放进混合在酒里。


又有侍从人员摆上香案。谢飞心情更是激动不已,他本身也是个豪爽的人,马上也紧跟着割血入酒。


王阳对着香案跪在地上,发誓道:“今我王阳,和谢飞结为兄弟,虽为异姓,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明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谢飞也紧接着跪倒发誓道:“今我谢飞,和王阳结为兄弟,虽为异姓,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明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谢飞猛地一口气连喝几大口血酒,把血酒递给王阳,激动地说道:“兄弟今年双十又八载。”


“大哥!”王阳也猛灌了几口,激动地喊道。“小弟今天刚刚双十,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谢飞赶紧上前扶起王阳,谢飞这时心里更加激动了,心想着,古代人重情讲义气,不像现代人如此阴险狡诈,相对而言,更容易相处。


谢飞在虎王山就此住下,每日加紧操练山上的军士和李善等人。不外乎就是谢飞在前世训练特种兵的那一套,虽然说没有现代的兵器,但是战术和战法那都是古代人所不具备的。


谢飞和王阳结为兄弟,这让李善等人也是心喜若狂,他们本是山寨中人,本来在山寨并不被山寨中人所正视,古语有云“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侍二主。”叛逆的人最为让人不耻,现在随着谢飞在山寨的地位不断稳固,李善等人的地位也渐渐高起来了。


时间过了近一个月,谢飞渐渐感觉这样的生活太过平淡,并不是那想象的那种结果。谢飞心出一个想法,他想进城,去古代的城市畅游一番。


王阳看出谢飞的异样,很自然的问出心中的疑虑。


谢飞就把心中的想法和王阳一说,没有想到的是,王阳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而是转身回屋子里。


时间不长,王阳出来了,向谢飞说道:“大哥,小弟是父命难为,留守此地,不然也同大哥进城一遭,此西北方两百里乃安平郡城,也算雍州数一数二的大城,城守杨烈是家父的至交好友,小弟修书一封大哥带上,说不定能用的上。”


谢飞感动不已,说道:“兄弟之情,长记与心。他日归来,定与兄弟不醉不归。”


王阳又给谢飞一个包裹,谢飞接过,感觉沉甸甸的,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黄灿灿的金子。谢飞话别王阳,与婉娘,李善等人一行十五骑向安平进发。


战马飞速驰骋时,远处几百米突然出现了数十个灰棕色人影,谢飞心里不又嘀咕起来,不会又碰上劫道的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