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学生撞人后将其捅死 或涉嫌故意杀人

我真的不是党员 收藏 4 165
导读:西安大学生撞人后将其捅死 或涉嫌故意杀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事件回放

10月20日晚10时40分,西安一在校大三学生药某(男),驾车去长安区大学城一高校看望女朋友。途经大学城学府路时撞倒了骑着电动自行车、赶在回家路上的女服务员张萌(化名)。

下车后,药某见张萌睁着眼睛,不但看见了自己的脸,还试图记车号。药某拿出刀子,在张萌手部、前胸、后背连刺8刀,致其死亡。之后药某驾车逃离。在郭杜十字时,又撞倒一人。当他再次准备逃逸时,被周围群众堵住。

关注

行凶大学生是怎样一个人

“发现被撞者在记车号 22岁大学生连刺8刀致其亡”,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记者昨日走进药某的学校,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

邻居:他开的车是父母给买的

昨日上午,记者赶到药某家所在的新城区公园南路二十街坊,辗转打听到药某的父亲系转业军人,目前在做生意,其母亲是西安一研究所职工。父母均为大学学历。

随后,记者找到了药某的家。这是一幢6层高的居民楼,药某家住5层。记者按门铃,好久都没人来开。

一个邻居告诉记者,药某前段时间开车撞人了,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的父母。只知道药某家境比较殷实,药某开的车是他的父母掏钱买的,为的是方便药某带家教,好让药某多参加社会活动。

同学:他是个优秀又内向的学生

中午12时许,记者赶到药某所在的高校,药某所在专业的宿舍楼位于一个学生食堂的楼上,学生凭学生证上楼。楼管处立了个牌子,写着“来客登记”。

在楼梯出口等了约20分钟,记者见到了药某的一个同专业同学。该同学表示,药某学习优异,由于家在西安,因此并不住在宿舍楼,每天放学后开车回家。“在我眼里,他(药某)属于那种很优秀、又很内向的学生……能开得起车的大学生,家境肯定好得很。”该同学说。

老师:他的钢琴水平为业余10级

据药某的辅导员纪老师介绍,直到10月22日下午,她发现药某两天未到校上课,就给药某的父母打了电话,药某的父母表示,药某驾车撞了人,顺便替药某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直到后来很久,纪老师才知道“药某做了让人无法原谅的傻事”。

纪老师说,药某在第一学年获得学校乙等奖学金1000元。药某所在班级共有87人,能获得奖学金,成绩至少应在前十名。

对于药某的行为,纪老师说她感到既痛心又惋惜。药某的钢琴水平已达到业余10级,在校外带着几份钢琴家教,每节课60至100元。

市民

痛惜

为何不救人 而要一错再错

“这个傻孩子,撞了人为何不赶紧救人,而要一错再错呢?”昨日,事件见报后,引起西安市民广泛关注。

一位姓王的老太太昨日打来电话说:“撞了人及时抢救,可能会保住受害者的性命;即使不救人逃逸了,打个120,良心也可减轻些自责;即便不管,也可能有后来者发现伤者送往医院或拨打120,这样都可以给伤者留下获救助的可能,药某为什么要杀了被撞者呢?难道就是为了防止被撞者记住自己的脸和车号吗?这个娃太幼稚了,被撞者记不住你的车号,其他路过者就记不住吗?太傻了!”

一名网友说:“撞人了去看病不就完了,为什么要痛下杀手呢?为了逃避责任却背上故意杀人的罪名,太不理智了。”

西安另一高校负责就业的老师打电话给记者表示,药某驾车肇事,虽属意外但也能理解,但药某下车后持刀捅死受害者,这一极端行为却让人不可理解甚至感到气愤。他们学校领导决定,将组织学生进行一次安全教育和法制教育。

律师

说法

面临10年以上刑期甚至死刑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联系公安长安分局和长安区检察院,表示欲了解案件详细情况,均被告知此事太过敏感,不宜多说。

对于这起令人扼腕的悲剧,陕西知本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欣认为,在撞倒张萌之后,根据现场120急救人员及警方说法,张萌只是左腿骨折、颅脑轻度受损。这样的话,药某面临的可能只是抢救伤者,并赔付医药费,而不会涉及刑事责任。而发现躺在血泊中的张萌看见他的脸以及他的车号,药某就痛下杀手,这一行为可能会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或故意杀人罪。因为药某持刀连刺8刀的目的,有可能是为了达到不让受害者发现自己及记住车号,也有可能是为了灭口。药某的这一行为虽是激情犯罪,但将可能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死刑。

而药某造成的第二起车祸,甚至都不一定构成交通肇事罪,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交通事故造成死亡1人或3人以上重伤,并负事故主要或全部责任的,才涉嫌交通肇事罪。此外,造成重伤1人以上,但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逃逸的,也涉嫌交通肇事罪。因此在第二起车祸里,药某的行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取决于第二位伤者的伤情。

根据办案民警所说,药某心理素质非常好,曾导致突审数次受阻。对于此事,陕西同顺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涛认为,药某的行为已涉嫌故意伤害(致死)或故意杀人罪,其将来要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死刑的法律严惩。

最新

进展

有律师愿帮助受害者家属

昨晚,受害人张萌的父亲张平选说,到目前为止,他们仍未得到任何有关部门的回复。“我们现在就只想得到一句对张萌死亡的确定性定性,这样我们就可以让死者入土为安了。”张平选说。

针对这种情况,律师许涛表示,他愿意免费为受害者家属提供相关法律援助,依法为死者讨回公道,并为死者家属维护法律权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