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医死名医案日前开庭 名医死因扑朔迷离

轻哼小情歌 收藏 0 209
导读: 日前,轰动一时的无锡名医马秉钧遗属状告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疗伤害赔偿案,在当地崇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给别人医了一辈子病的中医痰科名家马秉钧最后竟死于不起眼的肠梗阻。他究竟是逝于第二医院医生医术还是死于医德或者其他原因?因他离去而引发的大讨论是当地卫生界的一件大事。因为本案的高关注度,开庭之事也一拖再拖,今年11月1日开庭那天,离马医生去世已整整一年。   2009年9月马医师胆石症发作,他选择胆囊切除。术后,因求治的患者多而休息不够,并发了不全性肠梗阻。同年10月10日,马医师走进了无锡




日前,轰动一时的无锡名医马秉钧遗属状告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疗伤害赔偿案,在当地崇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给别人医了一辈子病的中医痰科名家马秉钧最后竟死于不起眼的肠梗阻。他究竟是逝于第二医院医生医术还是死于医德或者其他原因?因他离去而引发的大讨论是当地卫生界的一件大事。因为本案的高关注度,开庭之事也一拖再拖,今年11月1日开庭那天,离马医生去世已整整一年。

2009年9月马医师胆石症发作,他选择胆囊切除。术后,因求治的患者多而休息不够,并发了不全性肠梗阻。同年10月10日,马医师走进了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住入普外科病房。这是当地的三级甲等医院。20天后马医师被毫无声息地抬出医院,永远的离开了他热爱的岗位和事业。


他的遗孀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经治的医生曾夸下海口:“看不全性肠梗阻是我们科中最简单的毛病,不要说切除一小段肠子,即便整个小肠切除,靠营养液也没啥问题的,就像上海的无肠女一样照常生活。”言犹在耳,人却离去。马秉钧入院诊断是不全性肠梗阻,而出院诊断及死因却是侵袭性真菌感染,真菌感染应当是院内感染啊!这么突兀的疾病演变有悖了医学常理。


2010年11月1日下午在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庭审期间,马秉钧医师的三位女儿及律师代理人对二院举证的病历一一质证。马秉钧医师被二院“医死”之谜终于浮出了水面——


马秉钧入住二院等待手术前后,因插胃肠减压管无法进食,按照常规应当为他静脉补足每日所需的热卡及水电解质等营养,方能维持其生命需要和承受手术治疗。但马秉钧的女儿们详细比对二院提供的住院病历上医嘱惊人的发现:这个涉及马秉钧患者营养支持的重大环节被二院的主任大夫给忽视了。经相关专家推算,马秉钧入院后每日补充的热卡能量不足,且10月14日至10月19日5 天中补液严重缺乏,最多的一天中出量超过入量达2570ml之多,难怪马秉钧对陪护亲属说:入院后体力不支一天不如一天,至10月18日十分虚弱,无力动弹。同时马秉钧女儿对二院护理的化验单举证分析显示,从10月12日至10月25日,5份生化检验单上马秉钧的总二氧化碳结合率一直低于正常值,马秉钧的机体一直处于代谢性酸中毒状态,而这样提示患者机体异常的严重程度的检验单,二院的大夫们熟视无睹,以致于马秉钧“被饥饿”没有得到及时发现和纠正——马老是被二院误诊误治饿死的。


随着马秉钧的三位女儿无可辩驳的质证逐步深入,马秉钧医生被二院违法违规而误诊误治的事实更加清晰——— 尽管马医生已发生了代谢性酸中毒及体能下降,二院的大夫没有依据上述异常进行相应处理,仍替马老做了梗阻部分的肠切除。由于原本患者热卡能量缺失,再加上手术创伤双重打击,终于使衰弱的马老支撑不住了。术后当晚,马老的平均心率即从70次/分跳到126次/分,明显异常,值班医生没有好好的分析并查找其心率骤升的诱因,盲目仓促地使用非常规的胺碘酮静滴,马老继发的心衰未除,严重的征象却被加以掩盖。之后,出现烦躁、错乱、持续心动过速、肝功损害等表现,但二院大夫们仍然没有进一步深究:为何马老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肠梗阻切除术,却出现诸多无法相符、不能解释的病象。


10月 26日的查房医生才考虑马老有水电解质紊乱所诱发的上述症状,遂急查血气分析,发现马老已处于重度代谢性酸中毒合并呼吸性碱中毒的严重阶段,慌忙联系专家组织会诊。但已失去了治疗时机,马老终因长期医源性“饥饿”,缺乏热卡及液体,由量变到质变,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全身多脏器损害及衰竭。到了10月27日下午4点,马老进展到心力衰竭和呼吸衰竭,不得不转入重症监护室。这时马老免疫功能都丧失了,二院已无回天之术!


一位参加旁听的医学法律专家,庭后接受采访一语道破了天机——二院在诊治马老过程中十分随意,没有严格按照医疗常规进行操作。如让没有执业资格的实习生任意开医嘱处理患者;护理级别开停混乱,职责不明;查房流于形式、观察病情不深不透;对异常的检验报告没有分析追究;对禁食病人每日的出入量没有重视;床位医生的病程记录成流水帐,不能客观反应患者的病情变化;值班等急诊医生无法从病史上了解马老的真实病情;大夫没有循征处理,而且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把握患者的整体变化,不去用“一元论”合理解释复杂的病变,仅对症不对因治疗;医嘱用药及检查很随便,没有指征,不按指南想到什么用什么;根本没有整套诊疗计划以及针对马老可能不良预后制定预案。最终因为二院的大夫们忽视了各个步骤细节,酿成马老不治身亡。


对待此事的处理,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认为他们并无过错,完全按照科学管理科学医治的流程进行。但从某种程度上讲,该院不积极的处理态度对马医生的遗属造成又一次伤害,尤其在收受“红包”的铁证问题都不能正视。 据悉,本案将进入医疗事故鉴定阶段,最新进展我们将继续关注。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