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北京无险可守的历史




如果说中国地图似一只大公鸡,北京就在其最单薄、最易被卡死的鸡脖上,从军事地理看,其根本就是一座无险可守而易遭侵害的城市。奇怪的是自元朝建元大都以来,其一直就是各朝各代的京城,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敌方轻而易举的卡住脖子而一锅端吗?今天我们就这个怪现象说古论今的回顾一遍,天南海北的随便聊聊,或许对中国近代以来强也弱势、弱也弱势,强也受欺负、弱也受欺负,有核武器也受核威胁、无核武器也受核威胁的困惑恍然大悟,从中对中国未来的命运有所启迪:




为什么蒙元要在这无险可守的地方建都呢?原来当初蒙古铁骑天下无敌,在他眼里只有进攻而没有防守,北京背靠其龙兴之地的内外蒙古大草原,居高临下物产丰富的中原大地,进进出出空间无限,是坐镇京都一统天下的战略要地。正因蒙元占尽了这天时地利的风水宝地,很快就踏平中原而统一了中国。




可铁骑将士一旦离开草原而下马享受安逸生活,其军事优势便不复存在。当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军逼近北京时,北京的始作俑者便尝到无险可守的苦果了,只得无可奈何的放弃京城而退回大草原,待兵强马壮时再东山再起。知己知彼的朱元璋岂能让其得逞,于是不惜一切代价的重筑万里长城,硬将蒙古挡在了长城之外。




朱元璋的儿子、雄才大略的明成祖朱棣,心有其母的蒙古尚武血液,以燕王封地的北京为龙兴之地,用三年的战争从侄儿手里夺得皇位。并力排众议,将明朝的京城由南京迁都北京,理由就是要与明朝的死对头蒙古面对面的对着干,美其名曰:皇帝守国们。就是这一祖训,使明朝成为对外最强硬的朝代,但也因京城无险可守,而为子孙埋下了一次次京城被围的军事危机,直至最后终于城破国亡的大悲剧。




第一次京城被围是明英宗御驾亲征蒙古,结果几十万大军被歼,自己也当了俘掳。当时北京危急,朝廷有人主张向南迁都避敌,文武双全的于谦临危不惧,驳斥投降派和逃跑派,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的爱国名言,拥立皇帝的哥哥明代宗继位。一边借谈判拖延时间以等待各地勤王救兵,一边以攻为守,取得了京城保卫战的胜利。于歉也因此抗敌有功,而象岳飞一样被莫须有的罪名残遭杀害。




第二次京城被围是崇帧时期,满清八旗军绕过山海关偷袭北京,抗清名将袁崇焕率部以一当十的奋勇拼杀,取得了京城保卫战的胜利。其也跟于歉一样因抗敌有功,而象岳飞一样被莫须有的罪名残遭杀害。




明朝最后灭亡的悲剧世人皆知:当吴三桂的精锐明军依靠长城及其山海关,将八旗军挡在关外时,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却乘虚而入北京,崇帧遵循皇帝守国门的祖训,哀叹着“众臣误朕也”而上吊自杀了。据说还留下遗书,表达以死换取李自成不要滥杀北京的无辜臣民。明朝就因图一时之勇的选京不当,就这样由轰轰烈烈的兴起,而又悲悲切切的灭亡了。




然而李自成的皇帝宝座还未坐热,就被投降满清的吴三桂和八旗军打败,不得不放弃无险可守的北京而逃之夭夭。据说后来李自成逃到湖北的九宫山,被当地武装杀了,但其部下与明朝残余不计前嫌,联合起来一致坚持抗清直至最后。




入关后的满清因与蒙元有同样异曲同工的龙兴背景,以及同样的战略模式,因此定都北京是一脉相承的事。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争夺海洋的战略地位成为国际主流,北京因离海较近,而雪上加霜的成为面对海上来犯之敌更无险可守的城市。于是靠海盗行径暴富的列强,动不动就开着坚船利炮从渤海湾的天津登陆,屡屡攻入北京烧杀抢掠。如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等等,京城难保而屡战屡败的清庭只有赔款割地的份了。满清子孙吃尽了京城无险可守的苦果,假设当时京城在中国内地,如慈禧弃京避难的西安,哪么远离坚船利炮的列强陆军就会如强弩之末,还能哪么横冲直闯的所向无敌吗?尚残留马背民族尚武精神的满清统治者,能哪么轻易屈服吗?平心而论,满清虽腐败无能,但在中国历史上,却是敢向世界所有列强公开宣战的朝代,堪称开创了空前绝后的中国对列强的宣战之最。由于北京太靠近海洋,每次都是宣战后还来不及全国总动员,列强就用坚船利炮迅速兵临城下或杀进京城了。据说甲午战争后李鸿章愤愤不平的说:日本顷全国之力直扑北京,而我仅以一方之力与淮军一军之旅慌忙迎敌,全国其它军队远水救不了近火,岂有不败之理。此话虽有推卸责任之嫌,但北京地势不适合抵御来自海上之敌,尤其是以弱抗强的打持久战的反侵略战争,是有目共睹的不争事实。




民国时期,无险可守的北京,成为大小军阀你争我夺的猎物,只要谁有枪杆子,谁就可随心所欲的攻入北京而挟首都以命褚候。致使中国混乱不堪而四分五裂,内忧外患更趋严重,国人处于水深火热中,从而使日寇趁火打劫的侵占东北并紧接着强行“华北自治”。




七七卢沟桥事变时正国共合作,本是全国军民同仇敌忾的抗日高潮,而处于抗战最前沿的北京,却因无险可守及其投降势力太强而毫无建树。中国军队无奈退出北京,使之成为不设防的城市,而日寇则大摇大摆的占领北京后,气势汹汹的势如破竹,中国军队因此节节败退。此为八年抗战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大长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大灭了中国抗日军民的威风,使投降派的抗战必亡论一时甚嚣尘上。




解放战争的平津战役,无险可守的傅作义率几十万国军接受解放军的改编,北京和平解放。此和平解放的典范,从军事和政治上彻底动摇了国民党的统治,加速了其灭亡的命运。






二、核包围中的中国及其北京的现状




解放后,新中国为什么定都北京?是考虑其北靠苏联老大哥及其附属国蒙古,以及广阔的解放区,可挥师南下解放全中国,有点类似当年蒙古和满清入关时的战略模式。因此定都北京是理所当然的事,但也不排出当时大家舍生忘死的打了几十年的仗,谁不想到三朝皇宫里享受一下呢?据说当时有专家学者建议在北京郊外建座新首都,以保护北京的原貌而未采纳,结果造成北京老城承受不了首都发展的交通需要,而不得已的拆毁了城墙和许多古建筑。




抗美援朝前,不甘心新中国向苏联一边倒的美国,为将其扼杀在摇篮中,好大喜功的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塞,用蛙跳战术在仁川登陆后长驱直入,其真实目的就是在核武器的威慑下,借道朝鲜直奔无险可守的北京,欲在空中机群和地面坦克联合突破的立体闪电战时,让第七舰队同时闪击天津登陆,以海陆空一体化的南北夹击中一举攻占北京,然后让蒋介石从台湾反攻大陆,麦克阿塞则可功成名就的做起联合国的中日大总督,其权威将比美国总统更胜一筹。若不是毛主席高瞻远瞩,派志愿军埋伏在中朝边境严阵以待,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中国与世界的现代历史就要改写了。




中苏交恶时,苏联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百万,并欲用核袭击中国。至此,中国已成为列强眼中名副其实的“大公鸡”了,昔日中国后院的蒙古已独立成苏联的仆从国,藏独、**、台独也如法炮制;东海琉球群岛及其钓鱼岛被日本吞并,南海诸岛被各国瓜分;朝鲜、越南倒向苏联,美日韩变本加厉的虎视眈眈。毛主席岂不知国内外环境凶险,北京已更是无险可守而防不胜防了。当时中国为战备,未雨绸缪的将大城市的军事工业迁往内地的崇山峻岭里,当时名叫“三线建设”。据说毛主席说:“三线不搞好,我睡不好觉啊。”于是遍布内地的热火朝天的三线工地上,到处都是搞好三线建设,让毛主席睡好觉的标语和口号。据后来媒体披露,当初在湖北某大别山里,白天不见一人,晚上打洞的工程兵如蚂蚁般的忙进忙出。洞里如神秘莫测地下世界,其地下室都是用牛皮包贴以防潮湿,虽后来此工程已遗弃而破烂不堪,但其呈高层领导指挥部的气派仍依稀可见。我想这大概就是准备应对苏联核袭击时,以此坚固而隐蔽的地下堡垒,来替代首都北京的战时“陪都”吧。据现在媒体披露,当时中央领导曾疏散到内地以防不测。




然而改革开放后,与战备规律背到而驰的城市化,又将当年的三线工厂连成一片,而在山里的三线工厂则干脆迁进市区。现在除政府防空办公室的地下面子工程外,当年全民动员各单位挖的真正实用的防空洞,早已因私营化而无人管理而人为损毁或坍塌了。每年918国防教育日的防空警报虽拉的震天响,但又有谁知道其长声和短声谁是防空警报、谁是解除警报,即使知道也没有就近的防空洞可躲,更没有相关部门来告诉或组织大家怎么躲。如北京已成为数千万人的超级大城市,全国人才、高科技、资金荟萃,若遭核袭击,顷巢之下岂有完卵?首都如此无视核时代的核战争规律,全国则盲目跟风,大小城市房地产如多米诺骨牌般的竖起,若遭核袭击就将如多米诺骨牌般的倒下。如上海这样高度城市化而必须重点防空的城市,为了迎合太平盛世的世博会,为了怕引起外国人的“误会”,竟连一年仅一次的918防空警报都不敢拉了。中国几十年的国防教育意识,在和平麻痹思想的侵蚀下已荡然无存的可见一斑。中国将为自己言听计从美国的疲华诡计,为自己的核战略失误,将付出比抗日战争更惨重的毁灭性的牺牲。




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注意,用军事眼光看,北京确实是一个不适合作为首都的城市,尤其是海陆空一体化的核战争时代。其无险可守的天然位置,必然天生只能与一时天下无敌的国民共享太平盛世的荣华富贵,而不能与以弱抗强的国民患难与共的同舟共济。在这个醉生梦死的天上人间,极易在政治上滋生对外卖国求荣,对内争权夺利窝里斗的妥协投降派。在经济上更易滋生对外崇洋媚外的洋奴精英,对内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它是中国和平演变和腐败丑恶现象泛滥成灾的策源地。据说抗日战争时毛主席曾感叹:“燕赵汉奸何其多!”




抗战中北京与中国其它大城市比,其哪座不是被炮火打得残垣断壁,如上海两次淞沪大抗战、南京大屠杀、重庆大轰炸...... 在世界上与二战的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比,那更有是天壤之别而无地自容。不幸中之万幸的是,正因如此,中国人民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保存了中国唯一一座保存中华辉煌文化的古城。为了让中国人民的鲜血没有白流,为了永远保存这人类文化遗产不遭战火毁灭,唯一的好办法就是要敢为人先的向全世界宣布,让北京与政治和军事脱钩,成为一座纯粹是保存人类文化遗产的不设防的和平城市。以此惊世骇俗的和平决策与和平典范,向联合国提议,倡议世界各国的首都和文化名城都仿效北京,都成为永不设防的和平城市。此顺应人类和平潮流的正义之举,必将获得世界人民的积极支持和响应,此将比我们开十个奥运会、百个世博会都能得道多助,而使逆潮流而动的美国之流失道寡助。此创新和谐世界的代价仅是我们迁迁都而已,仅是我们到有纵深空间而易守难攻的内地山区,建个使中国更安全的新首都。




当今核时代,常规武器已趋向落伍了,它仅是无核的弱小国家之间战争的落后武器,或核国家欺负弱小国家“杀鸡焉用牛刀”的杀鸡刀,而紧跟时代的先进武器就是核武器。因此,核大国之间打落后的常规战争是不可能的了,但打同归于尽的全面核战争也是不可能的。今后核国之间的战争形式就是打小规模的局部核战争,即一方将另一方先用相对先进的常规武器,将它死死的压制在它本国内,使它纵有核武器也打不到对方本土,甚至连还未打出国境就被拦截了时,强势的一方就可用核袭击将弱势的一方一举毁灭,而自己却可零伤亡的毫发不损。这种形式的局部核战争,已成为核战争时代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唯一可行与行之有效的战争规律。如已被美国核包围的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处于被动挨打的核弱势国家。尤其是我们的首都北京,近距离的面向美国控制的太平洋及其东海黄海,以及在日本、韩国的军事基地,且东西两面没有纵深,若美国从黄海和蒙古东西两面同时发动核袭击,我们将缺少起码的应对时间和拦截的空间。若首都被毁,全国将群龙无首的无法及时核反击而顷刻间灰飞烟灭。




基于核战争规律的美国对华核战略,先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忽悠手段,用冷水煮青蛙的安乐死方法将中国核包围后,再用声东击西的伎俩频频在我沿海大搞军演,表面好象是针对朝鲜和反恐,实际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个“沛公”就是困在美国鸿门宴中的中国首都北京。说白了就是美国已绑架了中国首都,其每次军演就是用这张无价的绑票要挟中国付出高昂的代价或让步,以得寸进尺的绑架全中国。虽有时美军好像因中国的抗议及其军事反制而无功而返,但其也从隔三差五的调动我军反反复复的应付中,暴露了我军大陆的军事基地,摸清了我军的行动规律,对我军的战略部署了如指掌;为美军进一步压制我军,为将来稳、准、狠的用核袭击精确打击我军积累可靠情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一搞军演,当局虽紧张的要命,却不敢真刀真枪的针锋相对,就是因首都变象的被绑架在美军手中而投鼠忌器啊。广大网友恨铁不成钢的说当局软弱无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就是视美国如纸老虎的毛主席再世,遇到这种作茧自缚的既成事实,也照样是只能如此丢车保帅的忍辱负重而已。试想,若我首都在远离黄海这直接面对美日韩威胁的危险区,它们还敢如此有恃无恐的耀武扬威吗?信奉革命老前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接班人、天生就是软柿子做得吗?其手中的百万雄师天生就是吃素的吗?




一个国家的首都无险可守的环境,往往使之堕落成没有国格的混混国。如韩国首都汉城离朝鲜太近,莫说朝鲜拥有核武器,就是用大炮都可将汉城覆盖,一个闪电式冲锋就可冲进其首都。在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环境里,韩国虽经济和军事以及各方面都比朝鲜强,却丧失了一个正常国家的应有形象,仅赖卖身投靠美日以狐假虎威。虽有人建议迁都,但在这个天上人间醉生梦死的统治者,岂舍得离开这个花天酒地的享乐窝。






三、破解核包围的当务之急是迁都




爱国主战的国人天天盯着、盼望着我军这圈剑刃刺向美日,殊不知承载剑刃的剑身和剑柄——中国首都北京是否坚不可摧而游刃有余,如果北京的安全时刻在美日的军演绑架下,就如美日间接的、部分的掌控了这把中国利剑,身为剑刃的我军是身不由己而英雄无用武之地啊!因此,中国战时肯定是要迁都的,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晚迁不如早迁,以免重蹈南京大屠杀的覆辙。那时南京政府事到临头仓皇迁都重庆,命大批从淞沪战场撤退的部队死守无险可守的南京以作为掩护,后来又突然命令部队弃京撤退时,已无路可退而混乱不堪了,致使三十多万抗日军民被日寇集体屠杀。




综上所述,我们要接受血的教训,要跳出局限,跳出常规思维的僵化模式,用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智慧,用与时俱进的维新思想应对核时代的核问题;要扬长避短、另辟蹊径的变被动为主动,要刻不容缓的将首都迁往离海岸的美国核潜艇、和离日韩台的核基地较远的内地。即便是在核袭击时能多争取一分钟的纵深空间,也就多了一份拦截核武器和核反击的生存权。就如两个士兵拼刺刀,谁生谁死往往就在谁离对方的刀尖远一寸,谁的反应动作快一点。




可能有人质疑:“新首都设在内地山区战时虽有好处,可平时处理日常政务就不方便了。”不会的,新首都无论战时还是平时,都有百利而无一弊。如解放战争时,党中央及其解放区的指挥中心就设在西柏坡,这个地地道道的偏僻山村,不是已表现出无与伦比的领导与指挥效率吗?这不就是当时解放区的理想 “首都”吗?当今已是电视宣传与信息传递的电脑网络时代,其传播速度无论是远在天边或近在眼前都没有差别了;当今已是交通工具高速运转的时代,从中国内地中心达到国内任何边远地方都仅以小时计算。因此顺应新时代的新首都,将与人们旧观念中的大而全、拖泥带水、坛坛罐罐的首都截然不同了。新首都除政府服务性窗口仍留守在交通方便的大中城市外,其它运筹帷幄的决策机构与指挥系统才集中迁在这里,确切的说它就是一座中国最高战略司令部。




如果要召开全国性会议,如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各省代表就在各省分会场,由中央用网络来集中主持就是了,既高效又省人省钱,何乐而不为?因新首都是主导国家机器高速运转的大本营,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是决不允许滞留任何闲人的。在这样精兵简政的艰苦而廉洁环境里,变色龙似的驻京办事处不就不遣而散了吗?上京跑官卖官、行贿受贿的腐败现象不就不禁而止了吗?尤其是各国大使馆都集中在一块,其间谍不就在安全部的眼皮下而不敢轻举妄动了吗?其打入首都机关的间谍稍有不轨不就暴露无遗了吗?中央率先让首都以身作则的作了艰苦奋斗的榜样,各省会、市府、县乡岂敢不上行下效,岂敢继续赖在繁华闹市里享受荣华富贵?上梁一正下梁不歪,各地领导因自己身处艰苦的工作环境,而不可能也不敢花天酒地了,他们岂能再容忍自己的下属用公款继续寻欢作乐吗?因此,全国上上下下清正廉洁之气必然蔚然成风。迁都不仅从军事上使中国变成核武器打不垮、常规战争拖不散的全民皆兵的铁打江山,在其它方面也能取得一举多得而万象更新的效果。




可能有人担心:全国各地的基层领导都住到山区农村办公去了,他们若象晚年的毛主席那样深居简出,而使权利无限膨胀至无人敢管时怎么办,有谁敢义不容辞的去约束和监督他们?有,这就是专门保护宪法的法律、及其专职执行该法律的执法者、即“见官高一等”的“法律宪兵”。此组织由制定国家法律的人大常委会直接管辖,以此常态机制确保法律神圣不可侵犯,确保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使任何敢将自己凌架于法律之上的人,无论是国家领导还是普通公务员,法律宪兵都可有职有权的依法将其绳之以法;否则,法律宪兵就将被玩忽职守罪而依法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从根本上改变目前法律的重要缺失,即再多再好的仅侧重自律性的法律,若它上面没有强制性的法律、及其专职的执法者时时刻刻的依法保护它,它在有权有势的权威面前,或在读职或滥用法律的执法者面前,就仅是一纸没有生命的法律条文而已。而迈过了阻碍法制社会一视同仁的这到坎,即有了法律宪兵,法律就有了人人敬畏的威慑力,制定法律的人大就能由橡皮图章变成钢铁国玺。法律宪兵绝非是标新立异的国家工具,它类似明朝朱元璋的锦衣卫;不同的是锦衣卫忠实执行的是皇帝的意志,而法律宪兵忠实执行的是代表人民意志的、保护宪法的法律。




可能有人更有高见:“你从头到尾都是用“守”的消极眼光看北京看中国,你为什么不用“攻”的积极眼光看北京看中国呢?美国的首都华盛顿、日本的首都东京不都在海边吗?没听说它们因首都无险可守而要迁都啊?人家照样在军事上和经济上打遍天下无敌手啊。” 说得有理、说得对!世界上确实没有绝对守得住的城市、没有绝对攻不破的堡垒。中国自盛唐以后,历朝历代一直是采取守成战略,可守来守去中华疆域越守越小,周边的豺狼虎豹却越聚越多,长此以往,终有一天会被蚕食的无土可守了。反观美日在军事和经济上采取攻势战略,从而在军事上已形成核包围并正在压缩我生存空间,经济上用国债绑架并控制了我经济命脉,这就是一个国家是“守”还是“攻”的战略差距。这就是美国洋洋得意的“巧实力”,与我名副其实的“软实力”的不对称的综合国力。从古今中外的历史看,奉行守势的国家终究只有死路一条,只有以攻为守才是起死回生的唯一活路。




俗话说江山好移本性难改,上千年根深蒂固的文弱守成旧习岂可一朝一夕就焕然一新?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根除积重难返的内忧外患谈何容易?这也许就是中国的命运及其新一代爱国少壮派的悲哀吧!而几百年养成的海盗攻击性,也许就是美日的命运及其新纳粹党徒的骄傲吧!我反复强调迁都的主张,其实是面对中国已被美国核包围的现实,而死里求生的紧急避难,是退一步而海阔天空所必须走的首要一步。正如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说:“战争的目的首先是要保存自己,只有保存了自己,才能更好的消灭敌人。” 至于如何以攻为守而转败为胜的打破核包围圈,还必须复兴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智慧、以重振汉唐雄风,还必须依靠枪杆子去各个击破周边的美国及其仆从国,还必须走既要搞好经济,又要收复领土领海的艰苦而漫长的道路,才能完成中华民族主导人类进化到宇宙文明的历史使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