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四章初露锋芒

程志 收藏 13 1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四章初露锋芒 看着众强盗面露惧意,那名匪首喝道:“没用的东西,一起上。” 众强盗想想也是,谢飞虽然勇猛,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好虎也架不住狼多,众强盗纷纷叫喊着冲了上来。 谢飞一声长笑,猛虎般扑了出去,刺刀挥劈下,与那十多人战作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四章初露锋芒


看着众强盗面露惧意,那名匪首喝道:“没用的东西,一起上。”


众强盗想想也是,谢飞虽然勇猛,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好虎也架不住狼多,众强盗纷纷叫喊着冲了上来。


谢飞一声长笑,猛虎般扑了出去,刺刀挥劈下,与那十多人战作一团。


谢飞习得都是杀人之法,当然平时和战友对战也会点到为止。谢飞迅速移动,教敌人不能形成合围之势,不片刻他们倒满一地,不是给他的铁拳击中要害,便是中了他的脚踢膝撞。


说着慢,实则快极。那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十几个强盗除了那名头目以外,场面上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


那名强盗头目哪里见过如此阵势,猛吸了口气,紧紧握住钢刀,大喝一声,如猛虎般向谢飞扑来。


他来得快,回去的速度更快。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那名强盗头目“噗”地朝天直喷了口血,后仰摔了下来。


“你们是从哪来的?怎么会在这里打劫?”谢飞的刺刀着抵在其中一人的胸口开口质问道。


“大爷饶命!”被谢飞抵着胸口的那名强盗动都不敢动,马上开口求饶,又接道:“我们是同村的,前几个月我们村被胡人袭击,那些胡人没有一点人性,把男人杀了,把女人都抢走了,还烧了我们的家园。后来流浪到这,被虎王山的大王看中,便跟他们上山当起了强盗,我们也是为生活所迫啊!”(此处省略一段白水文字,那些俗套故事。)


谢飞寻思着着莫非这个时代是五胡乱华,又问道:“胡人来袭,怎么官军不管吗?”


那名强盗一听官军,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不过他的话太多,古代人说话与现代人还是有些区别的,谢飞一时间也没有听明白。


那名强盗见谢飞面露不悦之色,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谢飞心中一怔,暗道此逢乱世拳头硬才是实力,自己虽然强悍,不如收几个跟班的,说不定还可以有一番作为,想到这儿,看他们骑马提刀的样子,应该能有几下子,便起了收服之心。一则为了自己,二则也可以为民除害。


“哦!看你们本性还不坏!你们可愿意跟随我?”谢飞问道。


“愿意!愿意!我们也是为生活所迫,逼不得已才上山为寇的!”看着谢飞收回刺刀后,他们十几个顿时点头不已,生怕谢飞反悔似的,真晕,准备了一肚子大道理还没派上用场呢!


谢飞深呼一口气,总算有战马骑乘了,不过还是对众强盗心怀戒备。其实他的顾虑是多余的,古代人信奉强者为尊,谢飞比他们强,他们自然愿意诚心归附。


其实谢飞只杀死他们四个人,其余的只不过是多多少少受了点伤,大多数只是被谢飞卸了关节,既然收服了他们,谢飞便将众人被打脱的关节重新接上,那些受伤的强盗更是感恩万分。


四骑风尘扬天而起,谢飞知道那名头目叫李善。后来又聊起了虎王山寨的情况。


谢飞问道:“李善说说你们虎王山上的情况吧。”


李善恭敬的回答道:“回谢爷的话,山上也就三、四百人左右,还有妇孺儿童,武装力量也就一百多名而已。”


以李善这样的人物对首领也所知不多,只知道好像是被贬的将军什么的。


谢飞又问道:“强盗也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啊,人迹罕至的。哪有人让你们抢劫呀!”


李善尴尬万分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们也不是什么强盗,我们的寨主是一个被被贬的将军,平时严令禁止下山抢劫的,况且山寨自给自足,再说附近也没有什么可以抢劫的对象。”


谢飞道:“那你们是怎么回事?”


李善赶紧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说道:“这全都是小人的主意,小人奉寨主之命前来巡山,眼见谢爷衣着不俗,气质不凡,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身上肯定有些油水,所以小人想。。。”


谢飞摆摆手,说道:“你们跟了我,往后不要左一句谢爷右一句谢爷了。”


李善一听,面露惊色,说道:“那怎么能行,谢爷您是主子,我们都是您的下人。”


谢飞道:“免了,往后你们都称我大哥好了,你们不是我的下人,我们都是兄弟,还有从今往后不许再行跪拜之礼。”


李善等人看向谢飞的眼神浮现出诧异之色,其他众人也都露出极为激动的神情。


天色不利于行走,谢飞下令就地宿营。


其实也就是找块干净的地方,休息一下。七月的天气太热,就是山中也不至于着凉。


李善安排几个人在外围警戒,敌人倒是不见得有,野兽可是不少。


谢飞生起一堆火,婉娘偎依在谢飞在怀里,说着肉麻的情话。


这时李善过来了,先是给谢飞施了一礼,然后递过来一只烤野兔。这个野兔烤得是皮焦肉嫩,看着都让人流口水。


谢飞其实也早就饿了,只是见过这只烤兔,肚子里不自觉的响起来,谢飞撕下其中一条腿,递给婉娘,拿起来就想咬,突然看到李善如饿狼般的眼神。问道:“你还没有吃吧。”


李善烟了一口涂抹,说道:“小人有吃的。”


谢飞呵呵一笑,抽出刺刀,在上面切了不大的一块肉,把大部分兔肉递给李善说道:“拿去和兄弟分了吧!”


李善喃喃的说道:“谢大哥,这。。这。。。这不好吧。”


谢飞详装一怒,“叫你拿去就拿去。总之一句话,以后只要有谢某人在,只要有我一口吃的,便不会再让兄弟们饿着。我与众兄弟同甘苦,同患难!”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随即李善噗通一声跪到地上,紧接着其他的众人也都跪了下来。


“谢大哥如此厚待我们,从今天往后,无论上刀山,下油锅我等万死无以为报。”李善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说道。


“谢大哥。”。这一声大哥喊得非常坚定,可见这些强盗此时已经完全效忠于谢飞了。


如果说先前众人是因为迫于谢飞的武勇而归顺,现在因为谢飞不经意的举动,则是真心实心的效忠。


要知道古代人等级森严,人与人这间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他们这些人原本都是流民,在社会上属于最没有地位的人,虽然要虎王山他们可以衣食无忧,但是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奴才而已。谢飞拿他们当兄弟真诚相待,怎么能让他们不感动。


谢飞看到众人的表情,心里莫名兴奋,他是带兵的出身,很自然的想到把这些人训练成自己忠心的手下。谢飞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胸中莫名地升起一股豪情。谢飞怎么也想不到就是今天这不经意的举动,成就了今后让敌人望风而逃的血杀军。(本人是坏蛋迷,这里借用一下)


随后,谢飞又在众人转悠着,同众人闲话家常。谢飞是一个特种兵出身,不光自身身手好,头脑也同样有过人之处。而且还有一个特点是目光特别毒,能轻易看穿别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并且特别擅长拉近关系。不知不觉间,谢飞与众人之间已经变得亲密无间了。


第二天一大早,谢飞刚刚睡醒,起身伸伸懒腰。谢飞跑远到一块空旷之地,舒活舒活了筋骨,打起了一套擒敌拳,此拳专门用于擒拿格斗之用,只见谢飞拳出如风,身快如箭,打来自是气势非凡,引来许多人的驻足观望。


此时谢飞打完一套拳,觉得全身都轻松多了,耳边却传来啪啪的鼓掌声,抬头一看却是婉娘正拍着手巧笑兮然地望着他。


“谢大哥练的这是什么?我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功法。”李善探寻地问道。


“这叫格斗术,自然是格斗来实现攻防的武术,也就是技法,近战中威力很大。”谢飞笑着解释,其实这只是一千七百年后的普通功夫,算不上高深莫测,只是在李善等人看来非同凡响了。


李善惊异的问道:“那怎么不用刀剑,那样不是更容易把敌人杀死吗?”


“哈哈,谢飞仰天大笑,好一会儿,接着说道“如果你没有武器,难道要束手就擒吗?此等功法只要练到高深之处,能碎石裂碑,击中人体非死即伤,空手夺白刃自然是手到擒来。”


李善其实身手不错,只是当时眼见众兄弟在谢飞手下没有人可以经得一回合,再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那小人可否请教一二?”李善目光熠熠道,显然是想试试拳术的威力。


谢飞一怔,暗想李善看来还没有完全忠服于自己,今天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功夫,等会一定要让他偿偿苦头。


其实这次谢飞并没有猜对,李善只是好勇斗狠之辈,见得谢飞功夫奇异,多少想见识一下,绝对没有不满谢飞的意思。另外他也有点小心思,想让谢飞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说不定以后谢飞发达了,也能重用自己。


“谢大哥要小心了。”李善双手执刀,一个腾空跳跃,钢刀上暴起了一圈雪白色的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了站在原地不动的谢飞。


谢飞脚底轻点,身形鬼魅般闪了开来,刀劈在了地上,顿时草地上被划开了一道半米的深缝。


李善攻击起来如行云流水,每一招之间的配合更是相互相成,虽然看起来大开大合,但是其连接却是紧凑无比,并且变化多端,让人防不胜防。


谢飞身法更是诡异,每每总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闪过攻击,脸上一派轻松写意的神情。


李善久攻不下,连谢飞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不禁暗暗心急。


谢飞见李善此时锐气已失。嘿嘿一笑,不再留下后手。


谢飞让过李善的一刀,此时李善先力已失,后继无力。谢飞见得空档,腰眼一用力,拳头向李善的腋窝处猛击而去。


李善心中震惊。反应倒也不慢,及时变招,横刀直切。


如果谢飞不变招的话,纵然能击中李善,他的拳头也经不起李善的横切。


谢飞面露喜色,其实他这一招只是虚招,引李善防守,见李善中计,谢飞长啸一声,起脚踢向李善的脚裸。


“砰”的一声,李善应声而倒。


谢飞立身摆了一个守势。李善老脸一红,不服气的说道:“谢大哥你使诈,怎么突然起脚了。”


谢飞哈哈一笑说道:“自古有言兵不厌诈,怎么你连这个常识都不懂吗?”


李善回头一想也是,说道:“谢大哥,可否再来?”


“当然。”


这时,谢飞不再闪躲,每逢李善想发起进攻,往往招势还没有发起,就被谢飞封死,根本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在谢飞击倒李善第四次的时候,李善再也没有能力再战了,原来谢飞已经打脱了他手臂的关节,即使他想再战也是有心无力。


古代人以强者为尊,经过谢飞与李善一战,众人对谢飞那是更加佩服万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