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章春光无限

程志 收藏 30 2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章无限春光


谢飞一怔,想想也是纵观中华历史五千年,可以说没有再比共产党的队伍更仁义的军队了。谢飞接着说道:“怎么你不相信我吗?”


婉娘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是眼见谢飞也不像是坏人。随即说道:“相公,你说你是官军,你怎么没有盔甲兵刃,莫不是相公乃是逃卒?”


谢飞闻言一怔,随即大笑起来,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这便是我的战衣,又提起肩上的自动步枪说道:“这便是我的兵刃。”


婉娘道:“奴家虽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倒是也知道什么是盔甲什么是兵刃。”她现在对谢飞完全没有任何戒备,走向前好奇的伸手摸了摸谢飞的步枪,问道“这怎么用法?是有些份量,莫非是用来砸人的?”


谢飞摇了摇头,一脸苦笑道:“不是,此等兵器太过凶险,小姐不必好奇,日后你便可见识它的威力。”


二人气氛压抑,谢飞禁不住大生感触,不解的问道“怎么不见你的男人?”


婉娘俏脸泛起动人的艳红,低语道:“奴家的男人本是此山中猎户,三年前被强征入伍,现在了无音讯。


谢飞听着她出谷黄莺般的声音,看着她丰满的肉体,正情欲狂升时,问道:“你难道没有给你男人生孩子吗?”


婉娘黯然道:“自孩子的爹走后,奴家生活很苦,孩子生了病,附近又没有郎中,孩子便患病死了。”


谢飞怜意大起,这标致的美人儿吃过很多苦头了。问道“那你现在是靠什么生活?”


婉娘道:“奴家的男人走的时候给奴家留下十几张虎皮、五张熊皮,百条貂皮。奴家就是用这些东西到市集上换些粮,凑合着过日子。”


二人又随便聊了许久,莫约到了午夜时分,婉娘道:“相公天色不早了,请相公歇息吧!”


谢飞随婉娘来到内室,不禁愣住,只有一张宽约一米的小床,一个人睡都有点勉强。


谢飞暗暗摇摇头,他转身向婉娘问道:“附近可有水源?”


婉娘点点头,走出屋门,向后山方向指去,说道:“此去不远,有一水泊,清澈见底。”


谢飞本是爱干净的人,连日来慌张逃命,哪里顾得洗澡,身上的衣服十几天来不曾换洗,加上天气火热,早已臭气难闻。


谢飞边走边观察此地的地形,松林村地处群山的环抱中,算是一个小的盆地,四周植被茂盛,风清水秀,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谢飞按照婉娘指示的方向,走了大约一刻钟,就听见潺潺的水声,听到水声后,谢飞的步伐越来越快,终于谢飞来到婉娘所说的水泊之处,虽然只是一个水泊,占地面积也不算小,大约三四百亩地的样子。


谢飞见四下无人,三两下除去衣物,露出雄壮的身材,谢飞是特种兵,常年刻苦的训练,混身上下早已没有多余的脂肪。就谢飞的身材来讲,绝对是男人中的极品,不光女人见了会两眼放光,就是寻常男人见了多半也会自卑。


“扑通”一声,谢飞跳进水里,愉快的游起来。


其实早在谢飞之前,水湖里其实也有人在洗澡。不光有人,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李素素。


杨家本是大商户,生意遍布豫、青、幽三州。雍州正值兵祸横行。杨家的生意并没有在这里,但是虽然战祸横行,但是只要有门道,还是可以赚钱的,杨家就是这少有门道的商家之一。杨家早年与匈奴贵族通商,从匈奴贵族手里低价收购皮草,运回中原地区高价出售,从中原地区再向匈奴贩卖草原急需的铁制工具和手工艺品以及棉丝衣物。杨素素是杨家的四小姐,此女天赋过份,极具经商的天分。虽然此时仅仅二八年华,就是混了大半辈子商场的老狐狸也很少能在她手里讨到便宜。


杨家商队此行正巧路遇此地,杨素素在山下安顿好商队,带着两个侍女和几个护卫来到湖里洗澡。


谢飞的突然出现,着实吓了杨素素一跳,但是杨素素却不敢声张,而是悄悄躲在湖边的石头旁边。


皎洁月光,晃然如白昼。


谢飞虽然尽情的游泳,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让一旁的杨素素暗暗着急,她出来的时间长了,侍女和护卫必然会找来,到时候尴尬是少不了的。李素素小心翼翼的向湖岸边走去,到底还是女人,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故,在就在踏上岸边的同时,杨素素的脚下一滑,扑通一声,又掉进水里。


谢飞虽然在游泳,但是他的警惕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杨素素的举动,让谢飞感觉到了危险。谢飞顾不得穿上衣服,拿起枪赤裸着身子向杨素素所在的地方跑去。


进入谢飞眼前的是玉臂粉腿,耸挺酥胸,谢飞意识到这样看一个女人不合适,赶紧转过身子。杨素素见到凶神恶煞似的谢飞,特别是他脸上的那道刀疤,像是一条蜈蚣,显得异常狰狞。她吓得惊叫出声。


谢飞赶紧跑回去穿上自己的衣服。杨素素也同样慌乱的穿上自己的衣服。谢飞尴尬万分的向杨素素说了一句“对不起。”


谢飞感觉此时见面终究不妥,他收拾衣服,向松林村走去。但是,他想走,有人却不乐意。


四个手持腰刀的青衫汉子拦住了谢飞的去路。他们都是杨素素的护卫,本来杨素素洗澡,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守着,听到杨素素的惊叫。他们看到谢飞也不像什么好人,更非什么善类,那四个护卫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顿猛砍。


他们四个功夫不弱,都是个顶个的好手。但是仅仅是不弱而已,对付一般人当然不在话下,但是谢飞可不是一般人,那可以说是高手中的高手。仅仅一个照面,四个护卫就被下了兵刃,放倒在地上。


谢飞也懒得去多做解释,径直向松林村走去。又回到婉娘的家,婉娘正在门前张望着,见到谢飞到来,婉娘柔声道:“天色不早了,相公早点安歇吧!”


谢飞看着那小小的木板床,此时也感觉头大。刚刚看到杨素素的身子,早已激起了他身体里的原始欲望。


婉娘赧然搂着他柔声道“奴家为相公宽衣侍寝。”


婉娘见谢飞不为所动,暗然落泪,泣道:“莫非相公嫌弃奴家?”


婉娘那丰满柔软的乳房紧挨着谢飞,谢飞被她灼热丰腴的身体弄得欲火焚身,看着婉娘那饥渴和娇媚,心中一荡,他一把搂着婉娘,把她压在席上,不住用身体挤压着她的敏感部位,还把手探到她臀下把她托高相迎,教她避无可避,上面则贪婪地痛吻她湿润的红唇。婉娘不及防下被他挑逗得神魂颠倒,咿咿唔唔,也不知在表示快乐还是在抗议。


谢飞连忙展开拿手本领,一时春情满室,呻吟声和喘息声交响乐般奏了起来。久旷多年的婉娘首次尝到了男女间平等的*之乐。


天还未亮。谢飞悄悄起身,来到屋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暗忖,想自己不久前还生活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却不想转眼间竟然莫名其妙的被老天丢回古代!这样的环境叫自己该如何生活啊!


怎么办呢?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凭自己手里的枪和身手应该可以在古代谋得一席之地,就算去做杀手,也能谋得衣食无忧,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个特种兵,拥有这个时代的人所没有的知识,或许凭此能够在哪一个强势诸侯身边谋一高官,荣华富贵一生也说不定啊!


这么看来,就算暂时回不去二十一世纪,生活都不怕太乏味了。想到这儿,谢飞不禁面露兴奋之色。


这时,婉娘业已起床,她咬着下唇颤声道:“你是否想离开这里?”


谢飞点点头,轻轻的拢着婉娘的香肩,柔声道:“不用怕!无论到那里,我都会把你带在身旁。”


谢飞沉默良久说道:“我要进城,谋仕途!”


婉娘低声道:“城市的人都很奸诈,奴家怕不习惯那种生活。”


谢飞心想现代人要比你们古代人坏上上千百倍,囗中惟有安慰道:“有我保护你,怕什么呢?”


婉娘两眼一红,倒入他怀里,凄然道:“松林村住的都是好人,生活丰足,一年比一年好,夫君!不若我们在这里居住,快快乐乐直至老死,而奴家则为你生儿育女,不是更好吗?”


谢飞心中一颤,平凡的生活始终与自己无缘,自己过惯了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婉娘也是八面玲珑的女人,眼见谢飞沉默不语,知道他一定向往着城市里的生活。


古代的女人只能算是男人的附庸品,有道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根本没有一点自主性,现在婉娘把谢飞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当然是惟他是从。


二人匆匆收拾一番,轻装上路。其实婉娘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只是收拾了几身粗麻衣物,谢飞更简单,基本上除了他那件军装,就是一把步枪和一把仅仅有几发子弹手枪,还有那个强弩。还有一把军刺。


两人走下山道,朝着远在延绵不绝的山区外的城市进发。


谢飞感到自己对这女人前所未有地怜爱和迷恋。搂着她往下飞跑,对他这曾受特种训练的战士来说,这只是呼吸般容易的事。


二人从天刚刚蒙蒙亮行至夕阳西下,也没有走出这座大山。


谢飞问婉娘,还有多远,婉娘只是不住的摇摇头,其实她并没有进过城。只是从出生在到现就住在那座大山里。


“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一声千古经典话语突然冒了出来,路边窜出了四名骑着高头大马,还有十几小喽喽,手提钢刀的彪形大汉,一脸凶悍,此情此景,一看就知道是做什么的,就差在脸上写着—我是强盗了。


“噗嗤!”谢飞忍不住笑出声来,暗道:“看来算你们倒霉,我有马儿可以代步了。”


婉娘猛然一见那些强盗,着实吓得不轻,瑟瑟的躲到谢飞身后,脸色变得苍白。


“笑什么笑,赶紧把所有钱财交出来,否则让你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看似的领头的一位大喝了声,怒骂起来,倒也有几分威严。当那名头目看到谢飞身后的婉娘,又说道:“把那名小娘子留下,大爷可以饶你不死。”


谢飞打量那些强盗许久,见没有扎手的角色,才向婉娘道:“娘子不用慌,有为夫在此,谁也不能伤你半条毫毛。”发觉自己用辞愈来愈接近古代人时,谢飞禁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杀人不眨眼的谢飞,怎么把这些不入流的小角色放在眼里,仰天长笑道:“既然你们想找死,大爷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早死早投胎。”


见过嚣张的,他们还没有见过像谢飞这么嚣张的,以往那些寻常的路人每逢见过这些强盗无不离外,都是吓得面如土色,乖乖就范。哪里见过像谢飞这样狂妄的,虽然谢飞身材高大。以那些强盗想来,就是再能奈也不可能应付他们十几个人吧。


众人一起色变,“铿锵”声中,拔出刀剑。


谢飞慢条斯理推开婉娘,慢慢抽出在小腿上的军刺。与此同时,率先上来四名大汉,怪叫一声,抡起大号砍刀,向谢飞头上招呼。


谢飞看得出,这四名大汉都没有一点功夫底子,靠的就是混身的蛮力,不过看那四人的架势,显然力量不小,若是一般人还真就会不来。


婉娘更是娇喝一声,赶紧掩着了秀目,不忍目睹。


谢飞一声大喝,军刺闪电般挥出。


在他十多年的严格军事训练里,有句话就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作为武器,眼前这四人虽是好勇斗狠之徒,但落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一回事,即管空手都可轻易把他们击倒,何况还有把军刺刀。


“当当”两声,砍刀荡开,谢飞上前猛然突起一脚,正中前方那人的下体,男人下体乃是男人的致命要害,被谢飞一脚踢中,后果可想而知。


谢飞让过身子,提膝猛撞另一人的头部,“扑,扑。”二人闷响,两人应声倒地,再也没有站起来。


谢飞身子不停,如恶虎扑食般扑向那两名脸露惊容的刀手,手起刀落,二颗斗大的头颅飞向半空中。血像喷泉一样喷出,甚是艳丽。


谢飞退后一步,军刺向前指向众人,大声喝道:“有种的来吧!”


众人跃跃欲试,始终没有人敢带头扑出,这般敏捷狠辣的打法,他们连想都没有想过。率先出战的那四个人本是他们其中能争善战之辈,怎能想到在此人面前连一个照面都没打,强盗也是人他们也怕死,如果说欺负过老实人,他们都是个中强手,如果打硬仗,他们还差得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