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节 暴风雨前夜

拆哪儿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旅顺。关东军司令部。 “八嘎!”板垣征四郎怒不可遏地将电报扔在地上。 “哈依!”送情报的日军少佐双脚一碰,赶紧立正。 板垣转身急匆匆地走向作战地图,日军少佐赶紧上前扯开巨幅地图前的幕帘。板垣目光落在索伦一带,凝视良久。 “大佐阁下,也许,这将是我们的一次机会。”石原莞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旅顺。关东军司令部。

“八嘎!”板垣征四郎怒不可遏地将电报扔在地上。

“哈依!”送情报的日军少佐双脚一碰,赶紧立正。

板垣转身急匆匆地走向作战地图,日军少佐赶紧上前扯开巨幅地图前的幕帘。板垣目光落在索伦一带,凝视良久。

“大佐阁下,也许,这将是我们的一次机会。”石原莞尔捡起了被板垣扔在地上的电报。

“你的意思是,利用这次事件向国内施加压力?”板垣凝视着石原莞尔的眼睛。

“不仅是国内,我们还可以向支那人施加压力。”石原意味深长地说道。

“要参谋本部。”板垣转过身对日军少佐,目光里露着阴鹫。


兴安屯垦区。索伦。

关玉衡团长急匆匆地赶回团部,摘下手套和帽子往桌上一扔,解开风纪扣,来回焦虑地踱步。

“叫王连长和安副官来,要快!”良久之后,关团长对门外的传令兵喝道。


“你们两个怎么搞的?这么点小事也办不牢靠!现在日本人拿出块破表来,说是那几个日本人的,上头正逼着我交人呢。你们说,现在怎么办?”关玉衡用手来回指着二人的鼻子问。

“这是什么道理?哦,狗日的日本人上次搞了参谋旅行,把长春、哈尔滨、洮南、锦州、山海关的地形和兵力配置都摸了个八九不离十,这回好,手伸到咱们家门口来了,咱们逮起来法办了,怎么就成了我们不是了?”勇敢倔脾气上来了,脖子一挺就犟上了。

“小祖宗,你是属猪的还是属驴的?上头的那点破事儿,你到现在还不清楚?大帅怎么死的?这仇到现在都还没报呢,老子比少帅还牛?”关玉衡团长又怒又急,又来回踱起步来。

勇敢脖子一挺,还想说,被老歪一把扯住了。只好用目光跟着关玉衡移来移去。

“你们知不知道,这事儿正好给小日本一个借口,现在小日本正找不着借口对蒙满动武。这件事情正好被日本好战份子利用了,不给个交代的话,咱东北的老百姓可就要遭罪了。”关玉衡团长停下来,目光渐渐由愤怒转为忧郁。

“这么办吧,团座,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这就去上头报到,要杀要剐也值了。”老歪想了想。

“凭啥?咱凭啥要给他们杀给他们剐?合着咱守着自己的家门口也犯上王法了?”勇敢一听就急了。

“少说两句成不成?你懂个啥?反正剐我一个人就行了。”老歪一把扯住勇敢。

“你就扯吧,凭你那小身板,能干掉四个?要剐也算上我一个。”


“都别吵吵了。这事儿我想好了,你们两个快走吧,这地方是不能再呆了。”关玉衡沉思半晌,抬头挥了挥手。

“团座,我们走了你咋办?”

“你们俩要是去了,那是难逃一死,我去了兴许不会有事,毕竟我也是从东北讲武堂出来的,多少要讲点人情吧?”关玉衡笑了笑。

“舅,那咋成?就我们去。”勇敢赶紧说。

“舅年纪也大啦,好多事儿都是有心无力喽。你们还年轻,兴许今后老百姓还得仗着你们呢。就这么定了。毕竟舅和少帅有同窗之情,会保住这条老命的。你们俩今天就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关玉衡又挥了挥手。



日本。东京。

日本民众举着太阳旗游行,群情激昂。借口1931年6月的"万宝山事件"和"中村大尉事件",日方向中国提出数项无理要求,妄图扩大事态,以"保护朝侨"为名出兵东北。日本右翼团体也在日本民众中煽风点火,对政界拼命活动。可以说,这两次事件将战争推到了一触即发的境地。


日本。大阪。很普通的一户日本人家。

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正跪在榻榻米上给丈夫准备早餐。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女人又穿上木屐,迈着小碎步,拉开房门温柔地对里面说。

“井上君,早餐准备好啦。”

一个面有忧色,双眼有些浮肿的和服男人默默地走进来跪坐在饭桌旁。

“对不起,井上君,没有让您休息好。”女人低头温柔地说。

“千代子,我是在想,明天我就要出征了,家里的一切,就拜托了!”

“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为家里的事情担心,您就安心效忠天皇陛下,为大日本帝国建功立业吧!千代子将以您为荣!”


夜。

榻榻米上,井上千代子娇小的身躯蜷缩在丈夫的怀里,脸上充满了幸福。听着丈夫渐渐均匀的呼吸,井上千代子悄悄摸起了藏在榻榻米上的一把刀。刀锋在夜色里闪着寒光。这个娇小的女人慢慢地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又回头充满柔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然后开始割自己喉管,因为害怕吵醒井上清一,所以动用非常缓慢,女人强忍痛楚,始终没有叫出声来。

鲜血开始从割开的喉管处汩汩流出,女人终于闭上了眼睛,脸上不再有痛楚,反而带着某种奇异的微笑。


清晨,井上清一抱着尚有余温的千代子,一手拿着她写给自己的信。神情木然,没有流一滴眼泪。信的开头写着“军人妻子之鉴”。


井上清一整理好自己的军装,背好行李,往大阪码头走去,一路上不曾回头。


井上千代子的画外音:井上君,能够嫁给一位帝国的军人,是千代子一生中最大的荣耀!帝国圣战在即,为了大日本帝国,每一位公民都有责任和义务献出一切,包括生命。千代子知道,您放心不下我。那样您就不能够把自己的身心完全投入到帝国圣战中去,不能更好地效忠天皇陛下。现在,千代子已经怀着无限的喜悦,提前去了天照大神那里。为什么喜悦,是因为我可以在丈夫出征前先怀着喜悦的心情离开这个世界,让他从此后不要对我有一丝的牵挂。请您一定保重自己,为大日本帝国多多杀敌,如果有一天我们再相见,希望是帝国圣战胜利之时!天皇陛下万岁。帝国圣战万岁。


大阪港口。一艘艘军舰和如潮的人群。一队队神情亢奋的日本士兵正在登船。码头上到处是飘舞的旗帜和送行的女人。有的是母亲送儿子,有的是妻子送丈夫,都无一例外地充满了兴奋,仿佛是送他们去参加一场盛宴而不是战争。

“宫本君!多多加油!”

“孩子,奋勇杀敌,谷口家族的荣誉全在你一身!”


人潮中,井上清一登上了舷梯,回头看着亢奋的人群,良久不动。


千代子的死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大日本国防妇人会”产生了,其后,又随即产生了“慰安妇”以及“女子挺身队”等组织。千代子也被天皇封为“昭和之烈女”。与侵略战争相始终的“大日本国防妇人会”,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成为举世罕见的全国性妇女组织。因此,可以说,一场侵略战争的发起,绝不仅仅是部分军人的行为,在残暴的背后,往往有着其肥沃的土壤。而井上清一本人,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日军指挥官之一,指挥部下残酷地虐杀中国人,成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中,三千中国平民被屠杀,井上清一即是此案的指挥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