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三节 狼子野心

拆哪儿 收藏 8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兴安屯垦区。索伦。三团团部作战指挥室。

两名上尉军官立正肃立,一名上校军官面对着巨大的战区地图凝视。两名尉官对视一眼,刚准备开口。

“是在这个区域发现的?”上校拿起指挥棒点着索伦北关的棒子沟。

“报告团座!是在这里发现的!这几个家伙还跟咱们干起来了,这不,您瞧。”老歪指了指勇敢靴子上的血渍。

“哦?”上校转身,目光落在了勇敢靴子的血斑。

“报告团座,他们持械反抗,当场给我击毙一个,是个老毛子!”勇敢身子一挺,大声回答。

“人呢?”

“就在团部警卫室!”

“秘密审讯,不要让别的人知道。”上校团长关玉衡沉吟道。



旅顺。日本关东军司令部。

“大佐阁下,参谋本部密电。”一名佩少佐军衔的情报人员报告。

“中村震太郎大尉一行现在在什么位置?”板垣看完电报,问。转身拉开暗红色的帘子,看着巨幅的蒙满地图,目光落在了兴安屯垦区。

“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中村大尉一行现在应该在索伦一带。”一名日军用一面小旗标出了索伦的位置。

“这个位置地处奉天省和黑龙江省交界处,山高林密,支那军队维持治安不力,盗匪猖獗。电告中村大尉,勘查任务一旦结束,立即经铁路至洮安、镇东、泰来,再趁夏季测定江桥地形和支那驻军,七月中旬务必到达龙江(今齐齐哈尔市)。”

“哈依!”少佐敬礼转身出了作战指挥室。

“索伦、索伦。”板垣转身望着兴安屯垦区,嘴里喃喃地念着。


兴安屯垦区。索伦。三团警卫连审讯室。

“我抗议!你们不应该如此对待大日本帝国的科学家!我们会向你们支那政府提出最严重的抗议,上校,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中年男子挣扎着用流利的汉语嚷叫。

“姓名。”坐在桌旁记录的老歪对着记录本,头也不抬地问。

“你无权知道!”络腮胡子神情倨傲地用日语回答。

关玉衡对勇敢使了个眼色,勇敢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右手提着一根沾了水的皮鞭。

“叫唤啥呢?操你姥姥的小萝卜头。”勇敢一边骂,兜头就是一皮鞭。络腮胡子脸上立刻多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你们这帮愚蠢粗鲁的支那猪!”络腮胡子用日语骂着,挣扎着被绑起来的双手,双眼圆睁,似乎要冒出火来。

“他说什么来着?”勇敢侧过头来问老歪。

“他骂咱们是支那猪。”老歪望了望关玉衡,又望了望勇敢。

“你奶奶的萝卜头,骨头挺硬是不是?”勇敢扔了皮鞭,掏出手枪顶上火,对着络腮胡子的脑门。络腮胡子的目光渐渐软了下去。

“我抗议。。。。。。。”中年男子底气明显不足地喊。

“抗你妈的议,你就知道个抗议,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勇敢打断了他的话。

“姓名。”老歪又问。

中年男子沉默,并不回答。

“姓名!”老歪蓦地大吼一声,最年轻的一个吓得浑身一哆嗦。

“我们懂的中国话不是很多。”中年男子抬头说。

“嘿嘿。跟老子玩花样,信不信老子剁了你的头拿去喂狗?”勇敢收好枪,转身拎起一把大砍刀。

三人面色不禁一变。

[日语]

“中村君,我们今日可能难逃一死了。”最年轻的人颤抖着说。

“小泽君,你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怎么如此懦弱?”络腮胡子怒道。

“可是,山本君,这些支那人真的会砍下我们的头,砍下我们的头,我们就不能被天照大神所庇佑,永远进不了天国。”最年轻的人低下了头。

“小泽君,请不要担心,这些支那人不敢杀我们。”中年人安慰道。

“可是,中村君,难道你忘了刚才那个白俄罗斯向导是怎么死在他们手里的吗?从他们的行为上看,我敢担保他们砍我们头的时候绝不会眨一下眼睛!”年轻人浑身颤抖,逐渐提高了嗓门。

“这几个萝卜头说啥呢?”勇敢疑惑地望了望老歪。

“他们怕死,在商量怎么办呢。”老歪笑了笑,放下了笔。

“娘的,痛快点,别他妈让老子瞧不起你们这群萝卜头!”勇敢提起刀架在了年轻人脖子上。

“不要!我说,我说!”年轻人语无伦次地喊着,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仰着头望着勇敢高高举起的利刃。

“娘的,倒底是个矮挫子,也就这么点胆儿。”勇敢和老歪相视一笑,放下了刀。

老歪用不太流利的日语和年轻日本人急促的日语对话。


旅顺。关东军作战指挥室。

身材矮壮的坂垣征四郎在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

[日语]

“来人。”日军大佐朝门外喊了一声。

“哈依!”一名警卫进来立正。

“中村一行没有回电吗?”

“是的,暂时还没有回电。”

“按照条例,他们应该三小时回电报告一次位置,他们上次回电的时间?”

“上次回电是二个半小时以前。”

“哦。那么等到三小时没有回电的话,立刻要通龙江的电话!”

“是,大佐阁下!”


兴安屯垦区,三团团部。

“报告团座,这三个人隶属日本参谋本部,年长的那个叫中村震太郎,是个大尉,络腮胡子叫山本二浩,是个少尉,最年轻的那个叫小泽春一,也是个少尉,他们这次是直接受日本参谋本部派遣,来刺探军情的,已经基本完成了任务,测绘完索伦附近的地形和驻防情况后,打算明天回齐齐哈尔。”

“要高敬仁参谋长。”关玉衡来回踱着,低头沉思,片刻后要通了兴安屯垦区参谋部的电话,并示意二人回避。二人敬礼后退出。

“进来。”片刻后,关玉衡朝门外喊道。

勇敢和老歪推门进来。

“上头说,这件事情他们并不清楚,事情由我们解决,他们就当从未听说过。”关玉衡沉吟片刻后说。

“团座,您的意思是?”老歪把手放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上头说不知道这件事,我当然也不知道这件事。你们自己处理吧。记住,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更不能留下蛛丝马迹。”关玉衡挥了挥手。


索伦北关。一辆军车向棒子沟方向驶去。车停在一个沟边,勇敢和老歪把三名日军间谍赶下车,下了坎子。三声枪响过后,二人从沟里上来,从车上拿出两把工兵锹。

“真他娘地晦气,还要老子来送这几个萝卜头上路。”勇敢一边挖土一边骂。

“哎,等等,那手表不错,埋了怪可惜的,拿来换点酒喝也好。”老歪看着那块亮晶晶的表对勇敢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