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二节 人赃俱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旅顺

一支车队缓缓驶抵一座日式风格的大楼,街头岗哨林立,门前挂着日文书写的牌子:大日本皇军关东军司令部。打头的是四辆三轮摩托车,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操着黑洞洞的机枪。膏药旗红白对比显得刺目。摩托车嘎然停止,车上的士兵迅速下车警戒。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下,一旁的日本士兵拉开车门,肃立敬礼。

一只作战靴从车门内迈出,接着是一个矮小墩实的躯体从厚重的防弹车门中露出。圆脸,塌鼻梁,脖子粗而短,戴着白手套,右手握着挎在腰间的军刀,小眼睛向四周扫视,透着一种不易觉察的冷酷的光,此人正是关东军作战室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大佐。

另一侧的车门也打开,从车上下来另一名日本军官,戴着白手套的手扶着车门,正是被称为关东军大脑的作战参谋石原莞尔中佐。

板垣鹰一样的目光扫视了一周,看着那些营养良好,精神亢奋的士兵,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佐阁下,请!”石原莞尔对坂垣征四郎躬身。两人并肩上台阶。

一间精致的日式布局房间内,坂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相对而坐,正在对奕。

“石原君,想不到你的棋艺进步如此之快。”坂垣轻轻放下一枚黑子。

“哪里哪里,大佐阁下在帝国陆军大学超一流的棋手,特别擅长于险中求胜。我看,您是有意给自己制造一个难解之局。”石原莞尔微笑着落下一枚白子。

“石原君,你觉得这里和九州比起来,哪里更好?”坂垣落下一子后,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当然是家乡好了。唉,真想念家乡啊。”石原莞尔轻轻摇了摇头。

“记得当初在陆军大学的时候,你还问过我,是修骑兵科目还是修步兵科目。你最终还是选择了步兵科目。你不觉这里更适合一展你的身手吗?”坂垣征四郎直视着石原莞尔。

“当然。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有共识了。这么强大的帝国,却局促于数岛之上,好像一只老虎只拥有一座贫瘠的山头一样。”

“不,石原君。这个世界就像一盘棋。只有最优秀的棋手,才能够在搏奕中获得自己的立足之地。和围棋一样,优秀的大和民族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我辈的任务,就是尽力为大和民族开疆拓土。中国,好比是这局棋的中腹,虽然广阔,但是漏洞百出,我想,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这里获得我们想要的一切。请注意了,我这一子一落,你的中腹将不保了。”

“大佐阁下真是高瞻远瞩啊。用一句中国人的话,您这一招应该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坂垣起身来到窗边,拉开窗帘。

“石原君,你知道蒙满有多大的面积吗?”坂垣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地问。

“当然。这里不仅有着广阔的面积,而且土地之肥沃,世所罕有。”

“可惜,那些蠢材却一直像女人一样小心翼翼,不敢做出大的动作。帝国有限的资源都向海军倾斜了。”坂垣微微地摇了摇头。

“大佐阁下,帝国的命脉必须依靠海军来维系,我想,大本营的参谋人才应该考虑得更慎重一些吧。”石原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石原君,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我们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打好自己的工业基础以供应各种资源的话,帝国将是一种怎样欣欣向荣的景象?”

“大佐阁下真是深谋远虑啊。如果真的做到这一点,帝国就不需要再处处受制于人了。我想,尽管没有上面的支持,我们关东军也应该有所作为。”

“那么,石原君,让我们一起为帝国的未来努力吧!”

“哈依!”


兴安屯垦区。索伦镇北关。

两骑快马并辔飞奔而去。马蹄翻飞,乘者将身子低伏在马鞍上。

“前面是棒子沟吧?”老歪侧头问。

“是。那里地势险要。看这马蹄印正是往这个方向去的,还新鲜着呢,估计不到半个时辰。我看,咱们别跟得太紧。”勇敢轻轻勒了勒缰绳,有意放慢了速度。

“不对呀,这是四匹马的蹄印。他们不是三个人吗?”勇敢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痕迹。

“说不准他们没一起去吃饭呢?也怪,他们没事钻那些个山沟沟干啥玩意儿?我看这事有点怪。”老歪也勒住了马。

“骑马目标太大。这里离棒子沟也不过七八里地,我看咱们就不要骑马了吧?”

二人将马散放在路旁的树林里,拍了拍马背,马儿长嘶一声,往林子里奔去撒欢去了。


棒子沟。

四个人影正渐渐清晰,四匹散放的马正低头啃草。隐隐约约看到他们似乎竖起了一个木杆,支起了一块木板正在画着什么。

“测绘?”老歪回过头低声问勇敢。

“没听团座说起过这事呀。他娘的,莫不是萝卜头在打咱们的主意?”勇敢警觉起来。

“先逮起来再说。你左边两个,我右边两个。”老歪摸出家伙,顶上火。

“瞧你那点出息,就这四个,还要动枪?我看还是省省子弹吧。”勇敢摸出匕首,不屑地望了望老歪。

两人一左一右,伏下身子,借着小灌木丛的掩护悄悄接近。那四个人浑然不觉。

“都他妈别动!干啥的?”勇敢突然贴近,起身暴喝一声。

四个人吃了一惊。见只是勇敢一人,几人相视一笑。一个白皮肤,蓝眼珠,红头发的高个子张开双臂向勇敢猛扑过来。勇敢拧腰挫身,反肘击在高个子背上,高个子一个趄趔趄,竟然并没倒地,转过身来再向勇敢猛扑过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握匕首的姿势很奇怪,刃口和刀尖都朝向自己。另外三个人已经把手伸到了腰间,准备随时拔枪。

“娘的!是个老毛子。”勇敢呸了一口。

高个子再次扑向勇敢时,握住匕首的右手由右至左划了道寒光闪闪的弧线,刀势凌厉。勇敢再次挫身,躲过这一击,稳住身形,匕首前出,借着高个子的冲劲,匕首豪不费力地扎进了高个子的腹部,再顺手向左一挥。高个子有些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内脏正在向外翻出,庞大的躯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目光开始散乱,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眼见是不活了。

剩下的三人见势不妙,伸手拔枪。络腮胡子动作最快,已经拔枪在手,抬枪对准勇敢便射。

“砰”的一声,勇敢就地一滚,却没有听到子弹钻进泥土的哧哧声,只听到一声惨叫,跟着便是扑的一声,一把南部十四年式手枪掉在地上。

“都别动,看是你们手快还是老子的子弹快!”老歪举枪大喝一声,枪口还冒着轻烟。

络腮胡子捧着手,望着同伴。

“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科学家,正在这里调查土壤情况!你们这些粗鲁的支那人!”三人中年龄稍长的那个用颤抖的声音大声呼喝。

“叫你们别动就乖乖别动。老子的子弹可不认得你是大日本还是小日本。”老歪笑了笑。

“靠,你小子动作还够快的。”勇敢起身收起匕首,下了剩下两人的枪,又捡起地上的那支南部十四年式手枪,扔给日本人一条绳子。

“都自己绑起来,省得老子动手。”

“我会向你们支那政府提出抗议!”

“抗你妈的议!你们有得到许可进入我们中国的军事重地吗?”老歪一句话把日本人的气焰打下去了。

剩下的三个日本人被捆成了一串。勇敢和老歪开始检查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

“地图!还他妈挺细,连咱们团部都标上了。除了军用,没有什么地图需要这样高的比例尺。说,你们他妈的到底是做什么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