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贴在坦克车车身上的炸药没有爆炸。

“What the f*ck!”亨德森扔掉了引爆器,“This piece of shit does not work!”

马强心里清楚,如果这些贴在车身上的炸药能被遥控引爆的话,他是不会出此险招的。原来在之前的装甲部队在入城后,由于频繁地遭到敌军遥控炸弹的袭击,所有车辆上面都设置了无线电干扰装置,这些遥控炸弹当然没法引爆。

自动装弹机再次装上一发高爆清障弹,马强转移炮口,对准敌人的另一个火力点,开炮。

整个建筑再一次激烈的晃动,躲在一楼的高远翔他们的脑袋不时的被掉落的碎砖杂种,要不是有头盔的保护,他们早就满头大包了。高远翔:“MLGB的,马强这小子发疯了!他不知道我们也在这里吗,居然对这边也开炮!”张继业:“废话什么!赶紧转移吧!”

通过潜望镜,马强看见在三楼有一名敌人正在抽出M72LAW一次性火箭筒的后筒。马强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抬起炮口,坦克的同轴机枪朝着那名敌人扫射过去。

很快,又有敌人扛着AT4出现在窗口,这次一下就是好几个,马强瞄准他们下面的楼层,打出一发高爆清障弹。125毫米炮弹的剧烈爆炸将二楼的那一节外墙彻底炸成碎片,三楼的部分也开始倒塌,那几名敌人被冲击力从上面摔了下来。

马绍尔:“有没有人出来,干掉那个混蛋!快啊!”冈萨雷斯手持一块C4炸药靠近了马绍尔:“我早就说过我们必须干掉那个家伙,现在可倒霉了。”亨德森指挥几名士兵手持M72冲出建筑,毕竟现在这坦克的已经无法移动,遥控极强也已经报废。亨德森带着那几名士兵找到掩体,然后迅速用火箭筒向坦克的的车体射击。马强感到车身一阵晃动——M72那种穿透能力也就是对付装甲车的料——与此同时,建筑物内的敌人也用火箭筒向坦克开火。马强听到坦克车内的警报器又开始告警了——主炮被毁——“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马强按下同轴机枪的电击发按钮,同轴机枪继续向敌人喷吐着火舌。

又一枚AT4的火箭弹击中了车体,车身再次晃动,马强没有管,继续开火。

99式坦克的炮塔还在转动,以便于同轴机枪向敌人开火。冈萨雷斯趁着炮塔转向另一边的时候将点燃了导火索的C4炸药贴在了炮塔上。

又是一声巨响,高远翔赶到地面都在抖动,接着,他听到了什么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

爆炸溅起的烟尘消散之后,马绍尔发现那辆99式坦克已经被彻底摧毁,炮塔已经与车体分离。

“看来是弹药殉爆了。”亨德森看着还在燃烧的99式坦克的车体说,“移动的火药桶……”

马绍尔:“就是这个移动的火药桶干掉了我们几乎一半的人?你一定是在看玩笑,要是,”亨德森:“我看是你在开玩笑吧……好吧不管了,我想现在是时候去给对面的那些中国人下最后通牒了。”马绍尔:“我们已经犯了很多错误,不能再犯了,现在我们必须马上发起进攻,消灭对面的那些敌人。”亨德森:“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现在这样子我们怎么发起进攻?”马绍尔:“最近的支援在哪里?”亨德森:“我马上就去请求支援。“

——与此同时——

躲在一楼的一个角落里面的高远翔他们。

高远翔:“他们怎么没有注意到我们?”张继业:“我想是因为马强成功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的缘故吧……马强……怎么办,现在是开溜还是继续。”高远翔:“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就我们现在几个人怎么继续战斗?”

张继业:“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是没有后援的,敌人虽然因为战线僵持而兵力吃紧,但还是有能力调一些杂鱼来支援他们,而我们连虾米都没有。”

高远翔:“那么,照你的意思,我们就得回派出所了?”张继业:“靠!怎么回去?大白天的,难道我们又要顶着个箱子溜过去?”高远翔:“如果纸箱子不行的话那么我们还可以钻到个铁桶里面滚回去。”张继业:“你这才是在开国际玩笑吧!”高远翔:“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我们几个人杀过去?你当我们都是某个绑着头巾的人吗。”

——派出所内——

李云蹲在窗户下,拿着自制的战地望远镜——一个小学自然课都教会你怎么做的潜望镜加上望远镜的创造性组合——观察着教学楼的动静。

和他一起蹲在窗子下面的海涛:“有什么动静没有?”李云:“恩,有,那帮敌人正在坦克的残骸附近拍照留念。”海涛:“我去——老高他们呢?”李云:“要是我们现在能看见老高的话,那么敌人也能看见,所以我现在看不见他们。”

海涛:“有没有敌人注意到我们这里啊?”说完伸手在自己的裤兜里面掏东西。“海涛我警告你不要抽烟啊,如果被狙击手盯梢的话——”李云正这么说着,就看见对面教学楼里面一名背着狙击步枪的女军人正站在窗后——“我靠,地球上什么时候有军队训练女狙击手的?”海涛:“苏联二战的时候吧吧——你问这问题干什么?”海涛:“对面出现了一个背着狙击步的女兵,你说呢?”海涛:“背着狙击步的女兵……嗯,这说明……”李云:“说明对面的敌人很可能只有一到两名狙击手。”海涛:“为什么呢?”李云:“屁话!你以为打仗就像‘西西踢威’拍的那些军片一样啊,动不动就女人乱入!这种正面作战的工作是女人干的吗!这说明敌人是真的缺乏人手,才让女兵当狙击手了!”海涛:“额……记得你怎么警告我的?不要发出噪音。”李云:“隔着这么远,他们现在又没把眼珠子盯着我们——我得通知老高。”

说完他就猫着腰向电台走去。雷大明看见了他,就问他:“情况怎么样。”李云:“怎么样?我刚从下水道里面爬出来,老天就往我的脸上甩了一铲子狗屎!”雷大明:“那你过来是……”李云:“我的通知老高他们,让他们和肖振邦的人联合夹击敌人,现在敌人人手已经不多了。”雷大明:“得了吧,肖振邦那缩头乌龟,我们都向他请求了多少次,他都不答应。”

李云停下了,“是啊。”

雷大明:“那么……”李云:“我再试最后一次,如果他再不答应的话,我们就撤。”

——教学楼A栋内——

亨德森正在杂乱不堪的楼内寻找着两个人:大卫¬¬·弗雷德和马绍尔。找弗雷德是为了让他免受冈萨雷斯的拳头,照马绍尔是为了向他报告后后援的情况。

“弗雷德这混小子跑哪里去了……”他正这么想着,就看见了靠着一个文件柜站着,正看着自己的头盔内衬得马绍尔。

“看什么呢,长官?”马绍尔刚才似乎是在神游,听到了亨德森的话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亨德森?”马绍尔有些忙乱的把头盔戴上,“这话似乎是我问您才对吧……那是……”

“家庭合影……你知道的。”马绍尔说道。“头儿,很不幸的告诉您……”马绍尔:“什么!”“……按照好莱坞的定律,你会死。”马绍尔:“什么啊……”亨德森:“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看亲人照片,提及回老家结婚,以及类似的,相关的行为,都会导致角色挂掉。”马绍尔:“你当这是好莱坞电影啊……顺便说一下,你好像也说了‘回家抱老婆’吧,这也……”亨德森:“回正题吧,离我们最近的支援是U.S.C.Army的一个装甲营,他们已经派人来支援我们了。”马绍尔:“U.S.C.Army?!你在开玩笑吗?请这帮废柴来支援我们?我宁愿打电话叫我老家的条子。”亨德森:“他们派了一辆M60A3和两辆M113,够对付对面的那帮家伙了。”马绍尔:“够对付……哈哈哈,我只希望希望那帮找不着道的笨蛋不要把坦克送到我们对面去。”

——教学楼B栋——

“肖振邦,你听到了吗?我是雷大明。”雷大明通过电台和肖振邦联系上了,“我知道你们这帮缩头乌龟不会反击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马强他们三个为了掩护你们,已经和他的车组一起光荣了。”

“这里是肖振邦,我们已经知道了,刚才的爆炸声我们听到了。”

雷大明:“听起来你的音调挺平静的吗,好想你只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听着,为了掩护你们,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的特种兵了,我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合理的买卖了……马强他们已经不在了,高远翔的情况我们不清楚……”说到这里雷大明朝着李云使了一个眼色,“他们的情况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你们再不做出选择的话,那么我们就撤退,开溜这种事,我们还是很在行的。”肖振邦:“你们就这么走了?”雷大明:“我们的使命已经无法完成,只有撤退了。但是你们无路可退,只有突围这一条路。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也没有后援了,你只有靠你自己。”

“但是……”“但是什么?我们本来根本就不用进城,直接在城外溜达一圈然后说你们全军覆灭,让二炮用战术导弹把全城炸平算了,但是我们没有。既然我们这群有路可退的人都陪着你,为什么你要放弃?让我们和你一起去死?”

肖振邦:“我不是胆小,我只是……”雷大明:“胆怯是吧……别跟我玩文字游戏,我们马上就要撤退了。”肖振邦:“可是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伤员啊。”雷大明:“关我什么事儿啊?早知道你是这么个没蛋的玩意儿我还拼死的往城里冲什么啊?还费那么大的力气抢直升机干什么啊?”

伍修接过了话:“那你是什么意思?向二战时的小鬼子那样,跟敌人来个万岁冲锋?”

“我告诉你,我见过很多战斗到最后一刻战士:有战车被毁,但还拿着轻武器守在墙角的坦克兵;有浑身着火还在向敌人扔手榴弹的轻伤员,还有那些已经站不起来,只能在地上爬,但还在用手枪战斗的重伤员——他们有的是敌人,有的是我们的人……如果你们就因为顾虑伤员而准备投降的话,那我告诉你们一个在额老家山西的故事:上百名国民党地方军士兵,山西子弟兵,被鬼子围困在绝壁上,弹尽援绝后,他们一拜天。二拜地,三拜父母,然后唱着秦腔‘三滴血’,集体跳崖。如果你们觉得自己不会比不上国民党反动派的话,那么,请发起反击。完毕。”

“哦,顺便再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敌人现在似乎人手有些不足啊,到时候可能后因为这个原因使得你投降的时候有些不老实的人会轻举妄动,让敌人发火。另外……敌人要是发现一次性来了这么多俘虏,没准备那么多饭的话,是再做更多的饭方便,还是让人更少一些方便呢?呵呵呵……”

伍修:“姓雷的,我告诉你,你大爷不是孬种!能让我们投降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这里是高远翔……我有些坏消息,我偷听到敌人说他们的增援就要来了,是二鬼子,有一辆坦克……”

雷大明听了之后心想:“好你个老高,老子好不容易把肖振邦的工作做好,你又来……”“是一辆M60巴顿……”这时候传来了肖振邦的怒吼:“不就是辆破‘巴顿’吗!就是‘埃布拉姆斯’来了我们照样把它干翻!”

雷大明心想:“肖振邦,你还算是个男人。”

肖振邦手持一支从伤员手里拿来的95式自动步枪,走在教学楼内臭气四溢,坐满了伤员的走廊内,一边走一边说:“同志们,我们得到情报,敌人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大量减员,但是他们的增援正在赶来——别担心,是二鬼子。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我们不能迅速的消灭敌人的话,那么我们都的死在这个城里面了。我要求所有还能够战斗的人都拿起武器冲出去,只要能冲到对面的那栋楼里面,我们就能彻底的消灭他们。”

“别担心,敌人肯定是山穷水尽了,要不然他们不会请求二鬼子的支援,现在又回到了传统的铁与血的时代了,现在我们在人数上占有优势,只要我们能够冲到对面的那栋楼里面,我们就能淹没他们,上吧!”

与此同时,在派出所里面。

李云:“敌人还有什么战斗力。”高远翔:“他们居然还有游骑兵在里面,别担心,只剩下十几个了,再说游骑兵本来就是炮灰(“Rangers lead the way”,游骑兵当炮灰吗!)。”雷大明:“不过要小心,敌人手里有不少霰弹枪和榴弹发射器,如果直接冲过去的话那将是一场灾难。”高远翔:“别担心,我记得老肖手里机枪不少,连从坦克上拆下来的高射机枪都有,只要从远距离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就行了。”雷大明:“我靠,这么强的火力那么为什么他们刚才不冲出来?”高远翔:“你当敌人的狙击手不存在啊。”

————

就要大结局了,不知道大家是喜欢bad end还是good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