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我的罗布麻茶之缘

飞天的故乡 收藏 0 195

敦煌,我的罗布麻茶之缘


“如果只能到甘肃一个地方,那一定是敦煌!”从新疆回来的路上,由于时间关系,真的恰巧只能在甘肃一个地方停留,我果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敦煌。


火车到达柳园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在到敦煌市的一百多公里的路上,我们基本是在黑暗中度过的。


走过了那么多的地方,现在已经越来越少“景点”能让我激动起来,但脚踏敦煌的那一刹那,我还是感到了些许的兴奋,虽然那时候还什么都没看到。敦煌,以前关于她已经听说的太多了,向往莫高窟,向往月牙泉,向往泉边的胡杨和罗布麻,向往湖中的铁背鱼。


鸣沙山烫脚的感觉仿佛至今还是那么的清晰。虽然我们一大早就先去鸣沙山,但太阳一出来,我们走在沙上的光脚就受不了。不明白的是为何万千年来,无论人们怎么样的踩踏,沙山还是能巍然挺立,聚沙成山。而山下的月牙泉却是日渐见小,已经从大月牙变成了小月牙,我确信它是有一天会消失的。山下泉旁,那间小寺院看起来就很新了,在山上看是一目了然,没能勾起我进去的欲望。忍不住脱了鞋,赤脚爬上了沙山,山不高,但沙一踩就往下陷,可说脚、沙俱下,一个小沙丘爬的我气喘嘘嘘,而同伴还差点虚脱反胃。


传说中,沙漠里总隐埋着宝藏。而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就在沙漠戈壁的包围中,见识到了震撼世界的宝藏,其实,也是见识了一个神话。


过去对莫高窟是如此的不珍视,即使是在几十年前,开车载我们过去的司机小时候都能在里面玩耍,烤东西吃,而现在的保护却到了不近人情的程度。我们只能随讲解员看十几个洞窟,讲解员随身带着钥匙、电筒,到了那一窟就开该窟洞门,讲完就锁住。平时的洞窟里面也不允许灯光。那个藏了几万件宝物的壁洞看起来是那么小,那么不显眼,感觉真是不配称,难道那些宝物真的开始是被当作杂物的。有一说法藏经洞里的所谓宝物是千年前居住在这里的人的文化艺术习作,或者是草稿、废品,是被当作废弃物抛在这个壁洞里的。记得那时候在课堂上听到讲文化史的老师介绍这个观点的时候就觉得很新鲜,很惊讶,不可思议,事实上支持这一观点的大有人在。我不禁感慨,难道真的把垃圾藏了千年就会变成宝贝?


那天下午,顶着烈日,我们直奔玉门关。一百多公里路,有一半是横穿在望不到边际的大戈壁上。放眼望去,经常会看到地平线那一端有一片“模糊的湖水”,其实那是地面上的水汽往上蒸,远远看去产生的一种错觉。多少在大漠中旅行的人就是被它迷惑而追赶它,最终把生命丢在永远不可能走完的路途中。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发现戈壁的湿地上长着大片的植物,司机说那是野麻,又被称为罗布麻,司机师傅这样一说,我才记起,差点忘了大事,去年有朋友在敦煌旅游时带回来的敦煌特产,其中就有罗布麻茶,说可以降血压,降血脂,安神助眠,给我送了一袋,我想妈妈晚上总睡不着觉,白天精神也不好,我就送给妈妈喝了,妈妈喝了一段时间后说,以前睡不着觉,喝过茶后睡眠挺好的。白天心情也好了。临来前老妈一再安顿让我这次来敦煌多买点敦煌罗布麻茶叶,回家送亲戚朋友。


又一个傍晚时分,我们离开了敦煌。一路两侧由有些许树木、庄稼的绿洲,到变成一望无际的大戈壁。我不禁想起拉我们去玉门关的那司机的话来,他说敦煌古代本来是贫瘠的流放之地,现在发展到这样,都是由于有旅游业的关系,他也无讳言他们是古代那些流放者的后代,但敦煌是靠祁连山的雪水滋养起来的一个被大戈壁包围的城市,现在缺水严重,而一旦水源没有了,说不定有一天也会重蹈楼兰城的覆辙,成了玉门关那样的一堆废墙。敦煌其实是大漠里的一片绿洲,她就如沙海中的一页扁舟,一间陋室,在过去,给多少在人生路上充满失落、遭受困顿的赶路者以庇荫和温暖,在未来,她真的会湮没在大漠中吗?


在去柳园火车站的路上,我们又看到大片的有小花的植物。那就是神奇的罗布麻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