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应避免大国悲剧

pla.c 收藏 1 54
导读:中美为了生存,似乎别无选择,这注定了大国间悲剧。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康斯坦丁宫与俄罗斯总理普京举行小范围会谈并出席普京举行的欢迎宴会时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另一面,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10月27日在夏威夷会见日本外相前原诚司时,再次明确表态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这是继9月23日在华盛顿与前原诚司会谈后,希拉里重申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及对日本的保护的义务。尽管在希拉里表态之后,美国国务院10月29日又表示中日两国应当就这一问题展

中美为了生存,似乎别无选择,这注定了大国间悲剧。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康斯坦丁宫与俄罗斯总理普京举行小范围会谈并出席普京举行的欢迎宴会时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另一面,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10月27日在夏威夷会见日本外相前原诚司时,再次明确表态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这是继9月23日在华盛顿与前原诚司会谈后,希拉里重申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及对日本的保护的义务。尽管在希拉里表态之后,美国国务院10月29日又表示中日两国应当就这一问题展开对话协商解决,美国在中日钓鱼岛最终归属权问题上不预设立场。但在10月30日河内与中国外长杨洁篪的会面时,希拉里一开始又重申日本拥有钓鱼岛的主权。



应看到的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表态支持日本后面有着多重目的。从时间点上看,希拉里是为美日在“西南诸岛”举行大规模“夺岛”演习渲染声势和制造“合法性”。从近期目标看,是解决美国驻日本军队地位问题。远期目标则是强化美日同盟,遏制中国,以应对中国的崛起。



如果把眼光放更远点,将时间向前推来看,或许就更清楚。6月5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中强调:“南海问题愈来愈需要关注……美方政策很明确,希望维持稳定、航运自由、经济发展自由不受影响,但反对任何单位恫吓任何国籍企业从事合法经济活动”。7月23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越南河内出席第17届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时明确表示,美国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争端表示关注,解决南海主权争议是优先要解决的外交事务,争端的解决“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在”。这就是说,美国近期频频在中国与邻国的领土纠纷问题上大作文章,这事态值得更进一步地深入关注。



尽管希拉里承认,中美之间关系复杂,影响重大,美国承诺把两国关系“处理好”,但美方的上述行动清楚表明了两点:一是表明美国对华手法出现根本性的转换——从争取对华合作到以压为主、以谈为辅的两手策略;二是表明美国在东亚的外交及战略取向上出现根本性变化——以对中国为美国外交政策为重心转变为拉拢中国周边国家日本、韩国、越南、印度等,以对华防范为主的外交取向。



与此同时,中国也不断加强与朝鲜、伊朗等美国敌视的国家的合作与友谊,特别是日益升温的中朝友谊,与日益动荡、摩擦加剧的中美关系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严峻的中美关系与前所未有的高水准的中俄关系又形成另一鲜明对比,使得俄罗斯在中国、美国之间两边都有得赚!这种态势的形成,根本则在于中美之间在东亚乃至全球的角力,是新兴崛起大国(an emerging superpower)与守成超级大国(an existing superpower)间的博弈。这种强烈的竞争与对抗严格来说是中美结构性矛盾,因此这种趋势将是长期的,而非一时的暂时现象。究竟这种矛盾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冷战,这些恐怕均引发诸多国家与有识之士的忧虑。



从中国方面看,中国向来没有侵略它国领土的意图,而且始终坚持和平发展,对南海诸岛及钓鱼岛声称拥有主权也是中国一贯、始终如一的观点;而对于美国,日益强大的中国似乎对美国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构成最严峻的威胁,而事实上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影响力无论在地区还是国际上均明显地大幅增强。而相对地,则是美国实力与影响的相对减弱。更不要说,经济重心向中国及亚洲的转移,美国经济活力、就业机会等的流失。怎么应对中国等的崛起一直是美国头痛的课题!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继承美国新保守主义作家查尔斯.克劳萨默(Charles Krauthammer)的观点,在推进中东自由的同时,不忘记对亚洲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的防范。由此,奥巴马政府强势返回亚洲。而笔者更相信希拉里拾取了米尔斯海默的进攻现实主义:国际体系是一个险恶而残忍的角斗场,权力是大国生存的关键。在国家意图不明的世界里,美国必须尽可能地获取权力来保护自身,以防任何国家的挑衅;而尽管中国用理想主义的辞令描绘自己的外交政策,但随着中国日益强大,中国也必然像美国一样最大限度地占有世界权力。中美为了生存,似乎别无选择,这注定了大国间悲剧。



应该看到的是,如果中国在美国民主党执政时便遭遇围堵,那么轮到以保守与强硬而着称的美国共和党再执政时,那么围堵中国的亚洲版北约便真的会成型,那么新冷战便是不可避免出现。但从历史上看,中美友好的时间远远超过中美敌对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中美两国从来没有过根本的利害冲突,两国人民对对方有一种特殊的友好感情。美国和其他西方列强不同,不仅没有侵占中国的领土,而且还至少在口头上反对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侵略。美国是第一个退回部分庚子赔款的国家,且中美共同抗击过日本帝国主义,中国成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是美国不顾英国等反对、坚决支持下才有的今天的大国地位。



时至今天,一位美国教授来华与笔者交流时说:尽管他只在中国呆过几年时间,但中国是他人生的第二故乡!他还向我质疑,“中国是一个历史如此悠久且文化如此深厚的国度,怎么中国的年青人一个个挤破头皮要成为美国人?”相反,他与他太太异口同声地说退休后决定再来中国寻求发展。尽管他的质疑让能言善辩的笔者无言以对,但笔者相信这位老美在中国获得的友谊远超其在美国的尊重。更为关键的是,他无形中道出中美人民间的深层友谊与天然友好。一个更能佐证的例子的是,尽管中美激烈博弈,中国民间频频出现抗日示威,但却鲜见自发的大规模的反美游行与示威!这才是中美真正的民意所在。由此,笔者深信中美应该也是能够走出大国博弈的悲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