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大老粗”

pla.c 收藏 3 333
导读: 袁世凯在洹上的那段时间,兄长袁世廉也恰好解职在家,身体也变得虚弱,下身有较严重的半身不遂。袁世凯听说后,特意让袁克文将袁世廉和姨太太接到洹上养病,又花重金聘请了一名法国医学博士长住在洹上专门替他看病。袁世凯整天陪着袁世廉,扶杖漫步,下棋聊天;或者和妻妾子女共享天伦之乐;或者就是与几个文人骚客,吟诗斗酒,风花雪月……袁世凯最喜欢的,就是把戏班子请到家里,一大家人,把院落塞得满满,呷着茶,听着高亢的梆子戏。听到入迷处,袁世凯会不由自主地大叫“好”。等到戏散了,袁世凯还会把戏班子的头叫到跟前,问几句话,



袁世凯在洹上的那段时间,兄长袁世廉也恰好解职在家,身体也变得虚弱,下身有较严重的半身不遂。袁世凯听说后,特意让袁克文将袁世廉和姨太太接到洹上养病,又花重金聘请了一名法国医学博士长住在洹上专门替他看病。袁世凯整天陪着袁世廉,扶杖漫步,下棋聊天;或者和妻妾子女共享天伦之乐;或者就是与几个文人骚客,吟诗斗酒,风花雪月……袁世凯最喜欢的,就是把戏班子请到家里,一大家人,把院落塞得满满,呷着茶,听着高亢的梆子戏。听到入迷处,袁世凯会不由自主地大叫“好”。等到戏散了,袁世凯还会把戏班子的头叫到跟前,问几句话,给几个赏钱。




忙里偷闲诗言志,在洹上,袁世凯倒写了不少诗,从诗中,可以看出袁世凯在那一段时间的所思所想。比如这一首刚到洹上时所写的诗:


曾来此地作劳人,满目林泉气势新。


墙外太行横若障,门前洹水喜为邻。


风烟万里苍茫绕,波浪千层激荡频。


寄语长安诸旧侣,素衣蚤浣帝京尘。




客观地说,袁世凯这一首诗,写得相当不错。诗与人,本来就是相联系的。一个人的心胸博大了,湿润了,肯定会有一种鲜活的诗情生长出来。后来,袁世凯的次子袁克文把这些唱和诗汇集成册,以《圭塘唱和诗》为名刊印,合计共有袁世凯的诗十八题二十二首。这些诗,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在隐居生活中的心态和思索。比如说《登楼》:


楼小能容膝,檐高老树齐。


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




《雨后游园》:


昨夜听春雨,披蓑踏翠苔。


人来花已谢,借问为谁开?


《次王介艇丈游养寿园韵》:


雕倦青云路,鱼浮绿水源。


漳洹犹觉浅,何处问江村。




因为这些闲云野鹤日子对心情的养育,袁世凯的这些诗,已很有点王维诗的禅意和境界了。比如《春日饮养寿园》:


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餐尊酒共群贤。


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


满院莳花媚风日,十年树林拂云烟。


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




在此之间,袁世凯也有对于时局的思索和追忆,这一篇《忆庚子旧事》算是怀旧之作:


八方烽举古来无,稚子操刀建远谟。


惭对齐疆披枳棘,远临燕水补桑榆。


奔鲸风起惊魂梦,归马云屯感画图。


海不扬波天地隶,共瞻日月耀康衢。




当然,让袁世凯耿耿于怀的,是清廷以“足疾”为借口让他告老还乡的,赶他出朝廷。这样的借口让他啼笑皆非。袁世凯直接以《病足》为题,接连写了两首诗,进行了自嘲和宣泄:


其一:


采药入名山,愧予百健步。


良医不可求,莫使庸夫误。




其二:


行人跋而登,曾惹齐官笑。


扶病乐观鱼,渔翁莫相诮。




在此期间,袁世凯所写的最著名的一首诗,是《自题渔舟写真二首》,其二为:


百年心事总悠悠,壮志当时苦未酬。


野老胸中负兵甲,钓翁眼底小王侯。


思量天下无磐石,叹息神州变缺瓯。


散发天涯从此去,烟蓑雨笠一渔舟。




对这一首诗,袁世凯颇为自得。联想到清廷还有人对自己的“退下”不放心,袁世凯索性请人将他与兄袁世廉泛舟河上、怡然垂钓的情形拍了一张照片。在照片中,袁世凯蓑衣斗笠,手执钓竿,怡然自得,俨然当年的姜子牙和庄子。袁世凯将照片印制了上百张,分送亲友,同时派人将照片连同诗文送至上海报纸刊出。昔日大权在握的重臣袁世凯,一下子成为一个超尘脱俗的隐士,这样的变化,在当时的中国,引起了一片议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