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国军P-40战机 收藏 7 4838
导读:[size=16][B]大战初期,英国的护航体制虽然还没有完善,但仅凭几十艘潜艇切断英国海上交通线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潜艇要受到航率的影响以及北海英国海军舰艇以及空军反潜飞机的攻击。而数量太少的艇群也无法在大西洋组织有效的战术,况且当时法国没有战败,无法使用远程飞机为潜艇发现指示目标,对德国海军来说是错过了大开杀戒的好机会,之所以少量的潜艇在前期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其原因是英国的护航体制不完善所致。但到了1941年,形势对德国人极为有利。非洲军团向东发起了进攻,直逼埃及,德国人希望能占领中地中海要地马耳它,

大战初期,英国的护航体制虽然还没有完善,但仅凭几十艘潜艇切断英国海上交通线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潜艇要受到航率的影响以及北海英国海军舰艇以及空军反潜飞机的攻击。而数量太少的艇群也无法在大西洋组织有效的战术,况且当时法国没有战败,无法使用远程飞机为潜艇发现指示目标,对德国海军来说是错过了大开杀戒的好机会,之所以少量的潜艇在前期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其原因是英国的护航体制不完善所致。但到了1941年,形势对德国人极为有利。非洲军团向东发起了进攻,直逼埃及,德国人希望能占领中地中海要地马耳它,建立空军基地,保证来自意大利的各种补给源源不断送到非洲军团手里。为配合地面作战,德国海军同样把战场扩大到了地中海区域,从而发生了1941年11月13日的袭击,而这次的悲剧主角不是商船,而是英国皇家海军击沉德国海军“俾斯麦”号的“皇家方舟”号(Ark Royal)航空母舰。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这是1941年11月12日,在晴朗的夜空下海面上风平浪静,U-81号潜艇沿摩洛哥海岸急速行驶,激起滚滚浪花。艇上的德国官兵没有一个被眼前怡人的海景所迷惑,直布罗陀海峡常年天气变化无常。在海军上尉弗里德里希-古根伯格(Guggenberger)上尉指挥下,U-81号潜艇正载着全体水兵朝地中海和大西洋之间的唯一海上通道直布罗陀海峡进发。其实德国潜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就发现,在直布罗陀海峡有很强的逆流存在,由于地中海的的盐度远高于大西洋,所以密度相对较大,在海底的一定深度内,存在着一股从大西洋流向地中海的逆流,在这个深度上,德国潜艇关闭马达顺流通过狭窄的直布罗陀海峡从而避开英国搜索。有资格进行这个冒险的是一群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老水兵,他们都参加过苏联西北部港口城市摩尔曼斯克沿岸和大西洋海域的潜艇之战。他们深知,现在,他们将要面临的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一次海上冒险,他们要穿越直布罗陀海峡。U-81号潜艇于12日01时50分到达塔瑞法之角海域。海军上将卡尔.邓尼茨用进入圈套来比喻此次行动的危险性。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此时此刻他心情的真实写照,就在这一天晚上, U-81号艇的全体人员将会亲身体验到为什么这片海域是德国潜艇的克星,是德国潜艇的坟墓。对于德国潜艇而言,地中海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竞技场,四处密布着盟军的数十个空军基地和数百架装备有雷达设备的反潜飞机。地中海较为平静和清澈的海水也使得潜艇的逃离更加艰难。直布罗陀海峡不仅狭窄(在西班牙海岸的塔瑞发,中间只有8英里)而且海水浅,同时还受到自西向东的洋流冲击,直布罗陀海峡里有一股异常强劲的从西向东的海流,进入地中海是顺流,比较顺利,但要逆流而出,势必要开足马力,这样发动机噪音就大,也就容易被发现,海峡入口水流喘急,而出口潜艇根本无法通过。除了客观原因外,海峡如今在英国人手里,所以任何一艘欲穿过海峡的德国潜艇不的不和驻扎在直布罗陀海峡的英国海军的猎潜反潜部队交火。这只猎潜反潜部队由“皇家方舟”号(Ark Royal)航空母舰、一艘巡洋舰、两艘炮火威力极大的主力战列舰和8艘驱逐舰组成,所有这些都是用来对付像U-81号这样敢于进入地中海的轴心国潜艇。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随着午夜的临近,U-81号潜艇从西南方向悄悄驶向直布罗陀海峡,英国人认为,德国潜艇从这一方向进攻的可能性最小。当第二班的值班领航员从甲板上向掌握方向的右舷报告,他嗅到了泥土的气息,看到了摩洛哥北部的港口城市丹吉尔的灯光时,他还下意识的加了一句:“见鬼,怎么这么 近!”但是,此时,由于贴近非洲大陆的边缘漫漫滑行,潜艇已躲过了英国的外围巡逻舰防线。随着水道越来越窄,艇长指挥潜艇驶向海峡的中央,不久,甲板上的人就看见了塔瑞发到港口方向的导航灯。负责监视的水兵们用望远镜仔细地了望着夜空下的情势,他们发现了一艘大货船,所有的船灯紧闭,在黑暗中驶出港口,悄然驶向大海。这是一个很诱人的攻击目标,但是,目前还不能进攻,时机还不成熟。潜艇继续在海峡中央行驶,但是,对于精神高度紧张的水兵们来说,两岸近在咫尺。塔瑞发导航塔上导航灯的每一次旋转照明,都给潜艇甲板上带来短暂的光亮。潜艇驶过港口,海峡变的越来月宽,穿过阿尔及利亚湾,在漆黑夜空的衬映下,堡垒石头隐隐约约,凹凸不平。现在,负责监视的水兵看到了一条由许多船只组成的警戒线,这条警戒线横穿了整个直布罗陀海峡。古根伯格知道这些船肯定是用某种网状物或钢丝绳互相连接,于是他决定潜艇继续在水面航行,向他所能看到的最宽的缝隙驶去,希望他们能侥幸躲过对方的雷达。警戒线船队的探照灯离他们越来越近了,突然,探照灯扫到了潜艇的船体中部。水兵们都屏住呼吸,都不知是天堂还是地狱,但是探照灯继续向艇尾扫去,潜艇安然无恙,躲过了一劫,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心中祈祷,但愿好运一直伴随着他们。前面出现了两艘美国的驱逐舰,在布罗陀海峡交叉向对岸航行。古根伯格抓住空隙沉稳地指挥着潜艇驶向两艘驱逐舰汇合的接合部,就在两艘驱逐舰背对背向对岸驶去时,U-81号潜艇巧妙地躲过了军舰的探测,终于安全地进入了地中海海域。到此时全体官兵们才松了一口气,除了值班的以外,都回舱睡觉休息。二副嘲讽地笑者说:“先生们,上帝赐给你们这美丽的安稳觉,别忘了感谢它保佑你们。”同时对古根伯格说:“您也抓紧时间躺一会吧,都六点了,天快亮了” 古根伯格边看表边回答:“好的,联络时间快到了,你接收下指挥部的无线电报,有情况随时叫醒我,注意保持无线电静默”然而在德国潜艇上睡觉,又是在一触即发的战争状态,不可能美美地睡觉,人人都处于半睡半醒状态。水面航行的潜艇准时接收到指挥部无线电报,要求U-81号潜艇与U-205号潜艇立即占领直布罗陀以东的巡逻阵位,并强调指出保持无线电静默。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次日临晨03时,潜艇再次收到无线电电报,根据意大利空军侦察机通报:“发现一支英国特混舰队(K舰队),该舰队由1艘战列舰、1艘航空母舰与数艘巡洋舰与驱逐舰组成,目标与马尔它方向驶来,估计航速18节。”实际上这支特混编队(K舰队)有2艘航空母舰:“百眼巨人”号(ARGUS)与“皇家方舟”号、“马来亚”号战列舰(Malaya)、“赫米杨”号轻型巡洋舰(Hermione)和7艘驱逐舰组成,航速为18节。这支舰队是向马尔它岛的英国空军基地运输飞机后(其中,“皇家方舟”号运载了37架“飓风”战斗机),在5个小时前袭击了一只意大利运输船队后向西航行,古根伯格不知道这只英国舰队在哪儿,但是他非常清楚这只舰队的目的地---直布罗陀港。而在此时,另一艘德国潜艇U-205号在艇长雷施克(Reschke)上尉的指挥下已经发现了这支舰队。于是古根伯格下令,潜艇掉转船头、径直返回刚刚摆脱的哪个危险的咽喉地带。U-81号潜艇开始向直布罗陀25海里以内航进,艇长古格波上尉判断,该水域限制性较大,敌舰队可能进行不规则航行。为作好战斗准备,艇长下令检查艇内机械设备,发现排气装置与左柴油机运转有些问题,其它一切都很正常,不影响作战。为了抢时间,潜艇没有下潜,而是在海面全速前进,但天上的飞机和海面上的驱逐舰迫使潜艇一次次下潜,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下午2点20分U-81号在海平线上发现一艘英国驱逐舰与2架战机, “战斗警报,全体人员进入战位”担任了望的大副喊着。潜艇立即下潜至潜望镜深度。15时三艘英国主力舰出现在古根伯格的潜望镜里。 *{-V{'YdNI 15时30分左右,古根伯格通过潜望镜发现7艘英国特混舰队舰支(K舰队)正驶来,古根伯格上尉以潜望镜测算出英国舰队的航速为16节,并向该舰队进行水下机动,此时U-81号潜艇仍然没有被英舰发现。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根椐古格波上尉回忆录著述:“原计划在据英舰1500米处连续发射4枚鱼雷,以便让英舰吃水线以下5处命中。但这样我们的生还机率并不大。”用鱼雷在一个像潜水艇这样的平台上攻击一个动的目标是不容易的这要求勇气、耐性、同步联合作业和一些艇长天生就有而其他人从来不具备的天赋。鱼雷攻击与普通的理念相反,首先艇长要从潜望镜模糊不清的影像中判断出是敌、是友。是军舰是货船?吃水深度是多少?(这会决定鱼雷在水里的定深)然后对比识别手册敌舰舷侧、及45度、60度首向角的轮廓判明敌舰类型(见图一)。更进一步的要求是判断远处舰船的速度和方向并且在距离和方位不断变化的情况下计算出如何攻击舰船。潜艇攻击位置的调整颇费功夫。直接射击是最简单的—瞄准船头目标、鱼雷到达、启动爆炸---可是情况很少是这样,常常是潜艇在平行移动时射击,或者向相反的方向行驶时把鱼雷调整一个角度,如图所示。发射角可以计算出来,因为潜艇上有一台鱼雷数据计算器。这个机械计算器储存了类似这样一些信息;潜艇的位置、艇长估计的目标舰船的速度、距离、和路线。做必要的数学运算---当变量改变时数据作相应调整---计算器把处理结果传递到鱼雷发射仓,据此水兵在鱼雷方向仪上调整发射角。鱼雷一旦被发射出去,先直行几码,然后按照方向仪设定的角度拐弯----如果艇长、计算器和水兵准确无误地完成了各自的任务----鱼雷将会狙击到目标。16时06分,古根伯格不顾7艘英国驱逐舰和一架飞机造成的威胁,把艇首4个鱼雷舱鱼雷都准备好,升起潜望镜。16时36分距英国舰队4000米以内时,古根伯格把潜艇停了下来,二副在一旁报告前四后一鱼雷舱注水完毕,古根伯格把潜望镜上十字交叉瞄准在一艘航母上,“一号、二号、三号。四号发射管准备,左前方4000米,偏转角度352,航速七节”古根伯格对着通话器发布着命令。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U-81号向英国战列舰、“皇家方舟”号和“暴怒”号(Furious)发射了4枚鱼雷。由于发射的冲击波太强与压力的突然减轻,导致潜艇前部陡然向上跃起有10英尺,似乎要冲出水面,幸亏经验丰富的古根伯格命令轮机长:所有艇员进入前舱保持由于突然失重引起的船头平衡。船头慢慢倾斜而下,轮机长抓紧时间,紧急调整水柜进行急潜,才没有被英舰发现。10分钟后,潜艇还没完全平稳时古根伯格下令U-81号急速下潜至水下300英尺处,静待战况。鱼雷发射6分6秒后,声纳听到第一声爆炸,90秒后又听到第二声爆炸,古格波上尉认为击中了一艘战列舰与一艘驱逐舰,命中部位是右舷,在确定没有声响后,U-81号开始向东北方向撤离。英国驱逐舰在声纳上发现了U-81号并展开反击,两艘驱逐舰在17时25分至22时20分对U-81号进行了长达5个时间的追击,就在U-81号像利剑般刚刚下潜到预计的安全深度时,水兵们就听到两声巨响这是深水炸弹,但是深度不够,对潜艇没有构成威胁。一会儿,水面上的声音停止了。古根伯格马上命令轮机长“停车!”英国驱逐舰声纳的脉冲波射在U-81号潜艇外壳上发出震耳的巨响,潜艇上的人心里都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下一步要发生的事是不言而喻的,英国驱逐舰的深水炸弹地毯式地在潜艇正上方铺开。古根伯格命令轮机长:向驱逐舰相反方向运动。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猫鼠轮盘赌。潜艇稍一摆脱英国驱逐舰,古根伯格马上命令轮机长两台发动机全速前进,驱逐舰一接近就慢速或干脆停车。当务之急是以最快速度离开这一海域。古根伯格一枚一枚的数者,每一次深水炸弹都要比前一枚深10英尺。舵手开始往嘴里塞杨梅,第一次爆炸从距离150英尺的上方传过来,船体左右摇摆了几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艇内的灯泡从底座弹出,玻璃器皿都被震碎了。随着每一次可怕的剧烈震荡,舵手就吐出一个杨梅核,他以此来记录深水炸弹的数量。驱逐舰不间断地投放深水炸弹,但是U-81号潜艇顶者压力在水底缓慢地滑出了英国驱逐舰的攻击范围。经过长达5个多小时的海底航行,被追逐的德国潜艇水兵们听到了距离他们2,5海里以外传来的一声深水炸弹的爆炸声,那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次爆炸声..而此时,舵手早已停止从嘴里吐杨梅核,英国驱逐舰一共投下163枚深水炸弹,U-81号靠者不断的变化速度、航线与下潜深度,使英国驱逐舰始终没有成功锁定和击中潜艇。23时10分,英国驱逐舰放弃追击并返航之后,U-81号潜艇换气出水并在水面航行。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14日,U-81号潜艇在潜艇电池充满电力后,开始沿非洲大陆海岸线航进。15日早晨05时53分,古格波上尉用电台向潜艇司令部汇报战况称:罗经坐标7645,发射4枚鱼雷,击中敌战列舰或航空母舰,第二枚鱼雷“可能”击中了不明目标。当天中午,U-81号接收到边防军战报与无线电信息,经过证实,U-81号潜艇击沉了英国“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而不是他们以为的“马来亚”号战列舰,U-81号第二枚鱼雷击伤“马来亚” 号战列舰。幸运的是它没有直接沉如海底,勉强到达直布罗陀,等待着全面修理。实际上,U-81号发射的4枚鱼雷只有一枚鱼雷命中“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当时鱼雷击中的是舰岛下方的右舷,几分钟后,大量入水使“皇家方舟”号主机停止运转,航母向右倾斜18度,救援组试图将航母拖回港口,因为直布罗陀港并不远。13日夜间在抢修人员的努力下,电力系统与锅炉机组曾一度恢复,但海水却不断涌入,14日凌晨4号锅炉组爆炸,大火无法控制,这次幸运之神不在眷恋“皇家方舟”。 在当年5月26日围歼“俾斯麦”号时,本来 U-556号最先赶到,并成功逼近到距离“皇家方舟”号仅400米处,清楚看到航母正在进行起飞准备,可惜U-556号已在先前的巡航作战中用完了所有鱼雷,只能束手无策地作壁上观,“皇家方舟”因此逃过一劫!6时13分,“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开始侧倾,并翻转后沉入海底,长达14个小时的救援行动宣告失败.幸运的是,这场灾难只有一个人死亡,但搭载的37架飞机也一同沉入海底。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为什么一枚鱼雷就结果了一艘排水量达27300T的航空母舰?因为水中爆炸的特点:炸药在水中爆炸后产生的高温、高压和高速膨胀的气体转瞬之间在水中形成一个巨大而高速膨胀的大气泡,但由于海水不可压缩,故强大的爆炸能量迅速向四周扩散(比在空气中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强大得多),与此同时气泡中的一部分挟巨大能量冲向海面(这个方向海水压力最小),在海面上形成可怖的巨大水柱,随后沉重的海水从四面八方反扑过来,将水中剩余的气泡向心压缩,当压至极致时,气泡又蓄聚起强大能量再度向四周扩散,如此反复不已。因此水中爆炸的杀伤力(主要是反复激发的冲击波)非常惊人。现代反舰鱼雷广泛采用非触发引信的道理也在于此:鱼雷在舰船下方爆炸时,第一轮冲击波摧毁其龙骨并把整条舰船拦腰拱起,其艏、艉两端的巨大重量在重力作用下被有力下折;随后爆炸气泡上方的海水迅即向下回填,压缩水中的气泡并形成直径不等的漏斗状致命陷阱使被折断的舰体从折断处坠入其中同时舰体艏、艉两端被海水浮力有力上举,此过程来回反复,力度渐次递减。舰体被来回反复对折——就像折断筷子一样。只要爆炸能量足够大,一般说来很少有谁能逃过这道“腰斩”。“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参加过最着名的战斗是1941年5月围歼德国“俾斯麦”号(Bismarck)战列舰时,该舰的舰载的鱼雷轰炸机击毁了“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方向舵,使德舰最终被英国舰队击沉,并于1941年7月随英国舰队攻击阿尔及利亚米尔斯比尔泊地的法国舰队,可谓战功赫赫。而这次德国海军潜艇U-81号击沉了它,可谓为德国海军报了一箭之仇。英国地中海舰队不仅仅损失了一艘绝对主力舰,而是被德国人摧毁了舰队的核心力量。 温斯顿·丘吉尔写道:“一切挽救这艘船的企图都失败了,于是在我们的许多战事中战绩显赫的这艘有名的老资格的军舰就在离开直布罗陀只有二十五哩航程的时候沉没了。这是我们在地中海上的舰队所受到的一系列的惨重损失的开端,也是我们在那里的在以前从来不为我们所知悉的一个弱点。”


英国海军的骄傲“皇家方舟”号是如何被击沉的。


总结:潜艇作为一种进攻性武器,其防御能力,即便是在反潜作战中也可以与水面舰艇相提并论。从这一战例来看,二战初期海战中潜艇以以其隐蔽性强、准确性好、效率高的特点再一次向世界证明了它作为特殊海战武器的优越性,。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的沉没是证明航空母舰防御网正面临潜艇挑战的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同时也为世界海军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进作用。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