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雨》: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253087927 收藏 0 3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剑雨》: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一部足以让人惊艳的影片。


《剑雨》,早知道,但直到今天网络上放出来才有机会观看。事实上,在看《剑雨》之前,先看了《通天帝国狄仁杰》。两部风格完全不同的影片,徐克可能是想学张艺谋,但是学到最后,不但是张艺谋的那种大场面只学了个皮毛,连徐克自己的风格也几乎成了黑白不分、红绿不清的混色。


《剑雨》,就要纯净很多,纯的中国武侠质感,纯的中国禅理,纯的中国式书生江湖的爱情故事,还有纯粹的中国式女子风情,你比如说杨紫琼、大S、林熙蕾、吴佩慈,还有江一燕。演员阵容足够繁华,甚至足够奢侈,随便拎出一个来,都称得上是国际大牌。


也有一段时间没再看到过这么有质感的中国武侠片,《锦衣卫》算一个,但在无论哪方面都很成熟的《剑雨》面前,《锦衣卫》就是一个三岁的娃娃。能和《剑雨》的武侠质感相比的,想想,大概只有李安的《卧虎藏龙》了,当然像是《笑傲江湖》、《黄飞鸿》这些影片不在此比较序列,两个方队原本不属于一个年代。


单纯的功夫片,单纯的故事片,单纯的爱情片,可能都无法凝结《剑雨》这样的感觉出来。所有的武术动作,所有的剑式花招,都是为了征服观众的视觉;但要征服观众的心灵,就要靠武术之后的那些东西。这样的东西,这部影片至少有两点,一个是爱情,还有一个是禅理。杨紫琼饰演的曾静,还有韩国人郑宇成饰演的江阿生,这两个人的爱情美到会让人窒息,残酷到也会让人窒息。原本黑石组织杀手曾静是江阿生的杀父仇人,曾静是被陆竹感化,从此易容隐居于京城,希望可以就此了却一生。同样易了容的江阿生却是有意接近曾静,并且要用曾静引出所有的黑石杀手,然后一网打尽,也好为父报仇。但,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到最后,无论谁都会承认,原本各怀目的的两个人是真的、真的深爱了彼此。


江阿生和曾静屋檐下避雨的场面,会让人心生许多温馨。当所有的面具都被撕破,曾静说:“我最后问你一件事,你真的对我好过吗?”江阿生说:“万不可能!我对你所有的都是虚情假意,你杀我,我可以原谅;但你杀我父亲,我不能原谅。”虽然意料如此,但是听到江阿生这样的回答之后,曾静还是痛彻心扉。没有了生活,我们还可以有爱;如果连爱也没有了,我们还能剩下什么?


“去,死者乃为生者开眼,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已成现在,现在已成过去,随心去吧,看能得否?”曾静在决定接受江阿生之前,就专门请教过见痴大师。好在,江阿生对曾静终究是抛舍不下,生死之后,世界寂静,江阿生抱着受伤的曾静离去,他们的日子还远。


我愿化作一座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只为你能从桥上走过。影片中,这句台词反复出现,原本是一个佛教故事,现在却成了影片所有恩怨情仇的终结所在。


陆竹的爱成就了细雨(后化名曾静)的爱,曾静的爱化解了张人凤(后化名江阿生)的仇恨。转轮王和绽青都是欲望的化身,欲望又是杀人的魔鬼。比较让人深思的是,转轮王最后要把绽青活埋在桥下,只因为转轮王太喜欢绽青,这样只要每次他从桥上走过就可以看到绽青了。相比曾静和江阿生,这真是最有禅理的对比。


在萨顶顶充满了土地与烟火味儿的歌声中,我们都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