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咒怨——带回都市的千年咒怨 正文 第十九章 迷一般的羌中古城

秋硕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1.html


“没事老伯,苏菲有事出门了,我有东西还在她那儿放着,急着用,所以我有点发急。”章小蕊撒谎说。

“那就没办法了,我也没留她房子的钥匙。”房东摊摊手说。

章小蕊和房东别过,下楼后就急忙给童立立打电话:“喂,你现在在哪?”

“在学校,怎么了丫头,你怎么声音有点不对头啊,没出什么事吧?”

“是苏菲,苏菲她——”章小蕊刚说到苏菲,电话那边的童立立就急忙接过话头问:“苏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菲不见了,她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我找不到她了。”

“不见了?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又出了那种怪事了,你别急,慢慢说,什么时候不见的?”

“房东说是今天一大早带着东西出门的,她给我留了封信,反正我读那信,有种不详的预感,你说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样的信,你给我念念。”童立立在电话那边也有点着急了。

章小蕊念过信后,童立立稍沉默了片刻说:“我知道她去哪里了,你别着急,我们一起去找她。现在十点多一点,我可能一点多能回到仙源。你准备一下,收拾些自己的衣服装好,记住,要适合野外穿的运动服之类的,千万别穿高跟鞋。把你的制服也带上一套吧,说不上会用上,你手里还有什么武器,器械之类的东西吗?有的话也带上。警官证也带上吧,你准备好这些等着我。”

“童立立,到底要去哪里,我怎么觉得象是带上这么多的东西去做什么案似的。”见童立立的语气很严肃,章小蕊打趣说。

“我估计苏菲自己去找荒城去了,正好我们也要去那里。你准备好自己的衣物,还有你们女孩子需要用的东西。可能用的着的东西你好好想想,不要太多,但一些必需品一定要准备上,明白吗?”

齐明乐是个有点秃顶的大块头,一米八的个头,体重至少也有一百八十斤。章小蕊见童立立的车里钻出了这么个大块头时,吓了一跳。他的胖脸很白,脸上是刮得发青的络腮胡子茬,这样一副胖脸上架个无框眼睛,看起来就更显得滑稽了。当童立立介绍说他就是提起过的自己的师兄齐明乐时,章小蕊差点笑出声来,这么个大块头,如果呢称为“乐乐”的话,到是很有趣的。

童立立帮章小蕊把东西搬上车,章小蕊见后边的车座上放着三个大大的背包,心里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看来这个混人是真准备去野游了。

车停在一家饭店门口,几人进去后,童立立点了比较奢侈的几个菜,章小蕊说自己不饿,现在不想吃饭,童立立严肃地说:“不饿也得吃,这顿饭很可能是我们以后的这几天能吃到的最后一顿热饭了,过了这顿,后边想吃也吃不到了。

见童立立满脸的正经样子,章小蕊又有想笑的感觉。坐下后齐明乐开口说话了:“我最早是在一本明代的笔记中看到了一段关于羌中古城的记载。羌中这个词在汉末三国的文献中曾反复出现,原是羌族聚积地的泛指,所以后世学者也以为这个名词是泛指,而不是指具体的地名。但在那笔记中却明确提到羌中古城。笔记中也没有交待这个古城的具体地点和归属,只说南宋淳熙年间,这是宋孝宗的年号,时间大体在公元1180年左右吧,这个古城甄没了,这笔记中记得神神怪怪的,说是羌中古城遇上了什么水蛊,全城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溺死了,部分逃到兴元的羌中居民也都没逃过淹死的命运。当时正处在宋金之际,而这个古城又处在宋金之间,并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我第一次读到这日记的时候,并没在意,以为是搜神记之类不太可靠的记载。后来我发现仙源西北五百里左右的范围,从元代到清中叶很长时间竟然没有设立任何象样的州县建制。虽然这块地方山高林深,人烟稀少,但仍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我就开始查阅文献,终于查到了清雍正年间陕甘总督建议设立县级行政机构的奏折。奏折上称仙源西北,远通河湟甘孜,本为商贾云集之地,宋以前曾设羌中古城,毁于宋末战事。后地震山崩,古道毁损,古城不知所踪。今棚户流民聚于山中伐木割漆,开荒种地,更有商人从山间便道往来于陕川甘之间,而没有相应政府机构的管辖,使这块地方成了流民的天堂。暴民匪流聚集,常常骚扰四周乡里,故建议在仙源以北建立县级机构来管理这一地方。后来在仙源西北设立了太安驿,是个厅级行政机构,高于县,低于州府。奇怪的是两任县长离奇死亡,第三任县令流亡在仙源办公,这样的奇事可以说是千古未闻。”

一气说了这么多,齐明乐喝了口水,好象也说累了。章小蕊听得入迷,问:“那两任县令到底是怎么死的,有没有记载?”

小说在起点上了主站的推荐,已经上传到四十章了,欢迎大家过去帮秋硕捧个人场。

“奇就奇在这儿,我后来查了太安县志,只是说第二任县令死于匪事,并且太安全城毁于火灾。但没有说到底是股什么样的土匪,事后也没见官方剿匪的记载。雍正年间,天下太平,如果真出现两任县令被土匪所杀,整个县城毁于匪事的情况,那肯定是要剿匪的。我查遍了相关资料,都没有个明确的说法。但我还是查到了一段记录说太安县民惧于水蛊,纷纷外迁。这是第二次找到关于水蛊的说法,后来三四年没人敢出任这个倒霉的太安县令,第三任县令不敢在太安境内办公,竟然在仙源建立了流亡县政府,这也算是千古奇事了。几年后终于在原县城以东八十里的地方建了新县城,这个太安县才保留了下来。”

“那么,现在能不能找到那个太安老县城的确切方位?”章小蕊问。

齐明乐把手指伸进自己的水杯,沾了点水在桌子上画了起来两个圆点表示仙源和太安县城,然后比划着说:“这个太安的老县城在仙源西北,太安现在的县城以西八十里,我估计就在这一片范围内。”

章小蕊见这位大学者把手指伸进自己杯子里沾水在饭桌上画起了草图,觉得这位大个子挺好玩的。“如果在你划的那个范围的话,有可能跑到邻省的地方去了。也就是说,你们翻了好几天的书,也没找到老县城的准确位置?”

齐明乐认真地点点头说:“不但古县城的准确位置没定下来,就是找到老县城,也不一定是羌中古城。我们的目的是发现羌中古城,这将是考古史上的一大发现。如果那个古城真是毁于什么水蛊,很可能会保存的非常完整的,说不上其价值不亚于楼兰古城的发现。”

齐明乐的表情是一副跃跃欲试的向往之色,章小蕊有些疑惑地问童立立:“我们这次到底是去寻找几个人死亡的原因,还是去发掘古城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