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义勇军 正文 第二十章 妙计连环

曹景文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size][/URL] 杨大川按照作战计划安排,已经带领步兵一连、炮兵连一个排和一个工兵班来到铁山城东十二公里的李家铁矿附近,准备实施声东击西的战术,攻打驻守在铁矿的日军小队。 一连长沈铁生虎视眈眈地走过来,急切地说:“杨副队长,怎么还不打呀?我们都等着急了。日军就是一个小队,我们完全能消灭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



杨大川按照作战计划安排,已经带领步兵一连、炮兵连一个排和一个工兵班来到铁山城东十二公里的李家铁矿附近,准备实施声东击西的战术,攻打驻守在铁矿的日军小队。

一连长沈铁生虎视眈眈地走过来,急切地说:“杨副队长,怎么还不打呀?我们都等着急了。日军就是一个小队,我们完全能消灭他们。”

炮兵连山炮排排长吕春风技术过硬,脸上显露出自信的微笑,沉着地说:“沈连长,别着急,张队长都给咱们安排好,等伤员们做完了手术,我们就在这城里下馆子,喝酒吃饭。然后再回去。”

杨大川笑着说:“你们不用着急,张队长已经算计好了,到时候有你们干的。”

吕春风眯着一双含蓄的大眼睛,求教地问:“杨副队长,你说咱们这次行动,是使用什么计谋?”

杨大川胸中有数,脱口而出:“是声东击西呀!”

吕春风仰望着湛蓝的天空,轻轻地摇头说:“也对,也不对,我看是指桑骂槐之计?”

众人一怔,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异的表情。

吕春风神色庄重,俨然像一个大军师,得意洋洋地解释说:“这指桑骂槐之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六计。原文是:大凌小者,警以诱之。刚中而应,行险而顺。这个计谋是说指挥统率一支不愿意服从命令的军队打仗,要制造过失,警告不听话的军官。指挥员要体贴将士,使官兵们真从心里敬佩你。孙子在兵法里讲过,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指挥员治军要严,要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

沈铁生若有所思,浑身激动地说:“对,就是这个意思。士兵们打仗负重伤,部队冒险送他们到虎口做手术。真是够劲儿。长官这样关心士兵,下回打仗,士兵们能不拼命吗?”

杨大川眉头舒展,眼神如鹰隼一样锐利,轻轻地扫视着战场说:“对呀,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到虎口里为伤员治疗,就会增强了部队的凝聚力,战士们更加团结了。”

张铁龙坐镇在城外,眼神睃巡着周围的一切,冷静地应对可能发生的敌情。他接到伤员在医院得到及时治疗的报告后,顿时心花怒放,紧张焦虑的情绪一扫而光。他胸有成竹地命令杨大川部队组织部队对日军小队进行攻击行动,注意规模不要太大,要采用炮兵轰击和出动小股部队方式,袭击日军小队,吸引城里的日军主力出城增援。

杨大川看完电报后,对焦急地等在身边的山炮排排长吕春风说:“张队长命令我们开始攻击,注意主要是吸引铁山城里日军的增援,不是为了全部歼灭日军,所以这次攻击要掌握火候,规模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规模小,打不疼日军,日军就不会请求增援;规模大了,火力猛了,就会一下子就把日军小队全部歼灭了。”

山炮排长吕春风噗楞一下坐起来,风风火火地跑到阵地上,手里举一面小旗,组织炮兵对准日军的炮楼进行攻击。四门山炮早就架设在距离日军营房八十多米处,炮手们很容易瞄准射击。吕春风威风地挥动小旗,嘴里大声发出开炮命令,顿时四门山炮一齐开火。大家惊喜地瞧见从炮口飞出的四颗炮弹,在据点周围爆炸开来,一时间烟火腾空,土崩石飞。在一阵轰隆的巨大爆炸声响过以后,日军的靠近路边的一排营房全被炸毁。

埋伏据点外的步兵战士开始向日军射击,造成部队攻城的假象。炮弹带着死亡的信息扑去,纷纷落在日军据点周围。巨大的爆炸声,震得炮楼惊慌颤抖,火花四处飞溅,爆炸的气浪把鬼子们推倒在地上。

据点里到处是硝烟,对面看不见人,呛得日军士兵嗓子疼。日军小队长吓得面如土色,心惊肉跳,心想这义勇军的大炮打得忒准了,再打几炮,炮楼就会上天了。他心急火燎地打电话给铁山城日军大队长报告小队遭到义勇军猛烈袭击,部队损失严重,请求派兵增援。

杨大川派出的侦察兵爬上路边的电线杆子,专门监听小鬼子的电话。侦察员探听到日军小队长和铁山城日军大队长的通话内容,匆匆忙忙回来对杨大川报告说,日军已经上钩了,城里的一个中队日军答应迅速出兵增援。杨大川立即给张铁龙发电报,汇报战斗情况。

王一岚神色焦急地守候在手术外,脸上露出苍白的表情,胳膊不时地抖动,生怕露出马脚。

肖志勇瞅见王一岚的紧张表情,关切地说:“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怕,医院里没有日军,谁敢动我们?就是现在医生们发现我们是义勇军,也不会出事。我们手里的枪可不认人,他们不老实治疗,我就收拾他们。”

王一岚感觉到时间过得太慢了,太难熬了,浑身烦躁,心神不安。她忽然面向着墙角,双手合十,低声唸叨说:“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请保佑我们的伤员平安无事吧!我们可都是天下最好的人啊。”

肖志勇瞅见她这副虔诚的样子好笑,善意地劝解说:“王军医,你信神不由信自己。要相信我们部队的力量。”

王一岚心里忐忑不安,声音颤抖地说:“我现在感觉过一分钟,就好像过一小时那样长,过一小时就好像过一天那样长。现在真是度日如年呐。”

肖志勇脸上流露出风流倜傥的神色,异常镇定地说:“王军医,你不是胆小怕事的人呐。在北大营突围那天,你面对一群鬼子,挥动着木棍上阵奋勇杀鬼子,也没有害怕呀。现在这点风浪,你应该没问题噢。越是关键时刻,我们就越要沉住气,千万不能紧张。”

王一岚轻轻地摇头说:“话是这样说,可是我做不到啊?”她从心里感觉自己的每根神经都变得焦虑不安,心惊肉跳。是啊,在日军后方医院里给伤员作手术,就等于是虎口夺食,能不让人心有余悸吗?

张铁龙接到杨大川的电报,得知他们已经动手,就指示侦察员密切注视城里日军大队的动静。

不一会功夫,侦察员匆忙骑着摩托车,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一个中队的日军乘坐五台汽车已经出动,看方向是增援李家铁矿。张队长,我们声东击西的计划实现了。”

张铁龙脸上露出矜持的神态,举手投足显示出儒雅的风度。他潇洒地命令郑长江起草电报,通知杨大川准备袭击一个中队的日军。命令他们撤退到公路上,在日军通过的公路上大量埋地雷,给日军一个下马威。

杨大川按照张铁龙的部署,留下一个步兵排在村外开枪开炮,虚张声势,造成部队继续攻击的样子。杨大川率领大部队迅速来到距离矿山四公里处的公路附近的阻击阵地,命令步兵和炮兵在高地上构筑工事,准备伏击增援的日军中队。他命令工兵班长陈东海带领战士们到前边公路上去埋地雷。

陈东海英俊潇洒,精明强干,带领着战士在公路上一口气埋了二十二个地雷,其中有五个大型地雷,每个重量达到二十多公斤。

杨大川率领伏击队伍埋伏南侧的坡坎上,他指挥战士们迅速修建了伏击阵地,架设好机枪、步枪、大炮,做好战斗准备。

强烈的阳光照射大地,万里长空没有一丝云彩。阵地周围只有躲进草丛里鸟儿鸣叫,旷野里显得非常平静。战士们顾不上观察周围的美景,都紧张地趴在工事里,枪口对准了公路日军来的方向。

杨大川翘首伫立在一棵小树旁,把望远镜贴在脸上向远处眺望。瞧见空荡荡的公路上行人稀少,连个日军汽车的影子都看不到。他的眼睛在观察公路,心里却不时出现日军可能不会来的想法,也许日军发现了我们的计划,改变了增援方案。

突然,远处传来阵阵汽车的轰鸣声,公路旁边树林里的一群鸟儿,突然从树上惊叫着扑向天空。气势汹汹的日军增援部队,终于出现在杨大川的望远镜视线中。公路上顿时寂静无声,草丛里的鸟儿觉得情况不妙,顿时停止了鸣叫。

战士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终于瞧见了远处小鬼子的汽车,看上去好像一群乌黑的小点子,在地平线上蠕动着,渐渐地汽车影子越来越大。

日军中队长带着一百多名日军乘坐五台汽车,气势汹汹地跑来了。日军自以为是在他们的治安区里,一路上不侦察警戒,只顾拼命往前开车。

陈东海全神贯注地盯着汽车队,寻找日军汽车队全部进入雷区的好时机。在他们急切的翘首盼望中,日军的汽车渐渐地行驶到地雷区了,

陈东海端庄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个淡漠的微笑,挥起大手命令说:“引爆!”一名战士一阵急摇,起爆器神速地引爆了公路上的一串地雷。突然日军汽车队底下传出一阵巨响,“轰隆隆”山崩地裂似轰响,五个特号大地雷也一齐爆炸了。

杨大川远远瞧见一股股火光闪过,一团团黑烟升起,前面的二台汽车被炸翻了,车上的日军全被掀到空中,重重地摔到地上。炸死的鬼子的血肉身体,都随着尘土四处乱飞,公路上、大树上到处有鬼子的大腿、胳膊。跟在后面的日军三台汽车,没有及时停车,一个接一个地撞上前面的汽车,日军队伍乱作一团,汽车很快燃烧起了冲天大火。一些负伤的鬼子,浑身是血,躺倒在公路上,发出一阵悲惨地哭叫声。

杨大川见机指挥义勇军士兵们开火,战士们操起阵地上的大炮、机枪、步枪对准鬼子一齐射击。炮兵们按照事先测量好距离,他们的各种炮,打得是十分准确,炮弹的碎片呜呜地嘶叫着,击中了许多日军。炮兵把日军刚刚架起来的迫击炮、机枪阵地打得七零八落,唏哩哗啦。杨大川从望远镜瞅见有的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有的日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撅着屁股到处乱钻、乱爬、乱躲藏。

工兵班长陈东海带着四名战士埋伏在公路地雷炸点附近,负责起爆地雷的作业。他们潜伏在小山坡上,周围是一片片的草地,散发出清新的泥土气息。他们瞧见在一阵猛烈地雷爆炸声响过后,日军死伤一大片。战士们目睹鬼子的狼狈样,都忍不住高兴地拍手叫好:“太好了,真过瘾!还是地雷的威力大!”他想瞧瞧地雷炸死日军的效果,就率领着战士们趴在原地观察地雷的爆炸情况。他观察发现有四十多个日军已经叫地雷送回了老家,歪歪斜斜地倒在血泊里。

“班长,侧面有鬼子!”一名战士急忙指着日军来的方向报告说。陈东海瞅见两个日军拽着一挺轻机枪,气焰嚣张地跑到他们阵地的旁边五十多米处架设轻机枪,枪口已经对准了阻击阵地的战士们。

陈东海紧皱着双眉,威严地命令:“快,开火,干掉日军的轻机枪!”他说完就将手里的一颗手榴弹扔了过去,只见手榴弹落到日军机枪射手前面六七米处,“轰”的一声爆炸了。爆炸掀起的一股硝烟,挡住了日军射手的视线,日军机枪已经打响了,子弹从义勇军士兵头顶上呼啸着滑过。

陈东海眼睛急得冒火了,操起身边的步枪,哗啦一声,推弹上膛,仔细地瞄准了日军射手,嘴里大声叫道:“小鬼子看枪!” 就听“啪”地一声枪响,日军的机枪射手应声倒下,机枪停止了呼啸。

旁边的战士们齐说:“打得好!”

忽然,日军的轻机枪又咆哮起来,飞蝗般的子弹猛烈地朝着义勇军阵地扫射。陈东海仔细一看,原来是日军机枪助手在开枪射击。他掏出腰上插着的匣子枪,打开保险,举枪瞄准,大喊了一声:“你也倒下吧!”一梭子手枪子弹“当当当……”打了出去。射出的子弹从日军上身嗖嗖地穿过去,机枪手立即就倒在机枪旁边上。陈东海嗖嗖的几个箭步,飞快地窜到阵地,欣喜地捡起机枪。他掉转机枪口,对着公路上的日军,猛烈地扫射起来。他瞧见小鬼子向他开枪了,就闪电般地端着机枪躲在树后射击。枪身在他怀里急速地跳动着,愤怒地吐出一颗颗复仇的子弹。随着他枪口吐出的火舌,一串串子弹撂倒了一大片鬼子。

忽然有一股日军悄悄地朝他们这边小高地跑来,企图抢占有力地势,掩护部队突围。这伙鬼子战术动作熟练,猫下腰提着枪,很快就冲到陈东海他们阵地四十米处。陈东海瞅到日军的身影,立即命令战士们:“快,扔手榴弹,炸它狗日的!”四个人从容地向日军群里扔手榴弹,你一颗,我一颗,十多秒钟,他们就朝日军投出十四颗手榴弹。一颗颗手榴弹飞落到鬼子的身旁,呼呼的冒着白烟。鬼子手忙脚乱,到处躲藏。只听一阵轰隆隆的一阵巨响,手榴弹在鬼子的身边开了花。陈东海瞅见有六个日军身子一软,瘫倒下去,倒在血泊中,剩余的鬼子忍着伤痛,惊慌地逃回去了。

杨大川惊喜地瞧到公路上的鬼子被打乱了,正在惊恐地到处逃窜,已经达到作战的目的。他兴奋地挑着两道长眉,命令通讯员吕小山通知部队,停止攻击,迅速转移回去。战士们打得正来劲,一听说要撤退,都有些舍不得,眼睁睁地看着日军惊慌失措地跑回去了。

杨大川率领阻击部队不伤一人,安全地完成声东击西任务。

这时医院的抢救工作进入尾声。肖志勇忽然瞥见手术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护士。他提醒站在墙角里的王一岚:“王医生,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你到手术室看看,伤员们手术应该做完了?”

王一岚正在神色庄重地请求神仙保佑,让伤员们平安无事的做完手术。她猛然一怔,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匆忙转身走向手术室。她看到三个伤员手术进入尾声,医生正在用药布为伤员包扎伤口,伤员们神智清醒,睁开眼睛急切地向王一岚闪动。

她脸色兴奋,迅速地跑出来报告说:“他们手术都结束了,三个人已经脱离危险了。”

肖志勇浑身激动,眼睛里闪动着犀利的目光,急促地说:“那你还等什么,赶快把伤员们接走啊。这可不是咱们的家。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

王一岚恍然大悟,脸色忙乱地说:“对,对,我们立即就转移。人家还向我说药费的事?”

肖志勇痛快地说:“你带伤员们赶快走,药费我负责给。”他匆忙跑到大门外,调动二台汽车到门口,指挥人员接运伤员。

三名伤员被义勇军卫生队的医生护士用担架从手术室抬出来了。周围担任保卫任务的战士欣喜若狂,匆忙跑过去帮助抬担架,火速把三名伤员抬上守候在门口的大汽车上。

王一岚钻进司机驾驶室,瞥见义勇军的医生护士上车了,急切地对司机命令说:“开车,赶快走。”

肖志勇瞅见伤员们终于安全脱险了,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他大模大样,神采飞扬地向战士们一挥手说:“走吧,我们应该回去了。”

两台汽车刚开走,矿山医院的一名护士就跑来,急切地说:“长官,手术费用还没算哪?你们是哪支部队,长官是谁?我怎样办手续呀?”

肖志勇轻轻地笑着说:“咱们都是一家人,还算什么帐啊!你放心,明天我就叫会计来同你们算。谢谢了,感谢你们的热情帮助,我们后会有期。”

矿山医院的年轻女护士心神不安地说:“你们走了,我怎么向院长交待啊?”

肖志勇轻轻摆手说:“你放心,我们长官明天就会来,感谢你们的帮助。再见吧。”他边说着边跨上汽车司机室。只听一阵汽车鸣响,院子里的汽车,飞速地都开走了。

张铁龙得知伤员们手术成功的消息,立即命令掩护部队开车转移。他坐在汽车里,眺望外边的暮霭景色,忍不住心花怒放。傍晚的霞光就要消逝了,公路两边村子里老百姓家的房顶上,慢慢地升起了灰白色的袅袅炊烟。性急的星星儿悄悄地爬上树梢,山川树林村庄,都深情地笼罩在朦胧的夜色里。

队伍在距离铁山城三十公里的小岭子村会师时,张铁龙兴致勃勃地窜到汽车上看望脱离生命危险的伤员。赵大虎脸上流露出激动的表情,拉着张铁龙的手说:“张队长,谢谢你,冒着风险救了我们。伤好了,我还要多消灭日军报答你。”

张铁龙说:“别谢我呀,是大家的帮助。没有全体官兵的支持,我不会深入虎穴,请日本医院的医生给你们手术哪?”

杨大川脸上洋溢胜利的喜悦,心花怒放地跑过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张队长,我们又打了一个胜仗,轰击了一个日军据点,击退了日军一个中队,歼灭了数十名日军。”

张铁龙连忙说:“你们打的很好。保证部队完成了抢救伤员的战役目标,教训了日军和汉奸,积累了战斗经验。我向你们表示祝贺。”

杨大川深有感触地说:“我感觉这次战斗最大的收获,是增强了战胜日军的信心和勇气。张队长,我们积累了两条宝贵经验:一个是战役计谋,很好很管用,这次用的声东击西计,取得了成功。另一个是战斗时要集中强大火力,狠狠打击日军,这一条在战斗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特别是在伏击战斗中,工兵班的大地雷,就起到了歼灭日军三分之一的好效果。”

张铁龙惊喜地说:“兄弟,你说的好啊。还有一条经验,就是机动。你们在战场上机动作战,靠汽车等运输工具迅速转移兵力,这也是一条好经验。最关键的是在战场上,你们指挥员临机处置起了重要作用。再好的计谋,再好的武器装备,没有好的指挥员和战斗员去使用,都会是纸上谈兵,一事无成。”

刘振海兴奋地说:“总之,咱们这次是战役计谋取胜了,抢救伤员的战斗完成了,声东击西的作战意图完成了。大家都打了个大胜仗,回去喝酒祝贺吧。”

张铁龙一声令下:“好,回去喝酒庆祝吧。”

官兵们都很高兴,唯有郑长江脸上露出一丝内疚的神色,叹息说:“可惜呀,我们没有乘胜出击,没有直接攻击城里日军的仓库和银行。如果我们再出兵进城,也许会有更大的收获。”

刘振海满意地说:“你呀,就是贪心不足,这已经很好了,达到了战役的目的,就是大胜仗。”

郑长江说:“如果咱们顺手牵羊,那就会锦上添花。”

张铁龙沉思着说:“你说的对,下次我们还会再干。只要小鬼子的东西还在,我们就会有机会缴获它。”

杨大川脸上突然露出惊喜神情,说:“张队长,你又有新的想法了?”

张铁龙眺望着远处的城市,思索着说:“看来,我回去是要好好反思自己的作战思路,怎么没有想到城里的那么多资金哪?如果当时趁日军兵力空虚之机,突然攻击日军的各个金融机构,就可以缴获很多的金银财宝,满足部队多年的资金需要。”

刘振海毫不在意地说:“行了,张队长,人不可能同时做许多事,完成预定的战斗任务就很好了。来日方长,我们以后会找机会下手,夺取你想要的资金。”

杨大川连忙说:“机会永远给那些有准备的人。只要我们今后注意,这事不难办到。”

张铁龙兴奋地说:“好,我们会从鬼子手里得到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