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碑

cfzyjs 收藏 2 239
导读: 世上有很多碑,墓碑站立在荒草丛中,接受日已继日的风吹雨打,有一座情碑永远屹立的我心中。谨以此文纪念我唯一深爱过的女人-格格。格格,你在天堂里快乐吗? ------------西风飘雪 2000年,经过了残酷的高考的洗礼,我走进了郑州的一所大学。由于在考试前一天发生了一个意外,我发挥大失水准,只被一所二流大学录取。九月份进入大学,办完繁琐的入学程序,接着就是紧张的军顺。当时,我们排是8x8的排面,共64人,32名男生,32名女生。巧的是教官是我的老乡,顺理成章的我成为了排长。现在回想起

世上有很多碑,墓碑站立在荒草丛中,接受日已继日的风吹雨打,有一座情碑永远屹立的我心中。谨以此文纪念我唯一深爱过的女人-格格。格格,你在天堂里快乐吗? ------------西风飘雪


2000年,经过了残酷的高考的洗礼,我走进了郑州的一所大学。由于在考试前一天发生了一个意外,我发挥大失水准,只被一所二流大学录取。九月份进入大学,办完繁琐的入学程序,接着就是紧张的军顺。当时,我们排是8x8的排面,共64人,32名男生,32名女生。巧的是教官是我的老乡,顺理成章的我成为了排长。现在回想起来,军训也是人生的一大宝贵财富,不仅锻炼了身体素质,而且强化了坚强的意志。大家想一下,在烈日之下,站立半个小时的军姿是什么感受?那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有个女生在站军姿时,违反了规定,要全排加站20分钟。那个女孩子因为连累大家,在不停的哭。当时,也不知自己怎么想得,大喊了一声:报告。教官立即回应:出列。自己向教官报告说,有同学违反规定是自己监督不力,为了不影响整个排的训练进度,愿意自己站军姿半个小时。教官答应了,于是自己摘下眼镜,又在烈日之下站立的半个小时。后来教官对我说,小伙子,很男人啊。通过这件事,同学们对我很佩服,很认真的进行军训,后来在全校的军训汇演中获得了第一名。


其实,在一入学时,同学们就已经开始纷纷寻找自己谈恋爱的目标,可自己却不知道,天天就知道,抱着篮球去打球。我们四个人基本上在一起,我,同宿舍的大个,老二,和另外一个宿舍的老三。大个身高1.85米。防守水平不错,可是进攻很一般。老二,,比较壮实,可是运球不好,老三很瘦弱,投篮水平较差。综合起来将,自己的技术是很不错的,就是力量不足。我们打球时,我总是防守对方进攻最好的,指挥他们三个进攻,我不是年龄最大的,却成了四个人中的老大,一切沃说的算。


转眼到了国庆节,有一周的假期。大家都想利用这个假期在郑州玩一玩。我们四个决定去郑州国家森林公园。听说那里平时没什么,但是在国庆节期间,有个庙会,很多生意人都去挣钱,当然也有不少玩的。


放假的第一天,我们四个早早起床,坐公交车去森林公园。车上的人很多,我有幸找到了一个座位,一遍坐车一边看车外的风景,心里感叹:还是郑州好啊,毕竟是大城市,比我家的小县城可是漂亮多了。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肩膀上,好像有人倚在身上。歪头一看,是个女孩子,看样子也是个学生。上身穿着白色的T恤,下身穿浅蓝色的牛仔裤。脸蛋白皙,隐约中略带一丝忧郁,身材倒是很不错,用东北话说就是,条挺硬。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立即起身,小声对她说:你坐吧。那个女孩也没说什么就坐下了,心里想,怎么也不说声谢谢,没礼貌。一转身到车尾去找那三个同伙。没想到这次游玩,开始了我一生中,刻骨铭心,难忘的爱情。





转眼节日过去了,新生开始正式上课。经历了高中的学习的辛苦,同学们对学习当然没什么兴趣,开始找女朋友是我们的主要生活了。我还是一样,没对女孩子有什么兴趣,还是上课,打球,吃饭睡觉。宿舍里大家天天胡侃,也有几个开始找女朋友。可是也奇怪只是听他们谈论那个女孩漂亮,那个女孩丰满,其中不乏一些猥琐的谈论,但是却没发现谁有实质性的行动,只是临江羡鱼,却不退而结网。现在看来只是没有胆量,也是上天作怪,我们宿舍都是这一类人。

在我们的课程中,只有一门课大家很干兴趣-有机化学。不是课程本身精彩,而是这门课的老师很有讲课艺术,听她讲课,简直就是一种享受。那么抽象的理论听他娓娓到来,简直不亚于天籁之音。那位老教授,年届六十,满面红火,精神矍铄,声如洪钟,即使在教室最后一排也能听到他吐字清晰。老教授穿着一件黄色皮衣,衣服有一个金色的毛领,金黄色的皮毛闪闪发光,映衬精瘦的脸庞,我们都叫他金毛狮王,可是他老人家却没有一根头发。一有他的课,我们都会提前占座,希望能离讲台近一些。记得周五第一节课就是有机化学,可是早晨我起晚了,跑到教室,在外面都能听到他老人家的声音。迎着头皮推开了教室门,要知道我已经迟到了近十五分钟。老人家听到门声,看到了我,我红着脸低着头站在门口,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他示意我找座位,我只好在边上找了一个座位。他老人家问同学们说:大家知道谁学习最认真吗?同学们都摇头,他老人家笑着说,是这位同学,这么晚了他还来上课,所以他学习最努力,因为要是别的同学可能就旷课了。教室里一片哄笑。

课间,我发现我边上的同学是我们班的几个女孩。我们利用这十分钟聊天,一个女孩,在这里称她小辉吧,笑着看着我说,以后我帮你占座吧,省的你没有好的位置。我很奇怪,说了句,不用,我就是今天迟到,平时我不迟到。她看着我说,那更好,你帮我占座吧,以后我就不用占座了。我看看她说,我不习惯多占一个座位。说完我发现她脸红了,眼里好像有泪光。边上的女同学好像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心里很奇怪,不过也没在意。

一天很快过去了,晚上班里的一个女同学打电话让我陪她在校园里散步,我诧异,舍友说我叫了桃花运,这是追我呢。我回敬了一句,难道天上的林妹妹住不下了?都掉到地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