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 第三章 出 行 第四十四回 收高远 杀神转为护卫团

lvyun63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size][/URL] 此时的吕云瑞已经混在了士兵当中,在跟士兵们闲聊。 高中队长过来,正听到吕云瑞说道:“所以说,百姓是军人的根本,军人是百姓的支撑。军民是鱼与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鱼离开水会死,水里没了鱼也就成了一潭死水。” 高中队长走上前去,说道:“大人真是好兴致啊!这番鱼与水的话,真是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此时的吕云瑞已经混在了士兵当中,在跟士兵们闲聊。

高中队长过来,正听到吕云瑞说道:“所以说,百姓是军人的根本,军人是百姓的支撑。军民是鱼与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鱼离开水会死,水里没了鱼也就成了一潭死水。”

高中队长走上前去,说道:“大人真是好兴致啊!这番鱼与水的话,真是高论,令人深思啊!”

吕云瑞向士兵们挥挥手:“高将军回来了,我去跟高将军说会儿话,你们大家先休息。”然后,走到高中队长跟前,说道:“高将军,不知您带兵前来是有何公干?”

高中队长说道:“我们是奉命前来平定叛民的。”

吕云瑞面色一寒,指着不远处的百姓说道:“你所指的叛民,是说他们吧?”

高中队长点点头:“应该是指他们。”

吕云瑞问道:“你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吗?”

高中队长摇摇头:“不知道。”

吕云瑞说道:“他们都是距古峰村不远处的普通村民,我们解开了三村村民失踪之谜,他们帮我们找到了那些村民的尸体,大家正要进城去报案,何来闹事一说,又如何成了叛民?”

高中队长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在奉命办事,作为军人就必须按指示去做。若想让我改变主张,最好的办法就是击败并俘虏我。那样的话,您就可以通过我来掌握这支部队。”

吕云瑞问道:“还有别的方法吗?”

高中队长摇摇头。

吕云瑞看向站在一旁的杜童,见杜童脸上露出怪笑,就问道:“杜童,我还不太明白原因,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杜童笑道:“主人,我们本是夏国军官,唯有如此才不能被视为背叛。”

吕云瑞闻言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得罪了!”

说完,凝神而立。

高中队长讶然道:“您竟不用兵器吗?”

吕云瑞笑道:“我不想伤你,你尽管攻过来就是!”

高中队长撤出长剑,向吕云瑞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然后才挥剑向吕云瑞攻来,但速度不是很快,似乎是惟恐伤到吕云瑞。

吕云瑞身形一转,侧身避过长剑的来势,一个回旋已是到了高中队长身后。高中队长反应也是极快,剑势由刺变扫,挥向身后,吕云瑞又是身形一动,身体竟随剑而动。同时,一只右掌已拍向高中队长左肋。高中队长身体一错,险些中招。两人拳来剑往,交战到一处。

士兵们站在一旁,拄着兵器观看,时不时爆出阵阵采声。

两人激战良久,一时难分高下。高中队长似乎打出了真火,身体上发出淡淡金光,剑势也越来越急,每一剑攻出,都隐隐带有雷鸣之声。

吕云瑞曾听木村讲到过,大陆的武者共分九个等级,都有斗气护身。

一至三阶属低级武士,每阶之间差距不是特别大,斗气也不会外泄,只是斗气的能量大小有不同,战力高低也有所差别。

四至六阶属中级武士,斗气已成形外放,各阶斗气颜色不同,很容易区分。四阶斗气颜色为青铜色,被称作青铜武士;五阶斗气为银白色,被称为白银武士;六阶斗气为金黄色,被称为黄金武士。这三阶武士的能力已有大幅度增长,品阶每上升一阶,战力就会增加一倍。而且每阶都有初、中、高三个阶段,每阶段的斗气颜色也会不同。初级斗气颜色不是很纯,会有杂色;中级颜色纯正,但色泽较淡;高级则色纯而颜色浓重。这三阶,只要用心观察武士斗气的颜色,就可分出他们的品阶等级和所处的阶段。

七至九阶,属高级武士。凡是能达到七阶的武士,以后就已经不在是单纯追求斗气的修炼,而是追求意境的提升。它们仍然每阶都有三个阶段,七阶仍然有斗气的颜色,但斗气中却明显混杂了所练功法的颜色,而且,所处阶段的不同,功法在斗气中的比值也会不同,阶段越高,功法颜色在斗气中的比值也会越高,并且,每一阶段的突破,都会带来能力的成倍增加。因此上,凡是能踏入七阶的武士,人们皆以“师”来称谓,在大陆已属高端的存在,放眼整个大陆,也不会超过五十人。而达到八阶,那就更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达人之境了。八阶武者已经不再有斗气颜色发出,取而代之的是所练功法的颜色,而且,八阶武者所处阶段,除了武者本人自知,别人根本无法知悉,对这些武士,大陆上的人都崇敬有加,皆以“圣”来称呼,这些人在大陆已属巅峰所在,全大陆也只有三人。至于九阶,那只是一个传说。据说,几千年来,全大陆只有一个人曾修炼到那个境界。在他面前,几个八阶武者联手也挡不住他外放的气势,未曾动手就已经败下阵来。

此时,吕云瑞见到对手发出的斗气,知道面对的是一位黄金武士,不由多加了几分小心。

杜童在一旁看到,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右手已在不知不觉之中,按在了剑柄之上。

场中的两人,越战越快,越斗越是激烈,一时之间,只能看到剑影翻飞,身影闪动。

两人斗到急处,高中队长一个横剑疾扫,吕云瑞竟不避让,迎着剑势踏宫直进,眼看就要撞到剑尖之上。众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杜童更是抽出宝剑,扑身过去,想要从剑下救出吕云瑞。就在这时,吕云瑞“滴流”一转,已闪身进到高中队长身后,不等他再变招,已是轻轻一指点在他身后。霎那间,剑光消失,高中队长举着长剑,犹如一座雕像静立不动。这一幕,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莫名所以。

吕云瑞从高中队长身后走出,轻轻取下他手中长剑,插入他腰间剑鞘之中。然后,又在他身上轻点一指。高中队长立刻身体一震,放下了举着的手臂。

不等有人说话,高中队长已经倒身跪下,向吕云瑞施礼道:“高远已败在大人手下,愿意归附。还望大人收留,高远情愿终身为仆!”

吕云瑞一笑,说道:“高将军请起!”

高远说道:“谢主人!”

说完站起身,向士兵们喊道:“众军士听着,我已被神选者大人收为仆人,众军士可仍愿听从我的号令?”

众军士叫到:“愿尊将军号令!”

“好!”高远叫道:“既然如此,以后大家皆要听从神选者大人的命令,大人之命就是我的命令!”

“诺!”众军士齐声应道。

高远回身向吕云瑞叫道:“神风军团第三中队全体在此候命,请主人示下!”

吕云瑞上前两步,高声说道:“全体官兵们,我只想对你们说一句话!”说着,举起一根手指:“那就是:要永远做百姓的护士,不要做百姓的敌人!”

随后喝道:“高远、杜童听令!”

高远、杜童急忙转到吕云瑞身前,抱拳禀手道:“在!”

吕云瑞说道:“高远速将部队分成两部,你和杜童各帅一部,护住百姓两翼,无论遇到任何情况,务必保证百姓安全。不得有误!”

二人齐声应道:“诺!”

吕云瑞一挥手:“执行吧!”

“诺!”两人施了一礼,转过身去。

“一至五小队,速到左侧集合,一切行动听从杜将军指挥;六至十小队,速到右侧集中!”高远高声喝道。

众军士随着命令,迅速在道路两侧集成两队,可见训练有素。

高、杜二人转身面对吕云瑞,行礼报告道:“部队集合完毕,请主人指示!”

吕云瑞点点头:“你二人率队在此迎候众乡亲,然后护住队伍两翼,随队同行。我去带百姓们过来。”

“诺!”二人躬身施礼,转身回到部队之中。

吕云瑞转身走回百姓跟前,高声说道:“大家都听好了,前面的那些军人都是来保护我们的,大家尽管放心前行,他们将保护大家平安到达彭城!”

众人立刻高兴地欢呼起来。

吕云瑞一挥手:“走了!”

说完,带头向前行去。

众百姓也随后跟着前行。

左明堂随在队伍之中,一双眼睛盯在吕云瑞背影之上,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众百姓在军队的护卫下,一路前行。沿途之上,所遇到的行人都对如此多的人聚在一起而惊讶,待得知内情之后,纷纷加入队伍之中,沿途所经的村庄,也有许多百姓加入。队伍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当队伍到达彭城北门之时,已经超过了五万人。

城门处,守门的士兵看到如此多的人涌来,立刻一阵紧张,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城门随时处于关闭的状态。

“来人止步!”一个头目模样的兵丁,高声喝道。

吕云瑞停住脚,高举起了右手。随着吕云瑞的手势,整支队伍停了下来。

“来者何人?因何带这么多人前来?”那人厉声问道。

吕云瑞还未答话,背后传来一声大喝:“大胆,也不睁眼看清是谁就瞎咋呼,还不快给我让开!”

吕云瑞扭头一看,左师爷正从人群中快步走出。

对面的那人一见,脖子一缩,赶紧满脸堆笑道:“是左师爷啊,小人不知,多有得罪,还望左师爷海涵!”

左明堂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吕云瑞身侧,举手做出“请”的手势。

吕云瑞摆摆手,笑道:“不急!”

然后,转身高声叫道:“请众位乡亲传话下去,请高、杜二位将军速到前面来见我!”

众百姓闻言立刻将吕云瑞的话向后传去。工夫不大,高远、杜童分从两侧来到吕云瑞面前。

“大人,你有何吩咐?”高、杜二人躬身抱拳问道。

吕云瑞说道:“你二位先行带兵入城,将军士布置在街道两侧,注意保护百姓安全!”

“诺!”

二人应了一声,转身来到队伍两侧。随后,军兵们开始跑步进入城去。

当最后一个士兵从吕云瑞身边跑过时,高、杜二人又来到吕云瑞面前,躬身请吕云瑞进城。

吕云瑞点头一笑,迈步向城内走去。高远、杜童、左明堂三人紧随其后。

当经过那个头目身边时,吕云瑞停下脚,拱手言道:“劳诸位大驾,维护好城门处的秩序!”

那头目望望吕云瑞身后的三人,急忙连声答应。

吕云瑞微微一笑,举步走进城内,高远和杜童连忙跟上。

左明堂向那个头目说道:“小心按大人吩咐的去做,出了差错唯你是问!”

那人赶紧连声应诺。左明堂不再理会那人,加快脚步赶上前去,跟杜、高二人并排跟在吕云瑞身后。

看吕云瑞等人走远了,一个兵丁问道:“那是谁啊?好大的气派,连左师爷等人也只有跟随的份!”

那头目说道:“我也不知道。大家还是打点起精神做事吧,出了乱子可吃罪不起啊!”

众军士也觉得头目说得有理,立刻集中起二十分的注意力,精心维持着城门处的秩序。

城内,北门通往城主府的街道上,两排士兵站立街道两侧,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街上的行人都被劝阻站到街道两旁。吕云瑞等人领先在前面行走,身后是推着各种车辆的百姓。

队伍沿街道正行间,街道远处出现了一伙士兵,紧接着,负责警戒的士兵传过话来,说是城守楚怀远在带人询问情况,请示该如何回答。

吕云瑞脚步不停,说道:“传话过去,请他们原地等候,我们马上就到!”

士兵们立刻将话传递回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吕云瑞看清前面有一群士兵拥簇着一位将官站在街道正中,阻断了前行的道路。在吕云瑞打量那位将官的同时,那位将官也在打量吕云瑞跟他身后的人。

在双方相距二十米之处,吕云瑞举手示意队伍停下,自己带杜、高、左三人,走到了那人身前十步左右停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