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官方称抢尸是为维稳 防止家属停尸要挟

硫酸泼贪官 收藏 1 108
导读:湖南常德官方称抢尸是为维稳 防止家属停尸要挟 2010年11月29日11:46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湖南常德抢尸事件调查   “如果哥哥没有弃官从商,家里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钱亚平 | 湖南常德报道   11月19日的夜晚,是湖南常德李连枝老人一家的黑色星期五。   当晚7时15分,小女儿熊志英心急火燎赶往79岁的母亲李连枝独居的住处,敲门没人应。惊慌失措的熊志英尝试数次才将钥匙插进门锁,门开了,她心底最深的担忧变成了现实。   

湖南常德官方称抢尸是为维稳 防止家属停尸要挟


2010年11月29日11:46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湖南常德抢尸事件调查


“如果哥哥没有弃官从商,家里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钱亚平 | 湖南常德报道


11月19日的夜晚,是湖南常德李连枝老人一家的黑色星期五。


当晚7时15分,小女儿熊志英心急火燎赶往79岁的母亲李连枝独居的住处,敲门没人应。惊慌失措的熊志英尝试数次才将钥匙插进门锁,门开了,她心底最深的担忧变成了现实。


卧室门梁上悬挂着李连枝的遗体,脚下是两张叠加的板凳,老人用一灰一红两根打结的围巾上了吊。


老人的大女儿熊美芬说,几天前,母亲便被常德武陵区警方全天候监视,事件的导火索是11月12日母亲砸碎了桃源县委书记郑弟祥家的玻璃。


报警后,熊美芬对随后赶到的武陵区公安局副局长任德明出言不逊。岂料祸从口出,一小时后,上百名警察和社会闲杂人员不顾亲属阻拦,用一块床单卷裹起李连枝尚未完全僵硬的遗体,扔上车子疾驰而去。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联系常德市政府多个部门,试图了解对此事件的官方解释,均无回应。常德市委书记卿建伟在掐断本刊记者电话后,随即关闭手机。


11月24日晚本刊发稿前,常德市委宣传部向本刊记者回应称:出动警方是为了“维稳”。李连枝自杀后,政府担心其家人可能停尸要挟,故决定先下手为强。


79岁老人的非正常死亡


11月19日晚8时许,常德武陵区茉莉村玫瑰岗社区,“砰”的一声闷响拉开了惊心动魄的序幕。


据村民李本福回忆,当时四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分别提着床单的四只角拖行到一辆尚未熄火的面包车后面,四人齐喊“一、二、三”,将床单内的东西扔进车内,“像扔柴火。”


面包车立即发动,楼下约百来人迅速散开。几分钟后,楼下哭声震耳欲聋,熊美芬等人哭喊着要夺回母亲遗体。此时,李本福等街坊才反应过来,“警察抢尸了!”


一小时前,李连枝被发现在三楼家里上吊身亡。让家人感觉蹊跷的是,李连枝此前并没有任何自杀迹象。就在此前一天,她还打电话给熊志英:“我的心脏病药快吃完了,你给我带一瓶过来。”当晚,熊志英匆匆把药和两件外套带给母亲时,李连枝很高兴,还亲昵地让女儿在被窝里坐一会再走。这次碰面竟成母女诀别。


在李连枝90平米的三室一厅内,也没有留下任何自杀线索。厨房间的台面上,摆放着刚切好的新鲜猪肝和洗干净的豆角,以及半碗尚带余温的粥,似乎正准备做晚饭。


“如果奶奶要走,也应该吃饱饭再走啊。”李连枝的孙女、中国矿业大学大四学生熊惟艺提出疑惑。


同样疑惑的还有老邻居罗桂珍,她也是最后见到李连枝的人。当天中午罗桂珍曾与李连枝在楼梯口相遇并攀谈。“她还在楼下买了瓶可乐。”罗桂珍说。在李连枝房内,家人发现可乐喝了一半,盖子尚未盖上。


老人的死让家属们出离愤怒,首先联想到的就是母亲自杀前几天,警方一直对她实行24小时监视,甚至不时有人以各种理由上门搜寻,而老人显得非常惊恐。


母亲临死前遭遇了什么?是不是有人对她说了什么?这样的猜疑让熊美芬压抑不住怒火,她边哭边打电话给武陵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邹建平,怒斥他们的“保护”害死了胆小的母亲,“你们如果不负责,我们要抬尸上访!”悲愤的她威胁道。


熊美芬没想到的是,一时激愤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抢尸、还尸


在众人为准备老人后事乱作一团时,上百名警察和社会闲杂人员正向茉莉村集结。


家属找来60岁的罗桂珍帮忙给老人换寿衣。罗桂珍说,按当地风俗,尸体未冷前不能穿衣,她感到李连枝遗体尚有余温,就一直等待。此时,房间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警察,他们不停地催促她“快点”,她一时气愤还骂了警察几句。


罗桂珍帮李连枝穿好寿衣后下楼,听到后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和打闹声。随后看到熊美芬被警察推下楼,她的儿子也被人打倒在地,并被人用脚踹。继而,四个人抬着一幅床单下楼,后面就是李本福等人看到的场景。


围观邻居得知床单里是李连枝遗体后,纷纷上前试图拦截面包车,但未成功。熊志英事后才知,母亲遗体被拉到了常德市殡仪馆。


随后,家里为李连枝设了灵堂,众多亲友对着一张她的彩色照片祭奠,但按风俗应该在灵堂内的遗体却仍缺席。尴尬的情形持续了两天。


21日,李连枝的亲属拿着给市委书记卿建伟的公开信,前往常德市委上访。当熊惟艺提出面见书记、归还死者遗体并赔罪的要求时,却被市委工作人员拦住,“小孩子不要瞎胡闹!”


熊志英介绍,众多民警一拥而上,强行将亲友们身上的孝衣扒下,才允许他们进入市委信访办。出面接待的彭姓工作人员在打了数个请示电话后,最终同意下午3时许给予答复。


直到晚上9时,熊惟艺接到信访办电话:“明天中午我们会将遗体直接送到你们花岩溪老家。”对方提出,只要不送回茉莉村,当地政府会承担一切丧葬费用,让老人风光下葬。


这让李连枝亲属们十分愤怒,依据当地风俗,老人应该在茉莉村完成最后的“收魂”仪式才能回老家安葬。


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市委工作人员最终同意送还遗体。22日上午,一辆有“中国民政”字样的白色面包车将李连枝遗体送回茉莉村。熊美芬说,这场闹剧,受侮辱的是母亲。


24小时监视


老人在家中离奇自杀以及随后发生的抢尸闹剧,让亲人街坊们怀疑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熊美芬等称,老人在自杀前已被当地警方连续24小时监视了好几天。


几天前,熊志英接到母亲电话,称自己被人跟踪,十分害怕。“我一路小跑了一条街,也没有甩掉。”罗桂珍也感觉到了异样,一天,她看见李连枝将双手紧紧插在口袋中,却仍止不住发抖。罗桂珍上前询问,李连枝说:“我被人跟踪了!”声音透露出恐惧。


15日开始,茉莉村居民们发现小区里突然多了几个陌生面孔。李连枝喜欢到小区花园里和老邻居们聊天,只要她出现的地方,那些身影就会在那里徘徊。


在老人家楼下拐角开理发店的师傅最先发现这一怪象,“店门口一直有两个人站岗,还隔几个小时换个班,”他禁不住上前询问。对方告诉他,楼上的熊家老太婆因为儿子的事上访,怕出事看着点。邻居称,监视者之一是当地派出所的社区巡防员李国强。


李连枝告诉女儿和邻居,那几天有人以人口普查之名敲开她的家门,但进屋之后并未询问任何问题,而是满屋子乱翻东西。罗桂珍也证实,一名年约40岁的男子曾向她询问李连枝的住址,当她警觉地打听男子身份时,对方吞吞吐吐。


小区的一名女青年媛媛说,连老人去市场买菜的过程都遭到监视。


17日下午,熊美芬气愤地带着母亲到常德市武陵区公安分局,向该局副局长邹建平反映被监视的事。“邹建平没有否认,称不要紧。”


一个八旬老太为何遭监视?


女儿熊美芬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她和母亲曾到过桃源县委书记郑弟祥位于常德市都市美墅小区的家中,情急之下,母亲打砸过郑家的玻璃。


李连枝唯一的儿子熊建平曾是房地产老板,参与桃源县步行街商业项目,却在项目即将完结时被桃源县法院宣布破产。此事曾引起诸多媒体关注,湖南省多名人大代表也认为该破产案显失公平。熊建平夫妇多次上访,并认定幕后操纵者是桃源县委书记郑弟祥。


熊建平公司被宣布破产后,熊建平也被桃源县公安局网上通缉,并关押看守所。李连枝几次去找郑弟祥,甚至当场下跪磕头,郑始终漠然对之,陪伴李连枝同去的女儿熊美芬,亦因此多次遭到武陵区公安分局的传唤调查。


11月12日下午,李连枝再次来到郑弟祥家门前。当时,郑家防盗门紧锁,李连枝拿出钉锤将郑家入室花园的玻璃砸坏,并掏出一瓶汽油泼洒了部分在地上,随即被赶到的当地公安人员制止。


桃源县委书记郑弟祥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出于保护自身安全的目的,自己已就此事向常德市委进行了汇报。“根据武陵区警方的调查,认定李连枝非法私闯民宅。”


经济纠纷背后的官商沉浮


在家属们看来,这一切不幸事件都源于熊建平在桃源县步行街项目“栽了跟头”,而郑弟祥是“这场阴谋的总导演”。


本刊记者采访期间获悉,熊建平经商前亦是常德声名显赫的官员,此前与郑弟祥工作上多有交集。家属们证实,以前两人关系不错,双方亦是常德市鼎城区相熟多年的同乡。


熊建平是家里的骄傲,中专毕业当老师,后来进了鼎城区政府机关工作,与郑弟祥曾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对熊建平的官场履历,家属们显得有些回避。本刊记者获悉,熊建平仕途曾一度平顺,先后任常德市鼎城区团委书记、房管局局长等职。


在官场浸淫多年后熊建平弃官从商,主营房地产业。此后一个很长时期,房地产行业风起云涌,熊建平也成为常德声名显赫的商业新贵。


然而,一切转变从一桩被称为“湖南破产第一街”的案件开始。2003年在桃源县开发建设了商业步行街,熊建平以桃源县共同创业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共创”)负责人的身份入主这一项目,投资2个多亿。


当商业街即将建成时,熊建平的公司却被桃源县政府的全资公司城投公司推上破产席。2008年7月15日,城投以共创不能清偿一笔605万元的到期债务为由,向当地法院申请对共创进行破产清算。


城投负责当地城建重点项目,也是共创开发桃花源步行街项目的甲方。


对此,熊建平的妻子石冰介绍,当时正值金融危机期间,银行收紧银根,一笔款项未及时发放,但对公司经营不会产生影响。


石冰说,桃源推动这一破产案的真正原因在于“郑弟祥的贪得无厌”。石冰未向本刊记者解释“贪得无厌”的具体内容,但此前石冰网络发帖称“郑弟祥索要巨额贿赂,熊建平予以拒绝”。


2009年6月22日,桃源县法院裁定共创公司破产。对这一判决认为不公的熊建平提出上诉,同时到省市、中央等有关部门上访,引起多家媒体关注。


该事件也引起湖南省多名人大代表关注,并对桃源县法院的判决提起质询案。


湖南省人大代表胡肖华致湖南省高院的《关于桃源县共同创业房地产公司企业破产案调研情况的汇报》文件中称,“该案是一起典型的由桃源县委县政府精心策划并利用法院公权力作为工具而人为制造出来的案件,该案的处理基本上背离了事实和法律,其违法情形令人触目惊心。”


对此,桃源县法院向湖南省人大递交材料,介绍2008年4月14日,桃源县委明确“政府间接接盘、财政委托借款、中介规范运作”,即由财政出资、中介云南金大典当投资公司剪天成从财政借支3000万,再由剪天成借给共创公司,实施全封闭操作方式,解决步行街复工开街资金问题。外界对此解读为桃源县政府拿财政资金放贷,明显违规。


在该解释中,桃源县法院多次强调,出于“维稳”考虑,“破掉一企业、救活一条街”的做法是正当的。


郑弟祥表示,自己对此事已印象模糊,不过当时这一决定是县委统一决策,纠纷也应放在法律框架内解决。


据悉,胡肖华和其他11名湖南省人大代表正准备进一步提起对桃源县法院的质询案。此时,传来了李连枝老人在家自杀的消息。


如今,熊志英颇觉后悔,“如果哥哥(熊建平)没有弃官从商,家里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在熊建平夫妇的“破产案”发生后,熊惟艺同样遭到过当地警方的盘查和恐吓。这个自称原本喜欢自由自在的女大学生向本刊记者坦承毕业后要“从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