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七回 意外

wujin794793160 收藏 5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等那人跑到近前,龚烨华愣了一下才喃喃道:“海华?你是海华?!” 从去年九月份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过去了,龚海华又奇迹般的跑了回来。梳着油光发亮的小分头,身穿黑色皮夹克、水磨兰牛仔裤,脚蹬一双中腰黑色军用皮靴;人虽然还是比较瘦,可看起来要比龚烨华精神百倍。难怪龚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等那人跑到近前,龚烨华愣了一下才喃喃道:“海华?你是海华?!”


从去年九月份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过去了,龚海华又奇迹般的跑了回来。梳着油光发亮的小分头,身穿黑色皮夹克、水磨兰牛仔裤,脚蹬一双中腰黑色军用皮靴;人虽然还是比较瘦,可看起来要比龚烨华精神百倍。难怪龚烨华一下子不敢相认了。


“是啊,不是我还是谁?!”龚海华微笑道:“这是哪位?你们在这儿干啥?”


得到确认后,龚烨华一下开心起来,道:“你跑哪儿去了?我找你好多趟都没找到。他是来山里打猎的,我们在这儿摸铜钱。”


“哦——”龚海华看了眼周世祥,从裤兜里摸出一包阿诗玛的烟来,掏出一根递给周世祥道:“稀客,来,抽烟!”


周世祥还没学会这玩意儿,闻言忙双手乱摇道:“不客气,我不会。”


龚海华笑笑,手缩了回去,把香烟叼在嘴里,又摸出只打火机啪的一下点燃后,吐了口浓浓的烟雾,对龚烨华道:“摸什么铜钱?赶快把衣服穿好,一会儿跟我出山去!”


龚烨华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忙一边把衣服披上一边道:“出山?这么晚了出山干啥?”


龚海华再次看了眼周世祥,一把拉住龚烨华的手臂往远处走去,直到有四五十米的距离后才跟他悄声说着什么。


周世祥看着龚烨华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摆手的,心里只觉得好笑——看样子龚海华那家伙跑出去闯荡一年,应该是在外面发财了,这会儿喊龚烨华也一起出去发财的吧。怕自己听到秘密,还走那么远去说,小样!


等他们谈了七八分钟,估计是没谈拢,只见龚海华无奈地一摊手,把嘴上的烟屁股狠狠吸了一口后用手指使劲一弹,看着落入溪水中熄灭后,拉着龚烨华又转了回来。


二人不再说话,龚烨华把地上的衣裤往篓沿上一搭,蹲下身子把竹篓背上,默默地往家中走去。周世祥一看,忙紧跟在他们身后也快步前行。


来到家中,龚海华在屋里转了一圈儿,发现周世祥放在门后的猎枪,好奇地拿到手中,对着墙壁做了个瞄准的动作,口中“啪——”地模仿了声枪响,笑了笑后又放回原处,对周世祥道:“听烨华说你们都是好人,谢谢你们给他的资助。我这一走,再也不会回这个鬼地方了,有空多来这里玩吧,山里别的没有,山货倒是不少,呵呵!”


说完,他也不理周世祥的反应,又走到龚烨华面前道:“哥,这山沟里头我也就和你最亲了,从小可以说是你把我带大的,我真不希望你在这里窝一辈子守着那些死人。不过,你既然决定留在这里,我也不勉强了。这是一千块钱,你留着慢慢花,希望你早点过上好日子。我走了,带几个碗当做纪念,等哪天你想通了,欢迎到云南来找我。”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厚厚一叠钞票,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又走到一旁的灶台边,挑了两只看上去比较洁白干净的瓷碗,到卧房中找到一块破布擦了擦再包好,就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出门去。


进屋后龚烨华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愣愣地看着龚海华的一切。直到他身影消失不见,龚烨华也没想明白山外究竟有什么力量能让这个才一年不见的兄弟变化如此之大!


令周世祥惊讶的是龚海华出手之阔绰,在年轻人中是非常罕见的。那年头的消费水平是五分钱坐公交车,一毛五可以吃一顿午餐,两毛五看三场录像。平时周世祥想逛街,只要不买大件物品,一块钱都花不完;就算相当于正厂级干部的陈曦驹部长每月工资也只不过是五百块钱而已。龚海华才出去一年随手就能掏出一千块钱,看样子在外面混的应该是相当不错了。


见龚烨华一脸茫茫然的样子,周世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才好,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烨华,我知道他想喊你出山一起过好日子,这事情你慢慢想好了再决定也不晚,赶紧先换套衣服吧。”


龚烨华这才回过神来,机械地点头嗯了声后,转身慢慢往里屋走去……


三点整


赶仗队员按约定时间准时行动了。


由于人手不多,这次行动大约只包围了两座山头。驱赶的队员分散开来,一边掂着枪在灌木丛中艰难行走,一边口中发出“嘘——嘘——”的驱赶声。


一路上没有看到什么大型动物,野鸡、野兔、狗獾子之类的小型动物倒是赶出来不少。

当驱赶队员拉网式搜索了半座山后,突然,在山洼底部的灌木丛里发出一片呼呼啦啦的声响。抬眼望去,只见前方的茅草如同劈波斩浪般的成片分开来,灌木丛也象被狂风刮过般摇摆不止!


“呯,呯——呯——”


只过了几分钟,驱赶队员清晰地听到西北方向接连传来两声枪响后,正北方也传来一声枪响。只停顿了数秒,西北方向又传来“哒哒哒”一梭子冲锋枪的响声,之后就一切归于沉寂了。


“嗷吼——!”


不知哪个驱赶队员兴奋地怪叫起来——毫无疑问,这么密集的火力,肯定收获不小!


在他的带动下,几乎所有驱赶队员都兴奋地怪叫起来,拼命往枪响的方向靠拢过去,争取早点儿一睹为快!


谁知还没跑上几步,却听到正北方向忽然传来一阵狗叫声,接着又传来“呯呯”两声枪响!


这下所有人都傻了眼——队长不是在西北方向方向狩猎吗?怎么一眨眼就跑到正北方向去了?这速度也忒快了点吧?!而且从狗叫的声音上判断,怎么着也是一群啊。


而此时周父和陈曦驹刚消灭了三头体型硕大的野猪,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听到正北方向传来的犬吠和枪声。


平时赶仗狩猎,周父都把小黑放在猎包里挂在身边。小黑也是“老江湖”了,从来不会乱动、乱叫唤,遇上猎物只会一声不吭地上去张口就咬。


二人先是一愣,接着马上反应过来,同时知道一个问题:这山里还有其他的猎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他们刚才看到的野猪群里每一头都是长着长长的獠牙,如果碰到打猎的生手,或者人单势孤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用招呼,周、陈二人立刻直起身子,飞一般往最后枪响的地方扑了过去!


“呯——”


又是一声枪响从前方传来。


待周、陈二人火急火燎地跑到枪响处时,一幅血淋淋的场面映入眼帘——在一个小小的土坎上倒着两条内脏淌了一地的狼狗,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着;它们身边躺着一头脖颈处有一个拳头大小窟窿,泊泊冒着鲜血的野猪;离开数米远,王巨才正蹲在地上为一个身体靠着树干,腿部鲜血直流的人包扎伤口。那人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竟昏死了过去。


“这是什么人?有没有生命危险?”陈曦驹紧走几步,到王巨才身边问道。


王巨才也没回头,继续用应急绷带包扎着伤口,一句一顿道:“伤在腿部,问题不大,可能连骨头都没伤到。他只是在我开枪打死野猪后吓晕了过去,连口都没机会开,一会儿醒过来再问他就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