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泸西枪击案曝煤炭江湖 煤商与警方称兄道弟(图)

轰隆载波 收藏 8 4162
导读: [face=楷体_GB2312][img]http://img9.itiexue.net/1216/12164733.jpg[/img] 11月25日,云南泸西县,死者带有枪眼的血衣。本报记者 王申 摄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16/12164734.jpg[/img] 11月26日,云南泸西县小松地煤矿,枪击现场遗留的医用手套。本报记者 王申 摄 [img]http://img0.itiexue.net/1216/12164736.jpg


云南泸西枪击案曝煤炭江湖 煤商与警方称兄道弟(图)

11月25日,云南泸西县,死者带有枪眼的血衣。本报记者 王申 摄



云南泸西枪击案曝煤炭江湖 煤商与警方称兄道弟(图)

11月26日,云南泸西县小松地煤矿,枪击现场遗留的医用手套。本报记者 王申 摄



云南泸西枪击案曝煤炭江湖 煤商与警方称兄道弟(图)

11月25日,云南泸西县,死者家属掩面哭泣。本报记者 王申 摄



云南泸西枪击案曝煤炭江湖 煤商与警方称兄道弟(图)

11月26日,云南泸西县小松地煤矿,血案现场。本报记者 王申 摄



11月18日上午9时许,云南省泸西县发生一起爆炸枪击案,煤老板郑春云带人找另一煤老板王建福,协调纠纷,遭遇伏击后,9死48伤。


泸西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吕庆伟认为,这是两名煤老板的个人原因导致此案,“他们不能理性依法解决纠纷,你也不让步我也不让步”。


而调查发现,枪击案背后浮现出的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灰色江湖。



云南泸西煤矿冲突爆发枪战 有人死在枪下


首先,经证实,煤老板王建福与县国土局局长为亲戚,王越界盗采煤矿,与郑结怨;其次,当地煤老板与县公安局官员称兄道弟,并形成各自势力;再则高利贷在煤矿主间发放已成公开的秘密。


在这个政府官员和江湖势力关系错综异常的生态环境中,枪击案发生,在所难免。


11月18日,云南省泸西县,刘朴生看着郑春云叼着烟走进王建福的小松地煤矿。随行的五六十人,空着手,大多叼着烟,尾随其后。


3分钟后,刘朴生听到一声巨响,漫天的水泥灰将郑春云和小弟们笼罩住。


发生爆炸了。刘朴生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发抖,想掉头跑。他很快看到,有灰头土脸的人喊叫着跑回来。


1分钟后,灰尘消散,刘朴生看到没有跑回来的小弟们在百米外的地上躺着哭叫。


有3人返回救人,他们准备弯腰扶起伤者。此时,耳朵被震聋的刘朴生发现,3人悄然倒下。


“他们触电了?”第二拨救援的人赶去,再次有人倒下。


刘朴生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有人打枪”。


遭遇伏击


郑春云带领约50人去矿上找王建福,其手下说他们是空着手去谈事情,随后遇爆炸和枪击


这场恩怨的主角,分别叫郑春云和王建福。两人都是云南泸西县的煤老板。王建福经营的是小松地煤矿,郑春云则经营跃进煤矿。


11月16日和17日晚上,郑春云都在斗牛。16日晚,他赢了一场,赢了1万多元,17日输了。


泸西,有斗牛的传统,过去逢年过节就会斗牛。现在,泸西过半的煤老板都自己专门养牛斗。


郑春云养了四五十头牛,其中贵的一头牛价值近20万。


就在17日晚的斗牛现场,郑春云邀刘朴生第二天一起去小松地煤矿。


“他只说去找王建福谈点事。我呢,也想买点煤,就答应了。”刘朴生是一个煤炭批发商,常年在跃进煤矿买煤。


18日上午8时,吃过早饭,刘朴生开着自己的“丰田霸道”赶到了郑春云经营的虎城宾馆,郑春云上了他的车。


“他自己的车是一辆宝马的越野车,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不坐自己的车。”刘朴生说。


车上,两人抽着烟闲聊。刘朴生说,没看出郑春云有什么异常。但半路上,有几辆面包车一直跟着。


到了小松地煤矿停下车,刘朴生才注意到,一共有七八辆车跟来了,除了郑春云的宝马,还有一辆奔驰和几辆面包车。车上陆续下来四五十人,都空着手,郑春云走向小松地煤矿2号井。


事后,郑春云的手下尚红波对人说,去小松地煤矿的时候,他提着四五条烟,“我们是去谈事情的,准备给对方的工人们发发烟。”


11月19日,当地政府通报称,郑春云当时带着80多人,携带管制刀具和钢管。


泸西县公安局局长吕庆伟称,“我们是有证据的,在现场确实发现了管制刀具和钢管”。


事发时,刘朴生没有跟过去,他下车站在车旁看着郑春云等人走到2号井,与做工的工人打招呼,随后向3号井走去。


3号井旁,有一个工棚。郑春云等走近工棚时,爆炸发生,随后枪手开始射击。


爆炸后,郑春云被气流扑倒,烟雾未散尽就跑回了停车场。刘朴生看到他全身都是水泥灰,灰头土脸。


11月23日,泸西官方通报,该案系事先预埋民用炸药,人为引爆致人死亡,同时发生枪击并致人死亡。


逃到公安厅报警


去昆明路上郑春云只说了一句话:“像一场梦,又被炮炸又被枪打,梦一醒,死伤这么多。”


郑春云还是上了刘朴生的车。没受伤的带着伤者,也上了面包车,并先行撤退。


刘朴生发现,几分钟前刚走过的路被一辆装载机堵住了。他们小心翼翼地从路旁的煤渣上驶出。


从煤矿返回县城的路上,郑春云不断拨打也在现场中埋伏的马俊伟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快进县城时,马俊伟的电话通了。


郑春云没听出从小一起长大的马俊伟的声音,问了两次,“你是哪个,你是哪个,是不是俊伟?”


很快,郑春云就挂了电话。他靠在副驾驶座上,叹了口气说,“马俊伟说他还在山上,快死了。”


在县医院只呆了几分钟,郑春云向刘朴生提出去昆明。


一路上,郑春云或是抽烟,或是闭眼靠在座位上,只跟刘朴生说了一句话:“真像做了一场梦,又是被炮炸又是被枪打,梦一醒,死伤这么多人。”


在昆明的医院,觉得腰疼的郑春云拍了片子,无大碍。


“郑春云说,担心王建福的杀手跟上来,决定去公安厅寻求保护并报警。”刘朴生在郑春云的要求下将车直接开到了云南省公安厅。


刘朴生事后得知,泸西县公安局的警员已经先他们赶到省公安厅,当日将郑春云带回泸西。刘朴生自己驾车,返回泸西县城。


盗采结怨


据介绍,郑春云找王建福是因两家煤矿毗邻,王越界超采,郑多次向县国土局反映,无果


11月19日泸西县官方发布的消息称,案件系王建福与郑春云因煤矿资源纠纷引发,两人作为主要涉嫌组织者被警方控制。


李世国说,郑春云去找王建福,是因为王盗采了郑的煤。


李世国原是跃进煤矿的经营者,后因急需资金还债,将煤矿转给了郑春云。


郑春云接手之前,李世国就已经察觉毗邻的大松地煤矿可能越界盗采自己的煤。


“没有直接证据,我也不敢去找王建福问。”将煤矿交接给郑春云后,李世国向郑提到了可能超采的事情。


10月16日,李世国陪同郑春云去“踩界”,看了跃进煤矿2号井与其他井的界限,并到了毗邻的小松地煤矿。


李世国发现,王建福的井口直插跃进煤矿2号井的采区中心,越界采煤十分明显。当天,郑春云到县国土局口头反映了此事。


10月19日,为庆贺收购跃进煤矿,郑春云摆酒请客,王建福受邀而来。


酒桌上,双方说起了越界超采的事。郑春云表示要向泸西县国土局汇报,让政府出面来解决。


10月25日,郑春云派两名手下向县政府、县国土局和县煤炭局分别递交了王建福越界超采书面报告。


当日,郑春云接到县国土局通知,双方负责人和技术人员准备到小松地井下实地勘测。


李世国说,26日晚王建福将小松地煤矿越界巷道炸毁,“这是破坏现场毁灭证据”。


27日,双方下井实测,确定超采但因巷道被炸技术人员无法到达采煤的工作面,超采量无法确认。双方返回地面,对比图纸后确认超采660米。


泸西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志勇说,其当时要求王建福越界部分必须无条件退回,并于20天内修复炸封的巷道。


李世国称,协商后王建福并没有按照要求修复被炸封的巷道,而是继续越界盗采。


张志勇证实,11月15日,郑春云等人再次向国土局汇报,经该局局长张永健批准,该局执法大队立案处理。


李世国认为,郑春云是对国土部门的处理失去了信心,他决定18日带人去小松地煤矿“看看”。



“打打杀杀每年都有”


据了解,王建福与郑春云均霸道,王打过不少煤老板;郑曾开过赌场、放高利贷


王建福与郑春云一起出事,震动了泸西煤炭业。


“他们两个都很霸道,都养着小弟,有钱有势。可以说,都不是什么好人。”11月26日,一名煤矿老板说,不少煤矿老板会雇当地的年轻人当保镖。


“郑春云和王建福都有枪。”有当地煤老板称,王建福曾公开掏枪吓唬他人。


王建福,39岁,泸西县旧城镇督布府村人。家中五兄弟,他是最小的一个,人称“小老五”。王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开过车、卖过焦炭。


“钱老三、赵小波等,这些煤老板都被王建福打过,泸西的煤炭老板都知道。”一名熟识王建福的当地煤炭老板称,不少有钱的煤老板都被他收拾过。


多名当地煤老板向本报记者描述,王建福得罪了不少人,连上厕所都有几个保镖跟着,怕有埋伏。煤矿生意中难免有纠纷惹上仇家,雇保镖在泸西很常见。王建福不仅开煤矿,还放高利贷。


郑春云,比王建福小1岁,小学只读了三年,十几岁就离家打工。


“他干煤炭很晚,是我帮他看矿、教他开矿的。”11月27日,原跃进煤矿2号井的老板李世国说。


李世国介绍,郑春云曾经“因为年轻走过弯路”。郑春云曾嗜好赌博,2006年因在其自己经营的虎城宾馆聚赌而被判刑。


据当年警方披露的信息,郑春云曾非法在泸西县各地经营过地下赌场,以抽“水钱”牟利。2005年,他在一次豪赌中从当地一个叫陈建喜的老板手中赢得了虎城宾馆。当时,整个泸西县只有2家三星级宾馆,虎城宾馆是其中之一。


陈建喜输掉宾馆又借高利贷,被逼走投无路后主动投案,郑春云被捕,被判有期徒刑2年,缓期4年。爆炸案发生时,郑春云刚过缓刑期。


一位当地煤炭老板介绍,当地一名梁姓煤炭老板曾与郑春云发生纠纷,被其打断了双腿。梁姓老板在电话中表示,事情过去了,没什么可说的。


“煤炭老板之间的打打杀杀,每年都有,但以前没死过这么多人,没闹这么大。”当地一名在煤炭管理部门工作近30年的基层官员称。

高利贷,公开的秘密


泸西县很多煤老板借高利贷,有人因此破产有人命丧井边,有人称这些事政府没法管


高利贷,在泸西煤炭业并不是什么秘密,作为原跃进煤矿2号井的主人,李世国毫不隐讳,“我就是高利贷的受害者”。


2007年,李世国以举债的方式花8000万买下2号井,“当时没付现金,承诺给利息,每个月还他320万,40个月还清。”


李世国称,其实这就是高利贷。


2008年5月29日,李世国的矿内发生瓦斯爆炸。所幸没人伤亡。次日,李世国让当副矿长的亲弟弟陪着矿长和3名安全员下井检查,中途再次发生爆炸,5人全部遇难。


为事故善后,李世国一次借了3000万的高利贷。随后是金融风暴,煤价大跌,李世国又患上尿毒症,煤矿经营惨淡。截至今年10月,他的债主多达71人,负债2.6亿,大多是高利贷。


“我当时是拆东墙补西墙,到今年9月份,我欠大笔债的消息被人公开了,没人借钱给我了。”李世国说。


更让李世国担心的是,“有债主每天派30多个小弟跟着我”。他决心,将矿转给债主们还债。


10月15日,李世国召集包括郑春云在内的71个债主开会,提出转让煤矿。郑春云,曾借给他1500万,还为他担保了一笔6000万的高利贷。


会上,郑春云为报答李世国昔日的帮助,提出“谁买这个矿,我的账少要1000万”。


尽管如此,另外70个债主都不愿意买,郑春云最终决定买下煤矿并承担债务。


11月25日,泸西一名王姓煤老板因欠下太多高利贷被法院宣布破产。李世国说,2007年,当地一名曾姓煤老板,欠下巨额高利贷,大年三十死在煤矿的工棚里。


“这都是民间的事情,政府没法管,而且借高利贷写欠条并不会写利息。”李世国说。


泸西县银行系统及银监办人士向媒体透露:泸西县的煤炭老板绝大多数的资金都来自民间借贷,每年借贷额在3亿元左右。


煤矿外“横行”无牌车


无牌高档小车比比皆是,交警熟视无睹;当地人说,交警不敢管,怕黑社会


泸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北部。在泸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马路上,能随处见到各种豪华车。


11月26日下午,在泸西县跃进煤矿外泥泞的山路上,不时有没有挂牌的高档越野车驶过。


在县城,不挂牌的高档小车和面包车,也比比皆是。


11月27日上午9时许,在泸西县县委大院内,停靠着两辆无牌车。中午,记者乘车从泸西县公安局到县烟草局,约10分钟的路程,遇到七八辆无牌车在公路上行驶。


那天,在距离泸西县委百米处的建设路和环城东路交叉路口,两名交警正在劝占道的小贩和违章停车的出租车离开。


此时,两辆无牌车相继驶过,两名交警视若无睹。


泸西县公安局局长吕庆伟的解释是,县城最近增加了很多新车。但记者调查发现,街面行驶的无牌车中部分是新车部分是旧车。


当地多名出租车司机介绍,无牌的面包车车主基本都是郑春云、王建福这些人的小弟,撞了别人的车还要别人赔,十分霸道。另一部分无牌的好车,都是社会上有钱人的。


“这很正常,交警不敢管,他们怕黑社会。”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说。


在这个刚刚发生一起9死48伤大案的小县城,公安局大院里忙碌不停,县委大院里则异常平静。


11月27日上午和下午,记者两次前往该县县委机关大院,都被门卫告知无人上班。


“郑春云可以说是泸西民庭的庭长,民间有事他都能摆平。”李世国说,郑春云在当地威望很高,煤老板之间有纠纷常找他出面调解。


这一次,他自己的纠纷没人帮他摆平。于是,11月18日,他带领着一帮小弟,走进了一个事先设计好的埋伏。



官商一家亲?


县国土局官员证实,该局局长与王建福为亲戚;有人质疑王越界超采政府有包庇嫌疑


案发后,有死者家属质疑国土部门不作为导致这一恶性案件发生。


泸西县国土局局长张永健称,从最初接到郑春云关于小松地煤矿越界开采的口头举报起,该局就着手调查、调解两方的矛盾,并对此事立了案,不存在不作为的问题。


当地一名要求匿名的煤炭老板称,郑春云之所以不信任县国土局的调解,可能是介意县国土局局长张永健与王建福的亲戚关系。


“张永健,是王建福亲大嫂的弟弟,这个关系很亲。”11月27日晚李世国说。


28日,泸西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志勇证实,张永健与王建福确实是这一亲戚关系。


李世国介绍,王建福越界超采660米,至少需要两年时间,这2年里如果国土局按照规定下井调查,肯定能发现。


李世国认为,国土局可能没按规定到小松地煤矿按期检查,或者是检查发现了超采没有管,这里面存在包庇行为。


张志勇解释,双方都没举报,国土局没法知道是否超采。平时国土局巡查,都是看地图,而地图上看不出是否超采。


让李世国怀疑的还有泸西县煤炭局,“镇煤管所的干部好几次跟我说,王建福让他去哪里检查他才能去哪里检查,不让去的地方就不能去。”


11月28日,小松地煤矿所在的泸西县一名乡镇煤管所负责人证实了李世国的说法。


该负责人介绍,检查中确实受到过干扰,曾向局领导汇报但没解决。


“他们太有势力,我们怕。我们这里有个人,因为觉得这个工作太危险不干了。”上述人士说。


与煤老板有各种关系的,不仅仅有国土和煤炭局,还有公安局。


“公安局就有人喊王建福五哥。”当地一名煤老板介绍。


李世国则介绍,有人曾在王建福家里见过县公安局局长吕庆伟等人,在王家打牌,县公安局的政委段永林跟王建福是干亲家。


11月27日,吕庆伟称自己与煤老板接触不多,并不了解他们。


记者就当地公关机关官员与当地煤老板关系向警方求证。当地警方有关人士表示,一起吃饭很正常,在一起坐坐也很正常,不愿对此给予详细的回应。


李世国则承认,自己与公安局长们关系也不错,不少人跟他称兄道弟,“我儿子结婚,我给他们发帖子,他们都会来送礼喝酒。”


“经常跟这些人一起吃个饭,很正常。”李世国说自己每次有事去公安局都不找普通民警而直接找局长们。


吕庆伟认为,此次案件之所以发生,完全是两名煤老板的个人原因,“他们不能理性依法解决纠纷,你也不让步我也不让步”。


吕庆伟说,泸西的治安总体很好,此次发生的爆炸枪击案是其上任一年多第一次发生枪案。


11月23日,泸西官方通报,警方已经刑拘21名嫌疑人。吕庆伟称,目前案件侦破进展很顺利,正在进一步追抓其他涉案嫌疑人。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