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决定命运:杨澜靠什么进的央视[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澜


纯情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盛行的一个词汇。


在20世纪80年代,“靡靡之音”开始泛滥,文化压抑后的中国民众渴望着个性的张扬,渴望着被别人关注,更渴望着能引领潮流。年轻一代开始在宣泄情感的方式上选择了不同于今天另类的又一种张扬。性别的模糊,中性的装束其实并不是今天超女的专利,而是整个社会消化、吸收、融合、再造的一个过程。


大街上的喇叭裤,包裹着一个个女性丰乳肥臀,而性别不再被重视,都忽悠在喇叭裤的遍地开花里。手提式录音机在一个个流里流气的人手里晃动着,港台的歌曲声音被尽可能的放到了最大。男青年烫发成为一种时尚。色彩的斑斓已经不再是女性的专利,而是男女混合共同使用的符号,浮躁开始在无知的盲目中蔓延。


这个时候中国的电视还在传统的节目上迈着守旧的脚步,国外的成熟电视节目开始关注这个热土。于是,《正大综艺》开始成立,并要找两个主持人。


那时候主持人的概念还没有在中国的电视圈子里正式形成,流行的词汇其实就是报幕,不过报幕的工作好像就是简单的介绍一下,比如,下一个节目是什么,而主持人却担负着节目的连贯,现场氛围的调节等工作。所以主持人的选择就需要全方位的考虑,人不但要漂亮,大方,普通话标准,还要求视野开阔,知识面宽泛,随机应变,最主要的是纯情。因为电视是媒体,电视是窗口,电视是时尚的平台,电视是学习的课堂。在电视媒体巨大影响下,任何概念或潮流都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主持人就很关键,因为起着引导时尚潮流风情的任务,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为人师表,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言传身教。从这样的一种要求出发,从这样的一种责任心出发,给《正大综艺》节目选择一个漂亮的女主持人,就成了节目开始正式录制启动的第一课。


有时候机会就是这样的。早来了不行,因为早来了,你没有准备好,机会晚来了也不行,因为你可能已经不再等待。杨澜的运气我们只能用好来解释。因为杨澜整装待发的时候,《正大综艺》开始筹建了,我们除了用杨澜运气好来解释以外,还能说什么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时负责挑选《正大综艺》节目女主持人的是导演辛少英,他是《正大综艺》节目组的总导演之一,从《正大综艺》开始筹划,辛少英就开始为了主持人的人选问题,奔波在北京的各大院校之间,为的是能在众多的女学生中找到符合剧组需要的女主持人。


杨澜成为北京外国语学院理所当然的人选。


其实那时候杨澜已经联系好了工作单位,只等着毕业考试结束,然后就可以上班了,至于电视主持,杨澜并不清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跟自己的学习有没有联系,对今后的发展有没有帮助。杨澜的心情只是来做一个“走场”,用不客气的话来说,就是,杨澜其实是来应付“考试”来了。结果杨澜考上了。


有很多出名的人都这样来描述自己的第一次。有什么什么考试来招生,或者是来招演员。自己没有想着要去,是陪同学或者是陪朋友去的。结果,朋友没有考上,自己幸运地被老师或者是招生人员挑上了,就这样走进了什么什么圈子。


杨澜不是陪考的,杨澜就是在为自己考试。不同的是,杨澜是以一种平常心参与的,也算是一种例行公事。因为杨澜是个好学生,杨澜是个学生会干部,维护学校的利益,为学校争取名誉,是杨澜的使命。


虽然是学校的推荐,虽然是一次走场,但杨澜还是很重视的。这是杨澜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管什么事情,不做就算了,既然答应了去做,就一定尽力去做好。这就是杨澜的性格。这种性格让杨澜在阳光文化的定位上,一旦认准了,就绝不回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杨澜开始按照辅导老师的要求,学习台词的表演艺术。说是学习,其实就是尽可能多地修饰一下大概的方向。然后有台步的常识,舞台的经验等等这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好在杨澜在大学期间一直是文娱积极分子,对于舞台的感觉很好,老师的轻轻点拨,很快就让杨澜找到了感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试那天,杨澜走进等待考试的房间,发现房间里已经坐了满满一屋子的前来应试的女孩子。大家都很严肃地坐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议论,气氛很紧张,好像谁要是在这时候划一根火柴,房间里的空气就会突然爆炸一样。


突然,门被推开了,所有的人都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只见辛少英导演急匆匆推门进来,开门的声音让思想走神没有注意到导演进来的女孩子蓦然一惊,此时,氛围才开始有所缓和。好像弥天的大雾笼罩下的氤氲在一阵风后,云开雾散了一样。


辛少英导演对在场的考生说:“来,都到这里来,我跟大家说说。说是考试,其实很简单,大家不用紧张。”这就是杨澜听到的第一个信息,这个信息让杨澜觉得轻松,既然不是考试,那我怎么来都可以,对于准备的东西,杨澜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正好可以用上了,在这里尝试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导演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我想我们每个人先来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说说你自己,说说你的专业,你的老师,你的朋友,什么都可以说。我说下一个的时候,就表明你的考试结束了。好,现在开始,就从前面一排开始吧,一个一个来。”但杨澜已经的心思已经开始天马行空了,导演说了什么,杨澜好像听到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


考试就这样开始了。辛少英导演坐了下来。应试的女孩子一个一个鱼贯而入,开始了介绍自己的陈述。这个过程有点漫长,又好像很快。漫长是因为大家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展示介绍自己,或者说是不能准确的把握如何用主持人的风格来介绍自己。


时间就这样悄悄而又快速地走过,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杨澜开始注意别人的仪态,杨澜发现,如果你用的是一种很轻松随意的方式,导演就会让你多说一会儿,如果你是背书一样的朗诵,导演就会很快的喊:“下一个。”轮到杨澜时,杨澜已经有了主意,反正是来走场的,所以就没有按规矩出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澜没有介绍自己,而是反问起了辛导演。杨澜说:“导演,我想问您一下,为什么非得找一个女主持人?而且还有一个特别的条件,就是要找一个特别清纯的女主持人?这样的挑选动机是不是打算一出场就是给男主持人做陪衬的?”


杨澜的快言快语让导演吃惊了,辛导演笑着反问杨澜,“你说完了?”


杨澜说:“没有完。我还想说,女人不是花瓶。”杨澜继续着自己的慷慨陈词。她说:“其实女性也可以很有头脑的。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出现了很多卓越的女性。在各个领域里并不比男性的成就低,比如李清照、黄道婆等等。”


导演很有兴趣地看着杨澜点点头说:“请继续!”


杨澜没有继续下去,对自己的话做了一个结语,杨澜说:“我想,如果我们中间的哪一个有幸能够胜出,在最后能做这个节目的主持人的话,我想她应该是做一个聪明的主持人,而不是男主持的陪衬。”


杨澜的这段话,让导演感到意外。电视在那个时候的中国还是一个神秘的行业,杨澜这样犀利的陈述让导演觉得,这次的挑选是个好兆头,特别是在众多的竞争者里,清纯是首要条件,这样一来,你反而看不到清纯了。倒是杨澜的泼辣在这种清纯里显现出一枝独秀的味道,反过来,杨澜不说话的时候,又显得更加清纯。


这就好像喝酒一样,当你在喝酒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美酒让你开怀畅饮,喝的多了,就喝不出酒的醇厚和清澈了。如果这时候有人给你来一杯清水,那水的滋味会压过所有美酒的浓香,在你的味蕾上留下沁凉的快意。杨澜此时的快言快语无疑就是美酒中的一杯清泉,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意外和欣喜。


辛导演当即拍板,杨澜被通知到中央电视台参加面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本是一种政治任务的走场,却变成了弄假成真的事实,这让杨澜感到意外。其实杨澜说那样的话是一种平时养成的习惯。在长期的过程里,杨澜逐渐养成了为别人着想、替别人考虑的一种处事方法。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事情,先出个主意再说,这就是杨澜。其实,杨澜当时只是怕最后应征上的姐妹成为陪衬式的花瓶而失去自我才发出了那样的肺腑之言,却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席话最终改变了杨澜的命运。


当然仅仅就靠那样几句话显然是不够的,杨澜的成功还来自于自己的信心,还来自于自己能在准确的把握机遇中勇敢的接受命运的挑战,并在最后,成为永远的王者。











点击过万奖励5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0/12/4 18:51:47 被ak47u57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