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冷最凄美的爱情 !

为了心爱的男人,她看淡名分,谦恭地侍候着他的正妻。岁月抚皱了她的面颜,催圆了那一握柔顺的纤腰。为了博得他的正妻唇角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她用钢针刺进了亲生女儿伶弱的身体。无数个梦里,那个陌上初熏的午后,她再次踏上那条萋萋的芳草径,笑靥如花,粉面含春地说:“皇上,奴婢就是夏雨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