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焱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约定

xhlzi 收藏 0 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2.html


“爸……”孙彤小猫一样溜进爸爸的书房。


“人都走了,你来干嘛。”孙海山抬起头看着女儿。


“走了……”孙彤的脸上有些失落,随即又问道:“我就是好奇,他是干嘛的?神神秘秘的。”孙彤坐在父亲的椅子扶手上。


孙海山摘下眼镜正色说道:“我不知道,这事儿以后你也别问。”


“爸,我就是好奇,你就跟我说说呗,他是不是中国的007?”孙彤摇着爸爸的手臂撒娇。


孙海山被逗乐了:“007?你可真能想;007算什么?”


孙彤满脸期待的看着父亲:“他比007还厉害?那是干嘛的?”


孙海山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如果把中国军队比作一只斩妖除魔的利剑,那他们就是这柄利剑的剑锋。”


孙彤扬起头嘟着嘴想了半天:“那是什么?”


孙海山哈哈大笑:“去睡觉去,爸还有事儿……”


孙彤被父亲赶出了卧室一脸的不高兴,心想:“这个肖楠可真不简单,老爸贵为军区司令都这么看重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好奇心让她对肖楠的神秘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出了孙海山的家,肖楠开车在小区里兜了个圈到自己家楼下,他本想去和孙彤告个别,可从书房出来没看到孙彤的影子,他知道孙彤肯定在自己的屋里生闷气,后来一想算了,别再让孙海山对他们误会更深,不打招呼也罢。


停好车,肖楠抬头看了看天,星空无限,天气好的很,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一打啤酒,走到小区中间的休闲广场,坐在靠椅上乘凉。


广场上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散布在周围,郁郁葱葱的丁香树花开的正艳,枝叶随风轻轻摇摆,不时飘来阵阵花香,天气很凉爽,让人感觉很舒服,肖楠心情有些不好,这倒不是因为晚上孙海山和他说的那些事情,而是在孙海山和大队长通电话的时候提起了当年牺牲的战友让他想起一个过命的战友何涛。


“噗”肖楠起开一听啤酒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队长,这个是你的。”说完把啤酒放在长椅的扶手上,自己又起开一听慢慢的喝着:“大哥,我后天就回部队了,前几天我去你家看了咱老娘了和倩倩,老太太身体挺好,家里都好,倩倩也长高了,是个大姑娘了,明年考大学。你不用惦记,有事儿给我托梦,对了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给我找个嫂子吧,你比我大都三十了……


每次回家肖楠都会祭拜一下自己以前的队长何涛,那是他到龙焱的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行动队长,曾经为肖楠挡过子弹,牺牲那次他们同时掉进一条深不见底冰缝,在下落过程中何涛将肖楠一脚踹到一个突出的冰台上,第二次救他一命,而他自己却落进了冰缝的深处,最后连尸体都没能找回来,当时肖楠哭得死去活来,都是因为自己坚持走这条险路才导致自己最敬佩的队长牺牲,这些年了心里还一直放不下,他不能原谅自己当初的莽撞。


“喂……”一个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嗯……”肖楠回头一看,是孙彤穿着一双红色的小拖鞋,穿着睡衣正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脸的不高兴,肖楠心里有些自责道,怎么今天的警觉性这么低,有人走过来都没察觉到?


“走了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太不够朋友了吧。”孙彤不理做着发愣的肖楠,迈步走到长椅前挨着肖楠坐下,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他的鼻子。


“嗯,出门没看见你,又没法问,怕你爸爸误会更深;这么晚了还往外跑,你是来找我的?”肖楠应了一声说道。


“臭美把你;心里闷的慌,我出来走走;我爸爸惹你不高兴啦?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孙彤嘟着嘴说。


“没有,我想起一个战友。”肖楠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爸爸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何况我们又没什么。”孙彤说。


“我知道,回家你该高兴才是,心里闷什么?”


“不知道,就是郁闷,心烦。”孙彤晃着小脑袋说,自从孙海山开始查问肖楠,又神神秘秘的把他带进书房还不让自己进屋,孙彤就开始不高兴,她觉得自己刚认识的朋友被父亲如此的盘问,让自己太没面子了。


肖楠摇了摇头说“你爸爸也是为你好,怕你交友不慎。”


“就这样为我好啊,以后我怎么带朋友回来,不都得被他吓跑了。”孙彤撅着小嘴说。


“你以前没带朋友回过家?”肖楠歪着头问。


“哪有啊,我在马路上和男生一起走路被我爸爸看到都得下车问个究竟,你想想一个普通人走在马路上,突然间两个穿军装的上前拦住你你问这问那的,你害怕不?吓得那个男生再不敢和我一起走路了;你说我怎么带朋友回家来玩?说实话,你还是……还是第一个被我带回家的男生。”孙彤脸一红后半句的声音越来越小。


“扑哧……”肖楠笑的连刚喝进嘴啤酒都喷出来了,这个孙海山,把丫头看的也太严了吧,还沿路盘查;不知不觉间肖楠的心情好了很多。


“你还笑……”孙彤越说越生气,拿起身边的啤酒“噗”的一声起开一罐仰头喝下半罐。


“少喝点,一个女孩儿家的。”肖楠笑着劝道。


“没事儿,这点酒对我还起不多大作用,可能是遗传,我随爸爸,天生酒量就好,去年在学校新年聚会,因为高兴我喝了6瓶啤酒居然只是稍稍有点晕,一点醉的感觉都没有。”孙彤毫不在乎的边说边把手里的空酒罐丢进垃圾桶又起了一罐继续喝。


“……”肖楠无语,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看不出来这丫头还真挺疯的。


“你和我爸都说什么,又不让我听,是不是说我了?”孙彤问道。


“没有,聊部队的事儿。”肖楠敷衍这说。


“除了部队你们还知道别的不?张嘴闭嘴都是部队,怪不得你现在还没对象。”孙彤晃着小脑袋数落肖楠。


“呵呵,除了部队我还能说什么?那就是我生活的所有,那里有我的快乐和哀伤,激情与平淡,那里是我的全部,或许我一辈子都会呆在那里,直到终老而死”


“你就在部队当光棍吧……下次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我的同学认识,放心各个都是大美女,保证让你看花眼。”孙彤满脸得意的说。


“再说吧,我也不急着结婚,干嘛相亲?再说,就算见了,我就呆那么几天然后又失踪了,谁能和我这一年到头摸不到几回影的人在一起?什么时候回来嘛,只能说不确定,一年半载,或许几个月,这个没法说。”肖楠耸了耸肩说。


“那下次回来要给我带礼物,不管什么,就当昨天我帮你忙的补偿,否则我去你家找你爸妈揭你老底。”孙彤对肖楠晃了晃雪白的拳头说,姿势甚是可爱。


肖楠被逗笑了说:“好,就怕你等着急了,我去的地方多,全国各地哪都走,给你带点各地特有的小物件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