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铁


11月21日,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和有关部门及时采取16项措施,做好价格调控监管工作,稳定市场价格。并且将责任落实到人,要求落实“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建立市场价格调控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对于调控效果,要求各地方11月底前将贯彻落实本通知的情况报告国务院,国务院也将组织督察组赴各地调查了解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和市场物价情况。


中国是个讲政治的国度,菜篮子问题上升到了政治层面,解决起来似乎并不难。至少,短期解决是没问题的。果然,通知一出,菜价应声而降。尽管有些措施要过几天才生效,但价格预期已经立即改变。


这16项措施之中,有几项尤为关键:自12月1日起,所有收费公路对整车合法装载鲜活农产品的车辆免收通行费,将马铃薯、甘薯、鲜玉米、鲜花生列入绿色通道品种目录,各地区要进一步规范和降低集贸市场摊位费和超市进场费。


菜价之所以贵,流通等营商高居不下是一个重要原因。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国内商品物流成本占到了物价的20%—40%,而人力成本高昂的美国,这一数据在20世纪90年代大体保持在11.4%—11.7%范围内。进入本世纪后十年,尤其在本世纪头两年,更下降到10%左右,甚至在2002年降为8.7%。


营商成本居高不下,这是近年来中国商品成本越来越高的重要原因。之所以营商成本这么高,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这一领域,充斥着各种垄断,到处是卡拿要的权力分肥,伴随垄断盘剥的自然还有低效率,这些成本最后都流入了最终的销售环节,让消费者买单。


就以物流领域为例,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并没有大的波动,但我国两大石油巨头已经几次上调了汽油柴油的价格,不单涨价,还时不时闹起了柴油荒。另外,众所周知,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另外,铁路、空运,都没有实现市场化,物流系统质次价高。这些,最终都计入了商品的成本。


最近发生的两个新闻其实很有说服力,分析这两则新闻就能知道咱们的东西贵在哪里了。


第一则是快递公司爆仓,不得不暂停了收件业务。快递公司的此次大规模爆仓,与淘宝网的大促销活动有关。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网络购物,是因为网购的东西便宜太多,而网购之所以便宜,就是因为减少了很多中间环节,减少了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税费和盘剥。


另一则新闻更有启发意义,那就是最近商务部和海关就中国公民从海外随身携带IPAD入境征税的问题掐起了架。中国海关最近加紧了对于国人海外购物的收税工作。也难怪,最近这几年国人出境游呈井喷之势,相当多一部分国人出国,志不在山水,只流连于商场之间。国人境外疯狂购物,原因无他,东西太便宜了,仿佛进了“购物天堂”。


最近还有很多深圳师奶大包小包从香港采购日用品家用,里面甚至包括食盐,香港的盐比深圳便宜多了,谁叫咱有个盐业专营制度呢?


其实国人海外购买的很多东西,都是中国制造。但为什么运到国外商场比在国内还便宜呢,生产出来的成本是一样的,差距就在于流通及营商环节了。营商环节费用高,只能说明我们的税费太高、盘剥太多、效率太低。


各种商品价格猛涨,劳动者收入是有一点增加,但增加的这部分可能还不足以抵消他们在其它方面开支的增加。如果涨价的利好是真正进劳动者的腰包,中国经济也不用老操心内需问题了。


普通劳动者的工资表面上是涨了不少,但我们应该看到这种上涨背后的真实线索:货币超发加上土地财政——房地产和各种资产价格飞涨——城市生活成本迅速上升——劳动者迫于生计不得不要求涨工资——农村劳动力成本上升——菜价上涨。


按照经济学的常识,如果一个经济体没有效率的提高,却在搞增加收入,那结果只能是全面通胀。垄断者是没有心思去提高效率的,因为他们取得利润的方式不是靠效率的进步,而是取决于盘剥的力度,只要他们掌握着权力。